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饕餮苦修,青云化阵
    噗……

    听到这般的话语,我当即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着这世间还有谁胆敢这么跟奎师那说话,就瞧见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子凭空出现在了不远处的河边,单手一抬,居然将那九颗恐怖的黑球全部定在了半空中,无法动弹。

    那黑球是奎师那施展力量的媒介体,原本一直循着某种规律运转。

    它每一次的运转,都会伴随着无数力量的兴起与衰落,而刚才几乎是毁天灭地一般的力量,也正是在这样的过程之中逐渐积累而形成的。

    此时此刻,那人简单一出手,居然将奎师那的得意之作给定住,完全无法运转。

    黑球停顿,奎师那自然无法再次出手。

    这种感觉,就跟尿尿到了一半,硬要给憋回去一样,自然是十分难受的,所以悬浮于半空之中的奎师那低头,往那人望去,却是陡然一惊,大声喊道:“蚩、蚩尤?”

    来人却正是蚩尤,或者说就是黑手双城,他身穿黑衣,两鬓有些斑白,身子挺直,宛如标枪一般屹立。

    抬头看天,两人的目光正对而住,蚩尤将刚才所有的张狂都全部收敛,露出了严肃的表情来,冷冷说道:“奎师那,你不在自己的一亩二分地上面苟活,不在南边那儿忽悠瘸子,跑九州之地来流窜作案,是不是有点儿太不把我们九州的爷们看在眼里了?”

    奎师那经过了最初的一愣之后,捧腹大笑,指着黑手双城说道:“九州的爷们?哈哈哈,蚩尤啊蚩尤,你觉得你是九州的爷们?可是别人怎么称呼你的?九黎、三苗,在九州人的眼中,你与我们,又有何区别?”

    黑手双城冷笑,说成王败寇,这事儿我认;不过我认归我认,但绝对不会容许你这样的瘪三进来搀和。

    奎师那说蚩尤,你老了,再也不是当年无敌的战神了,对于我来说,你终究也不过是蝼蚁而已,要么现在退出去,我念在当年有些旧情的份上,不杀你;要么我杀了你,也好一报当年之仇……

    蚩尤哈哈大笑,说你还记得当年的仇怨就好,当年我能够打你打得跟猪头一样,现在也一样。

    奎师那突然愤怒起来,说好、好、好,你还是如当初一般的愚蠢,就算是被人阴了,被人五马分尸,势力分崩离析,却终究不肯放下那点儿架子你当我这么多年以来,真的是吃素的么?就凭你一个永世徘徊于无边苦海的过气角色,能够拿得住我?

    蚩尤从怀里拔出了一把长剑来,此剑非金非铁、非石非木,透着一股鲜血的腥气。

    他将长剑前指,平静地说道:“我还是那一句话,自家亲兄弟打架,谁胜谁负,都没所谓,但外人若想插手,我他妈的就调转枪口,先弄死那个觊觎九州的家伙!”

    奎师那哈哈笑,说你还真的是榆木疙瘩啊,忘记当年是怎么输的了?你跟他打架,为什么输,没想清楚么?若不是我们这些外人,你又如何落到那步田地去?

    蚩尤显得无比平静,认真地说道:“他是他,我是我。”

    两人简单交流之后,已然无话可说。

    没话说,只有一战。

    望着寄身于黑手双城的蚩尤,那个寄身于张励耘的奎师那缓缓落地,瞥了我一眼,然后微笑着说道:“真没有想到,今天会是这样的情形……”

    面对着我与蚩尤,他完全没有任何的恐惧,手一挥,先前浮现的那扇黑门,居然再一次地出现。

    门开之后,从里面又走出来一群人。

    这些人与刚才的北疆王一般打扮,大部分人的身上都挂着海藻与贝壳,身上看不出太多的肌肉,仿佛都是珊瑚礁一般,无数细小的贝壳和寄生虫在身上疯狂生长着,显露出了极为丑陋的状态来。

    不过从表面上来看,他们都还具有人形,而且每一个,都有着极为高超的修为。

    随着那些人的走落,我的眼皮突然一跳。

    因为我在其中,瞧见了一个还算是熟悉的人蝴蝶公子。

    这家伙,怎么也会在这里?

    这些人的脸上痛苦无比,双目赤红,仿佛有着无边的怒火,四处搜寻,然而当瞧见张励耘,感受到奎师那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时,有都如同小狗一般,变得温顺无比。

    奎师那将手举了起来,高声喝道:“你们若是能够杀掉我面前的这两人,我就赦免你们的一切罪过,让你们脱离饕餮海,不再受那永世煎熬之苦。”

    啊……

    听到这话儿,那帮人如同疯了一般,十七八个人,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朝着我和另外一边的蚩尤狂扑而去。

    这些人与刚才的北疆王有着明显的不同,那就是意识。

    他们完全就是自己的意识,并没有如同北疆王一般入魔,被控制了心神。

    让他们如此疯狂的,只有自己心中的欲望,和痛苦。

    他们每一个都在那一瞬间表现出了极为强大的修为,虽然不能够与北疆王堪比,但数量如此繁多,却也补齐了足够的短板。

    不过面对着这些家伙,蚩尤却不慌不忙,而是向前轻轻一跨。

    他一步跨越空间,出现在了奎师那的身前。

    铛!

