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伏尸遍野,帮人挡刀
    金光消散,元晦大师修为尽失,盘腿端坐在阵前。

    而这个时候,那些被元晦大师以毕生修为度化业力的黑寡妇们眼中的戾气消减一空,无论是何等罩杯、何等种族与肤色,全部都缓缓朝着这边走来,然后跪倒在了元晦大师的跟前,用额头贴着冰面,虔诚地叩拜着。

    没有人愿意成为恶人,没有人的心中不向往着善念,即便是被众神都抛弃了的她们,也渴望着有朝一日,有人能够度化满身罪孽的自己。

    而此时此刻,那个人出现了。

    元晦大师。

    瞧见着这跪倒一大片的女人们,杂毛小道有些担忧,说道:“这个,会不会有问题?”

    阿弥陀佛。

    元晦大师念诵了一声佛号之后,开口说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她们已经有所顿悟,必不会再坠落苦海。两位,老衲此刻已然无用,就留在这里,守护这些可怜的人们吧,我有这些迷途知返的孩子保护,你们且去,不用管我。”

    杂毛小道认真地打量了一眼那些虔诚跪倒在地的女子,沉默了一会儿,长长叹了一口气,将雷罚一收,剑阵消弭,轻轻一叹道:“大师求仁得仁,虽失功力,但佛法修为,却已经得到觉者之地。”

    我听到,心头震撼。

    何谓“觉者”?

    此乃觉悟真理者之意。亦即具足自觉、觉他、觉行圆满,如实知见一切法之性相,放在佛教之中,也谓之“佛”。

    也就是说,刚才的行为让元晦大师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反而在佛法一道上,走得更远了。

    听到杂毛小道的话语,元晦大师不喜不悲,平静地说道:“阿弥陀佛。”

    黑寡妇们洗去一身业力,拜在了元晦大师门下,而冥狼则是僵直不动,我们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作用,当下也没有多做停留,一位化身将止戈剑捡了过来,我接过收下,又将化身纳回身体之中,两人与元晦大师辞别之后,继续前行。

    我们向着望月岛的方向行走,前方迷雾朦胧,隐藏着不少杀机。

    这时两人方才有时间交流别后之事。

    原来这诛仙阵中,却有无数生死门,不单单是我和元晦大师等人被分割开来,其他人也是一样。

    杂毛小道因为冲得比较前,也给分割开了,而且还是单独一人。

    他单人一剑,在此之前,就经历过了许多的恶战。

    许多过程他都隐去,只谈了一点。

    超级战士计划,不管是冥狼还是红鹰,又或者别的部队,最大的问题被三十三国王团给抓到了,那就是根基不稳,神魂易控。

    一路杀来,他瞧见了不少的惨剧。

    对于这些,杂毛小道谈及之时,并没有太多的幸灾乐祸,反而多了几分悲天悯人的情绪。

    很明显,在再一次当上了茅山宗的掌教真人之后,这个曾经被江湖人觉得浪荡浮华的男人,终于成长为一个让人敬重的修行者了。

    两人聊着,一路走,虽然没并没有再瞧见拦路者,但也不是没有状况。

    一路过来,每隔一段路程,都能够瞧见冰上伏尸。

    这里有我们的人,也有陌生的面孔。

    那些都是三十三国王团的人。

    就在我们耽搁的时间里,整个一片湖区,到处都有着战斗发生,而且激烈无比。

    又走了一段路,我们在一个巨大的冰窟窿旁边,瞧见了一个熟人。

    不过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布龙真人。

    武功山孽龙洞的布龙真人,与龙虎山天师道走得比较近,跟我们的关系倒是挺疏远的,不过在这个地方瞧见他的尸体,还是让我们挺伤怀的。

    除了布龙真人之外,还有十余人,都是熟面孔,我认得出来,却说不出名字的那种。

    杂毛小道长长一叹,说经此一劫,江湖受创,三十年都未必能够回过元气来。

    我苦笑,说你说的这话,得建立在我们胜利的基础上。

    两人不再多言,继续前行,没多一会儿,前方的浓雾之中传来了兵器的拼斗声,紧接着瞧见一个身影从雾中冲出,狂奔而走。

    那人一出来,我们就认出来了,原来是楼兰神鹰马烈日。

    此君的行为秉性我们虽然并不认同,但不可否认的,是能够被当局推出来当选天下十大的人物,绝对不是平凡之人,修为上的建树,也是江湖同道有目共睹的。

    不过此刻的他很是狼狈不堪,走路一瘸一拐,显然是受了伤,而一路冲来,还留下了血脚印。

    他与我们并不对付,然而此刻瞧见我们,却仿佛溺水者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大声呼救着:“萧掌教,陆兄弟,救我……”

