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十剑连阵,教皇初现
    呕……

    杂毛小道一阵干呕,然后破口大骂,而我则是心有余悸得亏没去喝,不然真的是喝了死人汤。

    大战过后,一片狼藉,我和杂毛小道都有些疲惫,也没有心思去追那虎神,在稍微顺了一口气之后,杂毛小道递给了我一颗丹丸,说吃了它。

    我看着手中这碧绿色的丹药,说是什么,吃了不会死吧?

    杂毛小道瞪了我一眼,说茅山祖传大还丹,恢复精力,缓解疲劳的,要不是这种场合,就算是你茅山长老,也不可能让你尝到啥味道,别在那里跟我矫情……

    我将丹丸的胎衣解开,往上面一抛,嘴巴接住,丹丸入口即化,一股浓郁的草药味在口腔里扩散开来,紧接着一股暖流从喉咙一直流到了胃里去,然后朝着四肢百骸扩散,让原本疲惫不堪的我又生出了几分精神来。

    呃……

    我打了个饱嗝,说道:“好东西,再来一打。”

    杂毛小道“呸”了我一口,说都跟你说是祖传的了;起来吧,这一波应该是敌人外围最强的力量了,再往前走,应该不会再遇到了,赶紧吧,真的让他们把龙脉撬开,咱们就真的没得玩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想了想,将张励耘交给我的福袋扔给了他。

    杂毛小道接过来,说这是什么?

    我把张励耘的话语转告一遍,说黑手双城是你的大师兄,这件事情,还是由你来决定吧。

    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下,果断收起,说好。

    两人继续往前走,我忍不住问道:“话说……左哥怎么还没来,到底怎么回事?”

    杂毛小道又去过一次天罗秘境,但无功而返,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总感觉他好像有一些瞒着我的意思。

    听到我的质问,杂毛小道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来,说你放心,他会来的。

    我说什么时候?

    杂毛小道伸了一个懒腰,说哎,你着什么急?大人物嘛,总是有迟到的权力,你说对吧?

    听到他这般糊弄的话语,我一脸无语。

    两人继续走,一路上果然再也没有遇到什么敌人,不过雾气却越发浓郁,而脚底下的坚冰,则越来越薄了,有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还有可能会跌落到水下去。

    我弯腰扣了一下冰面,感觉比起之前那将近半米的厚度,这儿最薄的地方,甚至只有指甲盖那般大小。

    这儿,离我们进阵的地方越来越远,而离望月岛,却是越来越近。

    我和杂毛小道越发谨慎,如此又走了一段时间,突然间前方的迷雾一散,紧接着无数人影在远方厮杀,不知道是不是有隔音法阵的缘故,我只能够听到很细微的声音,不过却能够瞧见拼斗双方的身影。

    一边是之前的那徐将军,以及五十多个冥狼也不管是冥狼,可能还夹杂着其他部队的人他们是被人追着撵的一方。

    而另外一边,则是许多日本忍者打扮的家伙,长太刀、小肋差,凶悍无比。

    除了那些日本忍者,还有一伙人,如同野兽一般,也是个个凶猛。

    冥狼被追得狼奔豕突,抱头鼠窜。

    瞧见这场景,我感觉胸口一腔热血就如火烧一般,拔剑就要往前冲,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杂毛小道伸出手来,一把就将我给拽住,让我在冰面上打滑,差点儿摔在地上去。

    我瞪了他一眼,说你干嘛?

    杂毛小道哼了一声,说你脑子抽呢,见到什么就往前跑?

    我说你没看到前面那些人吗?

    杂毛小道眼皮一番,冷冷说道:“假的,幻境。”

    啊?

    我停止了挣扎,愣了好一会儿,下意识地望了过去,瞧见那边的人惟妙惟肖,怎么看都不像是假的,有些不相信,说看着不像啊。

    杂毛小道看着手中的罗盘,认真打量了一会儿,朝着左边指道:“走这边要是看着假,就没有笨蛋相信了。”

    他往前走去,我有点儿懵,走了好远,忍不住回头,却瞧见那边迷雾翻滚,却是什么也没有了。

    两人继续前行,杂毛小道凭借着手中罗盘定位,带着我穿过迷阵,如此又走一阵,远方传来了轰隆隆的雷声,杂毛小道眼皮跳了两下,指着雷声传来的方向说道:“那里就是望月岛了,也不知道谁在拼斗,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又走了十分钟,突然间前方的雾气又是一散,然后我居然瞧见了朵朵和小妖来,两人正在与一大帮的身穿大红袍的家伙拼斗着,看着岌岌可危的样子。

    而在不远处,躺着一具小小的尸体。

    是包子。

    瞧见这个,我又忍不住了,刚要上前,却听到杂毛小道喊道:“你又要干嘛?”

