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剑斩恋人,元晦舍身
    别看我一身业技,但师父却并不算多,陆左算一个,聚血蛊算一个,另外在黄泉之地碰到的虚清真人算一个,再就是虫虫……呃,算半个。

    而能够叫我徒儿的,有且只有一个。

    我的天,杂毛小道请神上身,请来的居然是自己的师爷爷。

    我绝非不知进退的人,陡然开窍的道陵化身法让我都有一些猝不及防,本来就疲于应付,此刻听到虚清真人的话语,立刻下意识地往后一跃而去,落到了黑寡芙们跟前来,挡住了这帮凶悍美女的进攻,而与此同时,我瞧见杂毛小道一袭青衫,道袍飞起,人如幻影,与茱丽叶交起了手来。

    两人如同幻影一般,稍触即分,紧接着是巨大的音爆声频频传出,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宏大气派。

    我虽然回到阵中,与无数的化身一起,结阵而待,但是注意力却还是落到了不远处的战场中。

    归根到底,交手的双方都是请神上身,那么结果,必然是叫来的家长谁厉害。

    一般来讲,谁厉害,谁就能够占得先机,赢过对方。

    然而目前已知的,是茱丽叶身上的,可是三十三国王团费尽心力培养出来的新神,几百年、上千年来从未出现的玩意儿,而另外一面,则是茅山百年前的掌教真人。

    孰胜孰败,这事儿还真的难说清楚。

    而不远处的战斗激烈无比,我们这边的纷争也并不平静。

    化身虽多,但并不是每一个都如我一般强悍,就在刚才我与恋人茱丽叶交锋的时候,已经有七八个受了重伤,此刻退到了内圈去,十分严重,甚至都无法自由行动。

    我不得不将其收回体内,然后在几秒钟之后,想起了一套阵法。

    当初我们为了让入魔的黑手双城回复心神,找了七个世间顶尖的人物,又由王明出面,找到白城子的李皇帝得到了一套七人联手之法。

    从目前我接触到的所有手段来说,那一门联手之法,是最有震慑力的。

    如果化身们能够依靠这一套联手之法,说不定能够自己站住脚跟,不用我来充当那救火队员,四处乱窜。

    想到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气,让无比混乱的心神沉静下来,然后开始施展。

    控制七十多个化身,这对我来说,其实已经超出了能力范围。

    然而在逐渐适应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神识,也在逐渐的扩张和壮大难怪说道陵化身法不但是一种应敌手段,而且还是一种直升大道的修行法门,古人诚不欺我。

    如此坚持了几分钟,我终于让化身拧成了十个方阵,七人一组,而胜于的几人,则在居中策应。

    如此一来,我已经拥有了足够的自保能力。

    就算是全部的黑寡芙放弃了那边的元晦大师,扑到了这边来,都没有能够对与她们差距甚远的化身形成太多的威胁。

    而这个时候,我终于将目光投到了茱丽叶与杂毛小道的战斗中去。

    事实上,从杂毛小道请神上身开始,这边战场的核心,都已经不再是我和元晦大师了。

    两人之间的战斗,着实有些惊天动地,那厚厚的冰层并不能够承载得住两人的拼斗,大片大片的破碎冰层,从天空到湖底,两人之间的交手让人眼花缭乱,难以估计。

    而当我抽出心神来,认真打量的时候,却听到一声冷哼:“狐假虎威的家伙,去死吧!”

    听到这话儿的时候,我突然间,浑身的血液陡然加速起来。

    紧接着我瞧见了最为熟悉的一幕。

    杂毛小道一跃而起,跳到了半空之中,然后整个人如同拉弯的大弓一般,脚尖与紧紧握住的雷罚,形成了一个极为近似于圆形的姿势,而在另外一边,厌倦了纠缠的茱丽叶也是将止戈剑往地上猛然一扔,双手一抓,却有无边黑气如旋风海潮,弥漫了上百米的宽度,陡然冲了过来。

    这是要梭哈,交出胜负手了吗?

    我在瞧见头顶上的那一幕时,心脏在一瞬间突然“噗、通”,跳个不停。

    这一剑,我见过。

    虚清真人的终极奥义,就在其中。

    唰!

    这一次的剑光,比之前所有的手段要来得更加浓烈和迅疾一些,几乎是我瞧见的一瞬间,就消失了,破开了前方铺天盖地卷来的黑色雾气,化作了一个空白的通道,然后消失在了浓雾尽头。

    就仿佛将石子扔进深渊一般,有那么极短的一段时间里,没有任何的动静出现。

    而当两人都摆明车马的时候,几乎是所有的人,包括我的化身和那些黑寡芙们,都下意识地停手,往后方退去。

    原本混战一团的现场,突然间就静得连根针掉下来都能听见。

    过了几秒钟之后,浓雾突然间消散了去,而杂毛小道也从半空之中落到了满是碎碴子的冰面上来,发出了沉闷的响声,而我的视线蔓延而去,却瞧见在百米之外,有一个女人半跪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那人便是大杀四方的茱丽叶。

    我足尖一点,人已经来到了百米开外,当瞧见她身下那鲜血蔓延一地,整个人只有微弱气息的时候,我这才放松了警惕。

    此时此刻的茱丽叶如同卸下了武装的刺猬,再没有了刚才的阴沉和彪悍,抬起头来,望了我一眼,突然张了张嘴,伴随着鲜血的流出,我听到她用极为艰难的声音,坚定而认真地讲述了一句话:“我的名、名字,叫做露娜埃斯佩朗莎埃梅内希尔多特奥杜洛佛朗哥巴蒙德……”

    我听得一头雾水,说什么?你想说什么?

