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先知弟子,教皇之战
    thehierophant,并非是梵蒂冈之中坐着的那位教皇陛下,而是塔罗牌中排行第五的教皇。

    虽然两者都被称之为“教皇”,但终归并不是同一路的角色,甚至可以说是互为死敌。

    没有人愿意世界上还有一个如自己一般的冒牌货。

    这也正是教会一直与三十三国王团不对付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位从火焰之中浮现、一如受难耶稣一般的教皇陛下,在很多方面,都有山寨人家梵蒂冈的嫌疑他不但穿着打扮都与当今的方济各一世一般模样,就连配备的护教军,打扮也是一样的。

    也正是他这样的行为,才让杂毛小道产生了误会,以为是教会来人。

    不过即便不是正规的教会,但能够一直让教会视作眼中钉、肉中刺的他们,至今还在这个世界上活蹦乱跳,也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对方的实力。

    教皇这张牌,在大阿卡那牌里面,排名第五,仅次于愚者、魔术师、女祭司、女皇和皇帝。

    等等,为什么说是第五,前面不是明明有五个人么?

    这是因为,在大阿卡那牌之中,愚者的序号,是0这个0,是起始,也是起源,是大阿卡那牌的首领,也是三十三国王团的核心人物,有了愚者,才会有后面的一切。

    这个看上去有气无力的老人落在了薄薄的冰面上,打量了一会儿我们,便将手中的十字权杖一顿,开口说了一大通的话。

    他用的是英语,不过我也勉强能够听得懂。

    他在说我们是罪孽深重的恶魔,只有用死亡才能够赎清自己所犯下的滔天大罪,而他们,则是神圣的胡椒军团,肩负着铲除恶魔的责任,要将一切恶魔都阻止在登岛的路途之上,不能让一个漏网之鱼从他们的防守之地通过……

    对面在说着一大长串的临战宣言,而我也在低声问着杂毛小道:“怎么办?”

    杂毛小道眯眼打量着前方,说没办法了,只有硬着头皮往前冲。

    我一脸蛋疼,说大哥,你自己好好看一下,前面有十个剑主,想要突破他们的重围,那已经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了,再加上这位教皇,以及他身边两三百号护教军团,咋冲?冲上去当靶子么?

    杂毛小道说你的外号,不是叫做千面人屠么?清除小杂鱼,应该很擅长吧?

    我说要不然,咱们用神剑引雷术,轰他丫的?

    杂毛小道指着我们头顶的天空,说你自己感受一下,上面隔离的场域之力有多强,你要是能够召出来,当我没说,反正我是不行。

    我抬头看了一眼,果然,头顶上迷雾团团,乌云重重,如同一个空间结界一般,隔绝了几乎所有的天空。

    神剑引雷术的重点,在于用自身体内的剑元,与虚空之中的祖灵、三清祖师产生共鸣,从而获得天雷恩赐,将狂涌而来的天雷化为己用,轰杀敌方。

    大雷泽强身术,也是大概的原理,需要沟通雷泽之神。

    现在的条件,还是不太成熟。

    没有等我们两人商量出一个最终的结果,对面的敌人已经鼓舞完毕,人群之中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呐喊之声,然后朝着我们这边团团逼来,而在人群之中卓然而立的那十位剑主,他们虽然没有随之而动,但整个人的精神意志,却全部都落到了我和杂毛小道的身上来。

    可以想象得到,一旦我们露出了半分破绽,这帮三十四层剑主的手下,必将会在第一时间内,拔剑而上,将我们给斩杀。

    当汹涌如潮水的护教军冲到我们跟前,那足有一丈长的长枪顶到了我们鼻子前的时候,我终于没有再等着杂毛小道的主意了,而是拔出了剑,冲向了敌人。

    铛!

    长剑与骑士长枪陡然相撞,虽然我的力量绝对胜过对方,但那帮家伙凭借着武器的优势,还是让我有些难过。

    特别是四五根骑士长枪如同毒蛇一般,朝着我周身扎来的时候,那种感觉,着实难过。

    而就在这时,杂毛小道也跃身而起,落到了敌群之中去。

    两人冲入敌群之中,手起剑落,在一瞬间,的确闹出了不少的骚乱,而我也将青蒙剑斩在了对方的半身甲上。

    尽管对方的半身甲上传来一阵乳白色的光辉,继而产生了很强的防御力,但我还是凭借着足够的力量,破开了对方的防备,咬牙刺进了敌人的身体里。

    不过这并不能够斩杀对方,只不过让他受到了一些轻伤而已。

    很快,敌人从各个方向冲来,各种骑枪、骑士剑从许多诡异的角度钻了出来,与此同时,这些家伙用着一种极为娴熟的配合,将我们给围住,随后列阵,开始一番又一番的车轮战,让我陷入了千军万马的错觉之中。