    我红着眼睛,说你没看到那边?

    杂毛小道停下脚步来,认真打量了一下,然后说道:“还是假的。”

    我不太相信,将信将疑地说道:“从哪里看出来的?要万一是真的怎么办?如果是真的,我们岂能视而不见?”

    之前瞧见冥狼的那回,杂毛小道脚步都不听,而这回他却不得不停下来,跟我解释道:“你自己看,如果是真的朵朵,她身上会有佛光,那是其他人无法模仿的,而小妖那妹子若是扛不住,会直接化身腾起你自己瞧一瞧,那边的情况,像不像是打假赛?很明显的,分明就是幻术大师的杰作,你别在这儿胡来,关心则乱……”

    我认真地打量着杂毛小道指出的地方,这才感觉到有几分说不出来的古怪。

    他又一次说对了。

    姜,到底还是老的辣,我没有再质疑了,跟杂毛小道继续往前,而远处的轰鸣声也越来越近,感觉我们已经快要接近望月岛了。

    而就在这时,却有万道剑光冲天而落,我瞧了一眼,并不在意,还要继续往前走,却给杂毛小道一把拽住。

    雷罚出击,化作陡然而起的剑伞,挡住落在了我们头顶之上的剑光。

    当瞧见那些剑光陡然弹起,然后落在了冰面上,化作真实的长剑之时,我深吸了一口凉气,才发现这一下,居然是真实的。

    不是幻觉。

    万道剑光,一并落在了我们周遭,化作了无数长剑,入冰半尺。

    一时之间,我们的周遭如同剑池一般,密密麻麻的长剑交叠,很有规律的摆布着。

    紧接着劲风忽起,停下来的时候,却有十个身影,出现在了我们的四周。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站立在直插入冰的剑柄之上,手中也有一把剑。

    每一个人,都身穿青衫,如古装剧剧组里面走出来的侠客。

    这打扮,我很久之前也见过。

    平育贾奕天剑主独闯龙虎山的时候,穿的就是这么一身。

    十位剑主。

    这是望月岛外的第一道防线么?

    瞧见这些杀气凛冽的剑主,我深吸了一口气,拔出了青蒙剑来,准备与杂毛小道并肩而立,迎击这些家伙。

    虽然他们给了我足够的压力,但我并不觉得对方是不可战胜的。

    事实上,平育贾奕天剑主都已经死在了我的手下。

    然而就在十剑主落下的时候,敌人的出场并没有完结,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从望月岛的方向,又来了一群人。

    而且这些人,来得有点儿多。

    这是一群穿着银色半身甲的军人,他们如同中世纪的骑士一般,穿着光鲜明亮的半身甲,下身是蓝黄相间的长裙,头顶是船型头盔,上面还有一大蓬鸡冠花般的红绒,而手中的武器,一部分是长达一丈的骑枪,而大部分则是尖利的骑士剑和鸢形盾牌。

    这些人一开始我以为不多,而当他们真正出现,并且将我们给团团围住的时候,我方才惊愕的发现,这尼玛得有两三百人之多。

    而且从他们的行进和列阵来看,绝对是训练有素、实打实的军队。

    这什么情况?

    我有点儿懵,而杂毛小道则是眯着眼睛,打量了好一会儿,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什么情况?梵蒂冈的护教骑士团来了?不可能吧?”

    护教骑士团?

    这还真的是不可能,要知道尽管双方并未建交,但教会终究代表着文明世界,而且在教会之中地位十分崇高的先知也是站在我们这一方的,而且还派了ki和莎乐美过来助战,倘若不是某些人为了面子拦着,说不定人家先知已经加入了这一场旷世大战之中呢。

    这些人怎么可能是护教骑士团?

    不过杂毛小道既然叫出这个名字,自然不是没有道理的。

    瞧见这蜂拥而至的铁罐头们,我和杂毛小道都有些惊讶,当这些铁罐头列阵站定之后,离我们二十米之外的冰面突然破碎,紧接着一道熊熊烈火,从冰窟窿的水面突然浮现,并且往上升起来。

    几秒钟之后,烈焰全部浮出了水面,化作了一个人形来。

    又过了几秒钟,那烈焰全数消失,出现了一个身穿白金长袍、手持十字权杖的白发老头。

    老头的身材有些臃肿肥胖,脸上也有着疲倦之色,看着不像是什么大人物,然而当他出现之时,所有的铁罐头全部半跪倒地,口中高呼道:“thehierophant!”

    <b>说:<b>

    这个时候,该呼唤谁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