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青蒙一剑,巫悚如虫
    巫悚的出现并没有让我太过于意外,之前他与恋人、死神等人一起伏击于我们,我就知晓,这家伙定然是投靠了三十三国王团,成为了门下走狗。

    我们之间,并非只有杀父之仇那般简单。

    这个家伙有着极高的天分,又在印度跟随着大师修行,回返缅甸之后,却是顶尖的存在,以一己之力,将动荡的局面力挽狂澜之中,算得上是一厉害人物,却不曾想转头就投靠了三十三国王团。

    尽管不清楚三十三国王团用了什么筹码,但我却也知晓,一个巫悚愿意跟随,必然还会有更多的人选择投靠。

    三十三国王团的势力,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上许多。

    瞧见这家伙出现的一瞬间,我的止戈剑陡然一震,没有任何犹豫地挥向了对方,而那家伙往后猛然一退,厉声一喝,地上却有无数黑云腾然而起,朝着我陡然卷来。

    是虫。

    那种肉眼几乎不可见的细长爬虫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间变得密密麻麻,将整个场面都给弥漫了住。

    d8据点这里剩余的战士瞧见这些,吓得哇哇大叫,而屈胖三却是冷哼一声,刚要举起手来,杂毛小道却说道:“来不及了,你们留在这里,我得离开了。”

    屈胖三一听,连忙说道:“我与你同去,让陆言在这里收拾他。”

    两人显然是知道这个巫悚比较难缠,又不想耽误太长的时间,于是将他交给了我来处理。

    我点头,说好,我一会儿就追过来。

    危急时刻,大家都没有太多的客气,杂毛小道拔出了雷罚,将面前一个满脸青黛色刺青的矮个子给猛然一挑,直接甩到了二十几米外的街巷去,然后箭步前冲,转向了另外的一条街巷去,而屈胖三紧紧跟随着。

    瞧见两人转身就跑,巫悚显得很得意,大声说道:“怕了么?还有更让你们恐惧的……”

    铛!

    止戈剑陡然出现,斩落在了巫悚的跟前,那家伙双手宛如重金,陡然结印,挡住了止戈剑的挥击,而我则冷笑着说道:“你的对手是我。”

    巫悚身边的几人想追,却被我抽身后退,然后将止戈剑陡然一扔,化作飞剑,拦住这些家伙,随后青蒙剑也给我抽了出来。

    双剑合璧,只为杀人。

    铛、铛、铛……

    方寸之间,我疾步斗转,没有与巫悚这个家伙作正面对抗,而是剪其羽翼,朝着他身边的那些人攻击去。

    那七八人,有的是与巫悚一般打扮的东南亚巫师,也有剃着光头,穿着僧袍的黑巫僧,以及看着像是印度阿三的家伙,想必应该是和他一起修行的师兄弟。

    这些人里面,有两个印度阿三比较难缠,甚至与巫悚有得一拼,所以我在碰到硬茬子之后,没有硬攻,而是转变了方向。

    没多时,几个人影轰然倒地,场中只剩下了三个敌人。

    一个巫悚,还有两个眉深目重的印度人。

    瞧见自己的手下被我大肆屠戮,巫悚气得浑身颤抖,打了一个手势,与他的那两名师兄弟将我给围住,厉声喝道:“陆言,我要为我父亲报仇,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受万虫噬咬,永世都不得超生……”

    这毒誓颇狠,听得人心头发寒,而我却浑不在意,伸手一揽,将止戈剑抓在了左手上。

    双剑在手,我的目光凝望剑尖之上,平静地说道:“一起上吧,我赶时间。”

    我对于你来说,是不共戴天的杀夫仇人。

    而你对我来说,不过是一条挡路的野狗而已,我没有太多的情感需要牵挂在你的身上,大家都挺忙,别扯太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直接用手中的真本事来对话。

    我的轻蔑态度,让巫悚的双眼在一瞬之间就变得通红起来。

    这个男人有着太多太多的骄傲。

    然而这些所有的骄傲,都给我无情地践踏了去,这对于一个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的强者来说,实在是太具有侮辱性了。

    杀!

    三人的双手在胸前翻腾,却有金光从虚空之中折射下来,照耀在他们光溜溜的脑袋之上,将其洗刷成了佛陀金身一般。

    而与此同时,那不断翻涌的虫雾,也从地下蔓延,朝着我这边席卷而来。

    这些虫雾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的亡魂,此时此刻展现出来的煞气让我都为之一凛,感觉到浑身冰凉。

    好手段。

    我心中暗赞一声,不过想要用这种巫蛊降头之术来对付我,是不是出门没有查黄历啊?

