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奎师那凶,黄胖子愤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清晨。

    屈胖三就守在我的旁边,当我睁开眼睛来的时候,他的身影就映入了我的眼帘。

    瞧见我醒过来,屈胖三走上前来,开口问道:“身体怎么样了?”

    我左右打量了一下,发现在一处布置相当简洁的房间里,先是点了点头,然后问道:“这是在哪里?”

    屈胖三说还在梁溪,你昨天到底撞见了什么,怎么搞得这么狼狈?

    我吓了一跳,说还在梁溪?方志龙怎么样了?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跑了。

    我没有太多惊讶,而是问起了我昏迷过后的事情,毕竟除了方志龙,对方来了五张大阿卡那牌,这里面还有实力最为强盛的死神,以及因为爱侣惨死而陷入疯狂之中的恋人茱丽叶,再加上新登场的太阳、审判与世界,每一个都强大无比。

    这些人,屈胖三对付任何一人都没有问题,但与那五人交手,加上我,也未必能够敌得过。

    而那个时候的我,则已经处于昏迷状态。

    屈胖三说我打算直接冲进去的,给拦住了,然后给徐淡定一个多小时的准备时间,调兵遣将,结果等最终攻进去的时候,人都已经跑精光了。

    我说都围住了,怎么跑的?

    屈胖三说慈元阁在湖里面挖了一条密道,通过水遁,然后乘船离开的。

    我沉默了几秒钟,没有说话,而屈胖三则问起了里面的情形来,我简单地讲述了一遍,听我说完这个,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来,说那个虚空之中的巨人,应该不像是那帮家伙准备的东西啊,怎么会这样?

    我点头,说对,如果没有那玩意,我应该可以安然撤退,然后与你配合,不管怎么样,都能够留下几个人的性命来。

    屈胖三说你跟我具体描述一下,那巨人长什么模样。

    我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会儿,突然间浑身一震,一个皮肤微黑,额头之上有红痣的男人模样,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我往后猛然退去,一下子挨到了墙上,方才从那无尽的威严之中挣脱出来,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的后背之上,居然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冷汗。

    奎师那。

    那个曾经与我在藏边之地交过手的家伙,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阴了我一手。

    当从我的口中听到“奎师那”的名字时,屈胖三也感觉到棘手无比。

    凭借着他对于这个世间的了解,以及对于整个神灵体系的研究,自然知晓那个叫做奎师那的家伙十分难缠,但最为关键的事情,是它本来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安生过日子,怎么会突然间参与到这一场争端之中来呢?

    神灵之间的战争,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也太过于虚无缥缈,实在是无法理解,但那家伙没事儿跑到我们这儿来撒野,还盯着我们下黑手,这就太过分了。

    怎么办?

    屈胖三盯了我一会儿,突然笑了,说很明显,那个家伙在打压后辈啊,不过它越是如此,越说明它心中对小红的害怕和恐惧。

    我苦笑,说你这样说,怪只怪它太看得起我咯?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大多都是一个套路,“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嫉是庸才”,别人也是看得起你,才专门盯着你呢对了,你现在身体没事儿吧?

    我说刚才都说了,没事。

    屈胖三说要不然你再使用一下大虚空术,看看那家伙还有没有在?

    啊?

    我愣了一下,想起先前的那种体验就心有余悸,不太敢施展,而屈胖三则认真说道:“大虚空术是你赖以生存的重要手段,如果你因为一次的失利而心生恐惧,不敢再用的话,就如同因噎废食一般,完全就属于自断手脚的行为……”

    他这般一劝,我也感觉到这样子下去肯定不行,深吸了一口气,思索了好一会儿,终于再一次使用起了大虚空术来。

    这一次,我并没有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

    我尽可能的尝试着在虚空之中多待一会儿,结果依旧没有这样的情况。

    重新回到了现实之中,我又多出了几分疑惑来。

    难道我之前的分析错了,奎师那真的就是三十三国王团叫过来设伏我的?

    只是……

    三十三国王团再如何厉害,怎么可能与奎师那这么一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灵有联系呢?

    又或者,当时的情况,正好就是奎师那在关注这个世间,我们只是凑巧而已?

