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章 西北汉子,好想再抽一嘴莫合烟
    没有人知道北疆王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也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在两大高手的交手之中,抱住的奎师那。

    说句实话,即便是我,就算是凭借着大虚空术的超强手段,也未必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锁定住奎师那的身影,并且将他给死死抱住,让他在那一瞬间,产生了半分的停顿。

    没有人知道,但就是这零点几秒的停顿,却让蚩尤把握住了机会。

    战神蚩尤,果然名不虚传。

    高手较量,就仿佛在天平之上添加砝码一般,限于这世间的排斥,使得双方都抵达了一种瓶颈,或者说天花板的境况,没有办法用压倒性的力量,来敌过对方,一战而胜,但如果天平的另外一边,稍微多出一点儿东西,哪怕是一丁点儿,胜利也会向这边倾斜倒去。

    所以蚩尤手中那把让人心生恐惧的剑,一下子就刺穿了奎师那,并且将与他紧紧抱在一起的北疆王,给一起钉在了地上。

    两人交叠,钉在大地上,如同山峦倒塌。

    脚下的整个土地,都传来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波动,传递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啊……

    这并不仅仅只是简单的一剑,那锋芒将附着在张励耘身上奎师那的意志给困住,让它难以猖狂,滔天的气息在一瞬之间,如同洪水倾泻一般,再也凝聚不到一块儿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一个转身,冲到了几人的不远处。

    我瞧见了奎师那伸出了双手,死死抓住了长剑,然后想要努力回过头去,看一眼北疆王。

    北疆王被钉在了地上,却死死抱住了奎师那,发出了畅快淋漓的笑声,尽管这笑声因为疼痛和生命的流逝而显得有些失真,但其中蕴含的快乐,却没有减少一分。

    哈、哈、哈……

    听到身下北疆王的大笑,奎师那怎么都想不明白,口中冒着血沫,艰难地说道:“为、为什么?”

    北疆王畅快地大声笑道:“装逼啊,你特么的装逼啊我也想不明白,你个龟儿子好好日子不过,非要弄出这些屁事来,真以为我老田被你那些手段弄怕了,一点儿脊梁骨都没有么?你以为你的手段,真的能够泯灭我老田的意志么?今天不让你龟儿子痛一下,还真的让你小瞧了我西北男儿的骨气了……“

    奎师那气急败坏地说道:“你傻了么?这不过是我的一个投影而已,你拦住我又有何用?最多十天之后,我还能够再一次降临于世,只不过是换一个人而已而且这具身体,与你似乎还有些关系……”

    北疆王怒声吼道:“不自由,毋宁死!”

    听到两人的对话,蚩尤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很好,第一届的天下十大,果然没有一个孬种奎师那,你也别高枕无忧,装了逼就想跑,哪有这么容易?你且等着,我弄完这里,回头就去梵天秘境找你麻烦……“

    听到这话儿,原本已经没有了几分气息的奎师那双眼陡然一亮,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瞧见那九颗已然接近于湮灭的恐怖黑球,居然在这个时候排列在了蚩尤的身后。

    我忍不住大声喊道:“小心。”

    奎师那却厉声喝道:“蚩尤,我们的战斗没完呢,走,继续吧!”

    九颗恐怖黑球陡然砸落,重重轰击在了蚩尤的身上。

    我的心猛然一抽,下意识地想要遁入虚空之中去,躲避那黑球砸落下来时所爆发出来的恐怖力量。

    然而我终究还是忍到了最后一刻。

    我没有逃。

    正是因为我战胜了心中的恐惧,方才瞧见那骇人的一幕黑球砸落而下,却没有半分殉爆之声,反而是从黑手双城的身上逼出了一个头生双角的恐怖黑影来,而那黑影却与一道更为巨大的身影纠缠在了一起,两者双双交缠,在半空中翻滚着,却是在几秒钟之后,消散于空中。

    而那九颗恐怖得让人心神惊悸的黑球,却如同肥皂泡泡一般,破碎之后,再无踪影去。

    没有爆炸,没有湮灭,没有任何动荡不休、让人惊悸的混乱,三个人,两个躺倒在地,一个躬身而立,手持长剑,定格在了原地。

    北疆王的嘶吼已然消失,身子僵直,轻轻叹了一声:“可惜,好像再抽一嘴莫合烟啊……”

    话毕,他的身子却是渐渐消散,化作无数星尘点点,消失无踪。

    而那被奎师那附身的张励耘,却痛苦地呻吟一声,居然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啊……

    他痛苦地抓着长剑,低声喊着,而这个时候,原本僵硬的黑手双城也动了起来,他先是瞧了一眼剑下的张励耘,又看了一下旁边的我,还有远处依旧激烈无比的战斗场景,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吩咐我道:“去虚空看看。”