    蚩尤没有任何的花哨手段,挥起一剑,斩向了对方。

    我站在斜侧面,瞧见了这一剑,心中骇然。

    平平无奇,仅仅只是一剑,但在我的眼中,却有夺天地之造化的绚烂,仿佛漫天战火,在这一瞬之间生出,然后从那剑尖之上蔓延而出,锁定住了奎师那的身体,以及他的神魂。

    好恐怖的一剑,如果他的对手是我,我能够敌得过么?

    我感觉到一阵冷汗流出,而下一秒,却见那奎师那的身子化作一旦浓烟,消失在了剑芒所在之处。

    奎师那消失的一瞬间,蚩尤也消失了。

    他显然已经锁定了奎师那,追随而去,两人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拼斗着,巨大的轰鸣声展现出了两人强大到极致的力量,空间在这个时候,仿佛颠倒过来一般,脚下的土地时不时颤抖着,让人根本无法站稳得住。

    而就在我想要找寻两人身影的时候,那十七八个失去蚩尤踪迹的家伙,已经瞄上了我来。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

    无数的利刃和法器全部都朝着我的肩上招呼,而且每一个都有着绝对不俗的修为,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隐隐接近于天下十大的感觉。

    当然,我说的,仅仅只是修为,或者说是力量,并不是综合的实力。

    显然,在饕餮海的痛苦经历,让他们陷于无尽的恐惧之中,也从那痛苦之中,获取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力量来。

    在一瞬之间,我感觉自己仿佛就要落败了一般。

    即便是加上了聚血蛊的帮忙,我都有点儿难以应对这样的如潮攻势。

    所以我下意识地再次遁入虚空之中去,却给早有准备、埋伏于此的奎师那本体找到机会,意识如怒海波涛一般侵袭而来,黑暗侵袭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浑身冰冷,再一次跌落出来,感觉浑身僵直,一大口的鲜血就喷了出来。

    再瞧见那些疯狂袭来的饕餮海苦修士,我心中悲凉。

    难道,它真的是无敌的么?

    太强大了……

    不!

    就在我心生怯意的那一瞬间,突然间又有人冲入了战场。

    来人却是与我同属于一个小组的屈胖三和ki,两人在此刻终于赶到了战场,瞧见我陷于重重包围之中,立刻陡然突入,落在了我的身周,将我给紧紧保护住。

    屈胖三手持量天尺,而ki则凭借着身后那乳白色的光翅,挡住了如潮的攻势。

    两人赶到,压力顿时一空,我缓过一口气来,听到屈胖三喊道:“怎么回事?这帮虾兵蟹将是你从哪里找来的,怎么好像发疯了一般?”

    我苦笑,说奎师那来了。

    啊?

    屈胖三听到,陡然已经,左右打量一番,摇头说道:“你还真的是容易招惹蚊子呢,不过……”

    他没有太多的惊慌,将量天尺猛然一挥,逼开了前方汹涌人潮,然后将青云图往天空一抛,紧接着有一个黑影腾然而起,居然附着在了青云图上去,紧接着无形的炁场从我们的头顶上方落下,将整个这一方天地都给笼罩住。

    轰……

    空间被定住之后,有两人从虚无之中冲了出来,却是蚩尤和奎师那。

    两人一番交手,互有损伤,灰头土脸,看上去胜负未分,不过从我的这个角度来看,很明显蚩尤要占得上风,几乎是追着奎师那在打。

    倒不是说奎师那不如蚩尤,而是两人附身之人终究还是不同。

    一个是黑手双城,而且蚩尤还是自他一出生起就伴随左右,而另外一个是张励耘,这才只是临时借用而已。

    双方无论是体量、还是契合度,终究还是有所差别的。

    屈胖三将空间一定,两人现身,继续如同疾电一般拼斗着,恐怖的音爆此起彼伏,而我们这边的饕餮海苦修士也收到命令,发疯一般地攻来,我们三人面不改色,不断抵挡,甚至还有斩获。

    场面就这般维持着,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那两个追逐的身影停下了,蚩尤的长剑一瞬间穿透了两个人的身体。

    奎师那恐怖的气息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停住,并且在迅速消退。

    我下意识地望了过去,却见奎师那的身后,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又高又壮的身影来,将他给紧紧抱住。

    是那个黑胖子。

    北疆王!

    <b>说:<b>

    自家亲兄弟打架,谁胜谁负,都没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