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独龙苗蛊,黄菲拦路 为@ Yashion 加更
    什么?

    阴魂不听从指挥,转变了方向,而且还是在有牛头阴卒的情况下,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便是手握着打鬼鞭的黄菲出现了。

    至于她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冒着巨大的危险前往泰山阴阳界,将那只三头犬斩杀,将打鬼鞭拿到手里这件事儿,就是为了此时此刻所准备的。

    到底是什么事,能够让小佛爷冒那么大的风险,我有点儿迷茫。

    不过能够肯定的一点,就是我们必须阻止他。

    我对着还没有挂掉的电话说道:“淡定哥,我这边有点儿急事,先去处理了,你有什么情况,随时跟我联络。”

    徐淡定说道:“好,你忙你的,我们到时候说。”

    挂了电话,我对那位工作人员说道:“是肥城么?肥城哪里?”

    那人回答道:“肥城的秋明湿地一带。”

    我听完,点头,说我这就去增援这边的情况你们能够搞得定不?

    那人点头,说没问题的,陆先生您尽管去吧。

    我没有跟人客气,施展起了地遁术,开始朝着肥城方向进发。

    之前在指挥部的时候,我就大概研究过了这一带的地形,倒也没有迷路的危险,只不过鲁东乃中原故地,齐鲁之风盛行,也出过不少的能人大修,一路上也出现了许多地遁术无法跨越的地方,让我不得不走走停停,多少耽搁了一些时间。

    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之后,我停在了一处小河畔附近,电话又响了起来。

    我接通之后,听到了屈胖三的声音:“你现在在哪里?怎么还没有赶过来?”

    我朝着四周望了一会儿,摇头,说我也不确定。

    屈胖三说你的手机有定位功能的,你自己瞧一下吧。

    我这才恍然大悟,点开手机,查看了一下,然后说道:“我目前在店子乡,离邱明湿地不远了,你呢?”

    屈胖三说我在指挥部。

    啊?

    我说什么情况?

    屈胖三压低声音说道:“傍晚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一些不对劲,故意在小杂毛的地方做了手脚,结果没走多久,就有了情况,还好我及时赶回来,要不然这家伙就给人偷走了。”

    我很是惊讶,说怎么会这样呢?应该没有几个人知道箫老大的情况啊?

    屈胖三说谁知道,反正那帮人笃定小杂毛出了事,准备将人给劫走呢,动用了许多高手,我赶回来的时候,西楼这边死了好多人,连他那两个小跟班都一死一伤,如果不是我提前布下的法阵拖延了一些时间,只怕真的让那帮人得意了。

    听到这儿,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人去了天罗秘境,这边的身体基本上就如同植物人一般,几乎没有什么反抗能力。

    如果杂毛小道真的给人拿在了手里,那么不但我们丧失了一员大将,而且还有可能会被敌人威胁利用。

    那才是最恐怖的事情。

    没想到小佛爷居然还在这里设了套,好在有屈胖三这个经验老道的家伙在,方才没有让他得逞。

    不过这件事情,也给我们提了一个醒。

    面对着小佛爷这样的敌人,一定要将万事都想得周全一些,要不然随时都有可能被他一波手段翻盘,甚至输得一点儿底牌都不剩下。

    我有点儿后怕,而屈胖三却说道:“这边的事情,我来处理,不过肥城那边,估计就需要你和洛小北来办了洛小北那小娘们鬼机灵得很,基本上都是出工不出力,指望不上她,至于别人,基本上也是送菜,还得你去。”

    我说没问题。

    屈胖三说你先别急着表态,我跟你说,如果你遇到了黄菲,记住一点,千万别手软,不然你很有可能就会因为小看女人而吃亏,知道不?

    屈胖三的郑重其事,让我不由得认真起来。

    虽然不知道在阴阳界之中屈胖三和黄菲交手的过程,但他既然这么说,那么我就不得不重视起来。

    挂了电话,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朝着目的地继续进发。

    很快,我来到了邱明湿地附近,尽管周遭一片寂静,但我却能够感受得到空气之中的阴寒冰冷。

    我眯起了眼睛来,能够瞧见周遭的林地和草丛之中,有零星的阴魂鬼影。

    不过这些都很少,更多的,则在那湿地深处。

    在那里,阴气冲天而起。

    我开始朝着湿地进发,没走多远,就瞧见路边倒伏着人。

    我走近一些,将人挑翻了过来,瞧见了一张血肉模糊的脸,还有一对眼珠子都给挖出来的空洞眼眶。

    我忍不住这人,不过却通过他身上穿着的中山装,判断出了对方的身份。

    宗教局的人。

    瞧见此人的惨状,我的心中一寒,下意识地就拔出了止戈剑来,一边小心防备,一边朝着前方快步走去。

    再往里走,陆陆续续能够瞧见横卧在旁的尸体,有我们的人,也有一些不知来历的尸体,我简单瞟了一眼,便不多看,继续向前,却听到一阵激烈的交火声,我匆匆赶了过去,瞧见几个身穿军装的黑影从草丛之中跑了出来,结果没有走几步,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去。

    怎么了?

