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幻镜连城,血族内战
    在瞧见那个长相艳美、高贵大气的外国大洋马时,我的脑海里顿时就浮现出了那位1997年在法国出了车祸的王妃。

    这世间很少有人能够如她一般,有一种天生的贵胄之气,让人忍不住尊敬,又心生亲近之心。

    当她与清辉同盟的那鹤一同出现之时,我愣了一下,下意识地联想到了当初在港岛孤儿院之时的遭遇来,那个时候,在孤儿院地下实验基地里面的血族,似乎也跟传说中的王妃有关系。

    当然,这些都只是传说。

    我看着这个一身贵气的外国女人,开口问道:“diana王妃?”

    女人穿着一件维多利亚时期风格的束腰长裙,白色大气简洁,又有颇多的蕾丝衬托,将她显得给外漂亮迷人,而且在高跟鞋的衬托下,与我差不多高,甚至还高一些,居高临下地望着我,略微显薄的嘴唇微微一挑,平静地说道:“请叫我皇后。”

    皇后?

    塔罗牌的二十二张大阿卡那牌,分别是愚者、魔术师、女祭司、皇后、皇帝、教皇、恋人、战车、力量、隐者、命运之轮、正义、倒吊者、死神、节制、恶魔、高塔、星星、月亮、太阳、审判、世界,而这位自称“皇后”的大洋马,则名列第四。

    当然,并不是说排名越靠前的人,实力就越强。

    譬如我们最早接触的倒吊男,他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未必就比排名在他后面的死神厉害。

    事实上,我觉得死神的实力,远比倒吊男要强上不止一个档次。

    至于命运之轮,则都不如倒吊男和死神。

    除此之外,我还与恋人交过手,罗密欧与茱丽叶两人联手,的确很强,但单个儿来论,给我的感觉甚至是我说见过的大阿卡那牌中最弱的那一位。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感觉而已,或许这些人有什么秘密手段并没有亮出来。

    又或者说,三十三国王团里面的体系,只不过是借用了大阿卡那牌而已,里面的顶尖高手只是借用了这些名字的含义,并不在意其中的排名高低。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那就是不管什么皇帝、皇后和教皇,三十三国王团之中的最强者,叫做愚者。

    这个是无可争议的。

    当来人报上了身份之后,我就知道,三十三国王团对我到底还是很重视的。

    事实上,除了那鹤等三个清辉同盟的老家伙,以及这位自称“皇后”的大洋马之外,几乎在十几秒的时间里,我们身处的这一片街区,各个出口以及楼宇上下,都挤满了数之不尽的黑影。

    这些黑影有的是人,有的则是如同野兽一般的凶戾之物。

    一时之间,我给团团围住,无法解脱。

    而与此同时,浓雾翻滚的城中,天空突然变黑了,在翻滚不休的黑云之中,裂开了一道光来。

    那光如同岩浆一般通红,几秒钟之后,居然化作了一只巨大而古怪的眼睛,于半空之中,紧紧盯着我,让我有一种如芒在背、如刺在喉的痛苦感觉。

    我抬头望去,感觉那只巨大的眼睛正在注视着我。

    奎师那。

    用不着太多的判断,我一下子就感受到了那位曾经与我有过交手的古神气息。

    那家伙果然没有迟到,居然真的来了。

    一滴汗水,从我的额头处涌出,然后滑落到了鼻尖,最终滴在了地面上。

    很显然,三十三国王团在这一带做了最为充足的准备,就如同张网以待的猎人,就等着随时扑上来的猎物。

    而我,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只而已。

    那鹤瞧见我的表情变得阴冷,止不住裂开了嘴巴,然后露出了里面残缺的黄色牙齿来,对我说道:“怎么样,这回感到恐惧了吧?”

    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不管敌人有多强,我都有足够的信心突破重围,而即便是不能够突破,就算是死在了这里,我也要落下几个家伙来陪葬。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唰……

    我拔出了止戈剑来,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本以为好久都不用开张的,没想到又要大开杀戒了这把剑,已经很久没有饱饮血族的鲜血了,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今天,一次性了结吧……”

    瞧见我并没有太多的惊慌,那位长得很像戴安娜王妃的皇后女士薄嘴唇微微一抿,笑着说道:“果然是艺高人胆大,难怪别人对你如此推崇。”

    我朝着她微微一笑,说在王妃面前,就算是再害怕,多少还是得撑着点儿。

    被我反复地提及“王妃”之事,那皇后的脸色终于阴沉起来,冷冷说道:“当日港岛之事,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千面人屠,今日,我们也一起结账吧,如何?”

    果然,港岛之事,与她还真的有关系。

    我洒脱一笑,拱手说道:“故所愿而不敢请也!”

