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天真内鬼,龙脉走移
    原本是总局宿老、一跺脚半个京都城都要抖一下的孙老,此时此刻,却瘫在了铁椅子上面,给人五花大绑着,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十分难看。

    很明显,在被抓起来之前,他跟人发生过冲突,从我的这角度来看,能够瞧见他的半只腿是歪的。

    至于身上的其他暗伤,也是不计其数。

    那是一场恶战。

    而除了孙老之外,还有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待遇比他稍微地好上一些,至少没有那么狼狈。

    原来被送过来的两位大内鬼,便是他们。

    在审讯室里的,除了朱局长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林齐鸣。

    他居然也秘密调回了京都来。

    瞧见我们进来,林齐鸣点了点头,指着旁边,说诸位将就一下,这儿没有凳子。

    他跟我们十分熟悉,没有太多客气,反倒是朱局长站了起来,说道:“来我这儿坐吧?”

    我们过来的人,除了我、屈胖三之外,还有杂毛小道和王明,其余人都知道这儿是机密,也不敢往里面闯。

    对于朱局长的客气,我们赶忙挥了挥手,说不用,我们在旁边看着就行。

    那孙老瞧见我进来,眼皮子直跳,正在审人的林齐鸣瞧见了,忍不住笑,说怎么着,跟陆言挺熟悉的呗,不打一个招呼?

    我也不假客套,对孙老寒暄道:“孙老啊,多大年纪了,不猥琐发育,怎么还出来浪呢?你说你也是的,好歹也是一g功臣,何至于走上这叛国的道路呢?”

    听到我的调侃,孙老脸色通红,大声说道:“我是冤枉的……”

    林齐鸣面冷手黑,毫不犹豫地反手就是一巴掌,甩得那老家伙眼冒金星,然后冷然喝道:“冤枉?你那几个儿子,个个都是带路党先锋,你更是在后面出谋划策,真当我们不知道呢?早半年前我们就盯着你了,你觉得你能跑得脱?”

    孙老一听,眼睛都红了,怒声吼道:“你t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说我?老子可是为g流过血的人,老子当年闹g的时候,你小子还在你爹肚子里吧?”

    他有点儿崩溃了,越发猖狂起来,林齐鸣被骂得狗血喷头,也不恼,而是笑嘻嘻地说道:“那个时候,别说我,就连我爸,估计都没有生……”

    这声音拖长,好一会儿,落下来的时候,一记窝心拳,直接砸在了孙老的肚子上。

    砰……

    大概是死了不少的弟兄,所以林齐鸣此刻也是火气十足,这一拳,绝对是没有留手。

    孙老缩成一团,如同一条煮熟了的大虾。

    林齐鸣这人也是看人下菜,在这样的危急时刻,丝毫没有半分的世俗忌讳,走上前去,啪啪啪就是一大通的耳光,每扇一下,就会念叨一句:“这一巴掌,是为了白合……”

    “这一巴掌,是为了吴格非……”

    “这一巴掌,是为了胡义志……”

    “这一巴掌,是为了寇耀文……”

    他一连念了十几个名字,每念一个名字,那个男人的眼眶就会红上一圈,而这一通噼里啪啦打下来,孙老直接肿成了猪头,脸颊通红,差点儿就要昏死过去。

    不过林齐鸣哪里能够让他这般好受,当下也是朝着他的嘴里为了一颗丹丸,将人给弄醒过来。

    从昏迷之中醒来的孙老终于怕了这个宛如疯子一般的林齐鸣,无力地回头,看着朱局长喊道:“小朱、哦,错了,朱局,你就让他这么疯?这是违反组织纪律的啊,我就算是有问题,也轮不到让他来这般羞辱我吧?”

    听到这话儿,朱局长的眉头一挑,对着满脸期待的孙老,缓声说道:“孙老,我最后叫你一声孙老,小林刚才念的那十几个人,每一个孩子,都是总局费尽了心力培养起来的骨干,他们都是未来的顶梁柱,却因为你们这帮政客的阴谋诡计,最终夭折,死于非命,你现在来告诉我,这是违反组织纪律的?那个时候你害死他们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组织纪律?”

    孙老无力地辩驳道:“又不只是我一人,再说了,都怪他们运气不好。”

    草泥马!

    原本还算淡定的朱局长听到这句话,直接就翻脸了,好端端一朝堂大员,端起桌上的一台摄像仪,口吐脏话,直接就砸向了孙老的脑袋去。

    那摄像仪是临时审问录像的,质量虽好,但不及孙老的脑袋硬,一下子就散了架,而孙老的脑袋又肿起一包来。

    朱局长双手按着桌子边缘,双目冒着火,厉声喝道:“草泥马的孙英雄,你这一大把年纪,都活到狗肚子上面去了,实话告诉你,你们这帮家伙的狗命,都在老子手上,你现在要么告诉我三十三国王团那帮家伙在哪儿,要么我命令下去,让你这狗日的断子绝孙,一个都活不了。”

    这话儿完全不像是他这般身份的人应该说的,不过他这般猛然一喝,说得孙老也是心惊胆战,软软回了一句:“你敢?”

