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三章 陆言三剑斩轩辕,杂毛悟道碎虚空
    九字真言,内狮子印。

    在此时此刻,我没有再有任何的隐藏,当下就是先结手印,然后遁入虚空,在那一瞬间,出现在了轩辕野的身侧。

    虚空之中的战斗在不断持续,而三十四层剑主显然并没有时间来理会我,所以让我没有太多的顾忌,只是轩辕野似乎也对我的这一招显得烂熟于心,当我浮现的一瞬间,他手中的剑,就已经刺了过来。

    而我早已蓄积的内狮子印,在这一瞬间,也陡然迸发了出去。

    r闪。

    万物之灵力,任我接洽。

    一印会!

    狂涌而来的天地灵气在这一瞬间,随着内狮子印陡然冲出,尽管隔着半个身位,但轩辕野也还是被内狮子印的印法波及到,而紧接着我的青蒙剑,也在同一时间斩了出去。

    轩辕野的身子猛然一定,僵硬了一下,随后刺来的长剑也没有拦住我的长剑。

    我的心中满怀恨意,自然是没有半分留手,长剑挥出的那一刻,两代一剑神王都从我的身后浮现出来。

    身、形、意,三位一体。

    铛!

    青蒙剑带着来自千年前的意志,陡然斩出,与轩辕野的长剑差之毫厘地错过,重重斩在了他的腰间。

    我本以为能够将其一剑斩杀,却不曾想从他的脖子上居然浮现出了一道金光来,将他周身罩住,青蒙剑斩在金光之上,仿佛落到了金钟表面,发出了“咚”的一道回声,我感觉到了一股强而有力的反馈,顿时就心中一顿。

    这家伙居然还有防身的法器?

    小佛爷对他还真的是够可以的,这种东西都舍得给出,让人羡慕得很。

    不过有护罩,就能够避开我的杀招?

    我眯眼打量着面前这个有些惊慌、又有几分狰狞的脸孔,手中的长剑一变,猛然又斩了一记。

    铛!

    又是一声炸响,紧接着他的脖子处却传来了玻璃一般的碎裂之声,金粉簌簌下落,那护身法器却是被我第二剑给斩破了去。

    陡然而来的两剑让轩辕野心慌意乱,而下一秒,从我的身后,却传来一阵煞气来,径直冲向了这边。

    这是?

    我的心中有些疑虑,再一次地结印,然后又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这一次我没有立刻浮现,而是停顿了一下,却瞧见那煞气却是被我拦在身后的安所发出来的,此时此刻的她,身上居然浮现出了一对炁场凝结的碧绿翅膀,而双翅一挥,却有无形锋刃一般的劲气,朝着轩辕野射来。

    轩辕野紧紧抓着手中的古剑,猛然一旋,想要抵挡住安的这一击,却不曾想那劲风却透过了长剑的剑身,落到了轩辕野的身上来。

    噗……

    两道口子浮现,鲜血迸射而出,轩辕野怒不可遏,大声吼道:“你这个裱纸,我要杀了你,杀了你那个孽种,杀了你……”

    他怒声狂吼着,显然是被安的背叛而弄得失去了理智。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再一次浮现,又拍出了一记手印内缚印。

    敌人的心,全部都在我的心上。

    供养会!

    轰!

    即便是愤怒到了极点,极好的素养和习惯让轩辕野几乎是下意识地又拦住了我,不过却不曾想打出法印的那一瞬间,我也对于轩辕野的想法摸清了一个大概。

    我甚至能够感觉得到,他下一秒即将要做的事情,以及他挥出的剑,到底会往哪里出。

    他所有的判断和可能,都在我的心中。

    这是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与一剑斩攀升到了最巅峰的状态时,是很相像的。

    在这样玄之又玄的境况下,我挥出了第三剑。

    这一剑,比先前的两剑要轻松许多,仿佛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下,没有任何刻意的凶狠,反而是多出了几分惬意和乐趣来。

    这,就是剑道的极致,也就是心灵的碰撞么?

    我在那一刻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愉悦,这种愉悦是建立于掌握到敌人一切的基础上存在的,而我感觉到它并不只是一种幻觉,而是当你站在了极高的巅峰之时,俯瞰大地那种前所未有的开阔、或者说,波澜壮阔。

    唰!

    得到了龙脉力量补充的轩辕野是强大的,然而在强大的人,终究还是有弱点所在的。

    就如同一架横跨两岸的钢桥,总会有某一处共振点,只要达到了,所有的坚强与稳固,都在瞬间崩溃一样。

    伴随着一阵破空之声,青蒙剑再一次地与对方的长剑相差毫厘的掠过。

    我扭身避开了对方的一剑,而青蒙剑则如同灼热的钢条切豆腐一般,掠过了轩辕野的腰间,将他给直接斩成了两截。

    啊……

    腹部传来的剧烈痛楚让轩辕野痛苦地大声叫喊了起来,尽管被腰斩,但人却并不会立刻死去,他一边挥剑,想要尽可能的伤到我,一边难以置信地喊道:“怎么可能?我可是天命之人,我才是主角,我才是完结一切的存在,为什么会这样?”

