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佛门狮吼,金身罗汉
    莎乐美,这个被我一直当做是来打酱油的基督公主,在这个关键时刻,终于发挥出了让人为之惊叹的一面来。

    原本动荡不休的湖面,被迅速来袭的冰寒之意给冻结,我下意识地往她的方向望去,却见她的双手之上,有一颗碧绿色、如心脏一般跳动的东西,那玩意散发着冷冷的光,然后陡然一亮,朝着远处不断蔓延而去。

    所过之处,冰层覆盖。

    一开始的冰层并不算厚,有的食人凶鱼甚至还能够凭借着蛮力将其撞破,腾于半空之中。

    然而几息之间,那冰层已经冻得梆硬,完全穿不透。

    我感觉到脚下的冰层不断传来邦、邦的撞击声,却没有半分震动,这说明它已经厚到了一定的程度。

    莎乐美的凝水成冰,完美地解决了众人的行动问题,我心中激动,手持双剑,深吸了一口变得寒冷的空气,然后猛然向前冲去,紧接着青蒙剑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向前斩去。

    让你们瞧一瞧,一剑神王的威力。

    唰!

    两个巍峨的身影从我的身后浮现而出,精神与意志陡然凝结在了一起,紧接着所有的力量汇聚到了剑刃之上,将那凌厉无比的剑气逼向了前方。

    一声炸响过后,面前十几米的距离,没有一个能够站立下来的亡魂怪物。

    只一剑,就斩杀了超过三十多头,这样的数目让我感觉到一阵难以言叙的畅快淋漓,身体里隐藏的暴力因子仿佛一下子就觉醒了似的,长剑在手,天下我有,我踩着那些还未消亡的尸体,如同君主巡视自己土地一般,快步走过,一阵冲杀,来来往往,却是没有一合之将。

    这样的畅快淋漓让我浑身的血脉偾张,浑身有着说不完的劲儿,下意识地又将止戈剑飞起,朝着那些悍不畏死冲来的亡魂怪物继续斩杀了去。

    不知道斩杀了多久,突然之间,我听到身后传来屈胖三的喊声:“别乱走,朝我集中,朝我集中……”

    啊?

    听到屈胖三的喊声,我这才从厮杀之中回过神来,猛然回头一看,却发现周遭虽然还是数之不尽的亡魂怪物,湖面冻成霜,大地一片苍茫,然而与我并肩而战的人却再也瞧之不见。

    除了敌人,我没有瞧见一个同伴。

    屈胖三的呼声也嘎然消失。

    怎么回事?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有点儿措手不及,没想到自己一个激动,居然就变成了这副模样,下意识地往回厮杀,结果冲杀一阵,依旧没有见到自己的同伴。

    “屈胖三,屈胖三……”

    我一剑挑飞悍不畏死、持矛冲来的亡魂怪物,大声的叫喊着,然而除了我自己的回声之外,却什么也听不到。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回声?

    这湖面这般宽阔,怎么会有回声呢?

    一边应付着纷纷扑上来的敌人,我一边思索着,突然间感觉寒意上升,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诛仙剑阵,难道真的只是阵外那导弹也轰不破的黄雾么?

    不,阵中的诸多布置和杀阵,方才是真正的杀招。

    我入阵了!

    回过神来的我顿时就感觉到心中拔凉,不过没有多久,突然间我听到有人在叫我名字:“陆言施主,陆言施主……”

    啊?

    我听到声音,腾然一起,借助着前方的亡魂怪物肩头,一跳几米高,然后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却瞧见有一队人马朝着我的方向杀了过来。

    仔细一看,这队人马却是二十来个冥狼,再加上身穿袈裟、手拿禅杖的元晦大师。

    我瞧见有同伴,开始朝着他们那边汇合过去。

    走近一些,我瞧见那个熟悉的中校居然也在队伍之中。

    双方汇聚一块,我开口问道:“其他人呢?”

    元晦大师叹了一口气,说果真不愧是天道第一杀阵,刚才旌旗一卷,阴风处处,阵正走移,顿时分作黄道十二宫,化分周遭,贫僧稍微不留神,却与大部队给分割开了去……

    啊?

    我说我怎么没有注意?

    元晦大师指着周围,说这阵中有能够影响人情绪的手段和幻境,你刚才恐怕是厮杀过度,忘记了本我,所以一恍惚之间,就脱离了大部队。

    幻境?

    元晦大师的话语让我倏然一惊,下意识地眯眼打量着对方,以及他身边的这些人,生怕也是那诛仙幻境,造化产物。

    不过认真凝视之下,对方真实无比,让我有些诧异。

    元晦大师瞧见我这般作态,不由得苦笑,说它大阵就算是再厉害,也没有办法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我说现在怎么办?

