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去留争端,海上消息
    虎头城向江心起,龙脉泉从地底来;人代兴亡今又古,春风回首郁孤台。

    这首诗是明代夏寅虔州怀古之中的诗句,这是一首十分孤僻、并不出名的七律诗句,而前面的两句,与我哥陆默之前传回的暗语,几乎只有两个字的差别,便是“龙脉”被“不老”所代替了去。

    当王明跑过来跟我们说起这一通道理的时候,所有人顿时就豁然开朗了。

    我们之前的时候,想了太多的隐喻和暗理,不过最后还是一阵迷惘,并不是因为我们太蠢了,而是我们都在以自己的思维模式来对诗句进行解密,却忘记了换位思考。

    对于外国人来说,除了最正宗的中国通之外,对于“诗句”这种文化现象的欣赏终归还是差了一些,也不可能弄出什么太精妙的折喻来。

    所以简单的替代,反而是极有可能的。

    抛开字面上的隐喻,直接研究龙脉被攻击的可能,我越想越觉得很对。

    这世间能够培养出“瘟疫与恐怖之神”的地方很多,但最让人觉得稳妥的,莫过于龙脉这种关系着一朝一代兴衰的气运之地,里面蕴含的力量到底有多恐怖,看一下王明就能够理解。

    而王明也只是用了其中的一点儿旁枝末节,如果能够截胡一小部分,别说一个,就算是十个、百个瘟疫与恐怖之神,也未必造不出来。

    只是……

    谁能够知晓那龙脉的出口,到底在哪里呢?

    我们这群人之中,恐怕只有王明知道吧?

    听到我的疑问,王明黑着脸,然后说道:“的确,龙脉之事极为隐秘,但除了我,这世间知道龙脉的人数不胜数,未必不会有一两个人落到三十三国王团之中,甚至数典忘祖,早就投靠了那帮人,也使得龙脉成为了那帮人的目标……”

    我有些惊疑,说如此说来,那帮人这两天越境之后,说不定就会直接奔扑京都?

    王明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说现在说不定已经抵达京都了。

    啊?

    我说怎么可能?

    的确是没有可能,因为别看单块的界碑石我都已经无所畏惧了,但整个民族,十三亿人口,数百年积累的气运,乃至于数千年、数万年布置下来的气运之阵,这些并非是玩笑话儿,三十三国王团自己入境,问题倒也不大,但如果真的弄一些外来神灵进入,就必须做许多的功课。

    这一点是肯定的,所以三十三国王团绝对不可能悄无声息地入境。

    屈胖三这个时候却开口说了话:“也不一定这个地方,既然已经确定是对方放出来的烟雾弹了,那么三十三国王团就算是头再铁,也不可能再往这里撞。”

    杂毛小道也非常认可王明的判断,阴沉着脸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必须将大部分的兵力回防,要不然让三十三国王团真的成功了,只怕我们真的就给耍得团团转,而且也来不及了……”

    说罢,他沉思了一会儿,对我们说道:“不行,我得去跟最高指挥部的几个人谈一谈。”

    他与我们告辞离开,去见范老等几个最高领导,而ki则对我们说道:“不要再等了,三十三国王团说不定已经发动了。”

    啊?

    王明说为什么?

    ki反问道:“你知道我们明明知道不太对劲,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么?”

    众人摇头,说不知,而ki也不多做解释,开门见山地说道:“因为三十三国王团的大部分力量突然间凭空消失,已经有四天没人见过任何一张大阿卡那牌了,你们想,如果没有什么统一行动的话,情况会变成这样么?”

    四天时间了?

    听到ki的话语,我们都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冷气。

    现代社会的交通无比发达,三天时间都能够从地球飞到月亮上去了,三十三国王团的主力奔赴东方,也不是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

    关键是他们此刻到底在哪里呢?

    这个我们还真的无从得知,不过如果确定了他们的攻击点,去那里守株待兔,未尝不是一件好办法。

    一想到这里,大家都是归心似箭,都不想继续在这个鬼地方耗下去了,就等着杂毛小道去上面摊牌之后回来,我们便立刻下山。

    我们要前往黄龙府,奔赴京都去。

    结果过了半个小时,杂毛小道回到了我们这里,说道:“上面对我的想法并不支持,并且说京都已经做了安排,我们回去,只怕会打乱组织上同意的部署与安排……”

    啊?

    我们都有点儿懵逼,说上面已经有安排了?

