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布鱼挂印,范老悔悟
    八国联军?

    能够让老好人布鱼说出这般刺耳的词语来,说明此时此刻的布鱼,已经是忍耐到了极限,再也绷不住了。

    什么是八国联军?这说的是在清光绪26年,也就是公元1900年,以当时的大不列颠与爱尔兰联合王国、美利坚合众国、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德意志帝国、俄罗斯帝国、日本帝国、奥匈帝国、意大利王国为首的八个主要国家,对中国的武装侵略战争。

    八国联军五万人侵华,装备精良,声势浩荡,当时的统治者慈禧、光绪一干人等狼狈逃亡西安,一直到次年辛丑条约的签订,当时的中国彻底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八国联军所到之处,杀人放火、奸淫抢掠,从紫禁城、中南海、颐和园中偷窃和抢掠的珍宝更是不计其数。

    这是一场血淋淋的惨案,也是中国近代史上的耻辱。

    每一个国人回想起这一场事件来,心中感受到的,都是难以抑制的愤怒和羞辱。

    然而除了对那八个帝国主义的批判之外,更多的有识之士,都将矛头对准了当时的清廷和官僚阶级来。

    正是因为清廷的无能,以及上层官僚阶级和满清贵族的相互牵扯和内耗,才导致了国家的败亡和耻辱。

    布鱼这一句话,直接打得在场诸位大佬的脸一阵赤红。

    能够坐在今天这个位置上的人,每一个都是打滚了几十年的大人物,哪里能够听不出这话里的意思呢?

    黄天望阴沉着脸,直接呵斥道:“余佳源,注意你的身份,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而作为布鱼的上级领导,那位副局长也是毫不客气地说道:“余佳源,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没想到布鱼哈哈大笑,将身上的中山装直接扯了下来,往地上一扔,怒气冲冲地说道:“老子早就不想干了,之前还觉得干这份事情,上为国家,下为黎民,说大了讲,为的是苍生之计;然而这两年呢,你们自己想一想,整日里除了朝堂之上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你们这帮食肉者到底都在干些什么?”

    老好人憋了一肚子气,此刻全部爆发出来:“真正做事的人,全部都给你们打的打、贬的贬,留一堆垃圾在关键部门发号施令,除了揽权,攻讦同僚,什么都不会,我留在这里,有个屁用?”

    他走到了我们这里,完全不理会身后的一众大佬,开口说道:“我们走。”

    作为一个长久以来一直老老实实做事,并且认真做实事的男人来说,这个时候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态度,这件事情,才是真正让人震撼的。

    说起来,朝堂之上对于布鱼的评价其实非常高,甚至都不亚于黑手双城帐下第一大将林齐鸣。

    最主要的,是因为这位兄台脾气好,为人方正耿直,而且能办事。

    也正因为如此,即便是黑手双城这边出了事,他也没有怎么被连累到,而且还一直被安在比较重要的职位上。

    布鱼未来的发展,其实是不可估量的。

    然而这个时候,他却直接撂挑子,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来,说明了这几年来朝堂的斗争,到底有多么的不得人心。

    而明眼人都知道,这样的内耗,其实是某些大人物默许的。

    这才是真正让人心寒的事情。

    布鱼这般一怒,场面为之凝滞,而突然之间,又来几人,却都是布鱼的同僚或者属下,居然也都站在了他的身边,开口喊道:“余老大,你去哪,我们去哪……”

    黄天望指着陡然爆发的布鱼,脸色憋得通红,语气都有些哆嗦:“你、你……”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范老往前走了一步,对布鱼说道:“你刚才所说的消息,可是当真?”

    布鱼说我会骗你们不成?

    范老说你哪里来的消息?为何指挥部和中央都没有收到?

    布鱼说我在东海,有朋友,全程瞧见了三十三国王团入境的过程,当时的作法,足足持续了半日,按道理说中央绝对能够知晓的,至于为何你们没有收到消息,我也不知道,不过如果想查,回去直接调查一下相关部门,什么都清楚了。

    听到布鱼的话语,范老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

    布鱼是不可能撒谎的,这个男人在宗教总局的口碑如何,在场所有的大佬心里其实都是清楚的。

    而如果布鱼不撒谎,那么到底又是谁在背后遮遮掩掩,帮着三十三国王团打掩护呢?

