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布鱼接驾,志龙消息 为@有人用俺的昵称 加更
    听到我的话语,电话那头的徐淡定惊了好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烟台长岛,这可在渤海黄海处,离他刚才所说的范围,已经远远超出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态的发展,远比他想象得要更加严重。

    徐淡定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情况怎么样了?是单纯的阴卒,还是幽冥阴卒呢?”

    听到他的话语,我就知道,他们对于黄泉道的许多事情,其实还有挺有研究的,并不是突然碰到,一头雾水的样子,于是便跟他仔细提及,听完我的话,徐淡定有点儿不淡定了,说那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那幽冥阴卒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东西,拥有的力量也远远超出一般人,就算是将其打得溃散了,天黑之后,又会重新凝聚起来的……

    听到徐淡定的担心,我笑了,说没事,我处理了。

    啊?

    徐淡定问你是怎么处理的?

    我说我这边正好有一个能够与它沟通的妹子,双方交涉一番之后,达成了协议,我们这边承诺帮它返回黄泉道,而它则不再闹事,跟着我们一起离开。

    听到这话儿,电话那头的徐淡定十分激动,说你说的这个,是真的?

    我说我还能骗你不成?

    徐淡定说你现在在哪里?不,我的意思是,你能够尽快赶到泰安么?我们在那边有一个专门的紧急预案小组,萧掌教和屈胖三都在那里,你要是能够赶过去的话,那就太好了。

    我说我现在正准备赶过去呢。

    徐淡定说需要我派人过去接你么?那边最缺的,就是能够与这些阴魂沟通交流的人,特别是跟那些恐怖的阴卒……

    我说好,我现在在长岛,能有人来接最好。

    徐淡定问清楚了情况之后,让我别乱走,他去安排。

    过了一刻钟不到,电话打了过来,告诉我已经安排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就会有人过来。

    我和洛小北离开了小卖部,等了没多一会儿,头顶上传来了螺旋桨转动的声音。

    小卖部的老板和几个夜里的行人都跑了出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让洛小北藏起来,然后来到了空地前,挥了挥手。

    当探照灯照在我头上的时候,我眯起了眼睛来。

    并不是我太谨慎,而是之前吃过了太多的亏,我不得不变得小心翼翼一些。

    很快,飞机降落,跳下了一个熟人来,却是布鱼。

    他跟我寒暄几句,然后问我与幽冥阴卒沟通的人在哪儿呢?我瞧见他,放了心,然后朝着角落处的洛小北挥了挥手。

    当洛小北走出来的时候,布鱼有点儿发愣,下意识地看向了我,说怎么会是她?

    我说怎么的,你们有恩怨?

    布鱼苦笑,说恩怨倒没有,不过时至如今,她的名字还挂在通缉榜上呢,一会儿到了那边,让她别透露自己的身份,免得到时候有较真的事儿逼跳出来唧唧歪歪的,我这边也不好处理。

    我点头,说行。

    洛小北过来,上了飞机,我要给他介绍,洛小北却笑了,说布鱼道人嘛,崂山派高徒,黑手双城的心腹,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将刚才布鱼的话跟他转告,洛小北听到,笑了,露出一口白牙来,对着布鱼笑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对我还是这样呢?”

    布鱼苦笑,说有的事情,真的不是我能够做得了主的。

    他有求于人,自然颇为紧张,不过洛小北却并不在乎,嘻嘻一笑,说当年是年少无知,后来仔细琢磨了一下,发现的确是有好多的事情欠了一些考虑,所以挂了那么一个名头也是正常的,从现在开始,你们叫我陆北便是了。

    陆北?

    听到这话儿,我下意识地往旁边坐开去,洛小北瞧见,忍不住笑骂道:“甭自作多情了,你以为我还真的缠上你了?实话告诉你吧,跟你没关系。”

    跟我没关系?

    那就是跟陆左有关系咯?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来,不过也懒得跟这个复杂的妹子说太多,闭上了眼睛养神。

    洛小北闲不住,开始跟布鱼聊天套话,因为洛小北能够与牛头阴卒沟通的事情,布鱼对他还是比较客气的,彼此也聊了一些东西,谈到了这两日鲁东等地的混乱,说这件事情其实很难处理。

    为什么呢?

