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按部就班,当面对质
    小佛爷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对于这一点,各花入各眼,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看法,但统一的一点,那就是他绝对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绝对不可能为了配合三十三国王团所谓的“大业”,去做自己无所谓的事情。

    这事儿在之前的邪灵教就有所体现,几年之后他重出江湖,也是如此。

    所以屈胖三并不担心小佛爷跟三十三国王团联合到一块儿来。

    当然,这并不代表我们可以高枕无忧。

    小佛爷既然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目的,接下来该怎么出牌,谁也不知道,所以我们必须赶在他之前弄清楚一切,不能再被动挨打了。

    聊完这些,又谈起了之前的攻击。

    在屈胖三赶到之前,这边遭受到最为猛烈的攻击,茅山的人一死一伤,伤的那一个,被送往了医院,而死的则还留在这里,杂毛小道有许多的事务要处理,没有跟我们多聊,转身离去。

    而我们两人则回到了指挥部的会议室,等待着随时支援各处。

    不过一直到天亮,都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除了肥城那里,各处的形势都显得很不错,基本上都能够在天亮的时候赶到了彩石溪。

    民顾委的洛瞎子在那里布置了一个大阵,能够容下无数阴魂居于此处。

    说是大阵,其实就是一个收容所。

    他虽然并没有找到回去的通道,但只要将这些阴魂集中于此处,再严密防范新的通道生成,这件事情就算是处理得很不错了。

    接下来需要的,就是漫长的分析工作。

    当然,昨天晚上的行动,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此刻鲁东大地之上,还有许许多多的地方存有阴魂鬼影,昨天只是赶了个大概,上面对此还会继续投入人手,尽可能地将所有“误入歧途”的阴魂给集中到彩石溪来。

    我们在天快亮的时候,得到通知,临时指挥部将迁往彩石溪。

    我们也得跟着过去。

    对于这事儿,我们倒也没有太多的想法,跟车过去。

    抵达了彩石溪的一处密林之中,发现这里搭着许许多多的芭蕉叶,看颜色还是碧绿色的,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而地下则有许许多多的洞穴,想必是用来存留那些阴魂的。

    到了这里,我们才知道洛小北并不是唯一能够阴卒沟通的人。

    那个洛瞎子也可以。

    而且那人似乎跟杂毛小道挺熟悉的,跟我们聊天招呼也挺自然,并没有因为我们的身份而过度地谨慎。

    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人是传奇文夫子铁齿神算刘的传承弟子。

    什么是传承弟子呢?

    也就是说,铁齿神算刘教过的徒弟无数,不知道有多少,但只有这一位传承了他的衣钵。

    能够有这样的机遇,并不是铁齿神算刘对他刮目相看,有太多的不同待遇,更多的是他自己争取来的。

    据说为了保持心情的平静,他甚至能够将自己的一对眼珠子都给活生生地挖出来。

    就是这样的坚韧意志,方才造就了此时此刻的洛瞎子。

    这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至少屈胖三是这么说的,所以接下来找寻通道开启办法的事情,他基本上就不参与其中了。

    如此又是一天过去,剩余的牛头阴卒继续将阴魂赶到了彩石溪,而原本留在这里的阴魂,则听从着留守阴卒的鞭子,不再四处游荡。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洛瞎子终于带人找到了重开通道的办法,将阴魂送往了黄泉道。

    大部分牛头阴卒都跟了过去,唯独留下二十多头在这儿,继续帮忙找寻剩余的阴魂。

    一切进行得十分顺利,在这期间,小佛爷一直都没有再搞什么大动作。

    他的主要目的,似乎就是小蝶的那一件事情。

    时候据我们的了解,之前在泰山阴阳界那儿与我们分道扬镳的牛头阴卒,除了个别的几个之外,其余的都没有再见到踪影。

    也就是说,至少有三十个到四十个的牛头阴卒,成为了小蝶的祭品。

    那可是阴卒……

    想一想,都让人感觉到可怕。

    又过了一天,这边的事情基本上已经进入了正规,具体的节奏也都由洛瞎子所带领的民顾委来接管,冥狼部队的那位中校找到我们,希望我们能够跟他们一起前往沂蒙山区,深入丛山中,去打击小佛爷的势力。