    朱局长冷哼,说我不敢?你等着……

    他大叫一声,门外有一个工作人员打开门来,接着朱局长开始吩咐提审孙老那几个儿子,就在这个时候,一脸有恃无恐的孙老终于软了,他居然带着那铁椅子,跌跌撞撞地跪倒在地,哭着说道:“别啊,别……”

    朱局长冷冷笑道:“别?你不是不信么?”

    孙老痛哭流涕,喊道:“我信,我还不行么?不过我真的不知道三十三国王团在哪里啊,我真的不知道,跟我联系的是姜勉,我只是遵命行事而已,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再强悍的人都有弱点,而这位孙老的弱点,显然就是他那几个不成器的子孙。

    看到这般“德高望重”的宿老哭得跟个孩子一样,还真的是很别扭,而更让人惊讶的,是本以为这家伙是一条大鱼,结果到了最后,他什么都不知道。

    林齐鸣又问了几句,这才知道,这老东西为了人家的几句承诺,和一个米国国籍,就将自己的信仰给出卖了。

    当然,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之前就走得太远了,把柄都在别人手上。

    唉……

    孙老成了个废物,而另外一个叫做聂绍的男人,则比他要好上许多,不但如实交代了不少的同党和上下线,而且对于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没有太多的侥幸心理。

    毕竟就是这个行当里出来的,对于局里面种种手段,他也是清楚得很。

    既然知道后果,还不如爽快一些,免得到时候一上刑,就如同孙老那般狼狈,反倒显得太过于跌份。

    只可惜这个家伙也不知道三十三国王团的下落。

    很明显,这些家伙,终究到底不过是炮灰而已,要么就是因为把柄被人掌握,要么就是为了些虚无缥缈的承诺,就卷起袖子当内鬼来,真实的情况,完全就不明白。

    瞧见这两人,都是身居高位者,没出事之前,一个两个都人模狗样,高高在上,结果一出事,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加软骨头。

    这帮家伙……

    我们瞧了一会儿,并没有审出什么东西,反而是恶心到了自己,纷纷出去,透了一口气。

    朱局长在审完孙老之后就离开了,而等到林齐鸣审完人之后,找到了我,说孙英雄,你要不要亲自处理了?

    啊?

    我说这是什么意思?

    林齐鸣说你们之前不是有恩怨么,我的意思,你要有意思,就交给你来了结吧。

    我摆手,说得,还是你们处理吧,我去杀他,还怕脏了自己的手。

    林齐鸣给我递烟,我摆手拒绝,说现在情况怎么样?

    他摇头苦笑,说现在一团乱,即便是之前有所准备和预案,但到处都还是混乱一团,三十三国王团这一招声东击西、围魏救赵的手段玩得相当漂亮,都没有怎么显露自己的力量,就让我们阵脚大乱,当真是狗咬狗,一嘴毛了……

    听到他这悲观的话语,又联想起这两天的经历,还真的是让人难过呢。

    不过林齐鸣说得并没有错,这一夜厮杀,虽然我们也有不少战果,但大部分都是清辉同盟和那些被拉拢的叛乱者,倘若不是黑手双城出手,宰了一个“节制”,他们可以说是基本上没有损失。

    而我们这边,却是混乱一团。

    与林齐鸣聊过之后,我离开,又见过了茅山一行人,包括朵朵、小妖、小米儿、包子等人,接着又与ki、莎乐美和小龙女几人见面。

    我跟许多人都见过面,交谈过后,都感觉气氛僵硬,士气降低到了极点。

    三十三国王团这样的对手,实在是太可怕了。

    如此忙碌,随后各种各样的信息传来,却依旧没有龙脉出口和三十三国王团的消息,而到了下午的时候,有人说要见我。

    我有些意外,不过还是赶了过去,瞧见来了一个断臂独眼的男子,我并不认识。

    那人显然也是历经过一场大战,浑身伤痕。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是哪一方的,所以周围人对他都挺戒备的,而那人过来,却指名道姓地要见我,别人都不肯说。

    我赶到了,与那人对话,他问了我几句,再打量了一会儿我,方才走上前来。

    周围有人以为他要图谋不轨,好几人上前想要拉住他,而我却挥手,让他们别动,然后走上前去,听到那人满是血沫的嘴唇张开,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我是狗哥派来找你的,他让我告诉你,龙脉出口,在冀北,冀北白洋淀……”

    <b>说:<b>

    感谢今天&ldquo;未来佛&rdquo;、&ldquo;粉红色的大象2012&rdquo;、&ldquo;大熊大熊啊&rdquo;、&ldquo;鲲鹏aaron&rdquo;、&ldquo;lucacacaca&rdquo;、&ldquo;卉卉vivi&rdquo;几位兄弟姐妹的打赏,破费了,因为快要接近完结,没有办法给各位冠名加更了,以后有机会补偿各位。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