    我跑到跟前去,瞧见这些是冥狼的人,结果没有等我反应过来,这几人就直接倒下,身体直接从里面爆了开来,鲜血飙射一地。

    这些人爆体而亡,那场面要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而我却是一下子就陷入了镇定之中。

    这样血腥的场面,让我回想起了之前在荒域的战斗来。

    我对于这些,都是十分熟悉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到周遭的水洼子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东西,在某种地方潜伏着,让我有一种如同被毒蛇盯住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好。

    我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间朝着左边不远处的草丛望了过去,而这个时候,我的脚下,突然间有某种东西从泥土之中冒出,朝着我的鞋子上攀附而来。

    我低头一看,瞧见居然是一大团黑乎乎的细小虫子。

    这些虫子太小了,完全瞧不出太多的模样来,整体上团在一块儿,就如同一滩黑芝麻糊一样。

    在更围观的世界里,我感觉到这些玩意正在穿透了鞋面,往我的脚上弥漫而去。

    蛊?

    我从一开始的惊讶中惊醒过来,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论蛊,这世间,有几人能够玩得过敦寨苗蛊的?

    我可是苗疆蛊王陆左的亲传弟子。

    在那一瞬间,我猛然一跺脚,聚血蛊小红的触角就已经伸到了脚下,这些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小东西也给一下子吸住,紧接着瞬间丧失了活力,而我的意识还在迅速蔓延,身子一动,人便出现在了二十米外的一处泥地之上。

    在我面前的,有一个撅着屁股的家伙,正在望着不远处的地方。

    而那儿,正是我刚才站着的草丛。

    旁边还有几具残躯。

    大概是感觉到了什么,那人猛然一回头,瞧见站在他身后的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紧接着一骨碌爬了起来,右手一挥,却是朝着我的脸上洒来一把黑砂。

    我平平伸出了左手,对于炁场的精妙操控,让这些黑砂在半空中凝固了住,没有能够再往前存进一步。

    那人一脸惊容,哆嗦着问道:“你、你是谁?”

    我眯着眼睛,缓缓回问道:“你又是谁?”

    大概是从我的身上感应出了大家属于同行的气质,那人收起了一脸的慌张,拍了拍腰间,又比了一个手势,这才对我说道:“独龙山苗蛊,董英杰,见过老乡,刚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大家同属一脉,还望高抬贵手……”

    那人滔滔不绝,我却阴着脸,冷冷说道:“你听了谁的命令,在这里闹事?”

    董英杰脸色一变,张了张嘴,却没有回话。

    我冷笑一声,说邪灵教小佛爷,对么?

    董英杰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弄明白我话语里面的意思,过了几秒钟,他方才摇头,说不,不是什么小佛爷,我不认识这个人。

    我说那是谁?

    董英杰犹豫了一下,还是不肯说,我瞧见他这个模样,似乎另有隐情,没有多耽搁,直接上前过去,董英杰瞧见我动手,当下反抗,不过他是养蛊人,并不是什么顶厉害的修行者,在蛊毒对我无效之后,三两下就给我直接弄晕了过去。

    我没有打算弄死这人,而是将他身上的衣服剥下,三两下将其捆住,然后扔下,继续往前走。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瞧见无数的阴魂腾然于半空之上,这些幻影之中,甚至还包括了十几个牛头阴卒在内,无数的虚影在半空中不断旋转,其间夹杂着鞭子的炸响声,过了没一会儿,有一道暗色光芒从虚空之中陡然传出,最终落到了不远处去。

    我瞧得一脸茫然,下意识地往前疾奔,而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却出现了一个人影,将我给拦截在了半路。

    我走得近了一些,瞧见这儿已然经历过了一场大战,周遭倒下许多人,而站在我面前的那一位,却正是手持着打鬼鞭的黄菲。

    她冷冷地看着我,双眼之中,一片碧绿。

    <b>说:<b>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