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九章 神威倾世,路旁伏尸
    原本黯淡的荆棘王冠落到了ki的头上时,一瞬间,乳白色和金黄色两种光辉,在此刻交融并汇,糅合在了一起,而同样的光芒从上方一直往下,将ki整个人都给覆盖住。

    瞧见此刻的ki,那位教皇陛下一脸惊讶,随之而来的,是无比的愤怒。

    他怒声吼道:“我的天,我的天,他居然把荆棘王冠给了你?给了你这么一个黑眼睛黑头发、还投靠了黑暗议会的黄皮猴子?他简直就是瞎了,是的,他就是瞎了,要不是他,我又怎么可能混到现在这副模样呢?我本应该坐在梵蒂冈的王座之上,统御着万民,恢复中世纪的权威……”

    他愤怒无比,将手中的霍诺里厄斯二世权杖高高举起。

    权杖焕发出了璀璨夺目的光芒来,笼罩着所有的护教骑士,那些一面持盾,一面持枪或剑的铁罐子们,呐喊着朝我们这边冲来。

    我感觉到了一股浓郁无比的光芒照在脸上,莫名就生出了几分软弱无力的沮丧,觉得自己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的。

    与其反抗,还不如丢下剑,努力忏悔呢。

    然而这样的软弱,仅仅持续了几秒钟,立刻就被我压了下去。

    我知道这是敌人的精神压制。

    带着十一化身结阵,我与杂毛小道汇合一处,两人深吸了一口气,稳稳守住了心神,而另外一边,ki腾然于半空之中,身上居然散发出了无数圣洁的光芒来,洒落在了众人身上,然后却有无比宏达的福音圣歌,从天空之中传递而来。

    这是某种赞美诗,我隐约在某种场合听过,无比的庄严和神圣,而在这圣光的照耀下,那些汹涌的铁罐子似乎又有了几分缓和。

    而ki凭空悬浮,口中喃喃说道:“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如此呢喃,却在那荆棘王冠散发出来的光环影响下,充斥了整个空间。

    这种话语仿佛有洗脑的作用,原本奋勇向前的铁罐子们都停下了脚步,反而是那十位剑主,因为心中没有任何的信仰,所以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一个一个如同鬼魅一般,朝着我们这边冲击而来。

    他们显然也知晓,那个突然杀来的小子,或许真的有抵挡住教皇的手段,所以不想等结果有所分晓之后,再作纠缠。

    他们想要凭借着自己手中的一把剑,改变结局。

    战斗在继续,没有了教皇的压制,即便是十位剑主,从实力面板上完全倾轧于我们,但我和杂毛小道却并没有太多的惊慌,奋勇向前,与其相对。

    战场被分割成了两块,一边是我、杂毛小道对上十位剑主,而另外一边,ki对上了教皇。

    至于那两三百多的护教军团,则成为了两人布道争夺的对象。

    圣光将天空映照得一片通亮,而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赞歌,也将整个场面变得恢弘无比。

    这边的战斗,甚至将岛屿方向传来的动静都给压了下去。

    十名剑主,而且还是蓄势待发、严阵以待的剑主,并不是那么轻易容易对付的,特别是他们每个人之间的配合都是如此娴熟,仿佛一人,所以在那一瞬间,我的压力显得格外巨大,倘若不是化身布阵,有一个暂时的缓冲地带,说不定我已经被连绵不绝的攻击给伤到了。

    这些家伙,可不是之前的那些小虾米,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小boss的实力。

    倘若是换了几年前的我,几乎是见面就挂了。

    战斗在持续,而另外一边的交锋也是显得无比激烈,ki与教皇的交手,在几次余光瞟见和错落之间,能够瞧得分明,两人各出绝招,显得格外激烈。

    越是内战,越是血腥。

    就在我全力以赴地对抗着十剑主厮杀的混战之中时,突然间听到头顶上传来了一声震惊天空的声音:“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光明,在一瞬间绽放,我感觉眼前一片白茫茫,下意识地将青蒙剑前刺佯攻,然后往后退去。

    当一片白茫茫的视网膜恢复一丝视力的时候,我强忍着不断流泪的眼睛,抬头望去。

    这个时候,我瞧见ki头上的荆棘王冠居然紧紧地扎进了他的头颅之中去,随着鲜血从额头上低落下来,ki的表情狰狞无比,而那一滴一滴的鲜血,竟然化作了无数金黄色的元素,在他的背上,又形成了两对翅膀,最后又在他的头顶之上,形成了一个洁白无瑕的光环来。

    十二翼,此时此刻的ki,居然有十二根翅膀。

    而当那光环浮现的一瞬间,我感觉得到,有源源不断的神力从那光环的中间传递而来,注入到了ki的身上去,让他在那一刻,圣洁无比,仿佛至高无上的存在。

    “不!”