    倒不是说这些专门的机构对那些鬼魂害怕,最主要的是不知道怎么处理。

    留在这世间的普通阴魂,很多都是怨念不消、心存凶戾的厉鬼,这种东西,无论是有关部门,还是民间的道士术士,都有一整套的处理手段,都用不着改变太多,但这些从黄泉道中误入其中回返而来的,许多都没有太多的执念,懵懵懂懂,也不害人,只是本能的趋利避害而已。

    它们没有任何恶行,这边就很难处理了,如果真正按照某些极端的想法,直接搅和了去,管你是飞灰湮灭,还是别的东西,简单倒是简单了,但这里面的因果却深了。

    这些阴魂之中,说不定还有我们许多的亲人和祖先呢,做这种事情,别说受不受天谴,就算是自己的良心,也未必受得住。

    更何况除了那些人畜无害的懵懂阴魂,还有许多的阴卒在。

    这些东西,都不是普通的修行者能够处理的。

    这世间,除了真正能够走到巅峰的强者,谁能会不死呢?

    既然都得死,得罪了这些阴卒,那可是很膈应的事情。

    所以这边的专案组虽然成立了,但对于如何处置,都显得十分纠结,能够处理的,也就只有个别的恶鬼,至于其他的阴魂阴卒,都是一头的雾水。

    这就是为什么布鱼亲自过来接我们的原因。

    专案组那边,将希望寄托于洛小北这个能够与阴卒沟通的人身上,希望能够与那些东西达成一个共识,将这些“误入歧途”的黄泉阴魂给集中起来,并且将其送还回去。

    听完这些,我睁开了眼睛,对布鱼说道:“有没有找到邪灵教或者小佛爷的踪迹?”

    布鱼说人的确是抓到几个,不过都是些小杂鱼,没什么信息。

    我说别的地方呢?

    不管是藏边的茶荏巴错地底怪物,还是鲁东这边的阴门大开,百鬼夜行,在我看来,都只不过是烟雾弹而已,它们真正的目的,其实是给三十三国王团的行动打掩护。

    真正让人恐惧的,是三十三国王团的行动,这才是最根本的东西。

    然而时至如今,一点儿消息都没有能够传回来,这才是让我为之担忧的。

    山雨欲来风满楼。

    布鱼的回答让我很担忧,那就是从目前的各种情况来看,我们的担心基本上算是落了空。

    三十三国王团显得很安静,一点儿迹象都没有。

    到了凌晨五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在泰安郊区的一栋大楼前落下,布鱼带着我们进了岗哨森严的院子里,来到了大楼侧面的一排平房处,布鱼找人拿到了一个军用级别的手机,递给了我,说我听他们说你的手机坏了?

    我点头,将卡装进了手机里,刚刚一开机,立刻就有许多的未接电话和信息。

    我们往里面走,我浏览了一下,发现打来最多的,是慈元阁的方志龙。

    而在信息栏里面,我了解到了原因。

    方志龙确定了我哥的下落,就是在五十一区一个叫做布拉克利的生物实验室,我哥落到了那里,目前的消息是还活着,但应该已经成为了实验品。

    瞧见这个,我顿时就坐不住了,让布鱼先带着洛小北进去跟大家汇合,而我则走到了空地处,准备打电话。

    这个时候,黑暗中走出了一个人来,冲着我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说道:“先生,这里目前被划分为军事禁区,您不能随意打电话。”

    啊?

    我愣了一下,然后指着外面,说我出去打,行不行?

    那人犹豫了一下,回头看向了另外一处地方,我抬头看,瞧见了之前坐飞机时认识的那位冥狼中校,他冲着我点了点头,又朝着这人打了一个手势。

    那人方才点头,说可以。

    我没有时间去跟布鱼打招呼,走出了大楼外面来,然后拨通了方志龙的电话。

    电话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接通了,方志龙在电话那头有点儿迷糊地说道:“喂?”

    我当下立刻开口,说喂,方阁主么,我是陆言。

    啊?

    方志龙一下子就“醒”了过来,开口说道:“陆言,你怎么现在才开机,你在哪儿呢?”

    我说不好意思,之前去了一个地方,那里没有信号我刚才看到了你的信息,你说已经收到了我哥确切的消息,这个事儿你肯定么?

    方志龙说对,我已经找人核实过了,绝对没问题的,不信你可以找黄小饼确认。

    我说他目前的状况怎么样了?

    方志龙说还活着,但至于后面的事情,我也没有办法打听清楚,不过如果你要去米国的话,我这边可以帮忙安排的……

    听到他热情的话语,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好,我知道了;我这里有点儿事,先去安排一下,接下来有什么情况,我再找你。”

    挂了电话,我犹豫了一下,又拨通了徐淡定的手机。

    <b>说:<b>

    不好意思,本来能够早一点的,不过临时又接了几通电话&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