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身死化阵,名曰诛仙
    杂毛小道赶到了。

    听到这熟悉的咒诀声,我就知道此时此刻,并非是我一个人在战斗,随着时间的流逝,被ki通知到的高手们已经逐渐赶到了战场,而此刻出手的,便正是茅山宗掌教真人萧克明。

    身处于十一人结阵中心的我,听到这咒诀声,犹豫了一下,几乎是遵循于本能地一同持咒。

    “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轰……

    两人相隔很远,远到我甚至都无法感觉到杂毛小道的存在,然而两人却又很近,随着咒诀的出现,两人几乎在一瞬间就进入了同步状态,当咒诀的最后一字落下时,平育贾奕天剑主已经将我的化身悉数斩碎,没有一人得以存留下来。

    不过这个时候,我已经将青蒙剑朝着天空指去。

    与青蒙剑一起的,还有被御剑术操控的止戈剑,它出现在了更高的半空中,吸引着雷光。

    尽管相隔甚远,但双人增益的效果,我们早就在茶荏巴错的时候,就已经有过尝试。

    那感觉,美滋滋。

    我拼着化身都给平育贾奕天剑主全部击杀的痛苦,咬着牙,将神剑引雷术持咒结束,当漫天狂雷在半空中出现,点亮了整个天空之时,那种掌控一切的感觉,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上来。

    雷、雷、雷这世间至阳至刚的力量所在,并不是凡人所能够理解的。

    而雷法,则是道法最巅峰的状态表现。

    漫天的狂雷化作无数电网,依照着我的意志,落了下来。

    这一刻,杂毛小道并没有擅自主张地夺取主动权,然而是任由我来施展。

    因为此时此刻的我,正身处于敌人的最核心。

    只有我最能够懂得敌人的弱点所在。

    天雷轰击。

    眼看着平育贾奕天剑主将我的化身击碎,然后积蓄了千般力量陡然刺来,我也将手中的青蒙剑陡然斩下。

    铛!

    雷光未至,但此时此刻的我并非是没有任何的手段,青蒙剑没有用上太多的剑道,结结实实地与平育贾奕天剑主手中金剑碰撞一起,而下一秒,漫天狂雷轰击下来,重重地砸在了我身下的那头恐怖水怪长达百丈的身上,也落在了我与平育贾奕天剑主交击之处。

    在那一刻,整个世界的绚烂,仿佛都集中在了一点。

    嗷呜……

    一声发自灵魂的吼叫从脚下传来,却是那头被琵琶声弄得有些笨重而麻木的水怪发出了嘶吼,而与此同时,平育贾奕天剑主手中的金剑,也在恐怖的雷光之下融化。

    紧接着,恐怖的雷光直接轰击到了他的身上去,没有一点儿折扣。

    即便是经受过“大雷泽强身术”、作为主动操控雷电一方的我,也给那恐怖到让人窒息的雷光弄得浑身发麻,僵直当场,思维都停滞住了,而作为我的对手,平育贾奕天剑主则是没有一点儿反应,直接就连人带剑,化作了一团带着蓝紫色电光的脓水去。

    一个在我意识中比千通王还要强大的男人,在神剑引雷术第一波的轰击之下,居然直接轰成了电浆。

    这件事情,还真的是让我有点儿意外,倘若不是随之浮起的小型九州鼎,我甚至都觉得这不过是我的幻觉而已。

    这位平育贾奕天剑主,当初可是单枪匹马,闯进龙虎山的角色啊……

    不过我没有太多犹豫,直接伸手,朝着那即将化作虚无的小九州鼎,给一把抓住,吞进了口中。

    一口清气,从口中往腹中咽去,将我身上所有的伤势都给祛除,源源不断的力量传递而来,我浑身燥热,也想明白了平育贾奕天剑主为何会被神剑引雷术一击秒杀。

    他终究还是太贪了,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将我十一个化身在最短的时间内击杀,也使得他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陷入了新力未继的真空期。

    这个时候的他,远比平日里要弱小。

    当然,双剑合璧的神剑引雷术,才是真正的关键,时隔许久之后,我与杂毛小道再一次的联手,让这一次神剑引雷术的威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事实上,轰杀平育贾奕天剑主的雷光,只是它其中的一部分。

    而那漫天落下的狂雷,最多的,是我脚下的水怪。

    这位不知道敌人从哪里找来的旧日支配者。

    轰……

    连绵不断的狂雷落下,身处于最中央的我,即便是经受过“大雷泽强身术”历练过,也终究还是有些脚软,当漫天狂雷碾压而过,天空从白昼重新回到了黑夜,再也没有一道雷声之时,广阔的湖面之上,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之中。

    空气中充斥着焦糊的臭味,除了微微的风声,此间仿佛掉了一根针都能够听得到一般。

    我浑身发麻,脚底发软,以为一切都结束了。

    在我视角的不远处,瞧见屈胖三化身为绚烂明亮的巨大凤凰,在半空中狼狈地扇着翅膀。

    结束了么?

