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众星聚首,三堂会审
    叫我们的人是杂毛小道,而在他旁边的,有许久未见的王明和老鬼,尽管两人都戴上了铁面具,不过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他们来。

    我们停下脚步,走过去,屈胖三瞧着这两个铁面具,说哟呵,这是拍电影呢?整得挺神秘的?

    王明耸了耸肩膀,说这不是之前得罪太多人了么?还是得低调一点,你两个也不是改头换面,没有敢用真面目现身么?

    我苦笑着说道:“说来也奇怪,我们这帮人,三观忒正,一直都是干着行侠仗义、除恶扬善的活儿,结果到头来却跟那过街老鼠一样,连正脸都不敢露,而且还屁颠屁颠儿跑到这里来,帮着人家拼死拼活这么一想,怎么都觉得好亏啊……”

    杂毛小道瞪了我一眼,说怎么的,想打退堂鼓了?

    我摇头,说只是吐个槽而已,别误会。

    杂毛小道说你能够来,就说明了你的心中还存留着正义,还将更多人的利益放在心上,而不是计较太多的个人得失,也只有这样的人,方才能够有资格参悟更高的道,走得更远。

    屈胖三瞧见他说得这么一本正经,忍不住笑了,说你当掌教真人当得脑子都僵化了啊,这心灵鸡汤,还真的是捻手就来呢。

    几人碰面,好是一顿调侃,夏金城瞧见我们这边聊得正热闹,上前恭谨地说道:“几位,你们在这里聊,我去里面找组织报个到。”

    杂毛小道对普通的工作人员倒也客气,拱手,说有劳了。

    夏金城连忙挥手,说您客气。

    夏金城离开之后,杂毛小道等人领着我们往斜刺旁的一条道走去,没两分钟,来到了一处独立的营地里,周围有全副武装的守卫,端着枪,脸色严肃,不过在瞧见杂毛小道之后,还是很客气地敬礼,也没有为难我们。

    进了营地里去,几个小姑娘一下子就冲上了前面来,与我们招呼。

    小妖站在人群后面,毕竟是大女孩儿,多少也有一些矜持,笑吟吟地看着我们。

    包子一脸呆萌,盯着我,说你是……陆言哥哥?

    我忍俊不禁,说对呀,你忘记我了?

    包子说我记得你没有这么丑啊,怎么会这样呢?

    屈胖三顿时就笑喷了,而我也将脸上的伪装卸去,露出了本面目来。

    在营地内部的,都是自己人,所以我们都没有怎么拘束,小米儿、朵朵都过来招呼,如此笑闹一番,小妖走过来,问我们道:“听说你们那边闹得挺凶的,而且黄菲还出来了?”

    呃……

    我没有想到小妖开口就直接问起了黄菲这事儿,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毕竟一个是陆左的现女友,一个是前女友,算起来都是我嫂子,怎么说都不应该。

    好在这个时候屈胖三上来挡枪,帮我说起了当日之事。

    当听说黄菲的女儿小蝶在小佛爷的操持之下,变成了很恐怖的存在时,小妖忍不住眉头一挑,冷笑着说道:“难怪之前有一次我与她碰面,她说会让我我后悔的话,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

    啊?

    我说什么时候的事情?

    小妖说救下你的前两个月,最可气的是我找臭陆左盘问,他还一副恋恋不舍、余情未了的模样,弄得我更是生气要不然我也不可能在那个时候选择离开,去找地方静一静……

    听到小妖的讲述,我顿时就有点儿尴尬,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因为倘若小妖不离开的话,说不定后面就不会出那么多的事情,不过她如果留在了敦寨,只怕我就要给夏夕真的祭炼成了鼎炉,然后死掉,接着就再也没有以后了。

    这么一想,黄菲又似乎间接地救了我一命。

    当然,这些事情,说上一天一夜,也说不清楚里面的曲折,大家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把握现在。

    因为情况其实并不容乐观,甚至我们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

    而如果我们这个时候不站出来,选择去相信官方、朝堂的话,估计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个时刻,我们必须站出来,终归到底,还是那一句话。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屈胖三化解了我的尴尬,众人开始从黄菲的身上,开始延伸到了小蝶,然后又聊到了小佛爷,以及此时此刻我们需要面对的敌人身上来。

    而这个时候,王明开口说道:“对了,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情,如果情况真的如同我们所了解的那般悲观,那么我们这一次过来长白山的事情,会不会也是被人在幕后操纵着的呢?”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说道:“不会吧,又是调虎离山之计?”

