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黄天望一诺退敌,秦鲁江人头飞起
    除了先知,我还看到了ki杜晓坤,以及当初在南极基地里面瞧见的好些个苦修士。

    这些人居然出现在了国境线边界,然后与我们这边的人打成一团。

    当我和屈胖三赶到的时候,这边已经打出了真怒来,不但看到双方的人躺倒在地,甚至还有的人已经失去了生命。

    先知与李皇帝两人交上了手。

    这两人都是当世之间的顶级大拿,两人一搭手,周遭的人完全都没有上前的机会,随着轰隆隆的雷暴之声,整个场中的炁场一片动荡,修为稍微低微一些的人,甚至直接翻倒在地去,根本站不住脚。

    而他们交手的树林也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力量牵引,有的树木几乎被恐怖的力量引导,连根拔起了去。

    那些树木还不是小树,盘根错节的树根从泥土里面拔出来,使得那一片区域变得狼藉一片,完全没有办法立足脚。

    两边的无关人等纷纷后撤,而我们赶到的时候,瞧见先知与李皇帝猛然一掌,劈向了对方。

    轰……

    巨大的炸响声如同雷霆一般,陡然暴起,其间产生的劲气,如同十二级狂风一般,两人交手的区域给无数烟尘给淹没了去,完全看不到任何的身影。

    我们只能够瞧见里面的劲风不断响起,激烈的战斗还在持续。

    不过屈胖三已经忍不住了,他深吸一口气,直接跃进了烟尘之中去。

    一般来讲,高手过招,如果没有把握的话,最好别进入其中。

    因为陡然妄入的话,很容易会变成双方集火的目标。

    不过屈胖三等不及了。

    我们在这里伏击的,是三十三国王团,然而现在来的却是先知和他在南极的苦修士们,还有我们的朋友ki,他们与三十三国王团完全就是死敌对头,所以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存在。

    现如今我们已经与三十三国王团势同水火,唯有一战,那么就不能够再得罪另外的一伙人。

    只可惜,这边的血债已经酿成了。

    屈胖三进入其中,过了不到三五秒钟,就传来了一道尖厉的鸟啼之声,紧接着金色的光芒从烟尘之中陡然升起,然后有一只巨鸟从其中飞了出来,直接腾身于半空之上去。

    是凤凰,此物头象天,目象日,背象月,翼象风,足象地,尾象纬,色光彩,冠矩朱,距锐钩,音激扬,腾然于天,让无数心怀怨恨的人下意识地停下了手中的兵器。

    突然间,十数丈的彩色羽翎从半空之中垂落而下,将下方的空间定住了去。

    尽管只是几秒钟时间,不过却也将那两个正处于激斗之中的顶尖高手都给镇住了。

    白城子的李皇帝与南极先知两人都一起住了手。

    长翅一展,烟尘消散,露出了两人的模样来,我这才发现,相对于先知的一脸平静,淡定从容,李皇帝就显得狼狈许多,尽管他的手中还多出了一把轩辕剑,但身上的衣服处有许多的破口,下巴处也因为呕血而变得湿滑粘稠,左手古怪地垂落,右足又有一些跛,显然是遭受到了重创。

    能够被三十三国王团为之畏惧,先知果真是一个恐怖的家伙。

    尽管面对着屈胖三化身凤凰的强大压力,但他却并不在乎什么,他头顶之上居然戴着一顶荆棘王冠,王冠之上,洋溢着乳白色的光华,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力量在上面鼓荡不休。

    是神力。

    屈胖三不得不展露出了真身之后,陡然往下一沉,偌大的身子瞬间转换,落到地上来的时候,却是变成了原本的模样来。

    似乎早有预料一般,先知瞧见他,微微一笑,说小友,许久不见。

    我往前走去,而周遭赶来的援兵也匆匆赶来,有龙虎山天师道的张天师以及门下弟子,元晦大师带领的佛门子弟,马烈日带领的西北散修等等,以及一大群双目赤红的赤龙部队,在这一瞬间,我们这边集结了将近一百五十多号人。

    而先知身后的人则少了一些,除了他之外,我认识的还有ki和小公主莎乐美,另外还有二十来个苦修士。

    不过别看对面的人少,但气势却是颇为充足。

    关键的一点,在于他们有先知。

    在这双方一触即发的状况下,屈胖三不再退缩,而是站了出来,走到了先知的不远处,说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先知没有说话,而旁边一个苦修士却站了出来,指着我们这边怒骂道:“甭管我们到底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一言不合就动手伏击我们的人,而且还下了死手?”

