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章 遁入虚空,巨人一目
    为什么?

    简单一句问话,道出了我心中的许多无奈。

    如果有可能,我宁愿当初都不认识这个人因为人生之中最悲哀的事情,就是被朋友所背叛。

    是的,我把这位方阁主,当做了朋友。

    只可惜……

    听到我的话语,方志龙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愣,然后脸上露出了几分尴尬的笑容,说陆言,你说什么呢?

    他也听出了我话语里面的疏离之意,毕竟一句“方阁主”,还是很明显的。

    我认认真真地盯着他的眼睛,然后又问了一遍:“为什么?”

    聪明人不需要将一切都给点破,方志龙自然知晓我已经明白了一切,脸上尴尬的笑容收敛起来,露出了极为痛苦的神情,摇着头,对我说道:“对不起,陆言,我也不想这样的。”

    我说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会这么干?是他们逼你呢,还是什么?

    方志龙一边摇头,一边后退,痛苦地说道:“不,不是,我真的不想这么做,我都是被逼的。”

    他的话语前后矛盾,让我很是意外。

    我说到底谁在逼你?

    方志龙说洪家,还有孙家。

    我眉头一扬,说怎么可能,之前他们就已经表过态,不再针对你了怎么,最近那帮人又死灰复燃了?不可能吧?

    方志龙摇头,说在我没有进入白城子之前,我觉得这世间的一切,都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和勤奋去拼搏、去争取,到了后来,我方才知道,一切都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对于某些人,想要我活着,我才能活着,而这帮人的心意一转,我偌大的家业和身家性命,就全部都给人吞进去,连骨头都不剩……

    我说所以你就找了后路,重新抱了大腿,对么?

    听到我的责备,方志龙很难过,不断地摇头,说陆言,对不起,你帮了我那么多,我却这么做,是我的不对,不过希望你能够明白我的苦衷,没有洪家孙家,还有别人,所以你要恨,就恨那帮人吧如果没有他们,也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情形。

    我笑了,说你倒是会甩锅,这么说来,你是很有自信被我留在这里了,对吧?

    方志龙的表情十分痛苦,而就在这个时候,从门口处,出现了一个人。

    我抬头一看,立刻将对方给认了出来。

    死神。

    而在另外一边的出口处,也走进了七八个人来,每一个人的气势都十分强盛;而为首的那人,我最是熟悉。

    双目喷火的“恋人”茱丽叶。

    她有理由恨我,因为在麻栗山的伏击战中,她的恋人罗密欧为了救她,将自己的力量掏空,把她给送走,而我们则没有任何犹豫地将罗密欧的头颅直接斩落,并没有留其性命下来。

    这件事情让茱丽叶几乎发狂,事后她出手屠杀了附近几个村落的无辜山民,表达愤怒。

    不过那个只是发泄兽性而已,她真正痛恨的人,是我。

    除了茱丽叶,还有几个人让我心生警惕。

    一个如同好莱坞电影里面的英俊小生,只不过他的脸上却多出了一个小丑一般的红鼻子,又圆又红,十分古怪。

    一个体重超过三百斤的俄罗斯大妈,一脸横肉,双眼之中露着凶光,几乎没有人胆敢跟她并肩而立,都离得有差不多两米多远。

    而且这妇人还有着十分浓重的狐臭味,她一出现,整个房间的人都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来。

    再有一个人,却是一个看上去像个小男孩,然而脸上却长着浓密络腮胡的家伙。

    除了这三个人,其余几个人给我的感觉,多少还是差了一点。

    我往后退了两步,然后露出了几分笑容,说:“都是熟人,想不到为了我这么一个小人物,居然出动了你们这么多的顶尖高手你们这未免也太闲了一点儿吧?”

    茱丽叶双目露着凶光,却并不说话。

    反而是堵在门口那儿的死神脸上露出了几分僵硬的笑容,缓缓说道:“您这话儿太客气了,大名鼎鼎的千面人屠,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得给出必要的尊重,你说对吧?”

    我说交战之前,不介意给我介绍一下这几位的名字吧?

    死神微笑,说这是自然。

    他指着那小丑鼻子的帅哥,说道:“这位是星币。”

    又指着那位俄罗斯大妈:“这位是宝剑。”

    最后一位:“权杖。”

    至于其余几人,他并没有介绍,显然并不是大阿卡那牌里面的人物。

    听完这些,我忍不住就笑了,说你们招人还真的很有意思,各种奇形怪状的玩意儿都往里面塞,是不是稍微长得正常一点儿的人,都不够条件进来呢?