    砰!

    茱丽叶没有再说话,而是一头栽倒在了冰面上,声息全无。

    我脑子里思索了两秒钟,方才反应过来,她是在说自己的名字,并不叫做茱丽叶,而是叫做露娜……

    呃,好吧,我还是叫她茱丽叶吧。

    茱丽叶被虚清真人一剑斩杀,让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回过身来,却瞧见虚清真人并没有停下脚步,他猛然一跃,如大鹏一般飞在了半空之上,手中的雷罚化作了万道光芒,不断地落在了地上去。

    他最先出手的对象,是那些正在疯狂围攻元晦大师的冥狼。

    不过剑光并非是直接射杀冥狼本人,而是落在了他们的身后处,一开始我以为是一剑刺空,然而没多一会儿,当我发现一个又一个的冥狼停下了脚步,僵直不动的时候,方才知晓,原来他斩去的,是控制冥狼的精神锁链。

    随后就是黑寡芙,剑光绚烂,将这些带着无边戾气的女人给牵扯住。

    一开始这场面还需要我的化身控制,然而到了后来,他竟然凭借着一己之力,将那二十来个黑寡芙给困到了一个狭小的空间之中,紧接着他口中喝念出了一连串的咒诀,却有雷芒不断浮动,落到了黑寡芙们的身周,化身成阵,将她们给困住。

    黑寡芙们凶狠莫名,奋力往外冲,结果却仿佛碰到了犹如实质的电网一般,痛苦的惨叫着,最后往回退去。

    而到这个时候,我瞧见虚清真人的身影很明显地停顿了一下,然后没有再动。

    当我冲到了他的跟前来时,却听到了杂毛小道的声音:“陆言,你说这么多的漂亮妞儿,我要是都收入房中,当做小妾的话,一天一个,星期天休息,多久才能临幸完一轮啊?”

    啊?

    听到这话儿,我方才反应过来虚清真人离开,杂毛小道回来了。

    我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忍不住苦笑,然后将黑寡芙们经受过的痛苦和过往,跟他说了一遍,当听到这些女人会将夺取她们童贞的爱人,用三天三夜的时间烹饪之后,全数吃光进肚的时候,就连杂毛小道这般心脏奇大的男人,都忍不住打了一哆嗦。

    这也,太变态了。

    不过话说回来,让她们经历过这样事情的人,才是真的变态,而这些正处于风华正茂的年轻女子,除了可怕之外,也实在是太可怜。

    只不过瞧见她们此刻那满是凶戾和愤恨的眼神,我们也不能够就这般放了她们。

    我们若是心软,只怕让她们逃离之后,又将变成敌人最可靠的帮手。

    也许又会有人因她们而死去。

    怎么办?

    尽管将黑寡芙们困在了阵中,让她们暂时无法解脱,但怎么处理,我们还是有点儿头疼,而就在这时,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我们回过头去,瞧见身上满是伤痕和鲜血的元晦大师,正朝着我们这边缓缓走来。

    瞧见这个让人敬佩的老和尚,无论是我,还是杂毛小道,都双手合十,行礼,开口说道:“元晦大师。”

    元晦大师走到跟前来,望着阵中那些漂亮美丽,却又凶戾无比的黑寡芙,长长叹了一口气,说此事交由我来处理吧。

    说着,他直接在阵前盘腿坐下,杂毛小道问道:“大师意欲如何?”

    元晦大师开口说道:“我离圆寂,已然不远,一身禅修,终究无用,愿用我一生修为,化去她们身上的业力,让她们能够回到当年青春年少、天真烂漫之时,无忧无虑南无阿弥陀佛……”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有些急了,说大师你别想不开啊,她们可是敌人,你这样做,值得么?

    元晦大师已经在用腹腔回鸣的办法念着佛经,而口中却叹了一声,回答道:“世人生来皆善,尘世浮染,我愿用一生精修,渡万人,她们虽是敌人、是恶念、是屠夫,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愿渡,渡一人,渡十人,渡千万人念有念无即名邪念,不念有无即名正念。念善念恶名为邪念,不念善恶名为正念;佛与众生,唯止一心,更无差别。此心无始以来、无形无相,不曾生,不曾灭,当下便是,动念即乖,犹如虚空,无有边际……”

    经诀无数,居然从元晦大师的身上不断浮现而出,化作了金色符文,越过法阵,落到了那些黑寡芙们的身上去。

    在那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跟前的这个越发憔悴、枯萎的老和尚,很像佛。

    我和杂毛小道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双手合十,抛开了一切的宗教纷争,默默地念了一句话。

    南无阿弥陀佛!

    <b>说:<b>

    大章送上,阿弥陀佛。

    黑寡芙黑寡妇

    化身分身

    &dash;&dash;你们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