    对于这个邀请,我们在经过郑重其事地考虑之后,选择了拒绝。

    倒不是我们不想要找小佛爷的麻烦,又或者是对冥狼有意见,而是凭着“小佛爷”这三个字,在没有特别强力的情报支持下,去那里找他,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希望。

    我们不愿意做那种没有意义的事情。

    拒绝冥狼的邀请,这是一件很让人忐忑的事情,不过最终我们还是表达了抱歉。

    我们也没有继续在临时指挥部这里停留,杂毛小道准备送死者回返茅山,洛小北要去宝岛与她姐姐、依韵公子汇合,至于我和屈胖三,则在徐淡定的邀请下,前往江阴梁溪。

    去往江阴梁溪,其实是处理关于叛徒内奸的事情。

    尽管到现在为止,我都不愿意相信方志龙叛变的事情,而且徐淡定虽然有多条线索,但最终都没有办法拿出直接证据,但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

    这件事情,应该是没有错的。

    所以经过商讨,我们达成了一个“引蛇出洞”的计划。

    计划的内容,就是我假意跟方志龙这边达成共识,前往慈元阁这边来,与他见面,商讨营救我哥的事情。

    至于徐淡定这边,这负责对这儿进行监视,有任何的情况,都会及时支援。

    这件事情的成功很有偶然性,取决于对方的判断。

    为什么这么讲呢,应该从最稳妥的方法上来看,将我骗到米国的五十一区去,然后在那个我完全陌生的地方,集中数之不尽的高手,将我给擒住,这才是最保险的手段。

    当然,也不排除敌方即将发动攻击,所以在国内有大量的高手存在,为了争取时间,直接在这里下手。

    而如果是后者的话,说明对方拥有足够的把握,能够一举拿下我。

    也就是说,我将面临着极大的危险,甚至可能死在这里。

    所以对于这件事情,徐淡定劝我还是慎重地考虑一下,不要太过于自信,导致发生什么不必要的事情。

    毕竟在此时此刻,我的作用实在是太重要了,已经无人可以取代。

    对于这件事情,我思索了许久,终于还是决定动身。

    俗话说得好,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媳妇抓不了流氓,我若是太过于惜身,又如何能够在短时间内,尽可能地探听到我哥的消息呢?

    我每一次想起自己要回到东海蓬莱岛,去面对自己父母和两个嫂子那期待的眼神,心中就忍不住地疼。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呢。

    尽管一些列的铺垫,我和屈胖三赶到了江阴,与亲自赶到了这儿的徐淡定汇合。

    在与方志龙的电话里面,我并没有跟他说太多的事情,关于屈胖三,我也告诉他,说屈胖三有事回茅山去了,就我一个人过来。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认真地听了一下对方的语气,却并没有听出什么来。

    抵临梁溪的当天傍晚,我搭乘出租车来到了慈元阁位于湖边的园子,再一次拨通了方志龙的电话,他告诉我跟之前一样,从后门进来,注意不要让人看见了。

    我说好。

    轻车熟路地进了慈元阁,我一进来,立刻就有一个满脸木然的中年大汉在那里等着我,朝着我拱手,说请。

    我跟着中年大汉往里走,几经转折,又到了地下室。

    之前我们来过这里,里面有瞧见许多人员,大多都是慈元阁养的制器手艺人,不过我现在一路走过来,却没有见到几人,显得格外冷清。

    瞧见我驻足观看,那中年大汉解释道:“自从上一次的事情发生之后,生意越发惨淡,许多人已经打发出去了。”

    如果是什么也不知道的话,这种解释也没有什么。

    但得到了徐淡定的情报后,我知道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那就是慈元阁早就已经做好了抛掉手中业务,移居国外的想法。

    穿过一处阴森的长廊,我来到了最里面的密室。

    门开,方志龙早已在里面等待着我,双方见面,方志龙走过来,与我热情相拥,然后装作不经意地往我背后贴了一点小东西。

    那玩意很轻微,如果不仔细感觉,完全察觉不到。

    而与此同时,我被他请到太师椅上落座的一瞬间,感知到了界碑石和限制大虚空术的法器力量。

    两种东西一入感应,我顿时就明白了,敌人已经等不及。

    坐下之后,我看着满脸热情的方志龙,认真地问道:“方阁主,为什么?”

    啊?

    <b>说:<b>

    为什么?当初答应我的广告费,为什么不给我&hellip;&hellip;ㄒo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