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京都大雾,杀机四伏 为@寒秋蝉 加更
    当看到那闪电朝着我劈落而来的那一瞬间,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要往虚空之中闪去,然而下一秒,我意识到如果我躲开了,恐怕遭殃的就是王明了。

    而且这个时候,奎师那绝对在虚空之中等着我,我如果是用了大虚空术,说不定它已然在守株待兔,等着拿我了。

    所以下一秒,在急速的颠倒和旋转之中,我单手紧紧抓着王明,而另外一只手,则拔出了止戈剑来。

    面对这扑面而来的雷光,我长剑向前。

    大雷泽强身术之中的导电手段,在这个时候陡然施展,那至阳至刚的雷意从剑尖处传递到了我的身体里来,让我整个人猛然一震,热力从诸多经脉处朝丹田处蔓延,却是让我的四肢百骸都为之舒展。

    好痛快……

    我深吸一口气,忍不住大声喊了起来,而随后身子陡然往下坠落而去。

    几息的时间里,我们已经坠落数十米,不断落下,却是脱离了雷云之处,下方居然没有下雨,呼呼的风声如同刀刃一般,刮得人的脸都疼。

    负责掌控降落山的王明显得十分有耐心,他任由着我们两个不断向下坠落,一直到快要贴近地面的时候,方才陡然打开了降落伞。

    砰……

    降落山陡然打开,往下坠落的身子也为之一滞,过了几秒钟,在王明的操纵下,继续往下飘落而去。

    我们落到了一片小树林中,降落伞盖在了林子之上,而我们两人则解开绳索,跳了下来。

    双脚踩着那松软潮湿的泥土,吸着空气中微微发凉的空气,此刻已经是天蒙蒙亮的时候,两人往前走了几步,下意识地甩了甩胳膊,活动完了手脚之后,有一个身影在我们身后七八米处陡然落下。

    来人却是屈胖三。

    相较于其他人需要凭借着降落伞这种笨重的着陆手段,屈胖三则简单许多。

    这家伙有一对大翅膀,能够穿越云层,并且紧紧盯着我们,跟着我们一直到落地,并且陪伴着我们前往市区的龙脉核心处。

    与屈胖三有着同样手段的,还有那个被先知称之为“摩西”,而我们称之为ki的年轻人。

    不过与屈胖三的大翅膀不同的,是他拥有的翅膀,乃光翼。

    乳白色、带着金光的长翼,就算是距离十分遥远,我们也能够一眼瞧得见。

    不过他用不着与我们一起千里奔驰,所以他此时此刻的职责,则是看好与我们一起跳机的其他人,避免有人因为降落伞使用不当,又或者被雷电击中之后陷入昏迷,从而直接坠落倒地。

    当然,事后的联络与通讯,也将由他来担当。

    一群惊鸟从我们身后的林子陡然飞出,朝着北方扑腾而去,它们打断了我的沉思,而屈胖三也赶到了我们跟前来,打了一个响指,说走。

    我将止戈剑收起,趁着浑身的热力磅礴,将两人都给拽住,然后朝着西南方向走去。

    地遁术。

    这种传承于地魔的奇门遁甲术,是一种赶路的绝佳手段,当然,它仅限于没有任何阻拦的情况之下。

    当遇到许多阻力强悍的法阵,又或者陷阱的时候,总会让人难以越过。

    一开始的时候,我的速度很快,从山区快速赶到了城郊处,越过大片的田野,来到了密密麻麻的楼房区,穿越迷雾,正在朝着城区快速疾奔而走。

    然而眼看着林立的楼房既望,突然间我恶狠狠地撞到了一处无形之地上。

    界碑石。

    砰……

    巨大的撞击让我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创伤,我们三人凭空浮现,而我则就地一滚,在地上翻滚了几个回合,方才缓过神来。

    好在此时此刻的我已经不再是吴下阿蒙,即便是被界碑石阻挡,也没有伤及筋骨,一口老血喷出之后,聚血蛊在身体之中传来阵阵暖意,让我变得僵直的身体又迅速恢复了机能来。

    当然,之所以如此的快速,主要也是因为界碑石并非真正的边界,只不过是取材界碑而已。

    它只代表了一部分的气运。

    不过当这玩意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接下来的路程,已经不能再用地遁术继续前行了。

    当然,界碑石的出现,也说明了敌人就在不远处。

    因为我承受了大部分的伤害,王明和屈胖三反而会轻松一些,瞧见我一口鲜血喷出,将洁白的牙齿给染红了,王明有些担忧,说你怎么样?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没事。

    王明瞧见我状态还算不错,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接下来,交给我吧。”

