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湿地显化,悠悠小蝶
    在我的眼中,黄菲呢,是一个长相还算漂亮、性格比较坚毅的女孩子,除此之外,也就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了。

    我对她的印象不深,最多的,恐怕就是一个标签。

    陆左的前女友。

    仅此而已,我与她的交往并不多,其它的也谈不出个一二三四五六来。

    不过此时此刻,我面前站着的这个女人,虽然模样与黄菲一般无二,但与我印象之中的黄菲却是截然不同,特别是当她的双眼泛出了那翡翠一般的绿光时,更让我为之惊骇。

    我有几分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好像对方身上有着某种让我为之畏惧的东西,仿佛我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被她阴到一样。

    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自在,要知道我刚刚从荒域回返,单枪匹马,将小佛爷和佛爷堂的后方基地闹了个底朝天,将他留在荒域里的基本盘全部都给颠覆了去,此时此刻的我,正是信心和杀气最浓郁的时候,别说一个黄菲,就算是周遭无数牛头阴卒,瞧见我身上那浓郁得几乎可见的杀气,都下意识地躲远一些去。

    这种气质,是实实在在的。

    但当前的情况却有点儿相反,黄菲给我的感觉很奇怪,让我心惊胆战。

    到底怎么回事呢?

    啪……

    一道打鬼鞭在半空中炸响而起,紧接着我感觉到那如同雷霆一般的半空之中,居然出现了破碎的空间,整个空间都仿佛裂开来一般,从破碎的黑洞之中,传来了一种深入灵魂的吸力。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之前屈胖三对我屡屡警告,但我对于黄菲的蜕变,多少还是有一些谨慎,觉得再怎么样,也比不上自己这几年的经历和遭遇。

    然而此刻黄菲的这一鞭子,就让我生出了不得不重视的谨慎来。

    唰!

    我将止戈剑拔出,然后朝着前方的黄菲冲去。

    尽管是熟人再会,但黄菲显然没有与我闲扯的时间,那打鬼鞭在半空中一甩,却是化作了十二道白色的灰影,从各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朝着我缠绕而来。

    黄菲不出手,一出手,则杀人。

    止戈剑。

    我手提长剑,向前斩去,想要凭借着我多年的杀人之道,与其应敌,结果连续七八剑皆斩落到了空处。

    每一次长剑斩落到了灰色鞭影的时候,那看着惟妙惟肖的鞭子都会在瞬间消失不见。

    而在我的身后,一道充满了阴沉气息的劲力,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朝着我的背脊猛然一抽,我感觉脑子嗡地一声响,就仿佛整个人的灵魂都快要被抽出来了一般,脑子一片空白。

    好在这种感觉仅仅只是持续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双脚居然动弹不得了。

    我低头一看,却见自己的双脚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居然给地下的淤泥糊住了。

    别看这只是淤泥,但当我提腿的时候,却感觉到整个大地的力量都在牵扯着我,让我无法挣脱开来。

    黄菲依然在我的十米之外,挥舞着打鬼鞭。

    在她鞭子的驱使下,两头浑身都是幽冥虫的牛头阴卒,正带着恐怖的冲势,朝着我飞奔而来。

    知道此刻,我终于明白了黄菲的厉害之处。

    我堂哥的这位前女友,不但修为超卓,而且一身道法,也是让人为之畏惧。

    到底是什么,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了如此巨大的蜕变呢?

    我有点儿迷茫,不过也知道如果继续这样僵持下去的话,我恐怕真的就要在阴沟里面翻船了。

    刚才那一鞭子给我带来的痛楚和阴寒,在下一秒,被聚血蛊小红传递而来的力量化解,但双脚之下的大地吸力,却将我牢牢地固定在了原地,不但让我无法挣脱,行动不得,甚至还让我无法使用出大虚空术来。

    从这一点上来说,黄菲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部分剑主。

    面对着两个恐怖的幽冥阴卒,我的选择是将止戈剑扔出,腾空而起,化作飞剑去袭击黄菲,而我自己,则拔出了另外一把剑来。

    止戈剑是杂毛小道给我做出来的剑,跟我也有一段时间了。

    但真正能够让我发挥出一剑斩最高奥义的,还是这一把曾经跟随了两代一剑神王的青蒙剑。

    剑感这东西,如果能够传承,那是相当可怕的。

    长剑在手,深吸一口。

    朝着我冲来的这两头幽冥阴卒有多恐怖,我在黄泉路上已经有过体验,这种幽冥虫据说是从冥河之中提炼而出的特殊产物,拥有着极为恐怖的阴寒之力,是天地之间最为阴秽深寒的存在,无数的幽冥虫因为亡故的牛头阴魂凝聚成形,可以免疫这世间大部分的攻击手段。

