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耶朗一梦,半路跳机
    被人这般叫着,我整个人都有点儿懵。

    王,什么王?

    我是王?

    就在我一脸犹豫,脑子迷糊的时候,突然间身边走来一人,对着我说道:“王,臣先上了,此战关乎万世安危,大汉置之不理,坐山观虎斗,然而我们却不能,因为如果让这帮魔灵从地底冒出,持续跨空而来,那么我们的子民和父母兄弟,再也没有存活的希望了。”

    那人个子不高,头上插满了鲜艳的羽毛,脸上有着蓝黑色的纹身,手中举着一根老树法杖。

    接着他陡然一跃,跳到了不远处的山包之上去。

    他举起了法杖,高声喝道:“请吾上天界,神威赦众神;请吾入地府,直至幽境宫……雷泽生吾辈,八方风云涌吾命,雷来!”

    雷来!

    那一声“雷来”,说得霸气无比,就仿佛他本人就是雷泽之子一般,而整个过程,我几乎都再与他同一时间默念着那咒诀,当他将老树法杖高高举起,迎接着漫天狂雷的一瞬间,我陡然间认出了那人来。

    我不应该是他么?

    为何我会站在这里,望着远处的他,引着那我前所未见的狂雷,冲向了无数三眼小人与巨人的人潮之中去呢?

    而下一秒,我瞧见另外一个人,他让我十分的眼熟,而手中,则拿着一把“嗡嗡”响个不停的青铜古剑。

    青蒙剑。

    就在我认出了那一把剑的时候,那人已经朝着我遥遥一礼,然后一句话也不说,跟着那人冲向了前方去。

    他的所过之处,一片人头飞起,鲜血淋漓。

    杀气纵横了天地之间,在十几秒钟之后,他陡然的一剑,居然将整个山头都给劈成了两半。

    威力恐怖如斯,有如天神下凡一般。

    又有无数的豪杰勇士,面目各异,从我的身边越众而出,朝着我遥遥一礼,然后义无反顾地冲向了前方去。

    而在我们的前方,那些裂开的巨大地缝之中,黑云弥漫,无数腾然而起的烟云之中,有着许许多多古怪而恐怖的小人儿在狂舞,它们表现出了极度的嗜血和凶戾,挥舞着手中的法杖,无数风雷火电从天空落下,甚至连天上的星子都砸落而来。

    而与这些小人在一块儿的,还有无数的怪物和凶兽。

    无数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洪荒猛兽,六道轮回的凶物,都从那迷雾之中扑腾而出。

    天空的星辰都落下了,大地陷入了最黑暗的时候。

    我瞧见的那些豪杰勇士,每一个人我都叫不出名字来,然而他们每一个人的脸孔我都瞧见过,是那般的熟悉,就仿佛我的手足兄弟。

    而在接下来的交战中,这些人展现出了众神一般的手段之后,却被相继扑杀了去。

    我甚至瞧见那位一剑斩断山峦的绝世剑客,被无数的黑影扑倒在了地缝之中去。

    天要灭我耶朗,我又能如何?

    天,你真的要灭我?

    瞧见面前那惨烈的一幕又一幕,我却没有半点儿悲伤,而是将手往旁边一抓,大声喊道:“拿酒来,要最烈的栗米酒!”

    有人将一袋子皮囊扔到了我的手中来,我一口饮干,感觉胸口处有如火烧一般。

    紧接着,我从高台之上,猛然跃下,冲向了黑雾的深处,大声喝道:“耶朗灭世诀……”

    下一秒,整个世界,都陷入了灰暗之中去。

    仿佛永恒……

    “陆言,陆言……”

    啊?

    我从沉睡中倏然醒来,瞧见屈胖三的小圆脸,整个人都愣住了,许久之后,我方才回过神来,问道:“咋了?”

    屈胖三指着窗外,说:“马上就要到了。”

    我使劲儿甩了甩脑袋,又深吸了一口气,有点儿神志不清,含糊地说道:“哦。”

    虽然说着话,但我的脑子还在想着那最后的一幕,然而越是努力地去想,却越是支离破碎,就算是我绞尽脑汁,都没有办法再回忆出分毫来。

    而那所谓的“耶朗灭世诀”,我终究还是记不得半分细节。

    这与之前的梦境截然不同,仿佛只有开头,没有结局。

    瞧见我如此难受,屈胖三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做梦了?”

    他了解聚血蛊的事情,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一问,我点了点头,他立刻激动地说道:“快说说,又梦到了什么?”

