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确定内鬼,肥城混乱
    当屈胖三说出这一个名字来的时候,我们都集体沉默了。

    有过与那些剑主交手的我们,都知道这世界上倘若说还有谁能够批量性制造顶尖高手的话,三十四层剑主简直就是舍我其谁,尽管黄菲在我们的眼里,一直都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但如果这里面多了三十四层剑主的搀和,所有的不可能就都消失了。

    我们陷入了沉默之中,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回头看向了杂毛小道,问道:“小毒物,什么时候回来?”

    杂毛小道想了想,说这样吧,我今天去一趟天罗秘境,问一问他的意见。

    黄菲是陆左的前女友,而且两人之间,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感情在的,现如今黄菲站了出来,我们必须尊重陆左的意见。

    对于杂毛小道的表态,我们都没有意见,唯独一个人有点儿意外。

    那人便是洛小北。

    她问陆左怎么了,他现在在哪里?

    我们都没有回话,瞧见我们这态度,洛小北立刻就撂了挑子,说行吧,你们既然把我当做外人,那你们就自己玩儿吧,我回家了。

    她说完这话,准备离开,我赶忙上前,把她拉住,苦笑着说道:“怎么好好的,就说这种丧气话?”

    洛小北此刻的位置非常重要,如果没有了她,我们就不能够与牛头阴卒进行沟通。

    如果没有了沟通,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很难处理。

    洛小北大闹一番,最终还是答应留下来帮忙。

    不过她的条件,是让总局那边撤销对她的通缉令,这事儿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具体看怎么操作,反正都是布鱼那边去沟通协调,我们都没有太多的参与。

    离开了泰山,我们将杂毛小道送到了天罗秘境,然后将他的身体带回临时驻地存放起来,并且由两个随行的茅山弟子帮忙照顾。

    到了傍晚时分,我们来到了会议室这里,太阳落山的那一刻,先将那一位与洛小北沟通的牛头阴卒唤了出来。

    再一次地谈判,最终牛头阴卒答应帮忙收拢阴魂,但对于回路,却提出了疑问。

    这个时候,来了一个瞎子。

    这位瞎子姓洛,是民顾委的高层,一对眼睛满是伤疤和空洞,戴着墨镜,告诉我们,在泰山西麓的彩石溪一带,有两界连接的痕迹,如果将阴魂赶往那里,然后在深入研究,应该能够重新开启两界的通道。

    实在不行,再组织人超度,想来也是可以的。

    大约谈过之后,大楼前的院子里,开始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牛头阴卒来,这些人将由我们带着,前往各个阴魂无数的山头野地,去那里收拢阴魂,然后将它们赶到彩石溪来。

    这种事情说起来很复杂,但跟它们之前的工作很像,只不过一边是黄泉道,一边是阳世而已。

    不过因为地点十分分散,使得有关部门这边的工作难度很大,需要跟各个部门协调,到最后的收尾工作,也有着许多的要求。

    所以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几个部门从邻近几省抽掉了大量的工作人员过来。

    不过越是如此,上面越是谨慎。

    很明显,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小佛爷的这举动,分明还是在声东击西,希望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到这里来,而越是如此,其他地方的动作想必也会即将到来。

    这才是最恐怖的。

    而且更让我们几个人暗自心惊的,是我们现在基本上处于被动防守的状态,连敌人的影子都摸不到。

    这事儿才真的让人头疼。

    商讨之后,开始出发了,我经过分配,被派往东平县,那边有一个湖,湖上面鬼影重重,需要有部分人手过去驱赶,免得到时候闹得不可开交。

    与我一起出发的,有差不多一个小队,总共十来人,而分配下来的牛头阴卒,则有四头。

    我们是乘车前往的,一路高速,抵达地方的时候,也有专业做事的人,用不着我来操心太多。

    我只需要在这儿坐镇,避免出现什么意外就好。

    来到了湖边,四个牛头阴卒开始行动,它们的手中也有鞭子,都不知道是从那里掏出来的,在半空中挥舞了一下,不过却并没有响声,但那些漫无目的游荡的阴魂却仿佛给镇住了一般,几鞭子之后,如同有了目标一般,朝着牛头阴卒这边缓缓走来。

    没多一会儿,这里就汇聚成了一条长长的队伍。

    我站在不远处,听着参与其中的工作人员在紧张地讨论着回程路线的事情,有点儿百无聊赖。

    事实上,“百鬼夜行”这件事儿说起来恐怖,但毕竟阴阳两隔,但凡是阳气足一些的人,基本上是看不到这些异状的,这种事情整体上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影响,我也不清楚小佛爷做这件事情最终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而且他在这件事情上面跟泰山奶奶闹翻了,这可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要是被那位盯上了,记了仇,以后终究还是会照面的。

    他毕竟不是神,终究会有一死。

    像这种破坏六道轮回的事情,还真的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真的就一点儿害怕都没有么?

