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乱战狂云,陆续陨落
    一个恋人,再加上三十三国王团最强兵团之一的黑寡妇,就已经让我们手忙脚乱,不得不请神上身,这三张大阿卡那牌,当真是让人不得不认真面对。

    不过倒也不能说他们比我们强太多,高手交锋,从来都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倘若是在外面,局势定然逆转,然而在这诛仙阵中,本来就是人家主场,再加上六神并立,七神将出,我们被打压,也是正常的事情。

    而虽然我不太理解,但心里面,隐隐感觉他并没有错。

    就连我和杂毛小道都感觉到棘手无比,那么如果这帮人遇到我们其他的同伴,那还不是横扫而过?

    正因为如此,我们方才需要留下来,而不单纯是为了帮马烈日挡刀。

    只是敌人着实有些太棘手。

    在度过了最开始的陌生期之后,在一众猛虎团的围攻之下,俄罗斯大妈审判拦住了杂毛小道,而小男孩则对上了我,至于虎神,他则是游荡其中,瞧见谁露出了空隙,立刻上前补刀,一时之间,我和杂毛小道就给限制在了此处,挣脱不得。

    小男孩用的法器十分现代,是一个如同溜溜球一般的东西,一端是金属绞绳,一端是与他拳头一般大小的球体。

    那球体之中,仿佛能装载着恐怖雷云,但凡与我的青蒙剑相撞,就会爆发出一大团巨大的蓝紫色雷电来。

    倘若不是我这些年来不断使用大雷泽强身术,早就有了一定的抗性,说不定见面拆的第一招,就要跪倒在地了去。

    面对着众人的围殴,我显得十分平静。

    战斗越是激烈,越得让自己的心神保持宁静。

    杂毛小道也是如此。

    相对于我们,在一阵疾攻无果之后的敌人则有些急躁,小男孩世界高声喊了一嗓子,便与俄罗斯大妈换了一下交手对象,朝着杂毛小道横扑而去。

    他以为对雷电有抗性的人只有我一个,杂毛小道或许没有那么强。

    而转过来与我对敌的俄罗斯大妈展现出了如同猛虎一般的冲劲来,一上来就是嗷嗷怒吼,然后手中的钢拳虎爪与青蒙剑擦出火花无数,让战斗的激烈程度,一瞬间就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了自己的提升。

    渐渐的,一剑神王又从我的身上浮现出来,随后一剑斩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下比一下更加凶猛。

    众人围殴又如何?

    我天生就是被人包围的,这都已经是习惯了。

    而就在我开始逐渐发力的时候,杂毛小道也开始发威了,经过一连串的激斗之后,他开始施法丢符来。

    作为符王李道子的亲传,杂毛小道最擅长的,不但有手中的剑,还有怀里的符箓。

    唰、唰、唰……

    无数昂贵的符箓批发一般地飞出来,化作雷云闪电、风刀火雨,还有无数阴魂凄惨之物,将我们的弱势一下子就给挽转了回来,而随后他更是趁着空隙,陡然出了一剑。

    虚空斩。

    一剑下去,顿时就有三五个人直接给斩中,三人直接死掉,两人重伤,那道剑痕从这边一直蔓延到了三十多米之外的地方去,坚硬的冰面上,留下了长长的断口。

    虎神一开始的时候,还会照顾我这边,而到了后来,不得不带着大部分的人手去镇压杂毛小道。

    而就在他们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杂毛小道身上的时候,我也开始发威了。

    青蒙剑在于我达到百分之百契合度的时候,再与体术擅长的审判相斗,已经是游刃有余了,不但如此,我再一次发挥出了我“千面人屠”的理念,那就是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也就是清理杂鱼战术。

    在发现审判实在是太强,难以在第一时间斩杀的时候,我开始进行了游击战术,将真正的目标对准了那些猛虎团的高手身上。

    尽管这帮家伙也并非凡人,然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又有七八个高手给我斩杀。

    不知不觉,身边的同伴少了一半,这事儿让虎神变了脸色。

    他大声喊道:“别藏着了。”

    一句话说出,一直缠着我的那位俄罗斯大妈突然间厉声一叫,原本的三百斤肥肉突然间抖动起来,紧接着有密密麻麻的黑毛从身上陡然冒出,几秒钟之后,她居然就变成了一头黑色棕熊,猛然朝着我扑来过来。

    我并不在意,一剑刺去,却给那棕熊一巴掌下去,巨大的力量从剑上传来,将我给直接拍飞。

    砰!

