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整顿华族,泰山出事
    面对着张大明白期待的目光,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承认。

    张大明白的眼睛一亮,张了张嘴,却下意识地闭了起来,回头看向了旁边的楚楚,而这个时候,小观音则对我说道:“忘记跟你说了,张大明白是茅山子弟,当初曾经跟黑手双城一起的”

    啊?

    我想起之前的一些传闻,当下也是赶忙询问,结果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赶忙拱手,表明了自己外门长老的身份。

    当然,我还将这里面的起因也一并说出。

    听到我的话语,张大明白伸出手来,跟我狠狠一握,说对于这件事情,多谢。

    如此客气一番,张大明白开口说道:“不知道您知不知道一个叫做努尔的人?巫门棍郎,梁努尔。”

    我点头,说知道。

    啊?

    张大明白很是激动,说这是真的?

    我说当然,他是蛇婆婆的弟子,同时也是王明的女儿小米儿的大师兄,对吧?

    张大明白点头,说对,就是他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么?

    听到他的询问,我有点儿诧异,愣了一下,方才回答道:“这个我还真的不是很清楚呢,据说当年出了事故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听说还给立了衣冠冢呢”

    张大明白一愣,随即看向了旁边的楚楚姑娘。

    楚楚脸色黯淡,叹了一口气,说道:“有的事情,终究都是命数,怪不得别人。”

    她说完话,转身离开了去。

    我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些什么,瞧见那姑娘离开,有点儿郁闷,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

    小观音摇了摇头,说跟你没关系,她只是有一点儿伤感而已。

    说罢,她想了想,又解释道:“努尔大哥曾经与我们一起生活着,后来他预感到了有一些变故,于是一棍斩破虚空,离开了我们我们一直以为他回到了九州,不过从王明那边得到的反馈,才知道他从来都没有露过面”

    这里面有许多的曲折,我听出来了,不过因为不太了解状况,所以也就没有敢多聊。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华族当下的情形,我经过两天的追逐,已经将轩辕野的余党大致清除干净,一时半会儿之间,他们应该是不可能卷土重来了,所以这边防卫的压力并不算大。

    小观音、张大明白和那位楚楚,都是了不得的高手,特别是小观音,再加上那些独目小精灵,守住华族,问题不大。

    最主要的,是华族的这帮人得配合,不然如同上一次那般,里应外合,谁来了也够呛。

    我虽然准备离开这里,但临走之前,还是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处理。

    最关键的,就是让华族长老会的这帮人能够软下来。

    我走之后,华族的一切事务,交由小观音来管理,这件事情才是关键。

    对于这件事儿,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是有一些担忧的。

    但就在刚才,我突然间明白了一点。

    有的人或许有着充足的野心,但能力终究有限,胆量也不算大,所以只要我表现得足够强势,甚至比轩辕野或者小佛爷更加凶狠,那帮人到了最后,一定都会选择妥协。

    他们怕死,这才是关键。

    所以在离开荒域之前,我做了三件事情。

    第一件,整合了华族固有的原始力量,让这帮人折服在了小观音等人的跟前,让他们没有再生出其它的非分之想。

    能够完成这样的目标,最主要的,就是我表现得十分强硬,让这帮家伙知道,我的严厉,并不下于小佛爷和轩辕野,而且我随时都能够回来,让他们知晓,若是不听我的话,随时都会领便当。

    第二件,我当做所有人的面,将聚血蛊小红给放了出来。

    小红已经熔炼神格,天生自然拥有着对于生灵的压制力,那种说不出来的恐怖威严,对于普通民众和其他族群来说,都有着天生的影响。

    第三件事情,我将小男孩狗剩托付给了小观音。

    我对这孩子,既没有爱,也没有恨,龙云他们之所以这么重视他,是因为他是安的孩子,也是华族未来天然的继承人,但在我的角度看来,安不过是我们留在华族的代言人而已,地位并没有天然的崇高。

