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唯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
    三十六层天,三清之下,第一强者。

    这位平育贾奕天剑主当初仅仅凭借着单人一剑,不但让曾经名冠一时的善扬真人陷入昏迷,神魂被拘入天罗秘境,而且还闯入龙虎山秘境,斩杀了无数长老级人物。

    倘若不是当时我们这些顶尖的人物齐力抵抗,将其伤到,只怕这家伙已经凭借着一个人,就将龙虎山的老窝端了。

    龙虎山是什么地方?

    那可是与茅山宗齐名的顶级道门啊,这个人却仅仅凭着一把破剑,就做成这般的事情,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这也侧面证明了平育贾奕天剑主到底有多强大。

    事实上,我觉得他甚至要比千通王更强一些,很有可能是三十四层剑主最心腹的手下之一。

    而此刻,他居然出现在这我的面前,从他此刻的状态来看,之前所有的伤势都已经不在,而且手中这把金光灿灿的长剑,也远比之前的法器要强上许多。

    此时此刻的他,是状态全开,简直没有任何的弱点。

    这些也使得他整个人都充满了足够的自信,觉得将我斩落剑下,不过是时间问题。

    我眯着眼,看着对方,却感应到止戈剑被弹飞回来。

    平伸左手,我握住了寸功未得的止戈剑,感慨于脚下水怪那恐怖的防御能力的同时,不得不将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面前这个对手上来。

    如果战胜不了他,后面的所有事情,一切战斗,都将会与我无关。

    我必须认真面对,或者说,全力以赴。

    只是……

    铛!

    相对于全神贯注的我,平育贾奕天剑主则显得随意许多,一步跨上前来,金剑陡然落下,重重地斩向了我来。

    我感受到对方霸道无比的气势,不得不用双剑交叠,挡住了对方的一击。

    铿锵有力的金属撞击之声出现的一瞬间,一种让人难以招架的巨大力量,从对方的金剑之上传递而来,让我的身子整个儿都往下沉去。

    我的脚下,是那水怪滑腻的脑袋。

    尽管我们脚下这个被屈胖三称之为“旧日支配者”的巨大水怪,它的脑袋无比巨大,足够我和平育贾奕天剑主交手,甚至纵横跳跃,但这并不代表它就是一个可靠的交手之地,毕竟除了需要面对着对方恐怖的剑道之外,我还需要时刻注意着水怪无处不在的触手袭来。

    所以在平育贾奕天剑主的力量被我挡住,并且通过身体传递到了脚下去的时候,那家伙显然是感受到了什么,数之不尽的触手就从各个角度蹿了出来。

    面对着这纷繁复杂的触手,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又一次使用了大虚空术。

    飕……

    遁入虚空的那一瞬间,我有着一种莫名的平静。

    因为不管现实中的情况有多危急,虚空之中总会是一处绝对安全的地方当然,这个说法需要排除被奎师那盯着的时候。

    但这一次却不同,当我遁入虚空的时候,我很明显地感受到了一股强力的敌意,在瞬间就笼罩在了我的身上来。

    就好像是人潜入了水下,与河面上的一切暂时隔离,却在突然之间,有人在水下抓住了你的双腿,把你往下方猛然拽去。

    水下的世界一片混乱,就算你再往下拽,也不过是水底。

    但虚空之中,往深处拖拽,是什么呢?

    是无尽的深渊,还是终极的虚无?

    我不知道,却知道自己倘若留在这里的话,只怕是再也回不去了。

    就如同溺水一般。

    而这样的感觉上一次出现,是在白头山我破坏了敌人的巢穴,拿走了河图洛书的时候。

    三十四层剑主。

    我的心头猛然一跳,顿时就有些慌乱,拼尽了全力,摆脱着深处那种恐怖的拖拽力量,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终究还是挣脱出了虚空之外。

    而当我再一次浮现的时候,平育贾奕天剑主仿佛早就预知到了我的出现一样,手中金剑,正好落到了我的头顶上。

    就仿佛我活生生地撞上去一般。

    铛!

    我再一次挡住了对方的袭击,心脏却在这个时候狂跳了起来。

    强,好强……

    一开始我还有着很强烈的自信,觉得自己在经历过了那么多的事情,有了如此惊人的成长空间,就算是平育贾奕天剑主,我也应该能够勉强抵挡,甚至能够战而胜之,但此刻,我却终究还是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无力。

    对手是真的强,而且我还是身处于这般弱势的情况之下。

    怎么办?

