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章 突破防线,龙脉危机
    瞧见那猛得让人心惊肉跳的老鬼,我顿时就是一股子血气直冲头顶,也知晓同样作为血族,老鬼的力量来源,也一样是血液。

    我没有太多犹豫,直接将跟前的这个那鹤尸身给猛然一脚,踹向了半空中去。

    紧接着头颅也用长剑一拍,如同打棒球一般挑飞。

    老鬼猛然扭过头来,瞧见袭来的无头尸体,用手背猛然一拍,回答我道:“不新鲜,没用的……”

    他变得如此巨大,观察却谨小慎微,居然还能够瞧得如此清楚,我知晓过后,往旁边瞧,却见到数百头的食尸鬼如同猎豹一般,朝着我这里倏然冲来,将止戈剑陡然扔出,化作飞剑,而手中的青蒙剑则紧紧抓着,向前冲去,抬手之间,一剑一个,到了后来,我陡然挥出一剑,却有一道青蒙蒙的凌厉剑气,刷向了前方。

    唰……

    一声炸裂之响,前面的丛丛黑影顿时化作了两半,漫天的血肉炸裂,鲜血飙射而起。

    我这边一往无前,然而与身边的老鬼相比,却终究是小巫见大巫,却见变成了巨人的老鬼,宛如饿了千年的饕餮一般,他双手一挥,却总能够抓到某些血族,猛然一掐之后,直接丢进了嘴里去。

    卡兹卡兹,就这么一嚼,再厉害的血族,都抵不过这绞肉机一般的牙齿,直接化作了血肉,融入到了老鬼的身体里去。

    倘若不是与老鬼有着二十多年的交情,说句实话,此时此刻的老鬼,我看着也都是心中发麻。

    太可怕了,这哥们。

    老鬼在大发神威,横扫四方,我却在找寻皇后的踪迹。

    终于,在混乱的街巷之中,大雾弥漫,我瞧见一道红光裹挟,那皇后居然在不声不响之间,抽身后撤,离开了这里。

    很明显,在瞧见我居然破开了她的空间禁制,而老鬼又在血族内战之中占了上风之后,她见到是不可为,没有太多的纠缠,直接转身就走,毫不犹豫。

    当然,也可以理解她这是找寻救兵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三十三国王团里面的人都是一个印象,那就是疯子。

    这帮精神病,好好的日子不过,没事儿总琢磨着毁灭世界,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难以认同,不过仔细想一想,这帮家伙能够聚集天底下那么多的强者,并不可能是一无是处的,必然有着许多极具魅力的人在里面,而这位原来曾经是英格兰王妃的皇后,也是其中一员。

    不过她给我的感觉很古怪,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独特的个人魅力甚至让我对她生不出太多的仇怨来。

    而且她刚才将我困住之时,也说过一句话,叫做不会害我的。

    我可是杀了不止一张大阿卡那牌的人物,三十三国王团对我应该是恨之入骨的,为什么她却承诺不会害我呢?

    我能够听得出来,这并不是谎言。

    为什么呢?

    皇后的做派让我感觉到,三十三国王团虽然二十二张大阿卡那牌,无数的人员和势力,但为首的这二十二人之中,并非只有一种意见,一种思想。

    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我所知道的,那愚者和魔术师,就是两个并不是很对付的存在。

    西方习惯了三权分立,甚至多核碰撞,与我们所熟知的东方体系不同。

    即便是在这样的时期,也未必不会存在一些异端思想者……

    我有点儿犹豫,而转眼间皇后就离开了,消散在了浓雾之中去。

    皇后的离开,寻常人并未觉得,然而我却能够感受得到,原本宛如森罗地狱的街巷,此刻却少了几分重压,随后我下意识地抬头望天空望去,却见到那裂开的红色眼睛,居然也消失不见了。

    没有了皇后坐镇,剩下的都是清辉同盟的人。

    然而清辉同盟坐镇于此的三大帝,都给我们消灭,留下来的这些二代、三代,哪里能是老鬼的对手,除了被吞噬之外,大部分也都如同乌合之众一般,一哄而散,不见踪迹。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遭如潮水一般的攻击为之一滞,紧接着我感觉到四周顿时一片空空荡荡,能够瞧见的人,都在往远处狂奔而走。

    他们如同受惊的兔子,远远没有来时那般凶恶。

    而老鬼也没有再在巨人状态中坚持,倏然缩小,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将嘴中抽了半截的雪茄拿起,对我说道:“接下来的路,我可能不能陪你走了。”

    啊?

    我吓了一跳,说你怎么了?

