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章 先知妥协,王明解密
    秦鲁江,此人据说是邪灵十二魔星之一秦鲁海秦魔的兄弟,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就出现在了先知的身边。

    作为先知身边少有的华人角色,秦鲁江这些年以来一直鞍前马后地跟随着先知,并且因为出色的实力和对于东亚局势的分析,一直都是先知,乃至先知身后整个势力的东方顾问,对于一切中国事务,都有着极大的发言权,也颇得先知的重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上一次在南极的时候,他才会有底气对我百般刁难。

    当然,秦鲁江本人的实力,还是十分强横的。

    我与他有过接触,感觉他的修为很强,但至于有多强,到底还不是很清楚。

    总之一句话,他在先知团队之中,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

    然而先知轻轻一挥手,这位曾经让我无比头疼的家伙居然就直接挂掉了,头颅冲天而起,断开的颈口处有大量的鲜血喷发出来,将整个场面弄得血腥无比。

    我们的人给吓了一大跳,而先知身边的苦修士们也心惊不已。

    什么情况?

    不过站在旁边的我们却明了,先知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或多或少与秦鲁江有关。

    毕竟这家伙是先知的远东顾问,而且表现得还如此反常,恐怕在刚才拼斗的时候,先知就已经想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这位曾经在梵蒂冈有着显赫地位的老头,绝对不会是那么容易欺骗的。

    轻描淡写地将秦鲁江杀掉之后,先知将头顶上的荆棘王冠缓缓取下,然后放到了ki的头顶之上,对他低语一阵,然后将右手在他头上摩挲一番,仿佛是在祝福着什么。

    那荆棘王冠一开始的时候充满了乳白色和淡金色的光辉,光芒极不稳定,一直到先知祝福完毕之后,方才失去了光华,变得黯淡起来。

    而ki则显得很激动,半跪在地上,接受着先知赐福。

    两人完成交接的时候,我能够瞧见旁边的那些苦修士脸上露出了各种不同的表情,有的是惊讶,有的是羡慕,甚至还有不解。

    从这些人的反应来看,能够知道这荆棘王冠的价值,应该是很珍惜的。

    我眯着眼睛,甚至能够瞧见荆棘王冠末端处的鲜血痕迹。

    那痕迹很古老了,仿佛是一种包浆。

    这让我有点儿心惊,一个可怕的想法浮出了心头来。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耶稣受难时,罗马士兵给他戴上的那一顶荆棘王冠?

    如果是这样,这一顶染着耶稣基督鲜血的荆棘王冠,可是与圣甲虫、圣十字架一起并称为基督神器的存在。

    它的象征,可是很有深意的,而先知将此物交给了ki,也就是他口中的摩西,难道也是一种权利的交替和迁移?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旁边这些苦修士露出这样的表情,也就不再奇怪了。

    黄天望不是那种不识大体、不知好赖的人物,要不然也不可能坐到现如今的位置,他知道以面前这位在世间尊崇的地位,能够在这个时候,做到这样的妥协,已经是极限了,对于他的要求,自然是没有再作推辞的道理。

    毕竟这个时候,不管与教廷有任何的恩怨过往,我们需要面对的敌人,永远都是三十三国王团。

    敌人的敌人,可以成为朋友的,这是最简单的政治动物,都能够明白的道理。

    别人既然已经做出了巨大的让步,他也不可能纠缠不休。

    我们跟前死去的这些人,不光是简单一颗秦鲁江的人头就能够了结的,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秦鲁江固然是有毛病,但是我们这边的人员,必然也是有问题的,甚至极有可能是三十三国王团的内线,故意配合着挑拨离间。

    对于这事情,此刻掰扯是弄不清楚的,只有等回去之后,好好盘查。

    双方开始放下了武器,然后收拾起了自己的人员来,死者收敛,伤者救助,而先知这边将人交给了我们之后,却是带着自己的人离开。

    对于我们提出帮忙救助伤者的提议,他们也没有接受。

    对方来得快,去得也快,没多一会儿,就消失在了丛林之中去。

    作为先知留下来的代表,ki和莎乐美与黄天望等高层简单会晤之后,就在ki的提议之下,走到了我们这边来。

    而黄天望也对及时赶到的杂毛小道作了拜托,希望他能够帮忙照顾好国外贵宾。

    他的情报倒也不弱,知道这两位,一个是先知的弟子,而另外一个,这是先知的后裔,身份尊崇,如果在我们这里出了个什么岔子,那将是一件很严重的外交事故。

    所以相关人等还在收拾残局的时候,ki则带着莎乐美过来,找我们寒暄。

    瞧见已经将荆棘王冠收起来的ki,我忍不住吐槽说道:“早知道你们要过来的话,提前说一句,也许就不会闹成这样了。”

    ki耸了耸肩膀,叹着气说道:“你知道的,关于远东的事务,一向都是秦鲁江来操办的,我完全都插不进手。”

    莎乐美见到我,立刻说道:“陆,你知道小龙女在哪里么?”