    不过小孩儿之所以变成这样,主要是权力的影响,如果能够有人主动的引导,至少他能够成为一个不错的人,而不是一个熊孩子,以及一个纨绔子弟。

    若是能够教好他,对于安,我也有了一个交代。

    弄完这些,我与小观音、楚楚等人辞别,然后与张大明白一起,前往小香港附近的出口。

    之所以不直接回去,是因为徐大淡定有想要回去的想法。

    当然,不一定是要回去,最主要的,是想要打通两界的连接,而如果实在是被破坏了的话,张大明白将留在小香港,帮着坐镇其间。

    两人出发,休息妥当的我使用起了地遁术,一路畅通无阻。

    在修为提高之后,许多手段原本存在的障碍都变得可有可无了,所以速度并不见得慢。

    抵达了小香港之后,这儿一片安详,并没有太多的事情出现。

    佛爷堂在短时间内,也没有能够卷土重来。

    我与佗鹊二老见过了面,又与小香港的管理层,以及百族的代表见过,并且将张大明白介绍给众人之后,开始前往通道处。

    来到那里的时候,大雾弥漫,静无一人。

    我有屈胖三的教导方法,在这儿开始尝试起来,然而并不能够成功,不得已,开始盘腿而坐,闭上了眼睛,开始思索起了这里面的规则来。

    当意识提升之后,我发现在两个气泡的连接处,有一种古怪的设置,将连接处给错开了去。

    堵住了。

    将意识收回来,我睁开了眼睛,叹了一口气,说这里被人彻底封堵住了,以我对于空间规则的理解,并不能够解开来,或许要等日后的变化,方才能够让两界的通道重启,抱歉

    张大明白笑了,说无妨,对于九州,我也没有太多的遗憾,唯一挂念的,是大师兄,就是听你说他已入魔,所以才割舍不下,想见一面。

    我说这事儿您放心,他本人没有什么危险

    如此聊了一会儿,张大明白返回小香港坐镇,而我则留在了原地。

    我继续试着解开那封禁,然而一直都没有能够成功。

    小佛爷对于空间和时间的理解,远远在我之上,这事情是让我有些惊讶的,特别是此时此刻的我,本以为凭借着聚血蛊,以及“瘟疫与恐惧之神”留下来的馈赠,自信心爆棚,觉得小佛爷不过是一个躲在暗地里施展阴谋诡计的家伙。

    然而现在看来,他在许多方面的成就,远远不是我所能够比拟的。

    而他最恐怖的一点,恐怕还在于那头龙象黄金鼠。

    龙象黄金鼠算不得有多厉害,但它有一个让所有修行者都为之垂涎的天赋,就是世间的一切宝藏,都瞒不住它的眼睛。

    这使得小佛爷的底牌,永远都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多一些。

    在尝试了许多次未果之后,我回到了九丈崖来。

    重新回到了九丈崖,夜风吹拂着我的脸,我趴在地上,呼吸有一点儿困难,使劲儿地吸了吸,难受无比。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伸手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触感柔软且冰凉,让我心头生出了几许防备,下意识地猛然一翻身,然后右手猛然伸出,将自己防卫住。

    黑暗中,那人笑了,说你怎么这么警惕啊?我还会吃了你?

    我抬头一看,瞧见来人却是洛小北。

    我有点儿疑惑,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洛小北笑了,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说道:“依韵公子通知到了我和姐姐这里,然后姐姐让我来这儿,她去日月潭,结果我到的时候,胖三儿告诉我你已经过去了,还告诉我你会回来的,所以就在这里等你咯”

    我往周遭一看,说屈胖三呢?

    洛小北耸了耸肩膀,说他有事离开了,然后把我抓壮丁,留在了这里等你。

    我有点儿发愣,说他有事离开了?去了哪里?

    洛小北说泰山吧。

    啊?

    杂毛小道去了泰山,结果这一下屈胖三也去了泰山,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知晓,泰山恐怕是出了事,顿时就焦急起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洛小北耸了耸肩膀,说我怎么知道?

    我瞧见她一问三不住,没有再作停留,等身体的排斥反应稍微轻了一下,然后开始启程离开。

    洛小北瞧见我走,追了上来,说你干嘛去?

    我说我也去泰山,那边肯定出事了。

    洛小北说我跟你走。

    我没有拒绝,说好,随后又问道:“你姐姐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传过来?”

    洛小北说有,那边有重兵把守,她一时半会儿渗透不过去。

    重兵把守?

    我听到,立刻明白,小佛爷封禁了这边的通道,但那边却留下来,当做两界的沟通,随时能够自由出入,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得时不时回一趟荒域,要不然给那家伙杀一个回马枪,问题可就严重了。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的黑夜里,传来了一声尖叫声来,刺破夜空。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