    我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情,受了伤,结果他却是打了一个饱嗝,说吸收太多的血液,有点儿涨,得去找地方消化一下。

    这话儿听得我一脸郁闷,随后问道:“你怎么来了?”

    老鬼说道:“箫老大说你们这边恐怕会有危险,我既然行动方便,就让我紧紧追来,我一路西来,碰到许多小杂鱼,正要顺手料理,却发现这边的血族气息直冲云霄,知道是清辉同盟出了手,便跑来了若他们是我方,我便放下当日的恩怨,当做没见着;谁成想这帮家伙居然将宝押在了三十三国王团的身上,我当然是不能客气了……”

    我也有点儿奇怪,说对啊,怎么回事呢?按道理讲,清辉同盟既然都已经混到了今天这半官方的地位,按理讲应该是满足了啊?

    清辉同盟可不像邪灵教一般,是个人人喊打的组织。

    据我的了解,他们可跟宗教总局、民顾委这些有关部门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国内许多涉及到血族的事务,一般来讲,有关部门都会直接转交清辉同盟来处理,他们的地位即便是比不上道教协会、佛教协会,也算是一个半官方的机构。

    也就是说,中央对清辉同盟已经算是很怀柔了,只要你们不惹事,就能够给你足够的生存空间。

    结果没想到清辉同盟到底还是反了。

    听到我的疑问,老鬼笑了笑,说道:“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不奇怪,而且清辉同盟的六大帝之中,四个都是满清时代的遗老遗少,对于新政权一直都怀有仇视心里,只不过掩藏得比较隐秘而已,现如今得到三十三国王团的承诺,自然就忍不住跳出来了……”

    两人简单讲了几句话,我开口说道:“我得去前面了,你一个人小心点儿。”

    老鬼说你放心吧,我随便找个地方蹲着,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过来,而那个时候,我就不会是现在的我了。

    血族通过血液来提升力量,而老鬼在刚才的时候,不知道吞噬了多少清辉同盟的菁华,有着这些东西垫吧,实力在消化之后,说不定就能够更上一个台阶呢这就是血族六戒之中,为什么对于同族相残有着如此严苛规定的原因。

    口子一旦放开,血族的整个生存体系,将会分崩离析。

    与老鬼作别之后,我继续向前。

    仿佛因为所有的动乱都在刚才我待着那条街巷爆发的缘故,这一路过去,都通畅无比,没多一会儿,我再向前,结果却给一阵杂乱的枪声给阻拦住了。

    面对着前方密集的枪林弹雨,我将青蒙剑握着,朝前施展了一招真武八卦剑的手段,将密集的弹幕给直接抵御了去。

    简单的手段,将枪林弹雨在轻描淡写之间阻拦。

    随后枪弹停歇,有一个人从前方的迷雾之中走了出来,叫住了我:“陆言?”

    我抬头一望,却见来人正是我所认识的那位冥狼中校。

    我走上前,说道:“是我,范老和其他人在后面,正在赶过来……”

    中校点头,说我知道,刚才王明已经跟我们说了。

    我说王明过来了?

    中校说对,你朋友屈胖三也来了。

    我说好,带我去找他们。

    紧急关头,那位中校一点儿也不含糊,对我也是足够的信任,一边跟我道歉,一边带着我往前方的阵地走去。

    我瞧见周围有散落的尸体,忍不住询问道:“这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中校摇头,说不太好,敌人将整个通讯都断了,敌人趁着大雾弥漫,从昨天夜里到现在,连续发起了七次攻击,虽然我们都抵挡住了,但损失不小,而且路途被断,与外界的联络都断了……

    我一愣,说连续七次?来的都是什么人?

    中校摇头,说不知道,总感觉像是试探多过于正式进攻,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干嘛。

    听到中校的话语,我有点儿懵。

    要是按照我的想法,肯定是兵贵神速,就算是有冥狼啊,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部队驻防,凭借着三十三国王团的实力,肯定能够一击而溃,然后拿下龙脉的。

    这也正是我们最担心的,如果让三十三国王团拿下龙脉,并且立刻凝炼“瘟疫与恐惧之神”,那么我们就真的没有翻盘的希望了。

    他们这帮磨磨蹭蹭,到底是什么意图呢?

    我与中校越过了防线,一路向前,最后在昆明湖的湖边,碰到了王明和屈胖三。

    我叫了他们一声,王明回过头来,朝着我点了点头,然后又跟一个老头子激烈争论起来,而屈胖三则朝着我走来,低声说道:“龙脉给人把持了……”

    啊?

    <b>说:<b>

    步步为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