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茅山神打,撒豆成兵
    海天盛筵么?

    当然不是,这里是修罗战场只不过能够在这么危急的时刻,还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儿来的人,却不是别人,而就是刚才与我们失散了的杂毛小道。

    我一剑挡开凶狠扑来的黑寡妇,认真打量,瞧见赶来的人并不多。

    有且只有杂毛小道一个。

    然而尽管出现的,只有杂毛小道一个人,但我也凭空生出了无数的勇气来。

    我们并不孤独。

    杂毛小道从迷雾之中走来,起先只有一道微微的身影,没几秒钟,步伐越来越快,几秒钟之后,竟然一跃冲到了战场中央来,高声一喝:“剑来!”

    雷罚倏然飞起,升在半空之上,猛然划了一个圆圈,随后朝着四周洒下灿烂剑光。

    黑寡妇们被这凌厉的剑光吓到,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而被控制住心神的冥狼却没有任何的停顿,朝着我们这边倏然冲来。

    经过刚才一阵厮杀,此时此刻还能够出现在我们跟前的冥狼,大概有二十三四个。

    这些的每一个冥狼,在厮杀起来的时候,身上的死气都显得格外浓郁,就连冰面上,都泛起了寒霜,往着远处不断蔓延而去。

    二十三、哦不,二十四个冥狼,再加上还活着的二十六个女人,总共有五十个敌人。

    而我们这边,却只有三个。

    以寡敌众。

    面对着长刀拔出,纷纷扑来的冥狼,杂毛小道长叹一声,说果然还是这样。

    我一边往后退,一边问道:“怎么了?”

    雷罚在天空中飞旋,而杂毛小道则空着双手,对付着那些凶悍莫名的冥狼,摇头说道:“刚才也遇到了一些,不过好像是猎鹰什么的,都是失去了理智,有的甚至变成了巨大的飞禽鸟人,见人就杀我就说他们搞的这计划不靠谱,根基扎不牢,如同傀儡木偶一般,如何能够担当重任?”

    元晦大师也叹息,说的确如此,这些可怜的孩子,表面上看起来强大无比,但真正碰到了狠角色,都只不过是徒有其表而已唉,为什么要把他们卷进来啊……

    与我一样,元晦大师面对着这些可敬的战士们,表现得十分谨慎,并没有显露出太多的杀招来。

    他刚才可以对那些红粉骷髅们痛下狠手,却没办法对自己人不留余力。

    然而冥狼们在恋人茱丽叶的“指挥”下,却显得越发凶狠。

    反倒是黑寡妇们往后推开一些,有一种坐山观虎斗的心思。

    杂毛小道不断挥手,与那些冥狼贴身肉搏,尽可能的将这些军中猛汉打晕去,减少伤害。

    然而这些经过特殊改造的冥狼可不是什么小角色,一昧的放水,那是对自己生命的轻视,所以很快,他胸口和后背就中了几拳。

    这可是结结实实的几拳,打上去“邦、邦”响,我听了都有些牙疼。

    杂毛小道自然也有点儿扛不住,他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再在人群之中左冲右突,而是瞄准了一切伤害的源头。

    我听到杂毛小道对我喊道:“陆言。”

    我正在冥狼的重重围困之中尽可能地应付着,听到杂毛小道的话,早已是心有灵犀,大声喊道:“我知道。”

    止戈剑飞起,如同利箭,射向了不远处的茱丽叶头顶。

    我的目标,是那“嫉妒与阴谋之神”的虚影。

    那玩意才是关键所在。

    止戈剑势如破竹,贯注了我满满的愤恨,然而那虚影一般的女人居然伸出了手来,凭空一握。

    止戈剑被她给握住了。

    我感觉到一阵难受,下意识地操控着止戈剑回返,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止戈剑的联系。

    啊……

    我怒吼一声,从人群之中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冲出,然后朝着恋人茱丽叶快步冲去,而在另外一边,杂毛小道也越过人群,与我并行而走。

    两人的目标是统一的,那就是茱丽叶。

    似乎感受到了我们两人腾腾的杀气,茱丽叶冷冷一笑,说道:“死心不改,那就让你们瞧一瞧,神之下的最强者,到底是什么样的吧!”

    她头顶上的“嫉妒与阴谋之神”在一瞬之间,全部都钻入了她的天灵盖之上去,下一秒,止戈剑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铛!