    他目光一转,瞧见了不远处停着的一辆大货车,打了一个手势,然后走了过去,手猛然一用力,将车门给拉开,不理会刺耳的警报声,俯身在驾驶位置上摆弄了一番,然后朝着我们招手:“来,速度与激情。”

    我和屈胖三将信将疑地上了车,结果王明的手在档位上猛然一挂,却是一段行云流水的操作,紧接着卡车发出了“轰”的一声响,直接奔腾而出。

    王明对于京都还算了解,驶上了大路之后,开始一个劲儿的加油,没一会儿就飚上了100码的高速。

    这会儿天色将明,不过整个城市却莫名染上了一层浓雾,能见度低得可怜,道路上的车辆很少,而且速度也很慢,正是有了这些的对比,使得我们的货车格外突出。

    没开一会儿,立刻有警笛声从身后传来。

    不远处有交警挥舞着荧光指挥,示意我们停车下来。

    王明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极大的燥性,完全不理会任何阻拦,油门猛踩,朝前狂飙,我们都捏了一把汗,感觉他好几次都差点儿跟别人撞车了,却又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候避开了去。

    而即便如此,这样提心吊胆的架势,也让我们紧张地手心出汗。

    突然间,前面的红灯出现,而王明居然丝毫不减速,油门狂轰,直接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我们身后的两辆警车却是撞到了横行而来的车辆上面。

    继续行驶,又开了十几分钟,前方的车辆突然锐减,而路口却给沙袋和钢铁栅栏给堵上了。

    守在旁边的,则是全副武装的士兵。

    在这个时候,王明终于停了下来,看着迷雾之中荷枪实弹的军人,以及迷雾之中时不时传来的枪声,王明对我们说道:“恐怕我们还是来晚了……”

    军方戒严,光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情况,就能够看出太多的东西来。

    我们没有逃离,而是打开了车门,跳了下来。

    我们一下车,立刻就有一队士兵朝着我们这边冲来,枪口指着我们,一边大声喊着话语,让我们高举双手趴下,一边急速接近,而与此同时,我们的胸口处,出现了三两个红点,瞄准了我们的心脏位置。

    我们举起手,却并没有趴下。

    一个中尉冲到了我们的跟前,大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趴下,趴下!”

    王明从怀里摸出了一本证件,开口说道:“宗教总局的人,我们刚刚从奉天军区赶过来,联络不到总部你们是那个单位的?谁是领导?”

    我瞧见王明手中的证件,有点儿懵,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摸过来的,居然在这里装起了官家。

    不过他此刻的架势很足,一开口,立刻将这一群人给镇住了。

    那中尉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83408部队,奉命封锁xx街,没有总指挥部签署的通行证,任何人都不得通过,敬请见谅。”

    王明抬起头来,冷冷说道:“你们上级是谁,我要跟他直接对话。”

    旁边十几人已经冲到了我们的面前,十几把自动武器对着我们,中尉说道:“对不起……”

    王明叹了一口气,说好,我们不往前走了,那么能不能告诉我们,为什么通讯联络不上?

    中尉说道:“不知道,从昨天晚上开始,整个城市都陷入了瘫痪之中,到处都被袭击,电磁干扰,通讯和网络系统都被破坏,谁也不知道原因,我们只有通过指挥车和对讲机进行短途交流……”

    他正说着话,突然间腰间的对讲机开始响了:“洞拐洞拐,我们这里是黑山鹰,d8遭到袭击,请求支援,重复一遍……”

    那边的话语十分急促,中尉下意识地转过了头去,刚要指挥人看住我们,屈胖三却是使了一个眼色,我、王明和他在一瞬之间,直接脱离了射击范围,然后朝着东南处冲了过去。

    东南处的方向,就是对讲机所说的d8位置。

    枪声在我们动身的一瞬间响起,我感觉到子弹几乎从我的身后擦肩而过。

    不过很快我就将子弹甩开到了身后,冲到了事发的地点,瞧见这儿一片混乱,有十几个人影正在对驻防的士兵展开攻击。

    随着枪声的响起,不断有人栽落倒地去。

    眼看着这帮人如同迅雷一般,就要将d8地点的人全部剿灭,我们三人也及时赶到了现场。

    没有人招呼,我们直接拔出了顺手的家伙什儿,冲向了那帮人。

    对方显然没有意料到我们,在第一次的碰撞之中,全面吃亏,好几人都倒落在了地上去。

    而我在交手的一瞬间,就瞧清楚了对方的身份。

    七魔王哈多的儿子,巫悚。

    我们居然在这个地方,狭路相逢……

    <b>说:<b>

    加更送上&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