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开门打狗,黄菲露面
    泰山的确出了事,光华从天而降,闪耀世间,有野兽的吼声从山中传来,声声悲鸣,又夹杂着夜莺哭啼之声,让整个东岳之地,充满了说不出来的诡异之声。

    我们身处于泰安城郊,遥遥而望,也能够感受得到几分莫名的阴森。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听不懂我们说话的那牛头阴卒陡然站立起来,差点儿顶到了天花板去,而那位进来报信的通讯员瞧见这货,顿时就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犹豫了几秒钟之后,大声喊道:“有鬼啊……”

    他连滚带爬地出了门,这才反应过来。

    呃……

    我们就是过来收容阴魂的,他怎么反倒是怕起了这个来?

    不过那牛头阴卒一动,会议室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站了起来,生怕这位恐怖的大个子有什么别的想法,纷纷提起了防备来,而布鱼则赶紧对洛小北说道:“怎么回事?”

    那牛头阴卒显得很安静,不过皮肤之下的幽冥虫不断游动,异常活跃,显示出了它此刻的内心活动还是十分激烈的。

    洛小北与它沟通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它感知到了同类,想要去与它们汇合。”

    布鱼听到这话儿,赶忙说道:“对,对,赶紧去汇合,等人齐了,我们才好谈事儿啊……”

    人齐了?

    他也是着急了,说出来的话口误连连,不过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去跟他较真儿,洛小北与它简单沟通几句之后,跟随着那牛头阴卒走出了门。

    这会议室的门框有加大过的,不过并没有办法让那牛头阴卒通行,好在这玩意儿也并非实体,直接穿墙而过。

    紧接着那牛头阴卒往前走去,身子在半空之中,如履平地,朝着泰山的方向走去。

    它走得很快,几乎是一步几十米。

    瞧见这情况,大伙儿都懵住了,好在屈胖三比较冷静,对我说道:“你带着她追过去,我们随后就来。”

    我没有犹豫,伸手拦住了洛小北的手,然后使用地遁术,紧紧地跟随着那牛头阴卒而走。

    而在头顶之上,屈胖三如同阴云一般掠过。

    除了我,没有几个人能够注意到这个家伙。

    牛头阴卒走得很快,掠过城郊,掠过旷野,掠过了山林和荒丘,到了最后,来到了泰山脚下。

    这座曾经被无数皇帝奉为信仰,并且期待在此封禅的东岳灵山,此时此刻,到处都是虚影掠过,一般人什么都瞧不见,但在我面前,却又仿佛回到了黄泉道上的时候,无数脸色苍白的阴影在毫无意识地晃荡着。

    此刻已然接近天亮的时候,处于趋利避害的本能,它们开始朝着阴影潮湿的地方汇聚而去。

    我看着牛头阴卒的背影,停下了脚步。

    我感觉到山中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在翻涌,仿佛有人在其中斗法,恐怖的雷暴声轰隆而出,又有光华陡现,让人摸不清楚那里面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而牛头阴卒却并没有任何的恐惧,大步流星,毫不停留。

    就在我驻足观察的时候,洛小北催促我道:“走啊!愣着干什么?”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犹豫了一秒钟。

    因为牛头阴卒直奔而走的地方,其实就是我们之前去过的阴阳界。

    泰山有很多的景,道路也不止一条。

    但牛头阴卒直奔那儿,情况就有点儿奇怪,要知道先前我跟布鱼聊过,得知这阴阳界一切正常,出问题的是泰山周边的区县,而且那种通道一会儿关闭,一会儿畅通,再加上只有两晚的时间,所以他们也都没有研究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照道理说,阴阳界这里,有着泰山奶奶镇守,问题应该不大。

    但这牛头阴卒跑到这里来,是干嘛呢?

    我没有想明白,只有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而这个时候,地遁术已经被限制了,我唯有凭着双脚,朝着山上狂奔。

    这个时候洛小北也挣脱了我的手,往上面跑去。

    一路上,我们瞧见了许许多多的阴影,这些无辜的亡魂完全搞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也非常胆小,特别是阳气旺盛的我们,更是连连躲闪,与寻常所见的厉鬼截然不同。

    这些阴魂在人间完全无害,倘若是直接消灭了去,还真的是大大的因果。

    快到阴阳界的时候,在那桥头的附近,我瞧见了一大群的牛头阴卒,这些家伙有的是本尊,幽冥阴卒在里面的比例很小,几乎是十比一左右。

    即便如此,也有差不多是十三四头幽冥阴卒。

    因为这些大个儿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所以之前与我们有过沟通的那头牛头阴卒一融入其间,我们就根本没办法弄清楚谁是谁。