    我摇头,有点儿痛苦,说甭提了,你喊我醒来,都忘记了。

    屈胖三有点儿意外,说不可能吧你都梦到了什么?难道一点儿都不记得么?

    我揉着太阳穴,然后说道:“也不是不记得你知道么,在梦里,我居然变成了耶朗王,亲身经历了黑潮袭来的一幕……”

    屈胖三“噗嗤”一笑,说你得了吧,耶朗王是小毒物的,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啊?

    我苦笑,说我没开玩笑。

    屈胖三瞧了我一会儿,看我一脸认真的模样,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说你真的梦到自己变成了耶朗王?那你赶紧讲一讲,都学了什么手段?

    我跟他大概讲了一下,讲到最后的时候,我苦笑着说道:“那个什么耶朗灭世诀,仿佛很厉害,但我现在脑子里完全就是一团浆糊,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屈胖三听了,有点儿后悔,不过还是极力地引导我。

    但我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想起来。

    屈胖三沉吟一番,然后说道:“小毒物在五年之前,曾经领悟了毁灭与希望的法则,想必也就是你所梦到的耶朗灭世诀吧?只可惜他现在还没有能够回来,要不然你们可以交流一下的……”

    他这边正说着话,突然间飞机一阵摇晃,叮铃哐啷,整个儿震得上下抖动,仿佛急浪之中的轮船一般。

    而外面,则有无数的电蛇从窗外掠过,将天地都映照得一片惨白。

    飞机里发出了通知,说前方遇到大雷暴,地面又失联,完全没有降落条件,飞机没有办法冒险降落,可能需要返航了。

    听到这话语,我们都解开了安全带,站了起来。

    机舱之中的状况也并不是很好,剧烈的摇晃和动荡之中,灯光忽明忽暗,无数叮铃哐啷的声音从各个部件中传来,仿佛随时都要散架一般。

    可以想象得到,整个京都地区,都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包括天空之上的雷暴,估计都是三十三国王团弄出来的手段。

    怎么办?

    就在混乱的喧闹声中,布鱼突然站了出来,对着机舱人员说道:“降落伞,拿出来,我们准备伞降下去。”

    飞机的机组人员一脸懵逼,指着下面,说领导,你知道下面是多少米的高空么?就算您修为通天,从这里跳下去,天知道你会落到哪儿,要不如我们先去津门或者冀北的机场,到时候再从地面出发?

    布鱼这个时候显得很坚决,认真地说道:“再说一遍,降落伞,给我们每个人发了,然后我们走。”

    那人与布鱼坚毅得如同钢铁的目光对上,几秒钟之后,朝着他立正敬礼,说是,服从命令。

    没多一会儿,我们每个人都发到了降落伞,机组人员用了几分钟时间,给我们所有人都讲明了降落伞的用法,以及目前遇到的情况。

    我们此刻并没有能够抵近预定的南苑机场,而是在密云区一带。

    介于此刻的异常天气状况,飞机再往前航行,几乎等同于自杀,所以必须返航,或者去附近的机场紧急迫降,所以即便是我们伞降下去,也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方才能够赶到市区去。

    讲明白了状况之后,飞机上的所有人都集中到了一块儿来,大家简单的商量了一下。

    我们商定的,是跳伞之后的集结与突进方向,并且保持联系的手段和方法。

    不过这些与我的关系不大。

    由于我特殊的机动性,所以一会儿跳伞的时候,我会跟着王明一起离开,然后带着他紧急赶往市内去。

    因为兵贵神速,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再慢悠悠地收拢人员,然后朝着市区进发的话,估计黄花菜都没了,也没有办法阻止得了三十三国王团的动作。

    我们得作为先头部队,紧急赶往目的地。

    至于屈胖三,他将会在我们的身后跟着,保证我们的安全。

    商量完毕之后,所有人都抓紧了固定的座椅,排队来到了机舱门的旁边,在等待着机长的倒计时之后,那舱门陡然打开。

    舱门打开,巨大的吸力就从门外传来。

    作为排在最前面的我和王明,两人没有任何犹豫,手拉着手,朝着外面腾身而去。

    飕……

    离开机舱的一瞬间,巨大的风压扑面而来,而我整个人却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自由。

    仿佛身上伸出了一对翅膀。

    自由在持续了千分之一秒后,我就陷入了剧烈的天旋地转之中,强大的力量仿佛要将我和王明给陡然扯开去,天与地在不停地交替着,紧接着我们急速下落,很快就落到了云层之中去,就在我感觉到几乎不能够呼吸的时候,突然间一道又粗又长的电芒,朝着我的面门径直扑了过来。

    刺啦……

    <b>说:<b>

    不多说,加更,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