    元晦大师瞧着身边这些挥刀抵挡那些亡魂怪物攻击的冥狼战士,说既入阵中,唯有前行,想办法与大家尽量汇合,否则只怕是死无葬身之地,贫僧略懂一些法阵韬略,能够勉为带路,不过还请你帮忙招呼众人,不要被各个击破,留下性命去。

    我说尽力。

    元晦大师越众而出,面对着无数汹涌上前的亡魂怪物,口中念念有词,过了十几秒钟之后,他突然将脖子上面的佛珠取下,猛然扯碎,往前猛然一抛。

    那佛珠串子散落空中,被元晦大师猛然一掌拍去,却有如洪钟大吕一般,轰然一下,居然幻化成了三十六个金光闪闪的罗汉来。

    这些金身罗汉落地之后,手持鎏金长棍,纷纷起舞,结阵以待,抵挡住这些看似源源不断的玩意儿。

    而稳住阵脚之后,元晦大师并不停手,而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这一口气吸得疯狂,就连离他五米之外的我,都感觉空气在一瞬间变得稀薄起来,好像上了高原一样。

    紧接着,元晦大师骑马蹲裆步,将镀金禅杖往冰面上猛然一顿,然后猛然开口喝道:“嗡!嘛!呢!呗!咪!吽!”

    每一个字,他都会结出一个法印来。

    六个法印从他的手中之中浮现,凝聚于半空之中,每一面都有四五丈高,将周遭护翼住,而他每开口说出一颗字,都有如河东狮吼一般,震耳欲聋的雷鸣声轰然响起,所过之处,奔马狂雷一般,那些亡魂怪物纷纷溃散,化作灰烬而去。

    嗡、嗡、嗡……

    我感觉整个人都有点儿懵,耳膜嗡嗡响,而脚下的厚厚冰层,在这个时候,都有点儿要裂开的样子。

    佛门狮吼功。

    好手段!

    果然不愧是当今佛门第一人,这位白马寺的大能一出手,原本闹哄哄的场面一下子静寂无声,我从轰鸣之中回过神来,朝着周围望了过去,却瞧见四周的亡魂怪物全部都化作了白色浆液,如同冬雪瞧见了烈阳,全部都融化了去,没有一个能够存活下来。

    好强!

    我深吸了一口气,而这个时候,那位中校稳定住身边的战友之后,也跑了过来,朝着我和元晦大师行礼,说两位大师,接下来该怎么办?

    大师?

    我被中校的话语说得有些耳热,而元晦大师在这危急时刻,也没有太多的客气,将刚才与我说的话语再说了一遍之后,冷着脸说道:“大家小心了,一入阵中,危险重重,守阵者将我们分割开来,就是为了各个击破,我们这儿人少,只怕会成为重点的集火对象。”

    中校一愣,说人少?我们这儿可有二十多个兄弟,个个都是棒小伙。

    听到他这句话,元晦大师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很显然,他并不认可冥狼的战斗力。

    这些超级战士在许多人的眼里,简直就是神兵利器,仿佛有一统江湖的趋势,但是在真正的高手眼中,到底还是弱了一些。

    不过元晦大师为人中庸平和,倒也不去点破。

    他认真看了我一眼,说陆施主,你有什么好主意?

    我看着周围的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指着前方,说往前走,应该能够走到望月岛吧?

    元晦大师看了一下我手指的方向,点头,说对,理论上是。

    我说那走吧,敌人实力很强,但这儿终究还是我们的主场,他们不可能每一路都埋伏重兵,而若是有重兵守着我们,别的路压力说不定就会少许多。

    元晦大师看了我一眼,说好,如此就走吧。

    他手一挥,那三十六个金身罗汉抬腿而行,围着我们这一群人,凭空悬浮而走,而其余人也在元晦大师的率领下,向前走去。

    如此行了一刻钟左右,周遭一片平静,视线虽然平坦,但百米之外,迷雾笼罩,看不出端倪来。

    中校十分负责,前后游走,一边用口哨吹着某种音律,一边回过头来与我们交流。

    我瞧见那些面无表情的冥狼,心头有些憋得慌。

    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间元晦大师的脚步陡然一停,紧接着脸色数变,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而与此同时,那用念珠所化的三十六位金身罗汉,也在下一秒悉数崩溃,化作了星辰点点,然后了无踪迹。

    我心头狂跳,左右一打量,却听到左边的方向,传来了一声恨意满满的话语声:“想不到吧,你还是落到了我的手里来。”

    我抬头一看,却见一对大长腿,从浓雾之中缓缓走了出来。

    <b>说:<b>

    大长腿来了,厮杀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