    而这些才只是开胃菜,真正让人头疼的,是从间隙之中冲来的剑主。

    如果说那些护教军团只不过是地上的铁蒺藜,而这些家伙,方才是真正伤人的暗箭。

    铛、铛、铛……

    我挥舞着止戈剑,不断拼杀着,面对着重重包围,我并没有太多的惊恐,而是让自己在这混乱之中,守住本心,然后激发出了自己所有迷梦之中的回忆来。

    没多时,我的身后,一层又一层的虚影浮现,每一层虚影,都代表了我的一层梦。

    而当所有的梦都交叠到了极致的时候,原本有些手忙脚乱的我终于沉静下来,就算眼前的攻势再汹涌,对于我来说,都不过是平凡生活之中的一点儿考验而已。

    我显得十分平静,青蒙剑在手,止戈剑腾空,随后利用那道陵分身法,凝结出了十一个化身来。

    虽然领悟了撒豆成兵的手段,但太多的化身并不能够提升我太多的战斗力。

    反而是精纯的十一人结阵,更能够稳住当前局势。

    而就在我稳住阵脚的时候,一直被重点照顾的杂毛小道,突然间传来一阵厉吼,我借助着两个化身的平托,腾身而起,避开了一位剑主的陡然剑光,瞧见正在大杀四方的杂毛小道,突然之间被一个不大不小的牢笼罩住。

    那牢笼并非钢筋铁铸,材质泛着乳白色的光,而那光芒,则是从教皇十字权杖之上激发出去的。

    这玩意将杂毛小道困在原地,而面对着这样的禁制,杂毛小道撒出符箓,护住周遭,然后又劈出了一记虚空斩,却不曾想连虚空都能够斩破的一斩,居然破不开眼前的光芒牢笼。

    随着牢笼不断地缩减,杂毛小道如同困兽一般,无法动弹。

    我瞧见这局面,忍不住大声一吼,然后拔剑冲去,却不曾想原本在外围游弋的十位剑主,居然抽出了六人来,将我给死死拦住。

    眼看着杂毛小道就要给敌人的牢笼禁锢至死,我猛然一咬牙,准备拼命,却突然间瞧见一道七彩光芒,从天边陡然掠过,落到了牢笼跟前,双手一挥,却将那十字权杖上的光芒陡然截断,而困住杂毛小道的牢笼,也在那人的几个印法之下,陡然消失。

    这个时候,我也是迸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来,一剑挥去,将眼前的六位剑主全部劈飞去。

    挡在面前的剑主散开,我方才瞧见,这位及时出现,并且将杂毛小道救下的人,却是分散多时的ki。

    此刻的黑发少年背生八翼,宛如神话传说中的八翼天使一般,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瞧见面前的ki,那些原本凶猛坚定的护教军团,下意识地往后退开一些。

    有人甚至呼喊着“天使”的名字。

    这个时候,一直面无表情的教皇站了出来,高举这双手,大声喊道:“不,不,他们都不过是魔鬼而已,我们才是正统,是基督耶稣眷属的神民……”

    他念了一大串的咒诀,天空中却有光芒浮现,洒落在了护教军的身上,让他们身上的白色光芒更加柔和浓郁。

    这宛如神迹一般的手段,也让开始变得人心惶惶的护教军团稳定下来。

    而我则趁乱,带着九牛二虎的化身,与杂毛小道、ki汇合。

    ki朝着我和杂毛小道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不远处的教皇,寒声说道:“阿诺德雅可布,教廷对你是仁慈的,也是恩赐的,教宗陛下甚至将北美红衣大主教的职位赐予你,然而你却在关键时刻,背弃了教廷,投到教廷的敌人怀里去,成为了伪教宗先知阁下派我过来,就是想让我问你一句,作为他最得意的弟子,你难道不能迷途知返么?”

    哈、哈、哈……

    听到ki的一番话,教皇突然大笑起来,用十字权杖指着ki,说堕落拉结尔,你自己还不是加入了黑暗议会?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

    ki眼观鼻鼻观心,平静地说道:“可是我又回来了。”

    教皇疯狂大笑,举着手中的权杖,高声喊道:“你都说了,我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可是他给了我什么呢?除了让我苦修,还是苦修,再来看看人家,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消失千年的霍诺里厄斯二世权杖,是用十字军东征最好的战利品神性凡石铸造而成的伟大存在,千年圣物,它赐予了我超卓的力量,而他呢?”

    对于先知,教皇充满了怨恨和不屑,听到这里,ki没有再多说,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随后,他回过头来,对我们说道:“两位,我要清理门户,我与他之间的战斗,请不要插手。”

    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简陋的荆棘王冠,庄而重之地戴在了头顶之上。

    <b>说:<b>

    ki的梦想,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