    我猛然一跺脚,从身上陡然间蹿出了一股气息,而那气息又化作了十八根触角,朝着地上蔓延而去,与那些虫雾陡然接触,原本翻腾膨胀的虫雾在下一秒,瞬间丧失了活力,所有的虫子都没有了生息,而我却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一股无比满足和甜美的感觉从心头浮现而起。

    出剑。

    长剑向前,一曰止戈,一曰青蒙,冲向了前方,斩落向前,与那三人的金身相撞。

    对方赤裸上身,宛如刷了金粉一般,手结法印,每每挥就,却有金属的铿锵之声,金铁莫进,显示出了极为强悍的防御能力,止戈剑几经翻滚,却并不能够破开对方的防御,反而是对方那一掌又一掌的架势,卷起狂风无数。

    相比于另外两位师兄,巫悚显得格外的强,他口中咒诀一掠,双掌猛然一拍,却如雷霆轰鸣一般,十几米之外的混凝土墙,直接拍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来。

    这样的力量,倘若是贯注到了人体之上,绝对是无法想象得到的。

    尽管虫子没有发力,但凭借着这等法印手段,他还是将我给死死围住,仿佛只要假以时日,就能够将我给斩落跟前。

    这样的期望让对方越发激动,一掌又一掌,宛如刀风一般。

    场间一片混乱,而我却再也等不及了。

    双剑累赘,在某一时刻,我收起了止戈剑,然后调整呼吸,让每一次的心跳都与自己的脚步契合在一起。

    听取心灵的波动,努力感受青蒙剑挥出去那一刹那的轨迹。

    剑感。

    阔别了千年的剑感。

    那一日,“我”倒在了层层叠叠的怪物之下,它便与我分别,两者如同恋人,这是跨越了千年的一场爱恋。

    我的剑,我的情人,我们之间,有着一场漫长而又悠久的恋爱要谈。

    别人谈恋爱,是跳跳舞;我们谈恋爱,是杀杀人。

    杀!

    啊……

    我陡然狂吼一声,空气突然间变得很有阻力来,然而当我咬牙破开那阻力制服,青蒙剑以一种诡异的轨迹,用一种谁也不能感应到的速度,破开了其中一人坚如钢铁的金身。

    唰……

    一道破空之声,随之而来的,是陡然炸开的人体。

    没有了金身加持之后的敌人,终究只不过是一具肉身而已,随着鲜血的迸射,无数的内脏和血肉从里面迸发而出,然而一剑通神的我却并没有停缓,而是又出了一剑。

    另外一人左肩中剑,剑锋从左肩一直蔓延到了右边的腰间,下一秒,他整个人化作两半,上半身斜斜地往下滑落。

    世间万物,莫过于一斩。

    鲜血飙射。

    两剑斩杀两人,我在飙射的鲜血之中,看向了最后一人。

    巫悚。

    这个男人在所有的同伴都死去之后,不但没有生出半分恐惧,脸上反而越发的狂热起来,双眼从通红变成了明亮,就如同迷雾之中的灯塔一般。

    两人相视,随后巫悚一声怪叫,冲向了我。

    青蒙剑再一次冲上前方,然而当剑锋掠过对方身体的时候,那人居然直接分做了两半,避开了我的剑芒,猛然一张,击在了我的身上。

    砰……

    就如同擂鼓一般,我被一掌击退七八步,刚一稳住身子,却瞧见那人身子一扭,如同橡皮泥一般地继续冲上前来。

    此时此刻的他,如同无数虫子的组合,密密麻麻,累积在一起。

    半空中,还有无数蚊虫振翅之时的那种嗡嗡之声。

    果然,对方如此疯狂,自然有可凭恃的手段。

    我往后疾退几步,冷笑着说道:“不错嘛,你的这手段,堪比变形幽冥虫了,哪里学的?”

    巫悚一边朝着我冲来,一边裂开嘴,露出一口白牙,对我说道:“为了杀死你,我接受了三十三国王团的改造,我刚才说过,会让你感受到万虫吞噬的痛苦父亲,你看到了吗,孩儿就要给你报仇了,哈哈……”

    我抓紧了青蒙剑,看着几乎陷入疯狂之中的巫悚,不闪不避,显得十分平静。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枪声响起,却是之前接到求援的部队赶了过来,朝着这边开了枪。

    不过子弹如同穿过空气一般,对巫悚没有半分的伤害,反而是有两颗,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差点儿将我给伤到了。

    眼看着巫悚就要如同一团狂风般扑到了我的身上,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左手平平推出。

    掌心之上,有十八根触角。

    那是聚血蛊小红的触角,也是一位新神的触角。

    十八根触角如同绳索一般,将那一团虫云给陡然捆住,几秒钟之后,一具残躯从黑云之中滑落而出,那个一心为父报仇的男人躺倒在地上,双目无神地望着漫天迷雾,口中艰难地憋出了半句话来:“这、这……怎么可能?”

    <b>说:<b>

    巫悚,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