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阴卒归附,疑云重重
    黄菲?

    如果说那人是小佛爷,又或者说是小佛爷麾下的任何一员大将的话,我都不会如此刻那般吃惊,但如果刚刚斩杀了三头犬,并且吓得这一大帮牛头阴卒狼奔豕突的人是黄菲,我还真的有点儿接受不了。

    不过屈胖三这人虽然平日里吊儿郎当,没个正行,但真正的关键时刻,却绝对不会含糊。

    所以他也没有骗我的必要。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黄菲为何会变得这么强了呢?”

    屈胖三苦笑一声,说谁知道,又或者,此时此刻的她,已经早就脱胎换骨,不再是当年的她了吧……

    屈胖三的话语里有着几分说不出来的惆怅,仿佛在追忆往事一般。

    我说你没事吧?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我还好……

    而这个时候,我听到桥上有人在喊:“你们在干嘛啊?”

    啊?

    我回头过去,瞧见洛小北在朝着我们挥手,便说道:“先上去吧,这事儿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呢。”

    两人回到了桥上来,瞧见洛小北在刚才的时间里,居然通过那头认识的阴卒稳定了整体的场面,原本慌乱而逃的无数阴卒又都朝着这边回流而来。

    她的身边,站着一大堆的牛头阴卒,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

    虽然依旧是面无表情,不过我却能够感受到几分敬重之意。

    是因为屈胖三赶走了黄菲么?

    刚一落地,洛小北告诉我们,说刚才的那根鞭子,叫做打鬼鞭,能够驱使所有的阴卒和阴魂,让它们去做违背意志的事情它们倒不是害怕那人,而是对于那根打鬼鞭有着天然的恐惧和屈服感,没办法反抗。

    听到这里,我终于明白黄菲,或者说她背后的小佛爷为何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跑到泰山阴阳界这儿来撒野。

    俗话说得好,打狗还要看主人。

    三头犬的主人是谁?

    那可是泰山奶奶,如果真的要出现一个什么三长两短,别说黄菲,就算是小佛爷亲自来,也未必能够兜得住。

    谁曾想那家伙不但办到了,而且还将让我曾经畏惧无比的三头犬给宰了,从它的身体里抽出了打鬼鞭来。

    这打鬼鞭的名字虽然粗粝,但从它的功效上来看,可以得知,这绝对是一件神器级别的物件。

    当我们还在阴阳界石滩那里的时候,洛小北已经处理完这边的事情,通过那位幽冥阴卒的沟通,在场的大部分牛头阴卒都得知了情况之后,表示可以与我们这边的人合作。

    没有人是天生邪恶的,也没有鬼是天生邪恶的。

    我们寻常所见的厉鬼,大部分都是因为执念导致,这跟人群之中,混进几个恶人一样,没有太多的区别。

    只不过,现在这时间节点,再过一会儿,天就要亮了。

    它们不可能待在太阳光下,需要找地方藏起来。

    藏哪儿呢?

    就在洛小北与这些牛头阴卒沟通的时候,屈胖三却祭出了一物来。

    那东西叫做青云图。

    青云图悬浮于半空之中,见风就涨,化作一道巨大的天幕,上面有八卦的光芒和阴阳鱼游动,不过却没有半分侵略的意思,反而让人感觉到有几分说不出来的舒心感。

    这虽然只是我自己的感觉,放在牛头阴卒那边,其实也是如此。

    对于这个临时的新住处,大部分的牛头阴卒都感觉到十分满意,不过也不是没有另外意见的阴卒。

    而之所以会有意见,最主要的,是因为不够信任。

    将自己的性命放在别人的手中,这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事情。

    此时此刻,进入了青云图中,但如果等到天亮,在烈日炎炎之下,将他们又从青云图里面放出来,放在阳光下暴晒呢?

    会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呢?

    我们的回答是不可能,但在某一些的阴卒心中想来,却还是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而只要是有这可能性,就会有阴卒抗拒。

    所以一直到最后,进入青云图之中的牛头阴卒,也才有一大半,至于另外的一小半,则消失于山野树林之中,不见了踪影。

    对于这件事情,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这个时候,我们不能蛮来,甚至都不能动手。

    毕竟阴阳两隔,即便有洛小北的沟通和共同的利益存在,但这样的信任链也是非常薄弱的,任何一点儿意外,都有可能让它随时断裂,而我们之前的设想也最终不可能会实现下去。

    这才是我们最为担心的。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等到屈胖三收起了青云图,放在崆峒石之中去,天色已经大亮。

    原本拥挤的长桥之上,此刻变得空空荡荡。

    突然之间,远处传来了一道光。

    红彤彤的朝阳在东边缓缓升了出来,温暖的光芒透过清晨的薄雾之中,照耀着大地。

    肆虐了一晚上的阴魂,此刻终于不见了踪影。

    白天到了。

    我们都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感觉到这一夜实在是太漫长了。

    而这个时候,一直停留在远处的人们也纷纷围了上来,还未来得及寒暄,便有人开始惊呼起来:“天啊,那是什么?”