    听到我的调侃,死神有点儿意外,愣了一会儿,方才说道:“你让我很意外,居然一点儿害怕都没有?”

    我用手环指周遭的一圈人,然后说道:“不是我说,仅凭诸位,想要杀我,是不是有点儿太天真?”

    啊?

    听到我这近乎于狂傲的话语,茱丽叶终于忍不住了,对我恨恨地说道:“你以为你早有准备,我们就没有办法?你放心,你留在外面的援兵,绝对不可能在我们杀掉你之前闯进来的。”

    那个红鼻子帅哥星币用带着粤语口音的话语说道:“你果然与传说中的一般强大,不过我这里有一阵套魔术师亲手制作的星阵图,你不可能凭借着你那神出鬼没的手段逃离的,至于你,虽然今天我们的做法并不骑士,但我很荣幸成为你的对手……”

    他说话的时候,双手已经往前挥出。

    他的手上,带着一对手套。

    那手套整体上看着仿佛银丝金属勾勒出来的材质,上面镶嵌着六种不同颜色的宝石,分别是紫、橙、绿、黄、红、蓝,形状大小几乎一模一样,闪烁的光芒各不一样,都充满了不可知的气息。

    他双手一划,却有金黄色的光在胸前出现,紧接着那光不断凝聚,幻化成了一大片复杂符文构成的圆圈。

    这些圆圈并非只有一个,而是大圆套小圆,循环不绝,不断转动。

    随着金黄色圆环光圈的出现,整个房间顿时就进入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古怪炁场之中,仿佛被隔离于世间之外一般去。

    另外三个没有被介绍身份的家伙,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了房间的其余方向,双手挥出,与星币配合。

    这是西方法阵?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也知晓了敌方对我,几乎是志在必得。

    五张大阿卡那牌啊,这里面的每一个人,在西方世界都是跺一跺脚,都能够引发一场地震的角色,此时此刻,却都汇聚到了这个狭小的地下密室来,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要拿下我的性命。

    只不过,我若是没有几刷子,胆敢冒着必死的风险,闯进其中么?

    我没有给对方太多的机会,直接找了一个空档,然后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大虚空术。

    在施展这手段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将我给拉扯回现实之中来,那应该就是星币所说的魔法师星阵图。

    那位排行仅在愚者之下的“魔术师”,应该是很强大的存在,如果是之前的我,必然已然被留在了原地。

    而与此同时,星币以及另外三人组成的法阵之力,也试图将我给留下来。

    两种力量彼此牵连,就算是此时此刻的我,都感觉到有几分勉力。

    很强大。

    在那一瞬间,我突然间有了几分惊悸,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三十三国王团之所以如此强大,并不是没有道理。

    这五张大阿尔卡那牌的威力,还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担得了的。

    不过……

    在聚血蛊小红的引导下,接受了邪神鄂乐多斯遗体之中时空之力馈赠的我,对于空间的理解,已经远远不是当初的我了。

    所以理论上,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拦我通往虚空的道路。

    飕……

    一道破空之声后,密室之中,所有人都为之一愣。

    望着那空空荡荡的地方,原本信心满满的星币陡然一愣,随即大声喊了一句话,不过因为他说的并非汉语,也不是英语,所以我并不能够听出里面的意思来。

    场中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在我的脑海中掠过。

    无数的信息投影到了我的面前,特别是方志龙的,这个背叛了我的家伙,显得十分恐惧,浑身都在颤抖。

    我本来想要再次出现,对这里面的敌人展开进攻的,然而下一秒,我突然间感觉到一阵恐惧。

    无数的画面陡然中断,我“瞧”见虚空之中,有一个巨人,正站在某种巅峰之处,跨越万里,朝着我望了过来。

    只一眼,我就感觉到浑身如遭雷轰一般。

    在意识即将丧失的那一刻,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比较熟悉和信赖的身影,猛然一跃,脱离了虚空。

    人一出来,那种恐怖的压力顿时就消失无踪,而我却感觉浑身滞涩,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噗……

    鲜血喷出,我方才感觉到胸口有几分通畅,而旁边的屈胖三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说你怎么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在意识即将消失之前,说了一声:“走!”

    <b>说:<b>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