    我抬头一看,这人却正是当初我在南极基地里面之时,一直想要对我不利的中国苦修士秦鲁江。

    屈胖三皱眉,说下死手?

    按照道理来讲,就算是有人越境而入,为了保证不出现疏漏,我们这边会尽快通知后方,然后由指挥部调兵遣将,堵住来路。

    在确定占据了人数优势之后,我们才会现身,拦住对方,逼着他们表明身份,并且开始交涉。

    这是我们之前出发时就已经拟定好的策略。

    不过我们这边接到的信息,却是紧急求助信号,说明这边防守的人完全没有任何的缓冲余地,直接给团灭了去,所以才会如此。

    如果按照我们的理解,应该是先知和苦修士们先动的手才对,只不过对方现在居然倒打一耙,反而让屈胖三有点儿哑口无言。

    而这个时候,从后方走来一人,却是民顾委的黄天望。

    老头儿指着先知,阴沉着脸,说阁下到底何人?

    先知的脸色也并不好看,仿佛在思索着什么,而这时秦鲁江则站了出来,对黄天望念了很长的一段宗教职称。

    黄天望并非坐井观天的青蛙,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说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先知阁下。

    他的脸色变得十分慎重起来,不过却不愿意被对方的名头压住妥协,所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国与梵蒂冈并没有建交,按理说如您这般身份的人,想要来华访问,必须要提前递交国书,在获得外交部和国务院批准之后,才能够成行;不管怎么说,你们断没有偷偷摸摸翻山越岭,跨越国境线的道理,这是为何?”

    秦鲁江说事急从权,我们也是不想有太多的麻烦,所以才会从这里走的,不过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一言不合就偷袭,而且还下死手,这也太过分了?

    这时旁边站出一人来,气愤地说道:“明明就是你们非法越境,而且还是你们的人先动了手,怎么反倒怪起我们来了?”

    秦鲁江阴沉着脸,说我们的人先动了手?你确定?

    双方一阵争吵,而先知这个时候却走向了屈胖三,两人相距两米之远的时候,他开口了:“七宗罪恶魔重现人间,而且还是在东方,作为基督的圣职人员,我们不能够坐视不管,因为如果真的让他们凑齐七神计划,只怕整个世界都会毁于一旦,鉴于此,我必须过来干涉……”

    在场的所有人里面,先知只认识屈胖三。

    又或者说,他只看得起屈胖三一人,其他人不管是什么职位,多强的修为,都不过是浮云而已。

    这就是世间顶级强者的骄傲。

    屈胖三皱着眉头,说既然如此,为何不通过其他方式过来呢?

    先知指着黄天望,说他刚才说了,我若是要动,会有一整套极为复杂的过程,而且因为我身份的缘故,即便是来华,也会有太多的束缚,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屈胖三又问,说那为什么会是这里呢?

    先知说我在来华之前,去了一趟白头山,据说那里有灭世之魔,不过我并没有看到,这里面有许多古怪的事情,我之前一直没有想明白,不过刚才与你们的人交手时,我终于想明白了……

    屈胖三说既然想清楚了,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先知沉思了两秒钟,然后问屈胖三:“我可以遵守当年与东方三圣者的约定,永不踏足东方,但问题在于,你们是否能够自己搞得定三十三国王团?”

    双方在误会之中动了手,不但动了手,而且还有许多人折损了性命。

    这些都是血淋淋的事实,有这些血债横呈跟前,双方完全就没有合作的基础,所以先知也知道自己这一次的东方之行有可能会夭折了。

    他若是不退让,就会产生更多的血案。

    而这些恩怨若是得不到消解,甚至还会触发双方的仇恨,变成敌人。

    先知并不畏惧任何的敌人,但在这个时候与东方为敌,无异于便宜了三十三国王团。

    对于这些,无比睿智的先知看得很清楚,所以他才会这么问。

    屈胖三不好回答,只有将目光看向了官方代表黄天望。

    黄天望义正言辞地说道:“我们能够处理好自己的内务,就不需要劳烦你们插手了!”

    先知点头,说好。

    他说这件事情里面,肯定是有误会的,我会带着人离开,留下摩西和莎乐美跟着你们,追查造成这一次惨案的凶手,给我死去的追随者一个交代;至于我这边……

    他停顿了一下,手往左边轻轻一挥,却有一个人头腾然而起。

    那个人,却是刚才还义愤填膺的秦鲁江。

    <b>说:<b>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