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水路艰辛,荆棘丛生
    瞧见我身边的张励耘,布鱼、尹悦急匆匆地跑了上来,惊讶地喊道:“小七哥?”

    张励耘也很激动地回应着,双方见面,恍如隔世一般。

    聊了数句,尹悦眼中噙着泪水,有些哽咽地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这话儿,张励耘也有些动感情了,指着我们,说道:“要不是陆言相救,你们见到的,只怕就是一具尸体了……”

    布鱼十分敏感,朝着黑手双城离开的方向望去,说道:“那是……”

    张励耘毫不犹豫地回答道:“陈老大。”

    无论是布鱼,还是尹悦,浑身都为之一振,过了好几秒,布鱼患得患失地说道:“是那个蚩尤么?”

    张励耘摇头,说不,是我们的陈老大,他回来了。

    简单一句话,说得尹悦的身子都快软了,下意识地扶住了旁边的莎乐美,而布鱼有点儿奇怪,说他怎么不愿意见我们呢?

    黑手双城听到布鱼和尹悦的声音,就选择了离开,对于这件事情,我有点儿诧异,而张励耘的回答则有点儿避开话题,说他们刚刚得知三十三国王团的下落,已经赶过去了,我们现在也得赶过去,不过需要先去通知一下在后方的前指部。

    布鱼看了一眼河流远处那浩浩荡荡的大湖,对张励耘说道:“小七哥,你受的伤太严重了,先回前指部吧,我们直接过去就行。”

    尹悦也说对,我们来处理,你去后方医院吧。

    就在两人准备做决定的时候,屈胖三却开口说道:“不行。”

    啊?

    他的反对让后来的几人都有点儿诧异,问为什么?

    屈胖三冷静地说道:“敌人太强了,我需要陆言在旁边搭把手。”

    布鱼不解,说这跟陆言有什么关系?

    屈胖三指着张励耘的胸口,说废话,陆言的聚血蛊在他这儿搁着呢。

    众人皆惊,唯有张励耘解释道:“对,如果没有陆言的聚血蛊在,只怕我的心脏早就裂成了八瓣,哪里还能得活?”

    尹悦有些不太理解,说那就让小七哥回后方呗,陆言就算是没有聚血蛊,也是一方顶尖高手啊?

    屈胖三生硬地说道:“你知道我们的敌人是谁么?对方很可能拥有六位新神这个世界上,能够打败神灵的,也只有神灵本身,那只聚血蛊是苗疆万毒窟培育出来的新神,也是我们这儿为数不多的底牌,如果能够放在后方去?”

    听到这话儿,布鱼和尹悦都愣了一下,紧接着两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如果照屈胖三这么说,张励耘还不如死掉?

    所以布鱼当下也是咬牙说道:“你放心,我用性命来填。”

    尹悦也说:“我也是!”

    反倒是当事人张励耘说道:“我此刻的状态,用不着去后方即便去了后方,一想起前线发生的事情,我也坐不下,不如与陆言同去;就算是真正到了那个份上,陆言你也别犹豫,一人与天下人,这里面孰轻孰重,我还是衡量得很清楚的……”

    这话儿说得布鱼和尹悦两人的脸色更加难堪,而屈胖三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照顾所有人的情绪,而是开口说道:“别吵了,时间紧迫,ki,你飞得快,赶紧去通知前指部,并且将消息传给其余小组成员。”

    其实最适合这信使工作的人是我,毕竟有着地遁术的我速度是无人可比的,而且我的身份在这里,跟各方沟通都还算不错。

    只不过听屈胖三这意思,一会儿我可能要派上重要作用,走不开。

    ki有些犹豫,看了一眼莎乐美。

    莎乐美的手紧紧抓着小龙女,两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十指相扣,正沉浸在美好的百合爱恋之中,对ki的担忧十分不屑,说你放心去,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ki还是犹豫,说先知说过……

    莎乐美打断了他的话,说你放心,小龙女姐姐不会让我有事的。

    说罢,两人相视一笑,春风十里。

    ki是个知道轻重的性子,也知晓传信这事儿意义重大,没有敢耽搁,瞧见莎乐美如此说话,便腾身而起,飞向了远处去。

    看着ki离开,屈胖三回头,指着几里远的上河区,说我记得那里有一艘小船,我们乘船而去。

    布鱼点头,说我能够帮点儿忙。

    说罢,他也没有太多遮掩,一个箭步冲进了水中,扑腾几下,却是显化真身,露出了强健而有力的尾巴来,拍打浪花,让我们跟上。

    几分钟之后,我们乘坐着一艘采莲的小艇,沿着河道往湖边行去,然后又继续向前。

    目标是望月岛。

    布鱼潜入水中,让我们在他的身子上绑了一段绳索,然后带着这艘小船,游过小河道,来到湖泊中,在芦苇荡中穿行,朝着湖心的方向快速游去,让人有如同乘坐快艇一般的感觉。

    而在船上,张励耘与尹悦等人讲述着先前发生的事情,以及这些年来自己的境遇。

    屈胖三端坐船头,闭上了双眼,显得从所未有的沉默。

    我坐在屈胖三的身后,感觉心烦意乱,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烦躁,而这个时候,前面的屈胖三对我说道:“平静!”