    重重砸落在冰面子上的我撞得头晕脑胀,不过还是下意识地咬牙爬起来,结果瞧见紫气冲天而降,落到了审判、世界和虎神身上,使得三人的炁场在瞬间增大十倍,而就在这时,世界手中的溜溜球在这一刻,变成了十八颗恐怖的雷球,在半空中悬浮着,一下子就将杂毛小道给困住。

    而虎神则猛然一拍,将用前所未有的压力,将杂毛小道死死压住,让他无法挣脱那样的束缚。

    至于化身为熊的俄罗斯大妈,则完全放弃了我,冲向了杂毛小道。

    显然,他们在交手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也明白了一件事情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此时此刻,他们是两个人负责帮忙按住杂毛小道,而另外一人,则完成那必杀一击。

    从刚才审判拍飞我的劲道来看,这件事儿,很有可能成功。

    怎么办?

    被完全忽视的我在这一瞬间,感到一阵说不出来的无力,一想到杂毛小道倘若是在这里挂掉了,只怕我真的是不能原谅自己。

    下一秒,我没有再有太多的情绪和悲伤,一步跨前,施展出了大雷泽强身术来。

    困住杂毛小道的,主体是那十八颗雷球,虎神的压力才是其次,我此刻过去救援已经来不及了,唯有帮忙解开控制,方才能够让杂毛小道自救。

    轰隆隆……

    一道狂雷破开了半空之中的迷雾,紧接着化作电网垂落而下,因为持咒的时间太过于迅速,这一次的大雷泽强身术的威势远比之前的要弱小许多,不过密集的雷电砸落在我的头顶,还是将猛虎团的其余人都给震开去,而我也没有任何停顿,狂雷向前,落到了前方去。

    这个时候,俄罗斯大妈的熊爪,离杂毛小道的胸口,有且只有半米之远。

    能……救下来么?

    在那一刻,我的呼吸都停顿了下来,而就在这时,杂毛小道挣脱束缚,将雷罚猛然一举,那落下来的狂雷顿时就陷入了他的操控之中去,破开了那十八颗雷球,然后重重斩落在了身型变得巨大的棕熊身上。

    刺啦……

    一股蓝紫色的电芒从剑上传递而出,巨大的力量的确将杂毛小道震得疾退数十步,然而审判却失去了继续追击的能力。

    事实上,我此刻召唤而来的所有雷电,都在杂毛小道的引导下,砸在了那十八颗雷球上,然后最终落到了大棕熊身上,恐怖的雷意将这头身高一丈的巨大棕熊电得一阵哆嗦,又过了几秒钟之后,它却是轰然往后倒下,将冰面砸开之后,沉落水底去。

    而杂毛小道一招得手,并不停歇,而是转身攻向了另外一人。

    世界。

    小男孩手中的雷球被大雷泽强身术召唤而来的雷电破坏,自己也受了伤,而杂毛小道也是趁你病要你命,朝着他疯狂进攻。

    一个杂毛小道或许还不会让他感觉到难过,但这个时候,我也加入了战场。

    补刀王子,人头狗。

    这是屈胖三对我的称呼,也是我一直以来秉承的一个观念。

    当我和杂毛小道杀意已决的时候,即便是身边有着许多同伴,但世界依旧是感到十二分的孤独。

    终于,在十几秒钟之后,我猛然一剑,将他劈开之后,世界的脚底一滑,摔了一跤,紧接着就在旁边的杂毛小道一记虚空斩,将那虎神逼开之后,拿下了世界的人头。

    鲜血飙射,杂毛小道一把揪住这个满脸络腮胡的娃娃脸,朝着虎神猛然砸去。

    这一扔,打响了我们反攻的号角。

    即便是有法阵加持,他们也抵挡不住我和杂毛小道两人联手的怒火。

    长剑所往,所向无敌。

    又过了几分钟,虎神终于知道了是不可为,在明白了这件事情之后,他表现出了十二分的决绝来,带着一个亲信,游走在战场的边缘,然后转身就逃开了去,一点儿留恋都没有。

    虎神一走,其余人更加没有斗志,有人想走,有人想留,没一会儿,都给我和杂毛小道给收拾了去。

    当最后一人轰然倒地之时,我和杂毛小道也感觉到精疲力竭。

    我一屁股坐在了冰面上,而杂毛小道则走到刚才破开的冰窟窿前,半跪在地上,用手去舀那冰凉的湖水,喝了两口解渴。

    而正当我口干舌燥,想要过去喝一口的时候,却听到杂毛小道破口大骂的声音。

    我走上前一看,却瞧见一具满是白霜的冻僵尸体,从下方又浮了上来,而与它一同出现的,则是几尾极为生猛的食人凶鱼。

    这具尸体生前的名字,叫做审判。

    <b>说:<b>

    经此一役,江湖不再是江湖&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