    想要通过物理手段来对付这样的阴卒,简直就是一种极为可笑的行为。

    这正是之前我们不愿意与这些牛头阴卒闹翻的原因。

    而且这一次我们所见到的幽冥阴卒并不算多,黄菲一下子就唤来了两个,显然也是有了很多的准备。

    杀心浓烈。

    手握着青蒙剑,我抬起头来,越过了那两个幽冥阴卒庞大的身影,看向了远处的黄菲去。

    她的双眼一片碧绿,姣好精致的面容之上,居然散发着几分母性的光辉。

    信仰。

    我的心中突然一动,感觉到此时此刻的黄菲,方才是最真实的时候,而之前我看到的,都不过是假象而已。

    她为什么会这样呢?

    两头幽冥阴卒已经冲到了我的跟前来,抖落着手中的长鞭,朝着我猛然甩来。

    这鞭子并非实物,而是阴气凝聚而成的法器,用来管束阴魂的,与那打鬼鞭是一个用处,不过差上一些,但如果打在了我的身上,想必也是一样的情况。

    而另外一边,黄菲的打鬼鞭也并未有闲着,继续幻化万千,朝着我袭来。

    一时之间,我就陷入了最被动的境地。

    不过面对着这样的情况,我并未有惊慌,眯眼打量着前方的两个幽冥阴卒,然后猛然向前斩落而去。

    一剑斩。

    青蒙剑在这个时候焕发出了最为强大的青色光芒,剑光化作一道弯月般的剑芒,在半空中炸响,然后朝着前方倏然飞去。

    它掠过了那两头幽冥阴卒的腰身,在稍微停顿了半秒钟之后,直接将其斩开,继续向前。

    轰……

    那幽冥阴卒给直接腰斩,轰然倒下,在泥地里砸出了重重的声响来,而与此同时,我的身上有十八根触须陡然伸出,朝着周遭游绕而去。

    万千鞭影,在聚血蛊触须的掌控之下,最终化作一根长鞭来。

    似乎感觉到了这触须的厉害,黄菲往后一拉,将打鬼鞭拉出了触须的控制范围,然后用来抵挡住止戈剑的进攻。

    而我面前的那两头幽冥阴卒,在被腰斩、断成两截的一瞬间,无数细长的黑色虫子不断蠕动,居然又幻化成了两个巨大的人形来。

    不死。

    眼看着那两头幽冥阴卒重新凝聚,就要继续冲来,我怒吼一声,聚血蛊陡然发力,将地上对我双脚的束缚力猛然一拽。

    大地之力听上去很强大,但黄菲的道术终究还是有上限的,在聚血蛊的全力以赴之下,终究没有再束缚住我。

    我一得挣脱,立刻遁入了虚空之中去,不再与跟前这两个杀不死的傻大个儿纠缠。

    铛。

    再一次出现的时候,我在黄菲身后,一剑斩向她的后心。

    似乎早就知道了我的攻击,黄菲的打鬼鞭如同最灵敏的触手,堪堪挡住了青蒙剑的一击,而且还顺着这力道,朝着后方猛然飘落而去。

    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强势,黄菲并没有与我多作纠缠,且战且退。

    两人激烈交手,几分钟之内,居然平移了几里地。

    我感觉到黄菲似乎有意要将我引开,在没有办法将她一举拿下的情况下,终于还是下了决定,猛然回头,朝着阴魂飞往的那一边倏然冲去,结果这动作让黄菲脸上露出了惊慌之色,大声喊道:“不可……”

    她居然如同疯了一般,朝着我发动了最为猛烈的攻击,而且招招致命,竟然像是要与我同归于尽的架势。

    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越大越心惊,不过越发确定了那边肯定有什么大阴谋,所以即便是她拼死阻拦,我也没有停留的意思,而是咬着牙,死命儿冲向了那里去。

    双方战斗得异常激烈,不过黄菲终究还是拦不住我,很快我就来到了一大片冒着冰霜之气的湿地前,还没有等我看清楚太多的东西,突然间一道金光就朝着我的面门甩落而来。

    我下意识地避开那道金光,一个女人的身影就落入了我的眼帘。

    游先生。

    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冷哼一声,说道:“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没想到你这个蠢货居然也变得这般强了啊……”

    我盯着这女人,又用余光瞥了一眼后面跟着的黄菲,发现游先生并不是黄菲关注的重点。

    她在为谁拼命呢?

    我脑子飞快思索着,突然间感觉到一阵极致的阴冷,下意识地往另外一个方向望去,却瞧见了一个表面上裹着寒霜的小女孩儿她的身上,有着一种我当初第一次碰见“瘟疫与恐惧之神”的恐怖气场。

    小蝶?

    <b>说:<b>

    这改版我也服,回复和投票都没了&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