    简单两个字,如同重锤敲打一般,我知道自己这是着相了。

    当然,也许是因为恐惧。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块木头和刻刀来,这是前些时间拜访于南南大师时他送的,让我不要忘记了自己的手艺。

    大战前夕,我却是拿出了木头和刻刀来,盯着那一方木料,好一会儿,我开始了下刀。

    刻刀如蝴蝶翻飞,没多一会儿,显露出了一个大约的人形来。

    是虫虫。

    在我最为紧张的时候,虫虫才是真正让我平静下来的人,当瞧见刻刀下的木胚渐渐清晰,虫虫的一颦一笑,安详恬静的姿态在木胚上面展现出来的时候,我的心终于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宁之中。

    是啊,如同虫虫这般的美人儿都已经为我所有,我一个小人物已经享尽了这世间全部的幸运,还有什么奢求的呢?

    轰……

    就在我准备落下最后几刀,将手中虫虫的木雕双眼附上神采的时候,突然间前方传来了一阵轰鸣声。

    紧接着,我瞧见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一阵阵绚烂的光芒。

    红的、白色、紫的,各种色彩在前方陡然撞击着,碰撞出让人惊诧的火花,在这样的夜空之中,显得格外璀璨。

    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都站了起来,而屈胖三则大声喊道:“向前,向前,快到了……”

    就到了么?

    我有些诧异,同时也感觉到前方的布鱼正在陡然加速,拖拽着我们乘坐的这艘小船飞一般地冲向了前方去。

    很快,我们赶到了之前光华绚烂之处,却瞧见比我们早一步出发的黑手双城一行人,狼狈地落到了一处很小的岛屿之上。

    那个岛屿显然并不是我们的目的地望月岛。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碰到了一个敌人,不得已退守到了岛屿之上去。

    是什么样的敌人呢?

    在星空照耀下,那广阔无垠的湖面之上,有一头长达一百丈的恐怖怪物。

    那玩意有着章鱼一般的巨大触角,每一根触角都有几人合抱的粗壮,短的几十米,长达甚至有一两百米,这些触角有上百根,其中最粗的几根,将黑手双城他们刚才乘坐的那头乌龟给缠住;而除了触角,它还拥有一具宛如高楼一般的巨大躯体,这一节光是浮在湖面上的部分,都远比黑手双城他们暂避的岛屿要大上许多,丑陋无比的头部拥有上百颗的怪眼,大嘴一张,无数密密麻麻、里三层外三层的尖锐獠牙就显露了出来……

    这玩意,正常人只要是看上一眼,就会感觉到发自心灵的恐惧,而倘若是密集症恐惧者,只怕早就一下子晕倒了过去。

    巨大的水浪从远处传来,让湖面变得波涛汹涌,而腥臭的气息伴随着夜风吹来,船上所有人的心头都是一阵冰冷。

    这……

    我收起木雕,站立船头,听到跟前的屈胖三低声说道:“又一个旧日支配者!”

    瞧见这样的场面,一直都显得十分淡定,把这一场任务当作玩耍的莎乐美有点儿懵了,慌张地问道:“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屈胖三微微一笑,说能怎么办?这家伙是三十三国王团设在半途的拦路虎,想要过去,就得踩着这家伙的尸体又或者,让它将我们给吞掉,没有第二种办法……

    他摸出了量天尺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拖拽着我们小船的布鱼突然间猛然一拽,让所有人都站立不稳。

    巨大的力量传来,我身子一个踉跄,赶忙抓住船舷,瞧见布鱼不知道在水下遭受到了什么袭击,疯狂的挣扎着,其余人东倒西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屈胖三还算冷静,对我说道:“砍断绳子。”

    我赶忙照办,一剑斩断连接小船和布鱼的绳索,接下来几秒钟,前方的水面一片浑浊,紧接着,我瞧见布鱼化身的巨大黑鱼一下子跃出了湖面,而在他的身上,却挂着数百只有着巨大脑袋的食人鱼,将他给死死咬住。

    <b>说:<b>

    今日一战,凶险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