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不是谁的错,才叫人难过
    望着眼前这个仿佛又忘记了我的老头儿,我有点儿发愣,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杂毛小道开口说道:“跟他换!”

    我拿出了止戈剑,朝着无尘道长扔了过去。

    他单手接过,掂量了一下,止戈剑中的剑灵对于他的掌控似乎并不满意,拼命挣扎,甚至嗡嗡作响,然而无尘道长却并不在意,紧紧一握,然后将手头那根还带着脑浆和鲜血的棍子朝着我这边扔了过来。

    当我接住木棍的时候,瞧见止戈剑已经不再抗争,而那价值巨万的极品雷击木剑鞘则被他弃如敝履一般扔在了地上。

    拔剑而出的无尘道长折身回去,冲向了前方的人群之中去。

    他踏步而行,面对着那实力让人头皮发麻的敌人,完全没有任何的畏惧,而手中的止戈剑在这一刻,也迸发出了巨大的威力来,还未挥出,上面的龙形就开始凝聚,仿佛有一团真龙盘踞于上,气息直冲云斗。

    瞧见他这架势,我身后的杂毛小道倒吸了一口凉气,开口说道:“地仙?”

    啊?

    对于杂毛小道的判断,我并不意外,毕竟此前的无尘道长,就已经是半步地仙的状况,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在这短时间以内,他居然就成为了地仙之境?

    只不过,他的神魂都没有补齐,如何跨过的这一步?

    没有人知晓,却只是看到无尘道长单人一剑,在敌人之中不断游走,那些家伙一个比一个更加凶悍,每一个单独拎出来,都是一方大豪,譬如那位轩辕野同志,之前在荒域之上,可是有野心统御一方的君王,此刻却也只有跻身人群之中,与众人联手,想要将无尘道长这么一个疯癫老头给镇压住。

    只不过,既然跨进了地仙这一境地,无尘道长又岂是那么轻松就能够拿得住的人物?

    但见他的手一抬,剑光凌厉,龙气昂扬,却又出尘之意,修为稍微差上那么一点儿的,却是给直接一剑斩杀,化作灰烬去。

    而无尘道长甚至能够凭借着剑意杀人,辗转之间,几近无敌之象。

    我这时方才感受得出,他浑身都洋溢着一股凛然之气,仿佛与大自然完美融合一般,让人完全锁定不住他的气息在哪里,这使得敌人根本就伤不到他,而与此同时,他还能够源源不断地从周遭吸收能量,融于剑身之上,迸发出惊人的力量来。

    这就是地仙之位?

    杂毛小道若有所思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幕,然而就在此时,却听到敌人群中,一个被人叫做“theeperor”的男人一边往后退却,一边高高举着手中的权杖,厉声喝了起来。

    对方的语速过于快,又因为是英文的缘故,让我听得不是很清楚。

    不过我隐约能够感受得到,这应该是在求援。

    随着他的呼喊,不远处也有人在呼应,仿佛是在连声颂唱着某种赞歌,过了没多一会儿,眼看着无尘道长就要斩杀一片的时候,却有一人持剑赶到。

    那人一来,所有的剑主,不管什么情况,居然都直接跪倒在地了去。

    来的人,是个半大小子,十三四岁的少年,手中还提着一把剑。

    然而他身上的威势,却散发着碾压一切的气度。

    三十四层剑主。

    我瞧见这一位,心头一震狂跳,浑身都有些僵直。

    我没有想到,这一位大神居然直接就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还是以真身的方式。

    面对着此人,我甚至都没有信心能够接过他的几招。

    好在此人的目标,并不是我。

    而是地仙无尘。

    铛!

    三十四层剑主在出现的下一秒,手中的剑就落在了无尘道长的身前,止戈剑在这个时候,如有灵性一般挡住,结果两人交击,一股堪称恐怖的气息,如同爆炸一般,从交击之处传递而来,轰然爆开,周遭交手的众人都有点儿扛不住,纷纷往后退开,有人甚至直接翻倒在地去。

    就连我们这相隔甚远的地方,都能够感觉到一阵热浪袭来,就好像是十二级风一般扑面。

    而接下来,两人一阵拼斗,叮叮当当,还没有等我们反应过来,却瞧见虹光一现,两人都消失不见了去。

    瞧见这一幕,我不由得心头一阵狂跳,一个想法从心中油然而生。

    正巧在这个时候,杂毛小道也朝着我这边望了过来。

    我扔掉手中木棍,顺手捡起了雷击木剑鞘之后,没有再多犹豫,双手结印。

    大虚空术。

    直接遁入虚空之中的我,瞧见两个身影在未知的黑暗中拼斗着,战况十分激烈,这时我方才知晓,这两人居然从现实之中,直接战到了虚空之上去。

    而就在我关注着两人的时候,更远的地方,还有战斗的波动传来。

    我下意识地感应过去,却给轰隆隆的力量轰击给吓住。

    我的天,蚩尤和奎师那,居然还在打?

