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九颗黑球,恐怖力量
    尽管只是附身于张励耘身上,但此时此刻的奎师那,还是展现出了足够的统治力。

    空间那骤然出现的恐怖力量,让我觉得行动十分不便,甚至都难以动弹。

    这种感觉,远比在水中的阻力还要大。

    就好像被浇灌在了水泥墩子之中一般,完全都没办法行动。

    当然,这样的力量只是针对于我,在我对面的北疆王却丝毫不受影响,抓着古怪的长刀,朝着我猛然斩来。

    眼看着长刀就要将我的脑袋给斩开之时,一股力量从我的身体里陡然浮现。

    聚血蛊。

    十八根触角如果破开一切的利刃,将僵硬的局面一下子捣乱,随之而来的,是如破冰一般的松动,紧接着我感觉到那种笼罩在我头上,如大山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力,陡然一空。

    铛!

    止戈剑再一次挡住了北疆王的长刀,我与他认真对视一眼,能够感觉到他那毫无情绪波澜的表情之下,仿佛有什么力量在反抗。

    这是一个不甘心的男人。

    也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对手。

    我收起了止戈剑,然后往后一跃,又拔出了另外一把剑来。

    青蒙剑。

    当我拔剑而立的时候,聚血蛊的十八根触角从我的背后蔓延而出,在我的周遭撑起了一个无形的气场来,让我没有受到奎师那的威压。

    而没有被聚血蛊气息笼罩的地方,我能够瞧见,就连整个地面,都仿佛往下平移了数十公分去。

    不远处的河水,翻滚得如同刚刚烧开的水泡。

    咕嘟咕嘟……

    力量无处不在,这并不是一场公平的对决,我必须尽快处理面前的这位北疆豪侠,然后在转过头去,全力对付奎师那。

    而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不可能有太多的顾忌。

    北疆王与我有故,但此时此刻的他,绝对是生不如死,如果有可能,我帮他解脱吧。

    青蒙剑在手,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冲向了对方。

    高手交战,只需要几招。

    一剑斩。

    没有太多的铺垫,我的身后陡然浮现出了两个巨大的身影来,那是两代的一剑神王,在他们意志的加持下,我面沉如水,展现出了绝对高超、近乎于道的剑术来。

    北疆王不是等闲之人,除了本身的顶尖修为之外,被奎师那控制为傀儡、入魔之后,实力更是上浮许多。

    即便是在我倾尽全力的攻击之下,他也能够抵挡得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与我,两人都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力量的最巅峰状态,对于刀、剑的理解,也都远超出一流之人。

    道。

    如果抛开其他的因素,我们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差别,旗鼓相当,不相伯仲。

    但七八招璀璨得如同银河落地一般的交手之后,那个男人惨叫一声,被我一剑斩飞,落到了不远处的小河中去。

    轰……

    两人交手之时,剑气纵横,所在之地,无数狰狞的剑痕从大地上浮现,短则七八米,长则数十米,若是掠过树木,直接从中折断,就连水流都产生出数秒钟的断流来……其中的场面,倘若是有外人瞧见,定然是目瞪口呆,错愕不已。

    不过北疆王终究还是败了。

    他败就败在“精、气、神”无法交汇一处,没有办法在如此顶尖的较量之中,发挥出自己全部的实力。

    毕竟此刻的他,不过是奎师那的傀儡而已。

    瞧见北疆王跌落水中,而我紧紧抓着青蒙剑,胸口起伏,呼吸急促,奎师那的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甚至都不多看北疆王一眼,而是平静地说道:“你以为凭借着你身体里的那小东西,就能够敌得过我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呼吸趋近于平静,然后说道:“你知道么,刚才的那位北疆王,是我的朋友。”

    奎师那的脸色波澜不惊,说道:“我知道。”

    我说你逼得我与我尊敬的朋友生死对决,对于这件事情,我很气愤。

    奎师那依旧平静:“我知道。”

    我又指着他,说你占据的这份身体,也就是我的朋友。

    奎师那的眼睛一亮,然后说道:“我明白你的决心,也知道你此刻所怀揣的仇恨,不过这同样也是你的缺点,人类的感情,更多的时候,是你软弱无能的表现,这也是你永远都无法打败我的原因。”

    他说完,突然间消失不见了。

    唰……

    下一秒,我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异动,我没有回头,青蒙剑一转,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轰!