    他起初的几剑格外凶猛,但那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随着时间的持续,他的生命力迅速流逝,长剑也变得软弱无力起来。

    我一剑挡开他的攻击,然后上前一脚,将他的上半身给踹开,然后平静地说了一句:“属于你的舞台落幕了,请结束你的表演。”

    我没有给他太多的希望,猛然一剑,刺穿了他的头颅,劲气吐发,将人击毙。

    轩辕野,终于死了。

    不过这并不是结束,当轩辕野倒下的那一瞬间,一直对我如影随形的死神也朝着我发动了最猛烈的一击。

    陡然之间,我感觉方圆十几米一片沉沉死气,无数阴寒浮现,仿佛鬼蜮一般。

    与此同时,还有结界在瞬间形成。

    很显然,死神盯了我许久,此刻趁着我与轩辕野纠缠之际,就要将我击毙于此处。

    然而没有了三十四层剑主和奎师那的专门盯梢,没有谁能够再拦得住我。

    大虚空术。

    我再一次消失在了半空之中,然后落到了死神身后去,朝着他猛然拍了一掌。

    智拳印,时空控制。

    这是一个让我感觉到把握不住的家伙,对付他的唯一办法,就是将他周遭的时空,都给控制住。

    嗡……

    一声敲鼓般的响声出现,死神陡然回身,露出了一张满是烂肉的骷髅老脸来。

    紧接着在下一秒,他却是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跑了?

    我有些错愕,紧接着递出的青蒙剑都迟缓了数分,而下一秒,从右边的方向却是冲出一人来,瞧见了我,厉声喝道:“小子纳命来。”

    我扭头一看,却见来着并非旁人,却是孔雀圣母蛇仙儿。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此刻的她远没有之前的盛大排场,却有着满满的愤恨,再出现的一瞬间,就锁定住了我,然后陡然冲来。

    我看了她一眼,又将目光转到了别处去。

    然而我却没有再瞧见安的身影。

    此时此刻的战场一片混乱,到处都是厮杀,而其中最为突出的,并不是我,而是杂毛小道,他凭借着一己之力,硬生生地扛住了无数强者的攻击,而他的身后,朵朵、小妖和包子等人也是结阵以待,且战且退。

    不过相比于无尘道长的轻松惬意,杂毛小道此时此刻,却显得有几分凝重和勉强。

    很显然,敌人实在是太过于强大,让他实在是没办法轻松起来。

    而此刻赶来的敌人越来越多,除了孔雀圣母,我甚至还瞧见了千通王,那家伙居然也露面了,正朝着杂毛小道那边悄无声息地潜伏而去。

    铛!

    杂毛小道何等人物,自然是不可能被他偷袭到的,只不过仓促起来的一剑,却还是有些勉强,虽然挡住了千通王的暴起而击,但终究还是往后踉跄而退,紧接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显得十分痛苦。

    我朝着杂毛小道快速赶了过去,而就在此时,却瞧见从西边又杀来几人。

    不过这回来的,并不是敌人,而是战友。

    我瞧见了一身血衣的王明,还瞧见了杀气腾腾的黑手双城,另外小龙女、莎乐美也紧紧跟随而来,再加上程程、劫以及黑手双城的那一票手下,让已经处于崩盘状况的我方,又缓了一大口气。

    黑手双城到来之后,高举手中的长剑,大声喊道:“结阵!”

    众人集结,而我回到场中,瞧见王明的女儿小米儿也在其中,而张励耘居然也支撑到了这里来。

    千通王与王明有杀弟之仇,瞧见那个家伙,王明没有半分废话,直接拔剑就上。

    而我想要一起冲去,却给张励耘叫住了。

    他对我说道:“陆言,还给你。”

    他指着自己的胸口,示意让小红回到我体内,我想起他的伤势,说这怎么行?

    张励耘却指着旁边的小米儿,说她可以帮我封住伤口。

    我看向了小米儿,说真的?

    小米儿点头,说是的,陆言叔叔,你带着小红去办大事儿吧,这里有我照应着。

    我点头,伸出了手,而张励耘的胸口浮现出一团柔云,却正是小红。

    聚血蛊归位,我感觉到一阵力量回归,气血澎湃,而就在此时,我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了杂毛小道歇斯底里的呐喊声:“我懂了,我懂了,原来是这样,得道失道,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大恐怖……我知道了!”

    杂毛小道如同疯了一般,哈哈大笑着,如此持续了十几秒钟之后,他扭身一转,倏然出现在了我的跟前,将一块古镜扔给了我,对我说道:“接着,小毒物能不能回来,就看它了,你拿着吧。”

    我低头一看,却瞧见这是之前黑手双城送给杂毛小道的铜镜。

    这东西,记载着进入天罗秘境的方法。

    我接过来,有点儿疑惑地看着杂毛小道,说那你准备去哪儿?

    杂毛小道微微一笑,说道:“去死。”

    啊?

    我一愣,而杂毛小道却不再多说,而是朝着前方的敌人,猛然劈出了一剑。

    虚空斩。

    一道七彩虹光的剑气陡然前冲,将一位剑主斩成了两截,那半空之中,平白出现了一道虚无的印记,整个空间都给撕裂开去,却是杂毛小道一剑破碎了虚空,斩出了裂痕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杂毛小道朝着我点了点头,说道:“拜托了。”

    话语刚落,他纵身一跳,却是直接冲进了那混乱的虚空之中去,不见身影。

    然而杂毛小道的身影刚刚消失,却又有一个手持长棍的身影,从破碎的虚空之中,跃了出来。

    <b>说:<b>

    一进一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