    从虚空之中回来的我一脑门冷汗,而就在这时,却听到杂毛小道大声喊道:“退,退……”

    我下意识地抬头,却瞧见一张满怀恨意的脸。

    轩辕野?

    原来在失去了无尘道长这位目标之后,跟前这伙人已经转移了注意力,落到了我们这边的身上来。

    而轩辕野与我,则是十足的老冤家,他在感受到我的气息之后,自然不会放过我。

    铛!

    我抬手一剑,挡住了对方的冲击,这才感觉得到,相比在荒域的时候,此时此刻的轩辕野,似乎直接提高了好几个档次,几乎接近于当初千通王的水平。

    什么情况?

    我有些心惊,不知道他在身受重伤之后,又遭受到了什么样的奇遇,殊不知此人却是个嘴碎的性子,又或者是因为被我压得太厉害,所以反弹得越发厉害:“陆言,陆言,想不到吧,我又回来了,这一次,我要让你死,让你知道失去一切的痛苦滋味……”

    我猛然挡住对方,瞧见其余人居然也开始朝着我们这边包围而来,下意识地往后退,结果却给轩辕野死死牵扯住:“你知道害怕了?不过你觉得你能跑得了么?来,感受一下龙脉之气的力量吧!”

    龙脉之气?

    当他说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我的心头一震猛跳,终于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龙脉之气,这个家伙既然能够用上了龙脉之气,说明被转移过来的龙脉,已经能够被利用上了,也就是说,三十三国王团的七神计划,也即将成功了。

    这……

    我的心头一阵惊恐,而同一时间,在火焰与浓烟的掩映之下,敌人已经朝着我们团团围了过来。

    当无尘道长被三十四层剑主引走之后,越来越多的敌人开始加入这一场战斗。

    我的余光处,能够瞧见无数的凶人杀来。

    众人开始往后且战且退,而轩辕野却死命地将我给缠住,让我无法挣脱,这事儿让我无比的苦恼,两人正在纠缠之中,我突然间感觉到身后一阵发凉,下意识地往后一斩,却瞧见来人居然是三十三国王团的死神,这个脚不沾地的家伙挥出了一镰刀,想要悄无声息地偷袭于我。

    那家伙手中的镰刀,仿佛浸润了世间至阴至毒之物,冰寒无比,让人心头发寒。

    我好不容易避开了死神的偷袭,轩辕野却猛然一剑斩来。

    去死。

    他大声喝着,我举剑迎击,却感觉到一股力量如山峦崩塌一般,差点儿就要将我的青蒙剑斩断。

    好在我前些时候吸收了一些剑主的九州鼎,此刻将气息引导,却勉强稳得住场面。

    就在这个危急关头,却有一抹绿意,从敌群之中浮现,然后化作一道劲光,落到了轩辕野的身后去。

    唰!

    随着那破空之声响起,全力对抗我的轩辕野一声惨叫,猛然一翻身,手往耳边摸去,鲜血如注,却是半边耳朵给削落下来。

    我这时方才来得及抵挡身后的死神攻击,然后往轩辕野的身后望去,却瞧见出手帮我的人,居然是安。

    她越发地瘦了,小脸儿惨白,穿着一件绿色素衣,完全没有再荒域为王之时的雍容华贵。

    而此刻的她,在伤了轩辕野之后,退在了一角,用牙紧紧咬着毫无血色的嘴唇,然后用复杂的神情望着我。

    混乱的战场之中,她就那么直勾勾的望着我,仿佛世间再没有别的一切。

    我与她那小心翼翼、如同鹌鹑一般惊恐的眼神微微一对视,顿时就浮现出一种说不出来的心痛。

    “贱婢……”

    受伤的轩辕野如同猛兽一般,厉声一喝,然后猛然回身,朝着一脸绝望的安扑了过去,大声喊道:“你还是忘不了他,既然如此,留你何用?去死吧……”

    他杀气腾腾,而安却在出手之后,一脸哀伤地看着我,仿佛对于所有的危险,都毫不在乎一般。

    眼看着轩辕野挥出的剑,即将落到了安的脖子处时,她突然间笑了。

    她的眼神之中,浮现出了几分淡然,甚至解脱的畅快。

    这一世,我走错了路,累了,也倦了。

    不如一死吧。

    我读懂了她的心思,脑海里掠过了与安无数的过往,那种求而不得的痛苦浮现在了心头,眼泪在那一刻,忍不住流了下来我与安,谈不上谁的错,只是两人并无缘分,如此而已。

    只是,不是谁的错,才叫人难过。

    不过,安,我曾经答应过你爷爷照顾你,又如何能够让你在这里死去呢?

    深吸了一口气,不顾身后死神的重重鬼影,我将手往前方一拍。

    大虚空术。

    <b>说:<b>

    不是谁的错,才叫人难过。

    倒数第二天,明天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