    杂毛小道低声说道:“范老跟我透露了一个消息,在京都那里,京都军区的冥狼,锦官城军区的猎鹰,兰州军区的夜虎,羊城军区的蝰蛇,都集中一起,有最专业化、现代化的布控手段,对于我们这些过时的修行者来说,贸然加入其中,多少也有一些不太合适……”

    啊?

    冥狼、猎鹰、夜虎、蝰蛇,再加上就在天池寨的赤龙,怎么一夜之间,冒出了这么多的部队来?

    我们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而杂毛小道低声说道:“自从12年年末的世纪之战后,虽然朝堂之上对于几个有关部门的投入越来越多,但最重视的,恐怕就是超级战士项目,凭借着大战之后获得的多种战利品,配合着日渐成熟的基因、生物工程技术,以及祖上传下来的许多法器,目前这些部队的重视程度,的确有超越几个有关部门的趋势……”

    屈胖三咧嘴一笑,说上面还真的是自信满满啊,真以为那帮临时抱佛脚的家伙能够撑得起场面来?

    杂毛小道耸了耸肩膀,说这件事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咯。

    ki突然笑了,说你们的朝廷,在邪路上已经越走越远了啊……

    杂毛小道说什么意思?

    ki说道:“你们应该知道,我曾经在黑暗议会之中待过一段时间,甚至还担任过高位黑暗议会之中,对于这种东西研究的历史,可比你们这儿要悠久太多,从最古老的死灵法师,到现代的生物工程、血族改造,都是世间之最,但是你们为什么看不到成群结队的复制品出现么?”

    杂毛小道说为什么?

    ki一字一句地说道:“因为这种批量性产品,往往都会伴随着巨大的缺陷出现,而只要找到这种缺陷,不但能够在最快时间里消灭,甚至还可以反过来利用,所以这种办法费时费力却不讨好,被大多数的人给抛弃了,唯有一些死脑筋的死灵法师,会继续他们的研究……”

    听到ki的话语,大家的脸色都有一些不太好看。

    我与冥狼的人有过交手,想了想,说道:“我们这边的,应该不会吧,毕竟有一部分人可是通过九州鼎来温养引导的,说不定已经解决了问题。”

    ki并不与我争辩,说可能吧,我对东方的技术和研究也并不是很了解。

    他说是这么说,但多少还是有几分的猜疑。

    屈胖三问杂毛小道,说你现在是怎么决定的呢?

    杂毛小道说我已经跟上面说了,我准备撤离这里,待在这儿没有任何的意义,不过范老要求我先等一等,毕竟茅山在一众江湖人物的心中的地位还是很重的,如果我们这边一动,就会引起人心浮动,从而产生许多不必要的误会……

    屈胖三盯着他,说我不管什么范老菜老,我就问你心中的想法四五年前的时候,你们在天山,可没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指导部门给你建议,如果当时你们都畏畏缩缩,屈从于那帮人的命令,这世界说不定早就不存在了。

    屈胖三话语很平淡,然而话语里面的意思,却让所有的人都为之一震。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靠山山倒,靠河河干,看鸡鸡死,看狗狗翻,将所有的期待都付诸于别人的身上去,这绝对是一件极不负责任,又作死的行为。

    杂毛小道沉默了几秒钟,如同醍醐灌顶一般,开口说道:“走,现在就走。”

    他一拍大腿,朝着外面走去,开始召集茅山系的人马。

    我们这边张罗着离开,指挥部没多久就反应了过来,没一会儿,范老、黄天望、总局副局长以及受了伤的李皇帝都赶了过来,将我们给堵住。

    几位大佬的脸色都不好看,毕竟我们这个时候唱反调,简直就是给他们打脸。

    范老阴沉着脸不说话,而黄天望和那位总局副局长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开始对我们进行劝阻,毕竟茅山这边一动,军心顿时就浮躁起来,其他人也未必能够管得住。

    除了这四人,我还看到不远处有绰绰人影,却是赤龙部队的人员在移动。

    很明显,如果要较真的话,我们这样的行为,算得上是临阵逃脱了。

    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布鱼突然闯入了人群之中,一脸严肃地说道:“我刚刚得到消息,有可疑船只于东海上来,在上面盘桓了一日,随后进入了国内。”

    范老一愣,说什么意思?

    布鱼一向都是个老好人的形象,此刻却显得无比严肃,冷冷说道:“我的意思是,就在我们在这儿守株待兔的时候,八国联军,已经从海上进来了。”

    <b>说:<b>

    黑手为什么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