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龙脉走移,釜底抽薪
    我眉头一跳,问道:“谁?”

    屈胖三吸了吸鼻子,说留守在里面的一人,叫做王国之。

    我说没听过啊,什么人?

    屈胖三说这人算起来,应该是王明的亲戚,不过他处于另外一脉,虽然同属黄金王家,但因为祖上跟王红旗并不对付,所以这些年也没有得到什么照顾,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混进了龙脉勋贵之中去这里面的关系比较复杂,我也说不清楚,总之王国之带着一伙人将意见不同者全部击杀,然后封锁住了进入其中的道路。

    我说封锁了道路?那他算是我们这边的,还是对方那边的呢?

    屈胖三指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问问你的脑子,你觉得呢?

    我说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屈胖三低声说道:“之所以能够让王国之这么容易得逞,最主要的原因,是抽掉了大部分高手,前往大内去了……”

    呃。

    这句话说出来,我顿时就明了,又指着不远处的王明,说他跟人吵什么呢?

    屈胖三说王明想要强行破开龙脉,但对方却不肯。

    我有点儿懵,想了想,说既然现在龙脉是封锁的,我们只要守住这里,不让人进去的话,一切应该都没有问题吧?

    屈胖三苦笑着摇头,说你到底有没有长脑子啊,如果让王国之那帮人待在龙脉之中,天知道他们能否在这段时间里利用龙脉的力量,制造出第二个“瘟疫与恐惧之神”来?等到那个时候,你觉得我们还有机会么?

    啊?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知道自己陷入了思维的死胡同里去。

    我一直觉得只要拦住三十三国王团的进攻,就能够守住龙脉,却没有想过一点,那就是只要龙脉之中有他们的人,制造出“瘟疫与恐怖之神”,完全就只是时间问题。

    凭借着龙脉的力量,相信远比第一个要快速许多。

    也就是说,其实我们的核心,早就被突破了。

    只不过……

    我回过神来,赶忙问道:“不对啊,如果是这样简单的话,为什么三十三国王团还要费尽心力搞出这么大的场面来呢?他们完全可以利用王国之这些内应,悄悄地干活啊?”

    屈胖三还没有说话,这是王明却走了过来,平静地说道:“你忘记了,龙脉之中,还有一个人,叫做王红旗。”

    王红旗?

    曾经的天下第一高手,这个名字不管什么时候撂出来,都是绝对有着震慑性效果的,虽然江湖传闻那位红色土匪早就挂了,但我们却知道,他其实并没有死,而是化身在了龙脉之中,镇压里面的邪气。

    只要有王红旗在,龙脉就能够稳定得下来。

    我说既然如此,那么我们还需要担心什么呢?

    有王红旗在龙脉之中,就算是王国之反了,我们也没有什么担忧的,因为“瘟疫和恐惧之神”没有龙脉之气的滋润,是无法炼就出来的。

    王明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到心头有一些不安。

    屈胖三说你能这么想,是正确的,相较于我们这些无头苍蝇,敌人显然早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甚至还在我们不知晓的时候,拉拢了无数的内应,而且他们既然敢于大雾封城,将这种事情亮在公众的目光之下,这说明它们已然做好了全部的准备。

    我听完了两人的分析,然后问王明:“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王明说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下到龙脉去,不过去往龙脉,需要找到一条真龙,以真龙为渡船,我们方才能够下到龙脉,现如今真龙被困住了,我们也就无法下去了。

    我说有没有别的办法?

    王明说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那位,以他的气运,开启龙脉,我想要去将人护送过来,但是遭到了拒绝。

    这个……

    在王明的解释之下,我大概明白了一件事情,原来前往龙脉,并不是一条通道,或者一个升降电梯之类的东西,而是一条真正的真龙。

    而那龙脉也未必在我们的脚底之下,而是地底的某一处空间,我们所在的昆明湖边,只是一个出口而已。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想起之前王明谈及过的万毒窟出口转移之事。

    如果万毒窟的出口会转移,龙脉的出口,会不会也可以呢?

    要万一可以,那么我们守在这里,岂不是白费心思?