    四人站住了阵脚,而头顶上天空的那只血眼紧紧盯着我,让我无法遁入虚空之中,随后那位皇后女士从怀里摸出了一面金黄色的镜子来。

    她把滴了一滴鲜血,落到了镜面之上,那巴掌大的金色镜面立刻荡漾起了无数的涟漪来。

    这涟漪不断晃动,仿佛将整个空间都给弄得一片晃荡,处于现实与虚无之中的模样。

    我想起之前与老鬼的交流,忍不住问道:“幻镜?”

    皇后微笑,说正是。

    我心中一凛,想着这果然是血族十三圣器之一的幻境,如果是这样的话,胜利的天平,向着敌人那一方,似乎又倾斜了一些去。

    将幻镜祭出之后,皇后的浑身顿时金光四射,那些金光化作一层光圈,将她的全身围住,让她整个人都变得如同圣母一般光彩,无懈可击,而这个时候,她似乎对我起了怜悯之心,劝降道:“千面人屠,你若是束手就擒,我可以做主留你一条性命,新世界也将会有你的一席之地……”

    听到这话儿,我都还没有回答,那鹤等人顿时就变了脸色,开口喊道:“皇后殿下,这怎么可以?”

    皇后一挥手,认真地说道:“人才难得,我愿意用我dianaspencer的名誉,向愚者阁下担保,你考虑考虑?”

    听到她如此诚恳的话语,我大为感动,开口说道:“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但殿下您给我的观感,让我终于感觉到,三十三国王团之中,并非只有疯子和精神病,不过,我们终究还是敌人,所以,不要留手……”

    听我说得如此决绝,皇后的眼中流露出了几分遗憾,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若不是因为他……”

    话语未尽,却听到旁边的那鹤迫不及待地怒吼一声:“沽名钓誉的小子,去死吧。”

    他向前一步,猛然前冲,如同幻影一般,掠过了我的身侧。

    锋利如刀一般的利爪,在我的左肩处陡然掠过,一如之前我跳车之时,斩下陆中尉的头颅那般快疾。

    这是超脱物理定律的速度,让人的视线都难以跟上,即便是炁场感应,也有几分把握不住。

    这世间,除了鬼魅之外,也就只有血族能够凭借着天赋,做到这一点。

    这就是老吸血鬼活了百年之后显露出来的真正实力。

    铛!

    对方的速度让人难以察觉,甚至炁场感应都有一些缓慢,好在我的剑感已成,身体的肌肉反应远比思维更加快捷,当对方的利爪落到了我的左肩之上时,止戈剑已经挡在了对方的锋芒之下。

    一声金属一般的撞击声,让我们两人都为之一震,而下一秒,从另外两个方向,也同样出现了凛冽的锋芒来。

    那两个家伙,虽然没有报上姓名,不过我能够感受得到,必然也是清辉同盟的大头子。

    六大帝之一。

    铛、铛、铛……

    我一人一剑,面对着三个如同陀螺一般冲来的清辉同盟顶尖强者,毫无任何畏惧,手抓长剑,丁零当啷,扛住了这三人近乎于疯狂的攻击,随后也大约明了他们的实力这三人都作满清遗老的打扮,马褂长袍瓜皮帽,不过一人绿衣,一人蓝袍,绿衣者脑袋其大,手持双锤,力量宛如洪荒野兽,每一击都能够有重炮轰击的效果,而蓝袍者则是猩红之气蔓延,让整个空气都变得粘稠不已。

    按照我以前的经历,这样的每一个人,都得是要讲一卷的大boss,而此刻,他们却一点脸皮都不要,朝着我一起围攻而来。

    不过不管绿衣者与蓝袍人有多厉害,最让人头疼的,其实是那个叫做那鹤的老头。

    这个家伙方才是真正恐怖的存在,他的速度快到极致的时候,我甚至都不能够凭借着传承千年的剑感来抵御,甚至在某一时刻,被他的利爪挂中,带下来鲜血和皮肉来,血淋淋的伤。

    而那家伙弄伤了我之后,并没有趁胜追击,而是将指尖的鲜血滴向了半空之中的幻镜里。

    幻镜滴血,整个平面都变幻起来,发出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怖力量,将整个空间都给弄得一片沉重而凝滞。

    处身战场之外的皇后也举起了双手,准备发力。

    幻镜一动,我只怕就要陷入绝对的劣势了,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地拔出了另外一把剑来。

    青蒙剑。

    青蒙剑出,这时又有一人朗声笑道:“哦嗬?你们这是干嘛,血族开会么?既然是开大会,为什么不通知我这个大中华区的公爵呢?你们知不知道,这里是我新冈格罗一族大公的地盘呢?”

    轰……

    <b>说:<b>

    不要老说陆言废了,敌人有多强你们知道么?像刚才那个绿衣人和蓝袍老者,我以前能够能够讲一卷,现在人家连龙套名都没有了&hellip;&hellip;

    咳咳,你们知道为什么皇后殿下为什么会对陆言这么维护么?

    请充分发挥你们的脑洞,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