    我笑了,说看见刚才跟先知决斗的老帅哥没有?

    莎乐美点了点头,说看见了,他很厉害,而且还有你们东方成熟男性特有的风采,如果他的对手是别人的话,只怕我们这里没有人能够战胜得了他……

    我噗嗤一笑,说他极有可能就是小龙女的生父。

    啊?

    听到我的话语,莎乐美整个人儿都懵了,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她与小龙女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正所谓爱屋及乌,对于小龙女的家人,自然也是满怀善意的,没想到现在居然闹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来,庞大的信息还真的是让一个小姑娘难以接受。

    ki也有些意外,说不可能吧?

    我笑了,说开玩笑的。

    莎乐美听到我这么说,这才松了一口气,使劲儿朝着我胸口捶了一拳,说你怎么这么坏啊?

    我给她一拳吹得气血翻涌,赶忙往后退了一步,说不过也不完全是虚言,他跟小龙女来自于同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叫做白城子,我想你应该知道的……

    莎乐美使劲儿点头,说对,我知道,小龙女跟我说过,青青草地,旷野蓝天和白云,美丽极了。

    呃……

    白城子明明就是一个大监狱,怎么到莎乐美的口中,就变了人间天堂呢?

    我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问道:“ki我是知道的,能担责任,不过先知对你这么宝贝,怎么会让你卷入这么一个大漩涡之中?”

    莎乐美皱着鼻子,说你别小看人好吧,我很厉害的,而且我这一次可是把“伊甸园”带来了,可不会怕谁。

    她举起了胸口吊着的一个彩螺,得意地扬起了下巴。

    我看了一眼那个乒乓球大小的七彩海螺,虽然不清楚具体有什么作用,不过听名字就好像是很厉害的样子。

    因为这一起突发状况,我和屈胖三的巡山工作提前结束了,陪同两位客人一起返回了天池寨的总指挥部,而一起离开的,还有杂毛小道。

    当然,其余人还得继续守在这里,毕竟我们这次只是误中副车,说不定后续还会有人继续过来呢。

    不过我们几个私底下对于这事儿并不认可。

    事实上,与ki进行过信息的交流之后,我们觉得这一次的事情,应该不过是三十三国王团耍得一个烟雾弹而已,既然先知提前勘破了这里面的猫腻,选择退场,那么这场大戏应该就演不下去了。

    事后屈胖三跟我吐槽,说如果不考虑政治因素的话,先知如果能够参与进来,对抗三十三国王团的机会,或许会更大一些。

    那个老人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他身下隐藏的势力和力量都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想象得到的。

    不过在这件事情上,屈胖三并没有作太多的挽留。

    这里面,还有更深层次的含义,也许跟百年之前的某个约定有关,也许我们这一次将先知放进来了,说不定就如同大堤破了一个口子般,后患无穷。

    回到天池寨之后,所有人都没有闲着,范老带了最专业的分析小组来,开始对于这件事情做了评定,并且对所有的当事人进行了调查。

    而最优先的调查对象,则是负责监视那一片区域的小队。

    从目前得知的结果,除了一名东北局向导之外,那一队之中有十一名来自西北三个小宗门的修行者,还有五名白云观道士,以及两名总局特勤专员,结果十八人之中,有五人失踪不见,其余人皆死,只有一人活了下来。

    那人是两名总局特勤专员的其中之一,叫做姜宝国。

    到了天明的时候,做过笔录的我们回到驻地,得到了一个消息,那个叫做姜宝国的男人是新进提拔起来的,原来是西南分局的人。

    不过值得推敲的,是他有一个父亲。

    姜勉。

    这位姜勉,可是龙脉勋贵之中几个最为活跃的代表人物,想要动他,后果会是很严重的。

    所以调查到这里,就有点儿陷入死结了,需要再找到失踪人员进行比对,而在这个时候,王明突然间闯进了天池寨,一路冲撞,最终找到了我们几个人,见面就开口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虎头城向江心起,不老泉从地底来,这句话,讲的是一个地方……”

    “哪里?”

    “龙脉,就是龙脉!”

    <b>说:<b>

    我们评论区里面,有大才,早就猜到了&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