    我们回转过头去,却见阴阳界的石滩之上,那头巨大的三头犬尸体,在太阳光的照射之下,开始冒出了腾腾的黑烟来,然后黑烟之中,仿佛有无数的阴魂在挣扎一般,数百个苍白而狰狞的脸孔在翻腾不休。

    这些人哪里瞧见过这样的情形,都有点儿惊到了。

    有人认出了这玩意的价值来,赶忙招呼道:“快,快,去把它的尸体盖起来,这东西运到上面去,说不定还有研究的价值……”

    研究的价值?

    冥狼么?

    我脑子刚刚想到,就瞧见几个黑影如电,落到了阴阳界之上,为首的那人,还真是那位冥狼的中校。

    不知道为什么,我瞧见这些冥狼,心里隐隐有一些不太舒服。

    正如同别人看我像是开挂一般,我也觉得这些冥狼没有扎好根基,就变成如今的模样,也是开挂。

    不过开挂与开挂,终究还是有区别的。

    冥狼的出现,让所有的修行者都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危机,再加上朝堂之上的强势,以及种种的迹象,仔细想一想,如果外敌的威胁不在了,我们这帮人,会不会就落得一个“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呢?

    不敢想……

    好在那三头犬的尸体在太阳光的照射之下,挥发得很快,刚刚看着还这么大一坨,结果转眼之间,化作了灰烬去。

    那位冥狼中校终究还是扑了一个空。

    一个戴眼镜、穿着白大褂的老头气冲冲地跑到了我们的跟前来,对我们说道:“那是什么?那可是地狱三头犬啊,那可是传说中的神物啊,你们怎么一点儿纪律性都没有啊?如果刚才能够对它有一点儿保护的话,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瞧见他那痛心疾首、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瞧见我笑了,老头更是气愤,怒气冲冲地说道:“我说你这个同志,怎么一点儿意识都没有呢?你、你……”

    他还待张口痛斥,布鱼赶了过来,将他给拦下,然后对着脸色已经转冷的我们道歉:“抱歉,抱歉。”

    老头并不觉得,还待喷人,我则冷冷地说道:“这位大爷,我可不是你们的同志。”

    啊?

    老头顿时就是一肚子火,刚要发作,布鱼赶忙拦住他,连哄带劝地带到了远处去。

    没多一会儿,布鱼转头回来,一脸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蒙教授这人的性格就是这样,没有别的坏心,只是不太了解人情世故,一心都放在科学研究上……”

    屈胖三皱眉说道:“梦教授?他到底干嘛的?”

    没有等布鱼说起,旁边的杂毛小道就说道:“著名的中科院院士,冥狼部队的创始人之一,这个你们应该明白了吧?”

    冥狼部队的创始人?

    听到这头衔,我们顿时就明白了老头儿的口气为何会这么大。

    话题打住,我们这边跟布鱼汇报了当前的情况,说明天的话,我们就能够在这些牛头阴卒的帮助下,将那些四处游荡的阴魂给召集到一块儿来,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找到被凿开的通道在哪里。

    布鱼说这件事情专案组已经召集了全国各地的高手过来,包括民顾委的文夫子,也来了几位,今天应该就会有结果出来。

    等布鱼等人去忙别的事情了,我们这个小圈子的人又聚拢到了一块儿来。

    杂毛小道低声说道:“大人,你真的确定那人是黄菲?”

    屈胖三说你们觉得我在拿自己的名誉开玩笑?

    我说不,只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别说那三头犬到底有多么恐怖和厉害,单说你,能够让你吃了暗亏的主儿,这世间还真的不多,黄菲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怎么突然间变成这样了呢?反正我是想不通。

    屈胖三冷笑,说你们可是忘了一个人。

    杂毛小道说谁?

    屈胖三说道:“三十四层剑主!”

    <b>说:<b>

    大家可以关注一下小佛的个人微信公众平台,以后任何的咨讯,都会在哪里发布。

    搜索&ldquo;南无袈裟理科佛&rdquo;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