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九州鼎固心,魔头定冥狼
    这种痛,不是心灵上的痛,而是身体上的。

    就在我刚才一恍惚的时候,茱丽叶居然将手伸进了我的胸口处,将我噗通直跳的心脏给捏住了。

    不知不觉,这才是最可怕的。

    在某一时刻,我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往下沉落下去,变得无比黑暗,自己也仿佛要朝着深渊滑落,然而下一秒,一股力量破空而来,注入到了我的身体里来。

    脆弱无比的心脏,在这一刻,变得如此坚韧。

    那里面,有满满的力量在加持着。

    九州鼎。

    当力量充斥在我身体里面的时候,即便是我胸口被人破开,心脏都给这个失去了情侣的女人捏住,我居然也没有任何的惊恐,微笑面对着跟前这女人,一字一句地说道:“很不错,难怪你的排名,会比死神还要高,这里面倒也不是一点儿道理都没有!”

    茱丽叶抬起头来,脸上唯一露出来的双眼与我对视,冷冷说道:“你知道么?我只要手一捏,你就死了。”

    我嘴角一挑,说是么?

    轻薄黑纱之下的茱丽叶咬牙切齿,说你还真的是嘴硬啊本来有千般话语要奚落于你,但是瞧见你此刻的蠢样,突然间,我就没有了兴趣,去死吧,千面人屠。

    她的右手猛然一捏,五指之间,传来了巨大的力量。

    面对着这样的危机,我显得十分平静。

    我静静地看着她,带着怜悯。

    几秒钟之后,茱丽叶一脸错愕地抬头望我,说怎么回事?

    我平静地说道:“你看,你到底还是不行。”

    啊……

    力量在这一刻,终于陡然爆发了,澎湃汹涌的力量从心脏之间陡然传来,而我的右手也没有再停滞,青蒙剑往回一收,然后朝着面前这女人陡然一刺。

    感受到我身上冒出来的腾腾杀气,茱丽叶尝试着将我的心脏猛然拉拽出胸口去,结果给九州鼎的力量死死缠住,拔脱不得,终于在剑锋抵达之前放弃了,朝着后方猛然一跃,避开了我的这一剑。

    当茱丽叶撤离的那一瞬间,九州鼎的力量也绷到了极致,一股剧痛就从我的胸口迅速蔓延而来。

    我咬着牙,往后退了两步,用大易容术的手段,将相关部位给迅速恢复。

    就在我往后退开的瞬间,冥狼快步上前,帮我遮挡。

    我回到阵中,脸色有些惨白,胸口一片湿漉漉的鲜血,疼痛迅速传递而来。

    几秒钟之后,我将那灼心一般的疼痛给强行压制下去,瞧见回过神来的茱丽叶再一次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来,而她的身后,那个身穿华服的妖艳女子,开始吟诵起了轻松欢快的曲子来。

    这种曲子是某种古怪的语言,我听不懂,但调却不错。

    但我知晓,刚才自己之所以失神一愣,给茱丽叶找到机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那妖艳女子,也就是所谓的“嫉妒和阴谋之神”的功劳,如果我真的沉迷进去,只怕又会再一次上演刚才的一幕。

    刚才我凭借着九州鼎的力量,死里逃生,但下一次,只怕就未必了。

    我强行镇定心神,不让自己被那巨大的投影给迷惑,而另一边,中校带领的冥狼,在这个时候也爆发出了巨大的战斗力来。

    如果是正常的修行者,只怕还会被那种超脱凡俗的魅惑之术影响,如我刚才一般,发挥不出太多的力量来,但冥狼正是因为本身的特质,使得这些战士们并不畏惧任何的幻术,手持制式长刀,前进后退,一板一眼,稳扎稳打地定住阵脚,并没有被茱丽叶口中那吹得飞起的黑寡妇团突破。

    而元晦大师快步走到了我的身边来,对我说道:“你怎么样?”

    刚才那一幕,许多人都瞧见了。

    当茱丽叶将手伸进我的胸口,将我的心脏拽住的时候,估计是没有一个人认为我能够活下来。

    这简直就是一场奇迹,不过即便是元晦大师,也不敢相信此时的我还有什么战斗力。

    瞧见他一脸担心的模样,我深吸了一口气,说没事。

    元晦大师说你别勉强。

    我说不是勉强,我可以的。

    元晦大师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一脸黯淡地看着不远处散发着恐怖神威的茱丽叶,以及凭借着钢索满天乱飞的黑寡妇,叹了一口气,说我们终究还是太傲慢了,总觉得天朝上国,实力冠绝天下,此刻方才发现,人家在这个末法时代,居然连新神都弄出来了……

    我听着他的语气,有着几分颓丧之感,显然并不认为我们能够渡过此劫。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给我几分钟,我可以的。”

