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佛蛊联手,绝境边缘
    迎风一剑斩。

    在挥出长剑的那一刹那,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淋漓,就好像是便秘多时,却一下子就肠道通畅了一般,而当我回过身来的时候,才发现那魔头虽然被我拦腰斩断,却并没有死去。

    它腰间的断口处,生出了许多的黏液来,将上半身和下半身不断地连接在一起,然后开始蠕动。

    果然,作为一个被辛辛苦苦召唤出来的大杀器,还真的不会是那么好解决的。

    然而瞧着那洒落在冰面上的脑浆,以及那个冥狼中校临死的惨烈,我的心头却浮现出了一股说不出来的戾气。

    的确,你们的确是很强。

    黑寡妇的经历,简直就是对人性的一种拷问,在极端的痛苦之中,也许的确能够孕育出足够的力量来。

    但我始终认为,这个世界上,懂得尊重生命、尊重别人尊严的人,方才有资格站在强者的位置上。

    而如同你们这帮的人渣,终究是要被淘汰的。

    去死吧,你们这帮渣渣。

    啊……

    我朝天一声怒吼,紧紧抓着手中的青蒙剑,猛然回头,走到了那开始逐渐凝聚到一起的魔头跟前来,再一次出剑。

    这一次的剑法,比一剑斩要凌厉许多。

    没有太多的说法和名头,用劲和角度,我借鉴的是一剑斩,不过这一次挥出的频率多了一些。

    长剑频频,在极为短暂的时间里,我斩出了上百下。

    每一下,青蒙剑都会以一种快如闪电的速度,掠过那魔头的身体各处,头、手脚四肢,还有身体,我竭尽所能地斩出手中长剑,务必要让这家伙陷入难以回复的境地。

    而在没有将身体两截重新黏在一起之前,那魔头对我的抵抗力并不算强,总会中剑。

    所以它的生命力就算是再顽强,也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儿意思。

    不过没有等我找到魔头的致命之处,那帮黑寡妇们已经如丧考妣一般地冲了上来。

    这些女人们将头上的黑色面纱扔开之后,露出了千姿百态的面容来,我的余光一扫,能够瞧见她们的族群不一,有的是柔和婉约的东方面孔,有的五官则立体明丽许多,以我多年看片儿的经验来看,这里面有日韩的、欧美的、中东的、南美的、印度的,甚至还有两个黑珍珠。

    来自的地方各不一样,但相同的,是让人惊叹的美貌,尽管称不上是绝世美女,但这里的大部分,都能够去参加世界小姐的选美比赛而不落下风了。

    天知道这么多的美女,为什么不安心享受着青春逼人的安逸,而是出现在了这里,一脸愤慨,直面生死呢?

    我不知道,却能够感受得到她们那活力满满的身体里面,有着许多让人为之敬畏的力量。

    茱丽叶显然并没有说谎,这些黑寡妇,每一个人,都如同开挂一般,强得厉害。

    先前她们在于冥狼的交锋之中就已经稳稳压制,而此刻冥狼全部都被控制住了心神,无法抵抗,她们朝着我狂涌而来的时候,更是显露出了十足的战斗力来。

    当我斩出一百零一剑的时候,已经有人冲到了我的身后。

    止戈剑倏然出现,挡在了我的身后。

    铛!

    黑寡妇们用的,是一种比长剑短半截的利刃,前段是圆锥形的尖锐利刺,后面半截,则是连接绳索的把柄她们就是凭借着这金属尼龙的绳索,在空间中上蹿下跳,飞来飞去的。

    我挡住这直扎后心的一刺,缓缓回过头来,看着对方。

    那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孩,有着一头如瀑的金色长发,洋娃娃一般的精致脸容、大海一般深蓝的双眸,让人感觉她好像是童话世界里面走出来的白雪公主,唯有胸口的巍峨不太合时宜,但对于许多男人来说,这般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女子,实在是梦寐以求的恋爱对象。

    很难想象,在她的身上,会发生那般残酷的事情,将她们的身心和意志,都给摧残了去。

    我与对方的双眼对上,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怨毒浮现出现,就好像给毒蝎子扎了一下般,心中一阵火辣辣的疼。

    如果是寻常人,与这般美丽的女子交手,说不定会下意识地生出怜香惜玉的心思来,不自觉地放水。

    然而我一是知道这些黑寡妇的凶戾,二来刚才还吃过大亏。

    刚才茱丽叶将手伸进我的胸口,紧紧攥住我心脏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我如何能够作死一般地生出什么柔情蜜意呢?