    瞧见这么大一群阴卒,我们都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

    洛小北更是心惊胆战,朝着我靠近了一些。

    她虽然是个胆大包天的小妞儿,但到底是个妹子,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多少还是存在的。

    这些粗大壮的牛头阴卒差不多有一两百个,全部都挤在了这一片山道之中,而在阴阳界的那片石滩之上,就是泰山异状的来源,此刻还有光华闪耀,但那声声悲鸣,已然不再听闻。

    我本来想要冲上前去,瞧个究竟的,然而我和洛小北的靠近已经引起了那一大群牛头阴卒的注意,这一边几乎所有的阴卒都朝着我们这边看来。

    这些牛头的脸上基本上都没有什么表情,不过却分外冰冷,让人心中生寒。

    我找不到之前与我们有过协议的牛头阴卒,面对着这么一大帮阴卒,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发虚的,不敢硬冲上前去。

    我们甚至不敢有太过于激烈的动作,生怕惹恼了这些家伙。

    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僵持,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阴影出现在了最前方,一边指着我们,一边跟自己的族群挥舞手势,仿佛在解释着什么。

    瞧见这场景,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那个家伙,终究还是站了出来。

    倒不是说我怕了这些牛头阴卒,而是双方一旦产生了冲突,矛盾激发起来,就没有了缓和的余地,之前的计划也就泡了汤。

    而如果是这样,那些漫山遍野的阴魂又该如何办呢?

    我有点儿头疼。

    就在我长长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间长桥的尽头处,突然间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炸空声,就仿佛雷鸣一般,从那里爆发开来。

    我耳朵一动,感觉好像是某种鞭子打在了半空中发出来的炸响。

    这声音一出现,立刻引发了巨大的骚动,我瞧见那一大帮的牛头阴卒居然露出了惶恐之色,朝着长桥两边的方向狂奔而逃。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瞧见那一大群牛头阴卒朝着我这边狂奔而来,下意识地要拔剑,随后发现它们并不是冲着我来的,而是朝着两边散去,最前面的那个牛头阴卒还朝着我们做手势,仿佛要说些什么。

    我回头看向了洛小北,她一脸焦急,也有点儿懵逼,一直到几秒钟之后,她才说道:“它说跑,跑……”

    跑?

    是什么让这帮恐怖的牛头阴卒如此恐惧呢?

    我没有转身离去,而是直接遁入了虚空,下一秒,我出现在了阴阳界的石滩之上,而这个时候,我瞧见两个身影从那高高的石崖之上,往下一跃而去,消失于迷雾之中。

    其中一个身影,抓着一根带着冥火的长鞭,而另外一个身影我则比较熟悉。

    屈胖三。

    我没有跟着往那边走,而是将目光落到了另外一边来。

    我瞧见了一具如同小山丘一般的尸体。

    这的确是尸体,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了,如同肉丘一般的身体之上,长着三个脑袋。

    这玩意,我见过。

    地狱三头犬,又或者说,是泰山娘娘座下的看门狗。

    它掌管着阳间和黄泉路的通道,引渡着两界的亡魂,拥有着无比恐怖的力量,也是泰山娘娘的象征,而此时此刻,它却瘫倒在了石滩之上,浑身软如烂泥。

    我走近一些,发现这家伙的背脊骨,给人活生生地抽了出来,这才导致它此刻的模样。

    背脊骨?

    我闭上了眼睛,想了几秒钟,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

    先前我们瞧见的异状,和听到的悲鸣,其实就是在这石滩之上的战斗,而最终的结果,是这只三头犬落败身亡,脊柱骨被抽取之后,化作一根鞭子。

    而这个鞭子,对于那些四散而逃的牛头阴卒,有着很强大的压制力,以至于它们听到了如雷的鞭声,就吓得仓皇逃离了去。

    想明白了这一节,我顿时就担心起了屈胖三的安全来。

    能够在泰山奶奶的地盘,将她最心爱的三头犬弄死,并且扬长而去的家伙,屈胖三能够应付么?

    就在我忧心忡忡的时候,屈胖三却赶回了来。

    我几步迎了上去,却瞧见这小子一脸阴沉,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屈胖三恶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血色唾沫,说终日打雁,今被雁啄,大人我算是阴沟里翻了船……

    我说那人到底是谁?

    屈胖三抬头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你猜是谁?”

    我愣了一下,说莫不是小佛爷?

    屈胖三摇头,说不,是黄菲。

    <b>说:<b>

    怎么会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