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这阵中,腾腾黄雾,艳艳金光,无数从那巨大水怪脓疱中生出来的乳白色怪物以鳞甲为盾,以硬毛为矛,落在水面上,挤挤如潮,汹涌无端,结阵以待,平添无尽肃杀之气,竟不知有成千上万个,而船只之下的水面,也有无数食人凶鱼越出水面,展露出了它们凶悍的利齿。

    一瞬之间,阵里阵外,两般天地,不同景色。

    面对着那数之不尽的食人凶鱼,我们并无俱色,大家各持法器,如同拍棒球一般,将其挨个儿拍飞,然而船行阵中,动力缺失,唯有划桨,结果木桨入水,却全部都给那食人凶鱼咬住。

    这些小畜生别看个头不大,嘴牙却是尖利得很,没多一会儿,那木桨都给咬断了去,只剩下一小截来,根本无法前行。

    我们这边前路受阻,后面的冥狼却越过了我们。

    他们的冲锋舟虽然同样也没有了动力,但合金船桨并不惧怕那些食人凶鱼的噬咬,没一会儿就越过我们,直面那汹涌袭来的白色怪物。

    还是老规矩,以冥狼为代表的超级战士们习惯了现代战争的一切,甭管敌人有多少,在最开端的时候,直接构建了火力交叉的区域。

    自动武器与重火力在瞬间倾泻出去。

    哒、哒、哒,哒、哒、哒……

    密集的枪炮声瞬间响起,我们瞧见那子弹从十几艘冲锋艇中打出去,落到前方。

    然而让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那些子弹的确将奶白色的怪物打得一阵颤抖,爆成了破筛子,然而却并没有击杀任何一头,除非是被炮弹集中,炸成了一团浓浆之外,其余的都在那密集的弹幕之中存留了下来,而更多的凭借着那鳞甲盾,居然将现代火器的子弹都给挡住了去。

    只是稍微地一停顿,那些如同人型一般的东西又潮水一般地冲了过来。

    漫山遍野。

    当瞧见枪弹无用的时候,冥狼们没有太多的惊慌,直接将手中的现代热武器给扔下,拔出了制式长刀来。

    他们高举着手中的长刀,喊着同样的口号,迎上了这些古怪的玩意。

    我瞧见在最前面的,有冥狼的那位上校,还有刚才发号施令的徐将军,他们面对着这些未知的一切,没有半分恐惧感。

    瞧见这一切,我心头不由得涌起了几分敬佩之意。

    虽然对于冥狼这样的部队颇有微词,但我的心中很清楚,这些士兵,每一个人,都是绝对的爱国者。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可爱的,也是可敬的。

    愿意为了自己心中的信仰和理想,奉献出自己的身体和青春,这种事情换做是我,可是绝对做不到。

    想到这里,我们也没有再等待了。

    一剑拍飞了腾然而起的食人凶鱼,我深吸了一口气,抓着早已准备好的一块木板,猛然甩向了前方。

    木板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撞向了前方汹涌袭来的敌人群中。

    我没有任何犹豫,腾空而起,比那木板更快地飞跃,先一步落到了水面上,脚在木板上一借力,然后双剑拔出,与这些乳白色的怪物拼斗起来。

    论个头,这些东西从一米六到两米不等,高高低低,与人一般,有手有脚,只是没有面目。

    长剑斩落其上,就仿佛斩到了棉花一般,一掠而过,化作了两半去。

    唯有落在鳞甲盾牌上时,方才能够感受到丝毫的抵抗之力。

    对于这样的敌人,我简直是摧枯拉朽,没有任何的障碍,然而没有等我有太多的大意,就感觉到几分说不出来的凌厉。

    那些从巨大水怪体表上拔出来的坚硬黑毛,此刻变作了武器,猛然刺来的时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森寒。

    我挥剑抵挡的时候,居然有四溅的火花射出。

    而随后,在前方空空荡荡、迷雾遮挡的天空中,有杀气森森,阴风飒飒,紧接着有歌声传递而来:“兵戈剑戈,怎脱诛仙祸;情魔意魔,反起无明火。今日难过,死生在我。修行界招灾惹祸,穿心宝锁,回头才知往事讹。咫尺起风波。这番怎逃躲。自倚方能,早晚遭折挫!”