    我和杂毛小道瞧见他这般惨状,不敢怠慢,赶忙列阵以待。

    马烈日一路疾奔,与我们错肩而过,然后……

    然后他丝毫不停留,一溜烟,跑了一个没踪影去这模样,显然是让我们来帮他挡刀,拖延时间,而自己则逃脱升天了。

    瞧见这家伙一溜烟跑没影的架势,我和杂毛小道顿时就面面相觑,一脸无语。

    几秒钟之后,杂毛小道开口说道:“还好当初没有被选进第二届的天下十大里面去,不然与这种人相提并论,我真的会羞愧而死的。”

    我耸了耸肩膀,说其实他也挺努力的了,每一次有事,都能够瞧见他在这儿浪,而且还都能不死,难为他了。

    两人说罢,相识一笑,然后扭头看向了赶来的敌人。

    这帮杀得楼兰神鹰满地乱蹿的凶人,居然也不算陌生一个三百斤肥肉的俄罗斯大妈,一个满脸黑色络腮胡的娃娃脸小孩,还有一人,却是猛虎团的头目。

    俄罗斯大妈是审判,娃娃脸是世界,都是三十三国王团决策层中的大阿卡那牌,至于最后一个,则叫做虎神。

    别看虎神并不是大阿卡那牌,但事实上,他其实拥有着跻身其中的实力。

    而且他还是三十三国王团首领愚者的亲信,从“瘟疫与恐惧之神”的培育工作被愚者交到他的手中,就能够看出他在三十三国王团之中的地位。

    而除了这三人,虎神还带了三十多人来。

    这些人,都是猛虎团最精锐的一批战斗力,我与猛虎团有过交手,多少也能够估量得出这帮人的实力来。

    让人头疼。

    难怪能够追得马烈日满地乱窜,并且做出这般让人不齿的事情来。

    这帮人在此之前,显然是经历过了数场大战的,不少人的身上有鲜血溅射,也有伤势,不过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是胜利的一方,此刻气势如虹,显然是要在诛仙剑阵之中横冲直撞,扫荡一切敌人的。

    如果稍微有些理智的话,我们碰到这么一大帮人,最好的选择,其实应该是掉头就走的。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好汉不吃眼前亏。

    然而杂毛小道却显然没有挪身的想法,我这边犹豫了一下,结果这帮人来得极快,又是诛仙剑阵的守阵一方,占据了诸多便利,没两下就已经将我们给团团围住。

    在瞧见我和杂毛小道这两条大鱼之后,他们放弃了继续去追逐马烈日的想法。

    我朝着杂毛小道靠近一些,低声问道:“为什么不走?”

    杂毛小道平视前方,平静地说道:“我们走了,这帮人若是撞上别人,只怕会平添更多杀孽,不如我们两人试一试,能杀多少,杀多少!”

    他的话语让我为之一愣。

    我着实有些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有这样笨拙的想法。

    不过事已至此,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众人将我们给围住,审判和世界低声交流了一下,我听着仿佛是俄罗斯语,但听不懂在说些什么。

    而虎神却站在了我们面前来,冷冷笑道:“好,终于找到你们了两位在愚者阁下交给我们的击杀任务里面,能够排上前十,特别是陆言你,却是能够排上前三啊。”

    呃……

    我有点儿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而杂毛小道则故作愤怒地说道:“看不起谁呢这是?”

    他抓起了手中雷罚,朝着前方猛然冲去。

    一言不合就开打。

    杂毛小道这当然不是愤怒,而是想要趁着敌人立足未稳之际出击,让他们没有能够反应过来。

    我明白他的想法,所以没有任何的犹豫,与杂毛小道一同冲出。

    两人均已剑法擅长,双剑合璧,在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战斗力,绝对是让人震撼的,所以在最开始的那一会儿,已经有三五人倒地,或者重伤,或者惨死,一时之间,竟然形成了虎入狼群的架势。

    不过这情况在敌人之中的顶尖高手加入其中之时,就有所改变了。

    无论是俄罗斯大妈的钢拳虎爪,还是络腮胡小男孩的雷云溜溜球,都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威胁,我感觉稍不注意,若是让他们伤到,只怕就走不脱了。

    而真正让人有所畏惧的,是那个并没有能够列入大阿卡那牌之中的虎神。

    此人长拳纵横,双臂精钢,却有着神灵的威严之气。

    他的实力,甚至比审判和世界更加强大。

    众人混战,虎神带领着自己的手下团团布阵,一时之间,我们已然是陷入到了巨大的危机之中,生死叵测。

    <b>说:<b>

    马烈日,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