    此女平伸止戈剑,硬生生地挡住了我和杂毛小道的联击。

    青蒙剑与雷罚,被止戈剑所阻挡。

    我的心中,生出了几分古怪的感觉来,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女人,居然挡得住我和杂毛小道的联击,然而事实却就摆在了面前。

    巨大的力量在一瞬之间撞击,面临着我和杂毛小道的斩击,茱丽叶纹丝不动,不过巨大的炁场殉爆却在同一时间,伴随着铿锵有力的撞击声中生成,恐怖的力量在她脚下蔓延,坚实的冰块也终于支撑不住了,随着蔓延几十米的蛛网状裂纹生出,轰然而碎。

    从止戈剑上传来了最为恐怖的力量,我和杂毛小道腾空而起,而对止戈剑有些不熟悉的茱丽叶猛然旋了一回剑,镇压住蠢蠢欲动的剑灵,然后也腾身而起。

    轰……

    她剩下将近半米厚的坚冰裂开之后,湖水如同喷泉一般涌出。

    铛、铛、铛、铛……

    一秒之间,我们交手了四五个回合,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终于知晓了茱丽叶为什么会有这般的胆识和底气。

    强!

    对方当真是强,就算是面对着我和杂毛小道两人的联手斩击,她也没有丝毫惊慌,不但如此,她甚至还能够反守为攻,将我和杂毛小道杀得手忙脚乱去。

    呼……

    在感受到了敌人的强大之时,杂毛小道收起了轻视之心,让我稍微抵挡,他则往后退去,而下一秒,他突然喊道:“陆言,西!”

    我听到这话语,往西边猛然一滚,却感觉到一阵凌厉至极的剑风声,从身边倏然而过。

    一道七彩虹光,几乎是贴着我的身子,落向了与我缠斗的茱丽叶。

    好快的剑。

    我的心中一阵狂跳,然而就是这般犀利的一剑,居然也落了空。

    虹光落空之后,继续向前十几米,方才停歇,却有一道纯黑色的空洞,在剑气消弭的地方出现,而在那里,我感受到了虚空的气息。

    虚空斩。

    杂毛小道的剑技,居然能够高强到破开虚空,然而即便如此,也没有办法拿下茱丽叶。

    这个让我之前有些轻瞧的女子,当真是变得强无敌。

    就在我震惊于那一剑斩破虚空的时候,止戈剑从一个诡异的角度钻了出来,若不是杂毛小道一把将我给扯开去,我差点儿就给那一剑捅了个对穿。

    当我给杂毛小道扯到地上,连续打了好几个滚儿的时候,杂毛小道开口了。

    他说不行,不能这样下去,陆言,给我护法。

    好。

    我从地上猛然翻了起来,手握青蒙剑,拦在了杂毛小道的跟前,而在百米之外,断裂冰层的另一端,元晦大师一人抵挡着无数冥狼和黑寡妇,又有十余个黑寡妇,特别是最前出现的g型猛女,已经凭借着绳索,朝着我们这边飞跃而来。

    而我面前不远处,还有一个敌住我和杂毛小道的茱丽叶。

    然而就是这样的情况,杂毛小道却表现出了对我满满的信任,对我说道:“给我几分钟时间。”

    说罢,他双手结印,开始往自己的身上拍打起来。

    茅山神打术。

    很显然,在瞧见茱丽叶身上那超脱凡人的力量时,杂毛小道知道凭借着我们的手段,对付这女人或许有些困难,既然如此,只能请神上身了。

    而在杂毛小道开始跳大神的时候,茱丽叶显然也是感受到了不对劲,厉声一吼,再一次朝着我们这边袭来。

    面对着茱丽叶,还是十来个黑寡妇,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一边是杂毛小道毫无保留的信任,而另外一边,则是汹涌如潮、前所未有的强大压力。

    怎么办?

    我的心焦躁不安,然而当茱丽叶冲到了我跟前来的时候,我却突然间进入了绝对的平静之中。

    何必怕?

    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

    我吐出一口浊气,九州鼎的力量在一瞬间遍布全身,再加上无数力量的集合,在此时此刻,全部都集结在了我的剑上。

    铛!

    我一剑挡住了茱丽叶的劈砍,然后猛然一下,将其荡开了去。

    而在那一瞬间,我的身体里,仿佛有某种开关被突然触开一般,一股气息开始疯狂喷出来。

    一个又一个的我,朝着外面冒出来,一个、两个、三个……

    一直到了三十多个,那翻涌而出的气息,依旧还没有能够停下来,而我的本体,已经和茱丽叶拼斗了十几个回合。

    青蒙剑在手,剑气纵横,而我的脑海里,却不断徘徊着一个声音。

    撒豆成兵。

    从来没有人修行成功的“道陵分身法”第五层境界“撒豆成兵”,居然在这个时候,莫名其妙地成了。

    而那些不断分裂出来的化身,也并非是鱼腩一般的存在,它们即便是远远不如我,但依靠着足够的数量,以及心意相通的优势,硬生生地挡住了那些疯狂袭来的黑寡妇,尽管不断有化身被斩杀,却又不断地有化身从我的身体里生出来,跃到下方的人群之中去。

    每一个,都是与我一般,状态巅峰,悍不畏死。

    当真是“撒豆成兵”!

    而就在我身上分出七八十个,有些乏力的时候,一股让我熟悉无比的气息,从我的身后浮现出来,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徒儿,你且退下,让为师来对付这域外妖魔!”

    <b>说:<b>

    让为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