    还是那句话,小心身边人。

    敌人并不可怕,都是明面上的,真正让人感觉到恐惧的,是身后随时可能冒出来的黑手……

    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突然间有几人慌乱地冲到了场中来,对这范老开口说道:“范老,范老,出事了。”

    范老脸色一变,严肃地说道:“慌什么?慢慢讲。”

    领头那人下意识地看了我们这边一眼,抿着嘴,不敢直接说,而是想要凑上前去。

    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是冷笑道:“有什么秘密,是不敢让我们知晓的?”

    屈胖三这个时候站出来,真的很刁钻,特别是这样的一个时候,范老的脸上也挂不下了,皱着眉头说道:“有什么话,你直接讲,在场的所有人,没有谁需要隐瞒。”

    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说明不管事态如何发展,范老的心中还是清楚的,临危不乱。

    那人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姜宝国不见了。”

    啊?

    听到这话儿,所有人都为之一愣,范老都有点儿意外,说什么?

    那人苦着脸,硬着头皮说道:“姜宝国跑了。”

    混账!

    这回范老再也忍不住了,涵养再好的人都扛不住这样的消息,他大骂一声,然后质问道:“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们看好人么,怎么就不见了,怎么就跑了?到底是谁放跑了他?人呢,有没有追到……”

    他一连说了一大串的责问,那个报信的人头都快低到胯下去了,最终还是开口回答道:“是临指办的林副主任弄的。”

    啊?

    范老还没有说话,黄天望顿时就红眼了,说那林朝业人呢?

    那人摇头,说也不见了。

    轰……

    听到这话儿,黄天望脸色顿时就是一阵漆黑,脖子上面的青筋如同小蛇一般鼓起,猛然一掌往下拍去,却是一大片烟尘腾然而起。

    而随后他一口老血吐出来,鲜血都染红了前襟。

    我在旁边瞧见,心中明了那个林朝业林副主任,估计应该是黄天望的人。

    又或者说,明面上是黄天望的人,但背地里……

    这件事情到现在,很多人还迷糊着,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大部分的明眼人,包括我都已经看明白了这一次与先知发生的冲突,绝对是那位姜宝国搞的手脚,而这家伙之所以搞这样的手脚,肯定是与三十三国王团有关系。

    而姜宝国这样的一个小卒子,不可能搭到三十三国王团这艘大船的,他背后一定有人。

    那人是谁?

    姜宝国的父亲叫做姜勉,这人是龙脉勋贵的重要代表之一,而那位林朝业想必也是姜宝国背后势力船上的人。

    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我们需要面对的,不但是三十三国王团这么一个敌人,还得小心背后伸出来的枪。

    当然,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真正可怕的,是姜宝国这个时候之所以要跑,而那位林副主任之所以敢跳出来标明身份,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敌人的进攻即将开展,他们暴不暴露身份,都没有任何的顾忌了。

    或许这个时候,在某一个地方,三十三国王团已经开始亮出了他们的獠牙。

    想到这里,范老的脸色几经转变,突然快步走到了我们这边来。

    他也顾不得脸面,低声说道:“你们打算去哪里?”

    杂毛小道经历了那么多的变故,性子沉稳了许多,也不在这个时候拿捏什么,开口说道:“京都,我之前就说了,三十三国王团准备进攻的地方,是龙脉。”

    范老说我们在那里已经有所布置的,应该不会有问题。

    应该不会?

    屈胖三在旁边冷笑,说得了吧,你们的行动计划,说不定早就已经给人出卖光了,再多的布置,都在三十三国王团的掌控中再说了,你觉得一帮流水线生产出来的东西,真的能够挡得住?

    我在旁边也低声说道:“范老,想一想七神计划吧?这就是为什么连先知这样的人物,都不得不冒险来华的原因。”

    屈胖三继续说道:“其实如果加上先知,情况说不定会好许多,结果我们的黄大总管却说了一句我能行,将人家给赶走了你以为姜宝国这些人为什么要暴露身份,拼死阻拦?你以为秦鲁江那样的终极卧底,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亮相?”

    一连串的话语,让范老的脸色有点黑。

    他叹了一口气,没有任何遮掩地说道:“是,我们错了,敌人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亮出獠牙来了……”

    <b>说:<b>

    讲个笑话,一切尽在掌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