    这一句吩咐显得无比自然,就好像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陌生感,很早以前就已经认识一般。

    我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话儿,就好像听到了屈胖三的吩咐。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我遁入了虚空之中。

    我这是下意识的反应,然而当我进入虚空之中的时候,瞧见两个彼此纠缠,长达数十万米的巨大身影在不断轰击,仿佛整个虚空宇宙都为之震撼的时候,方才明白黑手双城的这命令,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样毫无约束、仿佛亿万星云之间的轰鸣和争斗,让人看得头晕目眩,仿佛整个世界最瑰丽的存在。

    与之相比,我们这儿的斗争,就如同小儿科一般无趣。

    不过这影像仅仅只是刹那间而已,很快,它们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那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战斗。

    我在某一刹那,觉得自己或许能够跟上去,而那样级别的战斗,方才是我真正向往的事情。

    然而理智却让我重新回到了现实之中来,听到黑手双城说道:“小七,别动,你不会死的,我向你保证。”

    紧接着,黑手双城转过身来,看向了我,说可以来帮忙么?

    我点头,说需要我做什么?

    黑手双城一脸严肃地说道:“剑身刺破了他的心脏,此刻小七全靠一口气提着,我若是抽出来,他必死无疑,所以需要你来帮忙……”

    见过心脏?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无语了刚才他可是穿过张励耘,将北疆王给刺穿了去,如果是这样,那心脏岂不是已经劈成了两半?

    就算是体质强悍的修行者,恐怕也是活不成了。

    不过我没有说话,静静地听面前这个男人的话语,因为我知道,此时此刻的他,已经不再是入了魔的蚩尤。

    那个男人,回来了。

    “……所以,将你身体里面的那东西叫出来,进入小七身体里,帮他护住心脉,让我将剑拔出来。”

    啊?

    我愣了一下,黑手双城看了我一眼,说有问题么?

    我摇头,一朵海棠花从胸口浮现,落到了张励耘的伤口上,紧接着顺着那满是鲜血的伤口,往里面钻去,几秒钟之后,我开口说道:“好了……”

    黑手双城将手中长剑缓缓抽出,而因为有着聚血蛊的报复,张励耘并没有当即死亡,而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黑手双城伸手,在长剑之上轻轻弹了一下,叹声说道:“饮血、饮血,好久不见。”

    他说罢,对我说道:“帮我照顾好他,我去去就来。”

    接着他转身,冲向了不远处。

    唰……

    事实上,就在奎师那消失的时候,已经有人盯上了我们这边。

    就在我们说话的功夫,已经有人摆脱了屈胖三和ki的拖延,朝着我们这边冲锋而来,而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位,也是我曾经认识的一位熟人。

    蝴蝶公子。

    此时此刻的蝴蝶公子远没有之前那般风流潇洒、玉树临风,满身的小贝壳和珊瑚石附着,再加上湿漉漉的水草,再加上长年累月的黑暗,让他宛如瘾君子一般的惨白和虚弱,不过脸上表现出来的凶戾,却不输于身边的任何人。

    此人到底有多厉害,我们之前是见过的,所以瞧见黑手双城与他对上的时候,我的心脏下意识猛地收缩了一下。

    紧接着,我瞧见黑手双城手中的血色长剑,两人错肩而过的一瞬间,划出了一道剑光来。

    剑招是很简单的剑招,好像是茅山入门的剑法,简单、明了、直接。

    就好像是一个初学剑的人使出的那一招。

    但就是这么一下,却将让我大为担心的蝴蝶公子,给一下子斩成了两半,上半身停在了原地,而下半身还在往前奔跑着。

    化繁为简,大道至简。

    他也不快,也不强,闲庭信步一般走上前去,任何敌人冲击上来,他都是随手一剑,或者将人击杀,或者将人拍飞,那种状态,就好像是泰森冲进了南山幼儿园。

    院里院外,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似的。

    我看得目瞪口呆,怎么都没有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而这个时候,站在我旁边捂着胸口的张励耘却痛哭失声,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地哭泣道:“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啊?

    我一愣,说怎么了?

    黑手双城大杀四方,不是一件很让人兴奋的事情么,他为什么会这样呢?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张励耘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恳求着说道:“陆言,你帮我做决定吧,好不好?求求你了……”

    我闻言,低头一看,却瞧见自己的手上,多了一个小福袋。

    这玩意儿湿漉漉的,还带着一股奇怪而恶心的臭味,也不知道是他从哪里给掏弄出来的……

    <b>说:<b>

    恭祝所有高考结束的高三党读者们都能够有一个好的成绩,考上自己心仪的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