    我没有说太多,直接盘腿坐下,开始运气,用大易容术将自己刚才受到的创伤给迅速弥补,而在此时,元晦大师却道了一声佛号,然后缓缓向前走去。

    他每走一步,脚下都会在冰面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一步一步,没多一会儿,他已经越过了冥狼,走到了外面来,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些漫天飞舞的黑寡妇突然间将遮在脸上的面纱陡然一扯,露出了无数绝美的面容来,然后没有再进攻,而是跳起了曼妙多姿、性感迷醉的舞蹈来。

    一开始我还以为这是在迷惑冥狼,然而过了几秒钟,我方才发现,她们仿佛是在做着某种仪式。

    这种手段,类似于我们所熟悉的跳大神。

    元晦大师已经和茱丽叶交上了手来,那位自称神灵之下的最强者面对着跟前这个老态龙钟的和尚,依旧还是想要采用刚才的手段,想要通过迷幻术,来镇住对方,然后再一击毙命。

    但让她失望的,是元晦大师的心志,显然是坚定许多。

    老和尚青灯木鱼近百年,哪里能够使她所能够撼动得了的,所以一时之间,两人你来我往,一个佛门金身,一个宛如鬼魅,倒也是旗鼓相当。

    而另外一边,冥狼开始出击,除了两人留守在我身边之外,其余的人在中校的带领下,向那一伙“跳大神”的黑寡妇全力出击。

    中校显然是感觉到了不对劲,想要阻止这帮女人的行动。

    然而占据着天时地利的黑寡妇们,对于一切的计算都是精准无比的,当这些莽汉子即将冲到跟前的时候,她们的动作却陡然停止了,从她们那宛如熟透了的红樱桃嘴唇之中,吐出了无数的黑气来。

    黑气萦绕,头顶的天空上,黄雾也开始如同漩涡一般,露出了一个孔眼来。

    孔眼之中,却有一道光落到了黑气之上。

    紧接着,翻涌不定的黑气开始凝结,最后却是形成了一个身高一丈,身材异常完美的男人来。

    男人浑身都是坚硬如大理石一般的肌肉,身体健硕无比,就如同古希腊的雕塑一般完美,唯独与人类所不同的,是异于常人的身高,以及脑袋之上,顶着一对古怪的牛角,还有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魔气,阴煞吓人。

    她们居然通过仪式,召唤出了一头恶魔来?

    这,是恶魔吧?

    眼看着双方即将碰撞到了一起的时候,那被黑寡妇们召唤出来的恶魔怒声一吼,紧接着摸出了一根大棒子来,往冰面上一顿。

    黑寡妇们众星捧月,纷纷往冰面拍去,而那弥漫的黑气,也顿时就顺着裂开的冰面扩散而去,逐渐注入到了所有的冥狼战士身上去。

    冲锋的冥狼,除了中校一人,其余人都停下了脚步,如同木偶一般,一动也不动。

    中校挡枪匹马地冲到了跟前,这才发现不对,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想要招呼身边兄弟,结果却给那魔头猛然一进,一把抓住了他的双手。

    魔头猛然一分,中校就在那一瞬间,双手都给扯断。

    啊……

    中校痛苦地嘶吼着,而下一秒,喊声戛然而止。

    魔头一拳将他的脑袋砸碎,然后握着那半颗头颅,将里面的脑浆往嘴里倒去。

    杀人如鸡。

    守在我身边的那两个冥狼瞧见,喉咙里发出了嘶吼,也朝着那边冲去,结果没跑几步,也与自己的其他同伴一样,都停住了脚步。

    我盘腿而坐,感觉到那黑色的气息顺着冰面,朝着我的身上蔓延而来,如同游蛇一般。

    这些,就是控制那些冥狼的手段吧?

    魔气?

    我任凭那些魔气将我全身都给覆盖,全心全意地用大易容术修复体内的创口。

    阴寒将我不断吞没,甚至都快要遮蔽我的双眼,而那魔头显然也看得出来我对它的控制有一定的抵御,没有任何犹豫地大踏步,朝着我这边飞速而来。

    那家伙凶残无比,一边奔跑,一边将中校的半边脑壳猛然一捏,往嘴里扔了进去,三两下就嚼碎。

    呼……

    巨大的棒子,带着尖厉的破风声,朝着我的脑袋砸了过来,而这个时候,我终于修补好了破碎的心脉,抓起地上的青蒙剑,朝前猛然一跃。

    青蒙剑与对方那魔气腾腾的大棒子差之毫厘地越过。

    唰!

    我出现在了那魔头的两米之外,保持着双手握剑的姿势,而那个被黑寡妇们用离奇仪式召唤而来的魔头,在又跑了几步之后,化作了两截。

    上半身轰然跌在了地上,而下半身,还在往前奔跑。

    一剑斩。

    <b>说:<b>

    呜、哇&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