    被巨大力量撞击地往后飞身退去的我,脑子里不停思索着,而平育贾奕天剑主却并没有给我太多的机会,纵身而上,又斩出了惊采绝艳的一剑。

    当对方腾身于空,斩出了那让所有用剑之人都感觉到惊艳的一剑时,我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

    这一剑的感觉,我曾经见过。

    千年之前,近乎于道。

    轰然砸落在水怪身上的我看着那越来越近、越来越快的一剑,胸口有一团烈火,在瞬间就点燃了。

    这是一种别样的愤怒。

    这种愤怒是从我的脑海深处浮现出来的,千年之前,有两个男人先后达到了剑道的巅峰,相对于无数精妙绝伦的术法、道法和阵法而言,他们仅仅凭借着手中的长剑,就已经做到了纵横天下的骄人战绩,也在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之中,养成了足够的骄傲。

    而这个时候,所有的骄傲却都化作了灰烬去。

    因为他们的传承者,在同样的剑道争端之中,即将败亡。

    他们所有的骄傲,都在这一刻粉碎。

    这是何等的不甘和悲恸,那种情绪在一瞬间,传递到了我的心头来。

    飕……

    我从满是滑腻鳞甲的地上翻滚出去,避开了平育贾奕天剑主的夺命一剑,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

    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之中不断响起。

    唯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

    愤怒只是刺激自己的一种表现,沉浸其中,只能入魔,而能够驾驭住自己的情绪,方才能够在剑道之上获得超越,达到随心所欲的那种境界。

    我抬头望天,平育贾奕天剑主越发激进,快如疾风,手中的金剑如同横扫一切的锋芒。

    而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笑了。

    我悟到了。

    是的,是的,“唯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我怎么会这么傻?

    面对着七八根袭来的触手,我平静地扔出了止戈剑。

    之前软绵绵的御剑术,在这一刻陡然蜕化,止戈剑化作一道翻滚不定的青龙之气,凭空而起,落到了半空之中。

    整个湖面之上,铿锵有力的琵琶一声比一声更加铿锵有力,原本乱舞的触手开始变得缓慢,而止戈剑则越发锋芒毕露,青光翻滚,将这些想要袭击我的触手给一根一根地定住。

    它即便是没办法破开对方的防备,却也能够将力量传递,让那畜生感觉到疼痛,不敢袭来。

    在扔出了止戈剑的同时,我双手抓住了青蒙剑。

    无数的回忆,涌上了我的心头。

    这些回忆,并非是两代一剑神王的剑感,而是我入了这个行当以来,对于剑的感悟。

    无数死在我剑下之人狰狞的面孔、溅起的鲜血、日日挥剑的汗水,以及一次又一次对于剑道的理解和感悟,在这一刻,如同潮水一般朝着我的大脑之中涌现出来,就仿佛爆炸一般,每一个地方都充斥着那样的回忆。

    无处不在。

    我的脑海里风暴狂涌,而心神却并没有迷失,面对着平育贾奕天剑主暴风骤雨的攻击,我凭借着手中的青蒙剑,一丝不苟地抵挡着。

    渐渐的,我稳住了阵脚。

    拼力量,此时此刻的我已经不再输于对方;拼剑道,我已经开始渐渐感受到了身体的觉醒。

    两人在偌大的水怪头颅之上拼斗,如同疾电一般,铿锵有力的撞击声连绵不绝,但我却终究没有给对方半分机会,让他能够伤到我。

    这样的情形让平育贾奕天剑主大为震惊。

    他之前与我交过手,觉得拿下我,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但随着战斗的持续,他渐渐地感受到了我所表现出来的坚韧和灵性,或许并不会被他所打败。

    这样的状况,是他没有能够预料得到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忍耐不住了,将手一挥,混乱的场面之中,居然又多出了几个剑主来,从四面八方冒出,朝着我进攻而来。

    这家伙完全没有高手的尊严,在感觉到拿不下我之后,居然直接叫人,想要以多打少,将我给快速拿下。

    对方表现出来的冷酷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那就是杀了我,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

    为了达到目的,他们可以抛弃一切,包括那华而不实的所谓“尊严”。

    面对着突然多出的帮凶,我没有惊慌,直接使出了道陵分身法,十一个化身出现,结阵以待,挡住了对方最为犀利的攻击,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天边,传来了一声空灵而狂放的高喝之声来。

    “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

    <b>说:<b>

    神剑引雷,联手,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