    歌声方罢,眼前的景色一阵摇晃,仿佛被隔成了无数空间,紧接着一阵清风吹来,那些乳白色的怪物身体开始不断冒出漆黑的脓疱,然后发出了痛苦的嗷嗷叫声。

    几秒钟之后,它们的头上居然露出了狰狞的面容来,有男的、有女的,有老有少,没一双眼睛都透露着凶戾无定的红芒。

    瞧见这些,我的心头一阵狂跳。

    同样的眼神,我曾经在鲁东大地上瞧见过,邪灵教小佛爷当初打开鬼门关,放出冤魂无数,精挑细选,除了凝炼小蝶之外,其余的厉魄,却是放到了此处来。

    这些仿佛有了神志的人形怪物不但有了面容,而且浑身变得漆黑,战斗力陡然上了一个档次,凶猛如野兽,朝着我们这边猛然冲来。

    一瞬间,刀山剑影,无处不在。

    我踩在一块木板上面,行动不便,努力应付着周遭攻击,虽然不至于手忙脚乱,但多少也有一些忙碌,而随后这些玩意却是越过了我,冲向了我的身后去。

    我这边双剑合璧,奋力斩杀,而身后的众人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首当其冲的并不是冥狼部队,而是相继飞跃而出的左道集团。

    最先冲出的人是我,而随后杂毛小道当仁不让,一把雷罚,单枪匹马,所过之处,无数身影飞腾,或者斩落两截,或者化作碎片,杀到兴起处,却是一记虚空斩,雷霆乍鸣,轰隆而响,半空中浮现出一道纯黑色的裂缝,让人胆战心惊。

    又有曾被列入第二届天下十大高手的符钧,此君单手一剑,稳重如山,带着三位茅山长老,四人结阵,道袍飘飘,衣袂飞舞,出手之间,稳如泰山,毫无纰漏。

    又有河东散人屈胖三,青云图覆头,新罗婢环身,量天尺在右手,三昧真火在左手,所过之处,一阵哀嚎遍野,无人可存留。

    又有朵朵、小妖与包子,形成了小萝莉同盟。

    三个小美女按理说并不应该参与进这滔天杀阵之中,留在阵外等待,方才是最好的选择,然而她们却是巾帼不让须眉,拒绝了杂毛小道等人的劝阻,执意随行。

    而她们的坚持,并非是没有道理,此刻那朵朵悬浮于空,身上散发着浓郁的佛光,足下生莲,周遭都是让人惊诧的檀香,每一掌拍出,都有无边佛力,消减无数凶戾,那效果远比在场任何人都要强力。

    而小妖则简单许多,这位浴火重生的小娘子俏立于湖面之上,且不管那不断越出水面的食人凶鱼,口吐法咒,却又无数水草从湖底疯狂蔓延而上,却是结成了上百平米的“陆地”来。

    没有一个亡魂凶物能够冲到她跟前,因为只要靠近她十米之内,不然就会被无数水草藤蔓给直接扯入水下去。

    而一脸婴儿肥的包子也并不是小萝莉联盟的短板。

    多年未见,她已经从一个可爱包子脸儿童,长成了一个可爱包子脸少女,出身于茅山世家的她手握着一把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的桃木剑,中规中矩地在小妖旁边舞着剑。

    随着她的起舞,却又一团又一团的清气凭空出现,然后化作了人形,总共八人,连接成阵。

    随后那八人向前冲去,如同轰隆隆开启的坦克,所过之处,一片碾压。

    我隐隐感觉到她身上有两股气息。

    一种是运用了王钊的理论,凝聚观想出来的真龙之气,而另外一种,则与屈胖三的气息又有几分契合。

    总之一句话,天知道这包子脸女孩到底隐藏着怎样的实力?

    长江后浪推前浪。

    除了她们,也有人不会让前人独领风骚,又有ki,腾空而起,长翼而过,如暴风狂卷,就算是加强过的亡魂怪物,也无法抵挡住他的一击。

    又有莎乐美,这位来自南极的基督公主,双手一招,却又绿油油的冰锥浮现,随手一挥,便是暴风骤雨。

    还有无数人……

    能够跻身其中的人,哪一个不是强者,就算是那些亡魂怪物被剑阵加强,在寻常人眼中变得十分难缠,甚至可怖,但终究还是抵不过我们的手段。

    唯一让人头疼的,大概是两点,一是敌人源源不断,一望无际,二是我们此刻,身处于湖面之上,下方又有食人凶鱼,行动不便。

    我奋力拼杀着,而突然之间,脚下一阵翻涌,却瞧见身后无数船只被某种力量重重一顶,腾空而起。

    眼看着就要落在水下,被那食人凶鱼围殴,突然间我听到一声厉喝。

    那声音来自于莎乐美。

    却见她浑身一阵淡芒浮动,双手往那波涛不定的湖面猛然一按,却有冰寒之意,陡然蔓延而来,几秒钟之后,我的目光所及之处,居然全数都冻成了冰层,阵阵森寒,从脚下传递而来。

    她,居然凭借着一己之力,将这一大片的湖面,冻结成了冰层?

    瞧见这情况,我不由得一阵骇然。

    原来莎乐美被先知派来,并不仅仅只是打酱油的啊?

    <b>说:<b>

    没有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