    想到这里,我赶忙提出了这么一个可能来,两人听了,都有些惊讶。

    这种可能虽然很难实现,但并不是没有可能。

    而这样一来,朝堂之上在这里的所有部署,也都将变成了虚无,不但如此,三十三国王团也还能够重新打开出口,将七神计划之中的六神导出。

    有着那六神在,就算是王红旗再厉害,恐怕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住。

    一想到这个可能,我们三个人都坐不住了。

    王明赶忙转过身去,找到刚才跟他争吵的老头,说道:“朱局长,等等,等等……”

    那位朱局长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对着王明说道:“小王,我知道你们千里回援很是辛苦,也知道你想要帮忙的意志,但你刚才的提议,实在是太过分了,别说是我,就算是任何人,都不可能答应的,这件事情没得商量,就算是我死了,也不可能。”

    王明走上前去,认真地把我刚才的猜测说给了他听。

    听到王明说完,朱局长一脸严肃,他看了一眼,好一会儿,然后有些犹豫地说道:“这种猜测,实在是没有什么根据啊,太虚无缥缈了……”

    屈胖三在旁边认真地说道:“在足够的条件和配合之下,这种事情其实并不复杂。”

    朱局长还是摇头,说不可能、不可能。

    屈胖三急了,一步上前,拦住了他,认真地说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朱局长停下脚步,说道:“知道,当然知道,河东屈师,第二届天下十大的选拔赛中一鸣惊人,你当初入选之事,其实还是我一手操办的,如何不知?”

    屈胖三说我除了是屈胖三之外,还有另外两个名字。

    朱局长有点儿意外,没有想到屈胖三会在这个时候说起这样的话题来,先是一愣,随后说道:“哦,还请赐教。”

    屈胖三一脸傲然地说道:“我上一世的名字,叫做虎皮猫大人,天山一战之中,为了抵挡邪灵教,化身火凤凰,火焰燃烧殆尽而死;而我的上上一世,叫做屈阳屈阳,邪灵教右使屈阳,你可曾听过这个名字?”

    屈阳?

    一声“屈阳”,将面不改色的朱局长直接给震住了。

    这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宗教总局的扛把子,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即便是在三十三国王团围城的此刻,也还是淡定无比,然而听到屈胖三的这一番话儿,顿时就脸色大变,有点儿结巴地说道:“屈、屈阳?天下三绝、民国最天才之一的阵王屈阳?”

    屈胖三冷哼一声,说对,就是邪灵教右使屈阳,按理说,我在你们这儿,应该算是大通缉犯吧?

    不、不、不……

    朱局长连忙摆手,说怎么会?您的大名,我是如雷贯耳,而且连老人家都评论过你,说你是江湖之士中,最慷慨悲歌、热血爱国之人,十根手指之中,头一个,就得说您老人家……

    听到这夸赞,屈胖三不但没有高兴,洋洋得意,反而是越发的冷淡,沉声说道:“那么你还觉得,我刚才的话是在胡说么?”

    为了说服对方,屈胖三连以前的老脸面都给甩出来了。

    这样的力度大不大?

    这个世界上,一个死了快一百年的老家伙都冒了出来,而且人家都还活了三世,这种离奇的事情都出现了,龙脉改一个出口,这有什么难度么?

    朱局长在这个时候,终于是深吸了一口凉气,赶忙说道:“那么现在该怎么办?”

    他显然是相信了我们的判断,不过问出这句话之后,又赶忙说道:“刚才小王的提议不行,这个是底线,其他的事情,我全力配合。”

    屈胖三沉思了一番,然后说道:“派人出去,把茅山宗掌教真人萧克明接过来他的手里,有真龙。”

    啊?

    我陡然一愣,有点儿不敢相信,而瞧见屈胖三一脸的镇定,立刻就信了七分。

    原来杂毛小道已经将麻绳儿带在了身边。

    朱局长点头,招来一人,跟他吩咐几声,然后问道:“他人现在在哪里?”

    屈胖三说在路上,你通知下去就行。

    朱局长照办,随后屈胖三问我,说你可以感应得到龙脉的方位么?

    我说我试试。

    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盘腿而坐,开始闭上了眼睛。

    我试图感应龙脉之气,然而没有任何的线索,毕竟我并非龙脉一族,随后我又开始将思维往下蔓延,想要碰一碰运气,没想到十几秒钟之后,突然间我们脚下的土地传来了一阵如雷般的闷响,轰隆隆一阵,如同百马奔腾而过,下一刻,我听到屈胖三叹息道:“晚了,晚了……”

    <b>说:<b>

    天亮了&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