    无数的护教骑士挨个儿跪倒下去,对于这一场异象叩拜臣服,神威之下,无不敢从,然而教皇瞧见这一幕,却是怒声吼着,不甘地大声说道:“你是邪神,是邪神……”

    他高高举着手中的霍诺里厄斯二世权杖,一束婴儿胳膊粗细的光芒射向了半空中的ki。

    然而那些光芒全部都消失无踪。

    不但如此,从ki的身上,涌出了无数恐怖的神力来,落到了下方,化作一个白色的巨球,猛然盖住了教皇的身子,让他在一瞬之间,仿佛被烈火焚烧了一般,痛苦的叫喊着,而手中的霍诺里厄斯二世权杖也在这个时候碎裂了去。

    几秒钟之后,教皇身上的白色烈焰消失了,而他身体完整地倒下,再也没有了一丝气息。

    这个让人感觉到无比恐怖的家伙,居然被一击之下,就声息全无。

    好强!

    我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而随后ki从半空中俯冲而下,开始朝着围住我们的那些剑主杀来。

    他身后的十二翼陡然一扇,人如闪电,所过之处,碎屑飞起,所有的护教军团全部都跪倒在地,瑟瑟发抖,一句话都不敢说。

    瞧见这般局势,那些气势如虹的十位剑主有点儿慌了。

    他们进攻的时候,如惊涛骇浪,然而心生怯意,准备逃跑的时候,却显得十分狼狈,纷纷往后退开,慌乱得很。

    而我与杂毛小道憋了许久,此刻瞧见机会来临,哪里肯舍弃,当下也是提剑而上,踏冰而行。

    在ki的帮助下,我们对这十位剑主完成了绞杀,除了两人仓惶逃离之外,其余八人,全部都惨死在了我们几个的剑下,而我甚至还吸收了六位身体里的九州鼎,至于另外两人,因为战场相隔得甚远,有些来不及。

    而在这全部的过程之中,那些与教皇一起前来的护教军团,居然跪倒在地,一动也没有动。

    他们被ki的神威彻底降服了。

    就在我们厮杀的末段,又有人加入了战场。

    却是符钧和茅山的两位长老,再加上朵朵、小妖和包子等人,而这一回并不是幻觉,而是他们在瞧见这边的激斗之后,主动赶来。

    不过这个时候,我们差不多已经到了收尾阶段。

    当最后一个剑主轰然倒地的时候,ki显然也是用尽了气力,身后的光翼全数消失,斜斜跌倒下去。

    我收了残余化身,伸手将他给扶住,说道:“你没事吧?”

    ki在我的帮助下站稳,然后扶着深深扎入额头之中的荆棘王冠,忍痛说道:“没事。”

    我有些担心,说要不要将它先取下来?

    ki摇头,指着不远处跪倒成一片的护教军团,说不用,我需要震慑住这帮家伙,你们上岛吧,我留在这里。

    其余人都围了过来,瞧见ki的状态,都有些担心。

    不过我们也知道,倘若不震慑住这一大帮的铁罐头,他们必然会成为又一群的祸害刚才的战斗倘若有这一大帮的护教军团在旁帮助,孰胜孰败,这还不一定呢。

    教皇之所以失败,除了手中的霍诺里厄斯二世权杖不如荆棘王冠之外,最主要的,恐怕是党羽全部都被神威震慑住了。

    简单交流了一番,杂毛小道让那两位残留下来的茅山长老,陪着ki留守此处。

    在前往望月岛的路途之上,茅山也是损失惨重。

    总共来了那么多人,此刻也就只剩下这几个了,至于符钧,他要求继续向前,杂毛小道也没有再多阻拦。

    岛屿之上的战斗声响越来越激烈,我们没有太多逗留,继续向前。

    临行前ki问起了莎乐美的下落。

    答案是不知晓。

    没有人见过她,不过大概知晓她与小龙女在一块儿,应该不会有太多的问题。

    当然,这也只是猜测,一入诛仙阵,生死都已经由命了。

    继续向前,冰层消失了,不过望月岛已经就在眼前,我们度过一段漫过膝盖的湖水和芦苇荡,登上了岛屿,还没有仔细打量,就瞧见前方倒伏着一堆尸体。

    我们匆匆赶了过去,瞧见这儿的战斗似乎结束不久,鲜血都还是温热的。

    杂毛小道在死人堆中翻捡,动作突然轻缓起来。

    我走过去瞧了一眼,看见崂山派的掌教真人无缺道长躺倒在地,已然是没有了生息。

    <b>说:<b>

    到处都是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