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寒冰领域,养蛊之祸
    那小女孩却是黄菲的女儿小蝶,她身上几乎是银装素裹,寒气逼人,脚下的土地也大概是受到了极度的寒冷,凝结成霜,一直往周遭蔓延而来,一双眼睛遥遥地望向了我,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凶戾。

    而整个空间之中,除了她们三人,却再没有任何的身影。

    之前那成千上万、不计其数的阴魂,再加上那些牛头阴卒,都没有再瞧见。

    我心头一阵疾跳,终于明白了小佛爷的想法。

    那家伙居然是利用这些阴魂和牛头阴卒来做文章,最终凝炼出了某种东西,贯注到了小蝶的身上去。

    刚才的时候,我瞧见那些牛头阴卒的数量出人意料的多,仔细想一想,昨天没有选择跟随我们一起离开的那些牛头阴卒,恐怕也都已经落到了邪灵教的手中来。

    也正是如此,这才使得小蝶拥有了如同“瘟疫与恐惧之神”的那种气势。

    或者,这就是小佛爷的造神计划?

    想到这里,我没有任何的犹豫,当下也是顾不得太多的想法,抓着手中的青蒙剑,就朝着前方冲了出去。

    止戈剑在半空之中,重重地斩向对方,给一鞭子挑空之后,青蒙剑有上前。

    那小蝶瞧见我与黄菲斗得激烈,怒声喝道:“不要伤了我妈妈。”

    她一发怒,整个空间的温度仿佛都在一瞬间下降数十度,回到了冬天的感觉来,空气中的水汽都能够冻成冰坨子去,青蒙剑上面逼发出来的剑气,都给那些冰坨子给抵挡,难以再进。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游先生却说道:“别跟这家伙死拼,不划算……”

    就在他她说话的时候,我已经祭出了聚血蛊小红来,巨大的海棠花从我的头顶上升起,将整个天空都给遮蔽住。

    即便那小蝶很有可能是陆左与黄菲的女儿,但我却不能够留手。

    因为如果小蝶在这儿给三十三国王团的计划补全了最后一环,那么所有人都有可能遭殃。

    不管如何,我都要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就在小红迅速壮大的时候,黄菲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几分惊恐之色,而另外一边的小蝶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双手猛然往上一举,整个人在那一瞬间,居然变成了透明的颜色。

    整个空间,在这个时候,就仿佛冻僵了一般。

    我感觉自己的全身都一片麻木,根本就无法活动,要不是聚血蛊小红那里传递了一股热流回来,我只怕就真的一动也不动地站在了那里。

    就在我稍微恢复了一点儿活力,正要向前的时候,一股恐怖的力量从前方陡然传来。

    轰……

    这声响居然是小红与小蝶两个小家伙的交手,在我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巨大的冲力让我完全没有办法站住脚,整个人直接被推翻了去。

    我人在空中翻腾着,几个周转,落下来的时候,发现周遭的湿地水洼,居然都给冻僵,变成了冰雪世界。

    至于那些树木草丛,也都冻得梆硬。

    而一直所向披靡的小红在这样的冲击之中,似乎也收到了一些伤害,巨大的海棠花不断萎缩,又不断地盛开,白色与红色彼此冲突和蔓延,在上空翻腾不休着。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空气冰冷,连肺都是一阵刺痛。

    而这个时候,当我想要再去找寻敌人的时候,却发现一眼望过去,什么也没有瞧见了。

    整个大地,一片银装素裹,仿佛冬天来临。

    我有点儿急了,踩着积雪,往前方跑去,结果什么都没有瞧见,我纵身一跃,跳到了聚血蛊的身上去,站在几十米的半空中四处张望,也没有找到任何的踪影。

    走了。

    那帮人来得快,走得也快,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没有与我有太多的恋战。

    这是小佛爷的风格,我自然知道,不过让我有些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小蝶居然能够与聚血蛊小红硬拼一记,尽管我不确定双方的交手到底是谁吃了亏,但也能够肯定一点,那就是小佛爷肯定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一想到这里,我就是一阵郁闷。

    终究还是让他成功了。

    就在我心情极为郁闷的时候,下方的不远处传来了洛小北的声音:“喂,你要没啥事儿的话,就下来吧,可以么?”

    啊?

    我还准备通过小红去追寻那几人的踪迹呢,听到这声音,又望着黑茫茫的夜里,叹了一口气,将小红收了,然后跃了下来。

    因为地上太滑,我还差点儿摔了一跤。

    好在我的平衡感还算不错,没有摔一个狗吃屎,稳住身形之后,我瞧着不远处的洛小北,说你什么时候来的?