    杂毛小道这时走过来,说我刚刚从指挥部那边过来,从目前得到的相关消息来看,调虎离山的可能性虽然有,但目前的情况也是实打实的。

    果真?

    听到这话儿,我们放心许多,而这个时候,房门被敲开,走进来一人,却是符钧。

    他走进来,与我们打过招呼之后,说道:“前指部那边听到陆言和小屈过来了,想请他们过去一趟,聊一聊。”

    我一愣,说聊什么?

    符钧耸了耸肩膀,说不知道,可能也是随意聊聊,跟你们交交心呗。

    我犹豫了一下,看向了屈胖三。

    那家伙伸了一下懒腰,打着呵欠说道:“要去你去,你也知道的,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见官,浑身都难受。”

    他这般表态,我如果也矫情的话,很容易得罪人,所以只有硬着头皮跟符钧离开。

    我走之前,屈胖三在跟众人聊起了那句诗词来。

    虎头城向江心起,不老泉从地底来。

    他希望能够集思广益,让大家发动头脑风暴,能够敲定出一个确切的地点来。

    我跟着符钧离开这边的营地,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听到外面有杀气震天的嘶吼声,下意识地往外一瞧,却瞧见差不多三百多人的士兵在集训。

    这些士兵打着赤膊,就穿着一条迷彩长裤,露出了堪称是岩石一般的精壮肌肉来。

    他们每一个都如同电视上的健美先生,高高低低的个儿,每一具躯体里面,都仿佛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瞧见我留意到外面,符钧跟我介绍道:“这是奉天军区调派过来的特别部队,叫做赤龙,这里面有三分之一的战士,实力达到了冥狼部队的级别,而如果在使用特殊兴奋剂的情况下,狂化之后的战斗力甚至比冥狼还要强许多。”

    我愣了一下,有点儿不确定地问道:“狂化?”

    符钧低声说道:“这是他们官方的说法,据我所知,他们私底下把这个叫做兽化,在模样上产生极大的改变,力量和速度,以及反应能力获得极大的加强,只不过精神意志不稳定,很容易攻击自己人……”

    我摸了摸头,说这样说来,原来是不成熟的产品?

    符钧说这事儿我们自己私底下说说就好,当着那些领导的面,就咽进肚子里去,知道么?

    我点头,说好。

    如此又走过几个营地,最后来到了一处三层小红楼里,在警卫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会议室跟前,符钧没有打算跟我一起进去,而是选择离开。

    我一开始有点儿发憷,不过随后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了镇定。

    等了差不多一分钟左右,有人从里面出来,我瞧见居然是马烈日、元晦大师等人。

    他们瞧见我站在门口,朝着我点了点头,也不寒暄,径直离开。

    我等人走完了,里面有一个老者朝我招手,说小陆来了?进来嘛,别在外面站着啊。

    说话的人我也熟,就是总参的范老。

    我走进会议室里面去,瞧见除了范老之外,民顾委的黄天望也在,另外还有总局的一位副局,而角落里还有一个让我有一些意外的人。

    白城子的李皇帝。

    他居然也来了。

    屋子里面的,全部都是官方层面的顶级大佬,他们纷纷站起来与我招呼,而李皇帝之前一脸冷漠,此刻也站了起来,与我招呼。

    我问道:“小龙女回来没有?之前她说得再过一阵子的。”

    李皇帝点头,说回来了,就在半个月之前吧她告诉我,跟着你很长见识,之前的自己,完全就是井底之蛙,对于这件事情,我还真的得感谢你呢。

    我苦笑,说您不责备我半途而废,我就很高兴了。

    李皇帝说当时的状况我也差不多知道,与你无关事实上你能够活到现在,我都已经很惊讶了。

    这话儿说得太耿直,范老出来打圆场,说老李你这话儿说得,听着可真不好听。

    那位副局长也是一脸和气,说对呀,陆言可是近年来江湖上崛起风头最盛的年轻高手,三十三国王团在外国横行霸道,无往不利,结果栽在他手上的顶级大人物,都不知凡几说起来啊,我倒是觉得现在的陆言,跟当年击溃邪灵教的陆言很像呢……

    黄天望这个冷脸老头,居然也附和着说道:“对,对,说起来我们这次的事儿,还得多仰仗你呢……”

    几个人一唱一和,直接把我给架得高高。

    我并没有感觉到得意,而是有一种莫名的凉意,从心头浮现出来。

    这几个老狐狸,到底想要干嘛?

    <b>说:<b>

    道歉道歉,临时有事去了中山,结果半路堵车,回不来了。

    我该死,我该死&hellip;&hellip;

    不过今天也加更不了,等我明天吧,求大家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