    我的心中越发的疑惑,在屈胖三的监督下,数次进入虚空,如此持续了许久,一直到我的精神有些疲惫,方才得出了一个结论来。

    那就是虚空之中,奎师那与我之间的距离十分的短,它甚至可以跨越空间,直接将自己的力量作用于我。

    不过这个世界那么大,它需要关注的东西如此之多,不可能专门盯着我。

    所以不管它到底是有意还是无心,只要是它关注我的时候,我就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撤离虚空,免得被它精神攻击,给直接弄成傻子。

    当然,这种事情有点儿像是抽奖,我无法决定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它是否就恰好出现。

    如果是那样,我就只能自认倒霉。

    又或者,想办法找个机会,将它给干掉?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我忍不住就笑了起来干掉奎师那?这个建议听上去很迷人,但认真想起了,怎么可能实现?

    两人头疼了好一会儿,这时有人敲响了房门。

    来的是徐淡定的人,不过他却带来了一个让我们都有一些意外的消息。

    黄胖子前来拜访。

    方志龙是黄胖子的大舅哥,而且还是慈元阁的首席供奉,两个人的关系实在是太密切了,按理说在方志龙投敌叛变的这个节骨眼上,他就算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粘连,多少也得将事情冷处理一下,避避嫌,别这么快露面,结果他这就找上了门来,还真的是让人诧异。

    我对方志龙背叛的事情恨之入骨,但对于黄胖子却没有什么意见,自然不会避而不见。

    谁曾想黄胖子进了屋子里来,也是气冲冲,对我说道:“陆言,徐淡定说起来,也是你们茅山的人吧,你能不能帮忙问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又要查禁慈元阁了?这回又是哪路诸侯看上了这份产业?咱们能不能来点儿痛快的,要钱就要钱,早点说,别来来回回的,让大家都不痛快,好么?”

    我们瞧见他一脸的慷慨激昂,都有点儿郁闷,屈胖三忍不住笑了,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黄胖子一肚子火气,说我特么的要是知道,至于跑过来问你们?

    我问道:“你之前干嘛去了?”

    黄胖子说志龙让我去魔都收个帐,那边的分部有个吊毛瞒着我们做假账,一直都亏空,我在那里处理了几天,结果什么都没有闹明白呢,这边又给查封了……

    听到他的话语,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方志龙这是故意把黄胖子支开,因为如果黄胖子在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方志龙做这种出卖朋友义气的事情。

    可怜黄胖子还以为这又是哪位丧门星准备整慈元阁呢。

    我想了想,又问道:“你老婆呢?”

    黄胖子也不隐瞒,说在澳洲呢,志龙说最近的风声很严,说不定上面又抽风,给我们来一下,所以得准备后路,方怡带着孩子先去那边探探路,扩展一下业务范围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事儿我是很赞同的……

    屈胖三终于没有再忍住,出言讥讽道:“是啊,不但是鸡蛋,连朋友也是,方志龙打得一手好算盘,刚刚抱了大腿,转眼就拿朋友的性命去交投名状。”

    黄胖子一听,双眼瞪大,说屈胖三,我敬重你一身本事,不过你可别乱说话啊?

    他是个粗疏的性子,倘若面对的这人不是屈胖三,说不定就已经暴跳如雷了,我赶忙拦住他,认真解释道:“黄胖子,这回是你误会了没有人要动慈元阁,纯粹是方志龙自己作死。”

    我不能卖关子,直接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跟他说起。

    除了这事儿,还有之前我们被人跟踪,差点儿被围堵而死的事情也跟他讲了明白,免得他有所误会。

    听到我的讲述,黄胖子完全愣住了。

    不管他的脑洞如何大开,都无法想象事情的结果居然是这样子的。

    这让他很痛苦。

    对于我们的话,他不可能怀疑,但方志龙这个与他几乎朝夕相处的大舅子真的做了这样的事情?

    从个人情感上来说,他是绝对不愿意相信的。

    所以在一瞬间,黄胖子直接蔫了下去,痛苦地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我知道他的心情激荡,不过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道:“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方志龙既然敢对我们下手,未必不会有更过分的决断,你最好给方怡那边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把老婆孩子叫回来,免得被人威胁……”

    啊?

    听到我的话语,黄胖子手忙脚乱地拿起了手机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适时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上面,却正是方志龙的名字。

    <b>说:<b>

    昨天的章节有改动的地方,大家可以回去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