    我的心冰冷如铁。

    止戈剑陡然一震,将那金发小妞给猛然震开,紧接着我猛然回身,再一次斩杀地上已经变成一段黑气的魔头。

    袭击又至,黑寡妇们如同疯狂了一般,不断朝着我飞射而来,那种圆锥形的尖刃,如雨瀑一般拍打。

    我却没有太多的心思,青蒙剑一转,将无数攻击全部卸去,然后右手握着止戈剑。

    我在这个时候,已经将活生生的魔头斩成了肉泥,那玩意甚至都化作了黑雾,却还充满了汹涌澎湃的活力,仿佛只要我一停手,它就能够再一次凝聚回来,成为刚才那凶神恶煞的模样一般。

    我没有能够找到对方的弱点,没有能够一击必杀。

    所以我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止戈剑上。

    没有太多的犹豫,止戈剑在稍微的停顿之后,一股混合着雷光的真龙之气,喷薄而出,化作了一头张牙舞爪的小金龙,扑向了前方的黑气之中去。

    而这一刻,原本如同牛皮糖一般的黑气,就仿佛热油扑到了积雪之上一般,终于有了反应。

    无数的黑气凝聚出来,开始死死包裹着那条小金龙,仿佛要将其掩盖住。

    然而那小金龙可是止戈剑的剑灵、剑气凝结,如何能够罢休?

    当下也是一场龙争虎斗。

    而我则围着这一处小小的战场,抵挡着那些疯狂了一般的黑寡妇们,让她们没有办法介入其中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与茱丽叶缠斗的元晦大师又神奇地出现,来了一次助攻。

    一口紫金钵盂出现在了战场的两米之上,一连串的佛家秘文洒落下来,钉在了周遭,紧接着我听到元晦大师开口说道:“陆言小友,收!”

    我对于老和尚十分信任,他这般一说,我立刻将止戈剑收剑入鞘。

    小金龙消失,而黑气却全数被吸进了紫金钵盂之中去。

    啊、啊……

    我身边传来了无数尖锐至极的叫声,震得我耳膜都快要破掉一样,那是无数黑寡妇发自肺腑的惨叫。

    她们拼尽全力召唤出来的“神”,却落了个被人收了的下场。

    而就在此时,突然间我听到冰面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抬头一看,却见那些原本僵直不动的冥狼,居然活了过来。

    一开始我还有几分欣喜,然而随后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他们朝着这边冲来,但杀气笼罩的对象,却是我。

    这是……怎么回事?

    唰!

    当长刀掠过我的身边,差点儿就斩中我的那一刻,我下意识地抬头望了过去。

    在那一刻,我再一次瞧见了茱丽叶。

    以及她身后那悬浮于半空的女人。

    我明白了。

    和之前我们预料的结果是一样的,冥狼部队的士兵为了接受基因改造,最大限度的压抑住了自己的人性,这样子虽然让他们从一个普通的军人变成了一流的高手,其中的佼佼者甚至还能够让我都有些诧异,但也使得他们的心神更加脆弱,很容易受人控制。

    在此刻的领队惨死之后,他们失去了控制着,而那“嫉妒和阴谋之神”趁虚而入,使得掌控权一下子就转移了去。

    这……

    瞧见那些朝着我这儿汹涌奔来的冥狼,我顿时就是一阵蛋疼。

    还中流砥柱呢,这不是给敌人增添实力么?

    我握着手中的青蒙剑,正犹豫着是不是要留手呢,就听到身边传来一声低喊:“走!”

    元晦大师冲到了我的跟前,猛然将我一拽,然后对我说道:“老衲来挡住这帮家伙,你往望月岛的方向去,别停留。”

    啊?

    听到元晦大师的话语,我下意识地为之一愣,有点儿犹豫,说这怎么行?

    元晦大师这个时候也是发了狠,堂堂佛门高僧也管不得下手轻重,他以莫大的力量,将一个突刺而来的黑寡妇给绊倒,然后禅杖猛然一顿,却将那黑寡妇的脑袋砸出一个大窟窿来。

    他猛然回头,盯着我,说陆言,你放心,我不会死,但后面的事情,我可能帮不上忙了……但你能!

    他说得无比决绝,让我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

    我能够感受得到,他说自己不会死,但已经生存死志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茱丽叶恨意勃发的声音陡然传来:“想走?哼哼,你们一个都走不了,都给我死在这里吧!”

    话语刚落,突然间不远处传来一阵玻璃破碎之声,紧接着有一人由远而近,冲到了这边来,瞧见这混乱的场面,顿时就是哈哈一阵笑:“我的天,好多美女啊,这是要干嘛呢?海天盛筵?”

    <b>说:<b>

    走走走,都送到天上人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