    一声巨震,我感觉自己完全就抵挡不住那恐怖的冲力,整个人直接腾空而起,重重砸落到了二十米外的深坑之中去。

    那深坑狭长,是我刚才与北疆王交手之时斩出来的剑痕。

    然而当我一落其间,又有一道恐怖的力量传来。

    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了足够的力量抵挡,好在聚血蛊小红出手了,触角游出,挡住了这一下。

    又是一阵恐怖的轰鸣。

    整个空间为之一震,大地都在颤抖。

    我扭过身来,瞧见奎师那平伸双掌,出现在了我的半米之外。

    他那一双手掌之上,有浓黑如墨的气息在朝着我这边迅速蔓延,而聚血蛊从我的身体里伸出了十八根触手来,冒着红光,将对方的力量全数抵挡。

    当双方的力量狂涌之时,我瞧见了奎师那的身后,浮现出了九个拳头大的黑色空洞。

    这些黑色孔洞呈现出绝对完美的圆弧,如同最标准的圆球,呈现出某种古怪的规则排列,悬浮于空。

    我能够感觉得到,有源源不断的力量从那里传来,并且注入到了张励耘的身体里去。

    而他身上传递而来的力量,一阵比一阵恐怖。

    一开始的时候,聚血蛊小红完全能够抵挡得住对方的力量,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如山呼海啸一般的力量狂涌,就算是聚血蛊,也有点儿扛不住了。

    在某一时刻,我抽身后退,避开了对方的持续进攻。

    与此同时,我手中挥舞着青蒙剑,抵挡着有可能随之而来的攻击。

    不过奎师那却并没有急着上前。

    它冷冷笑着,化作一道幻影,消失在了我的面前,而身影却从四面八方传递而来:“就凭你一个刚刚成就神格,甚至都没有几分香火的新神,就想搅乱当前局面?太天真了,死吧,死吧,可怜的家伙……”

    突然之间,那声音转到了我的头顶之上去。

    我抬头望天,却瞧见无数的星光斗转,璀璨星河在这一瞬间连接成线,然后从无数不知名的空间之中,银白色的力量陡然出现,传递而来,最终被集中到了那九颗黑球之上。

    一种死亡的气息,从黑球之上陡然传递而出,落到了我的头上来。

    轰……

    当九颗黑球几乎同一时间砸落下来的时候,我能够感受得到那种毁灭性的力量,几乎是出于本能,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虚空之中,我瞧见那黑球砸落在了我刚才所处的地方,一挨着地,立刻有湮灭性的力量爆出,就如同陨石撞击地球一般,恐怖的力量瞬间蔓延,甚至直接传递到了几公里之外的那个小村庄去。

    轰……

    毁天灭地的力量在一瞬间爆开,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就感觉虚空仿佛也被撕裂,那力量居然传递到了虚空之中来。

    没有地方,是安全的。

    如果说现实世界中,奎师那出手还需要依托张励耘的身体,那么在虚空之中,它甚至可以掌控一切,即便它并非虚空之主,但对于我这样的角色,却还是能够掌控生死的。

    所以在它注意到我的时候,我没有半分犹豫,直接出现在了刚才北疆王跌落的那条河上去。

    我半边身子沉入水中,双手抱着头前,抵受着那恐怖的力量冲击。

    轰……

    吞噬一切的力量如风一般掠过,几秒钟之后,周遭恢复了平静,我瞧见刚才身处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范围差不多有数百米之广,深度足有七八米深,而我所处的这一条小河流,因为正挨着那深坑的缘故,河水顺着地势,却是哗啦啦往那边流动过去。

    冰冷的河水落入深坑之中,立刻有腾腾雾气出现,将整个空间都给弄得一片白茫茫的,让人能够猜测得到,刚才那里展现出来的恐怖力量。

    而就在我打量这场景的时候,突然间那九颗黑球再一次浮现,排列在了我身周的各个地方。

    紧接着奎师那也出现了,它看着喘着粗气的我,平静地说道:“刚才算你运气,居然躲进了虚空之中去,不过这一次,你不会那么幸运了……”

    我在它说话的时候,陡然斩出了一剑。

    一剑斩。

    这最强一剑汇聚了极为凌厉的剑气,落向对方,结果随着一道炸响声,剑气斩落一空,而随后奎师那再一次腾身于半空之上,高举双手,冷笑着说道:“再来一次吧……”

    他再次凝聚星光,我心神惊骇,紧紧握住手中的剑,有点儿慌。

    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一人大笑着说道:“奎师那?哎呀我艹,你这个老乌龟居然还敢出来?你的久丹松嘉玛呢,还在不在?上次好爽,你后来是怎么对待她的?哦,我知道,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啦……”

    <b>说:<b>

    恐怖奎师那!

    祝高考学子能够考出一个好成绩&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