    就在我思绪飞扬的时候,突然间布鱼给我配的电话响了。

    不远处的工作人员下意识地望了我一眼,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意思却表达清楚了。

    我赶忙走远一些,掏出了一看,却是徐淡定打来的。

    我赶忙接通,然后问道:“淡定哥,我哥的事情有消息了没有?”

    徐淡定说道:“我们按照方志龙所说的话语去查了,不过那边现在搞得很严,没有任何的线索,我们甚至还因此暴露了一个潜伏已久的暗线,目前已经没有了联系……”

    啊?

    我有点儿焦急,说那他到底是落在了敌人手里,还是没有呢?

    徐淡定说这件事情我没办法说,不过有另外的一个情况,我想要跟你汇报一下。

    我说你讲。

    徐淡定说我们转变了思路,开始调查起另外一个人来,发现在最近的三个月内,慈元阁这边通过各种手段和路径,将手里的大量产业进行了抛售,然后将财产转到了海外去,方家在澳洲和欧洲拥有多处房产,甚至还在法兰西拥有一整座的古堡,而这些都是在最近完成的,事情办得十分隐秘,如果不是我们仔细查,未必能够有太多的信息……

    听到徐淡定的话语,我的心不由得有几分凉意,说你的意思,是?

    徐淡定说这个财产转移呢,其实并不能证明慈元阁的立场,毕竟之前他们给人算计了一下,方志龙还身陷囹圄,做出这种举动来也是正常的,不过我们留在梁溪那边的人还有一个有趣的发现……

    我说你一下子说出来吧,别卖关子了。

    徐淡定说慈元阁表面上十分正常,没有任何的异动,只不过出入的客人之中,有一个人很可疑,我们花费了巨大的精力,最终查出了那个人的身份,是一个叫做南方金镇事务所的合伙人,不知道你还记得这个名字不?

    金镇事务所?

    我顿时就明了,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如果你这个消息没错,上一次出卖我们行踪的,应该就是慈元阁了黄胖子在这里面,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方志龙与我们是朋友,被他出卖,固然让我心痛,但相比于方志龙,他的妹夫黄胖子才是让我为之关注的。

    黄胖子的父亲叫做一字剑黄晨曲君,曾经的天下十大之一。

    一字剑曾经为了剿灭邪灵教,牺牲自己,黄胖子虽然是他的私生子,但毕竟是忠臣之后,而且黄胖子还是南海一脉的,与王明、老鬼的关系匪浅,如果他也牵涉其间,这事儿就有点儿严重了。

    好在徐淡定的回答是否定的。

    从目前来看,黄胖子应该并不知道方志龙的心思,而他的老婆方怡,则带着孩子在澳洲居住着。

    当然,这只是他的推测,至于具体的情况,谁也不知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道:“你们那边,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呢?”

    徐淡定说关于这件事情,有两个处理意见,一个是慈元阁在江湖上的声誉很响亮,而且因为上一次的事情,所以需要立刻低调处理,再有一个,则是先不要打草惊蛇,静观其变,看后续的发展,并且试着能不能引蛇出洞,将他背后的大人物给钓出来……

    我说你们怎么决定的呢?

    徐淡定说目前还没有决定,在此之前,我希望听一听你的意见。

    我沉吟了一下,有点迷茫,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有一个工作人员跑到了我的跟前来,对我焦急地说道:“陆先生您好。”

    我将手机拿开了一些,问道:“怎么了?”

    那人抹了一把额头上面的汗水,然后对我说道:“指挥部那边传来消息,说肥城那边发生状况,有大规模的阴魂发生异动,并没有听从指挥前往彩石溪,而是转向了另外一边,在肥城的工作人员被人击杀,目前的情况很混乱,可能是邪灵教在捣鬼……”

    啊?

    <b>说:<b>

    被动挨打,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