    我有点儿疑惑,眼看着身边的那些剑主一个都不见,更远的地方,有人正在朝着这边赶来,下意识地想要松下一口气,而就在此时,我感觉到脚下传来一种极为恐怖的力量,就好像火山即将喷发一般。

    嗷呜……

    一股仿佛来自洪荒的怒吼,从我脚下的水怪身上猛然传来,那畜生居然在经受过最巅峰的神剑引雷术狂轰之下还活着,并且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展现出了最为狰狞和狂放的一面来。

    无数屎黄色的气体从它身上的燎泡中冒出,那些燎泡像极了涨到了极致的青春痘,一戳击破。

    与屎黄色气体一同出现的,还有奶白色的浆液。

    而这些浆液,在与空气接触了几秒钟之后,居然化作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形,紧接着在那水怪身上掰下鳞甲作盾,尖锐的黑毛作枪,怒声吼着,有的跳下水面,朝着远处的敌人冲去,而也有的则朝着我这边聚集而来。

    什么情况?

    我有点儿懵,看着那些奶白色的人形,又瞧见无数或者断裂、或者完好的触手开始挥舞,朝着我这边重重砸落下来。

    而与此同时,那玩意居然猛然一撑,整个儿离开了湖面,将身体托高了足足十几米。

    我伸手,接住了半空中跌落下来的止戈剑,往前猛然一挥。

    纵横的剑气扫过那些奶白色的人形,让它们全部都一分为二,攻势为之一僵。

    也不是很厉害啊?

    我有点儿发愣,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远处传来了屈胖三的喊声:“快跑,离开那里!”

    啊?

    尽管没有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我还是猛然转身,朝着屈胖三的方向狂奔而走,很快就越过了那玩意的头部,用尽所有的力气,腾空一跃。

    而就在那一刻,我感觉身后传来一股极为恐怖的推力,重重撞到了我的后背上。

    轰……

    我眼前一黑,过了几秒钟之后,重重砸落水中的时候,被冰凉的湖水浸润,方才回过神来,紧接着感觉到水下暗流汹涌,却是那食人鱼涌了过来,赶忙紧握止戈剑,将上面的真龙之气弥漫出去,让那些凶戾的小畜生停滞了一些。

    而这个时候,我回过头来,却瞧见那头巨大的水怪如同巨大的水母一般,高高支撑起了自己的身体,脑袋上百个眼珠一起爆裂,痛苦的吼声连连,从它身上不断有淡黄色气体冒出,将这个湖域都给弥漫住。

    与此同时,那些奶白色的人形落到了湖面上,被那黄色气体一包裹,立刻层层叠叠,交织在一起。

    这时屈胖三落到了我的身边,化作人形,伸手过来,将我从水下提起。

    我接着屈胖三的力量浮起,问道:“怎么了?”

    我感觉对方好像并不算厉害,为什么它叫得那般急促呢?

    屈胖三没有跟我解答,而是将手一指,说你看。

    我再一次瞧过去,却见那黄色迷雾蔓延,却将整个水怪都给遮住,紧接着开始迅速弥漫,朝着后方蔓延而去,化作了一大片淡黄色雾气弥漫的水域,一直连绵到了我们瞧不见的地方去。

    而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有死气从湖中传来,还有惨叫声出现,让我们知道,这些淡黄色的雾气,并非什么好东西。

    我舔了舔嘴唇,问道:“这是什么?”

    屈胖三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头旧日支配者被人当枪耍了,它根本就不是被请过来帮忙防守水域的,而是那帮人用来布阵的材料他们就等着这家伙死掉之后,用它的身体来布阵,人为地制造出屏障来,用来阻挡我们的进入。

    我说这个……可行?

    屈胖三嘴角一撇,说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我还是有点儿不敢相信,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后方处,突然间传来了一阵螺旋桨的声音。

    我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瞧见一架运输直升机从远处飞来,然后完全不顾屈胖三的大声示警,没有任何犹豫地直接撞进了那一大片雾气连绵的湖域之中去。

    过了几秒钟,我们听到轰隆的一阵响。

    直升机坠落了。

    而就在此时,离我们差不多有两百米的迷雾之中,凭空浮现出了一道门户来,金光闪闪,上面浮现出了两个大字来。

    诛仙!

    <b>说:<b>

    何以破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