    洛小北说来好一会儿了,不过你们刚才神仙打架,我哪里敢靠太近,所以就没有露头。

    我苦笑一声,说有没有看见人朝哪里跑了?

    洛小北说我劝你最好还是别想着追如果那人真的是小佛爷的话,我可以跟你打赌,只要你追上去,肯定会有无数的陷阱等待着你,就算你再强,终究会有落入圈套的时候……

    她之前就跟邪灵教关系密切,也与这位小佛爷有过交集,对于那家伙的手段十分清楚,这话儿倒也不像是吹牛。

    我叹了一口气,有点儿不想多说话。

    这种蒙着眼睛跟敌人交手的感觉太憋屈了,让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两人聊了一会儿,远处跑来了一群人,为首的却是布鱼,他抱着胳膊,说到底发生么了什么,怎么会这么冷?

    我瞧见布鱼身后的一群人,甚至还有两个班的冥狼,人多眼杂,不想多说什么,只是说道:“刚才小佛爷出现了,手里的实力很强,我没有办法留住他。”

    啊?

    布鱼很是惊讶,不过听到我后面略带歉意的话,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胳膊,说没事,小佛爷那人太过于狡诈,实力又雄厚无比,留不住他很正常。

    我想要赶紧回去与屈胖三汇合,将刚才的事情跟他说起,让他来分析,所以归心似箭,不想在此耽搁。

    我与布鱼说起,布鱼点头,说好,除了这边,别的地方一切正常,都朝着彩石溪汇去,你先回指挥部,如果有什么状况,我们再联系。

    我能走,但他却不能。

    他需要留下来收尾,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做。

    我跟着工作人员,与洛小北朝着湿地外面走去,这边的地上给冰封住,又湿又滑,洼地处还冻成了冰坨子,十分难行,而没有走多远,与我有过点头之交的那位冥狼中校叫住了我:“陆先生,陆先生……”

    我站住脚,回过头来,看着他。

    中校走到我的跟前,对我说道:“我们在外围发现了一个人,被捆得结实,好像是你给擒住的?”

    啊?

    我脑子有点儿打结,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点头说道:“对,是我,那人叫做董英杰对吧?”

    中校的脸色有一些阴沉,说对,就是他,有一件事情我想要跟你确认一下。

    我说你讲。

    中校说冥狼有几名战士倒在了附近,爆体而亡,死相很惨,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应该是董英杰干的,你们回头审问一下,差不多八九不离十吧。”

    中校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说好的,知道了,耽误你了。

    他很是客气,不再拦我,让我离开。

    我跟着工作人员往外面走去,洛小北压低嗓门说道:“那个董英杰,应该是养蛊人吧?”

    我说对,怎么了?

    洛小北说道:“这个家伙,惹大祸了,日后养蛊人遭殃,他得负最大的责任啊……”

    我有点儿不理解,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洛小北冷笑一声,说你别在这里装傻我这两天也算是看出来了,那冥狼部队是朝廷为了对付我们这些修行者特地弄出来的手段,这段时间以来功勋卓著,效果一直很不错,这一次折戟沉沙,死在了养蛊人的手里,你说说,若换了是你,该怎么办?

    被她这么一说,我心里很不舒服,说干这事儿的人是董英杰,关其他养蛊人什么事?

    洛小北嘿嘿笑,说匹夫无罪,怀璧有罪,侠以武犯禁,更何况是那些常年与蛇虫鼠蚁打交道的养蛊人呢?

    她这话儿让我听得很不舒服,但却又找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

    这话题让我的心情更是沉重。

    我们随后坐上了车,一路向往位于泰安的指挥部那边,等到了地方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

    我抵达的时候,杂毛小道已经从天罗秘境回来了。

    双方见面,杂毛小道告诉我,说我堂哥陆左暂时还回不来这种事情,并不是他所能够控制得了的,至于黄菲的事情,让我们别太刻意了,能救则救,不能救也别勉强。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苦笑,说现在已经不再是黄菲一个人的事情了……

    我把今夜发生的事情跟众人说起,听我说完之后,屈胖三哈哈一笑,说现在的这件事情,变得有趣了。

    我说到这个时候了,你还笑?三十三国王团的计划,因为小蝶,已经再无遗漏了。

    屈胖三摇头,说这倒也未必。

    <b>说:<b>

    小佛爷跟三十三国王团一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