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小儿狗剩,恃宠而骄
    广场之上,双方都在对峙,而当瞧见我跟着龙云赶了过来,却都回过头,朝着我望来。

    那一帮华族的长老都不约而同地躬身,朝着我行礼,而安的那个孩子,则眯着眼睛打量我,脸上有着几分说不出来的骄傲。

    至于小观音,则冲着我无奈地笑了笑。

    显然现在的场面,并非是她愿意看到的,事实上对付这些人并非难事,只不过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顾忌,方才没有更多的行动。

    我走到了场中来,朝着小观音拱手,恭敬地说道:“嫂子。”

    小观音看着我,说情况怎么样?

    我说基本上解决了,偶尔有几个漏网之鱼,不过应该也影响不了大局。

    小观音点头,说好。

    接着她指着旁边的那一男一女,开口说道:“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两个朋友,张大明白,楚楚;这位是陆言,就是我刚才跟你说起的人,他是王明的朋友。”

    我拱手,说见过两位。

    那男人粗豪,一脸大胡子,而女人则十分漂亮,有着说不出来的气质,两人瞧见我,都微微一笑,表达出了善意来。

    我与小观音这边打了招呼之后,回过头来,看向了那边华族的长老团们。

    那些人对我也是十分的熟悉,一个白胡子长老走上前来,对我说道:“陆先生,您跟安族长是最好的朋友,小公子也算是您的晚辈,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啊。”

    小屁孩仿佛给人推了一下,走上前来,犹豫了一下,然后挤出了几滴眼泪来。

    他哭着说道:“陆叔叔,陆叔叔,快给我做主啊。”

    我心中冷笑,表面却十分平静,微笑着说道:“怎么了?”

    小屁孩指着安一群人,说道:“这王宫是我家,他们却非要住进来,这是想要篡夺我华族的宝座,你帮我杀了他们。”

    听到小男孩斩钉截铁的话语,我感觉到十分刺耳。

    按道理说,这般年纪的小孩儿,不应该会说出这样冷血的话语来,而如果是说了,一定代表着他的后面,有人在教他。

    到底是谁呢?

    我眯眼打量着前面的十几个人,而这个时候,那个叫做张大明白的男子走上前来,开口说道:“好你个没有礼貌的小孩儿,还真的是能够颠倒黑白,我”

    他有点儿恼怒了,而我却举起了手来。

    我朝着他拱手说道:“张兄,此事交由我来处理。”

    听到我的话,张大明白这才按捺住心头的愤怒,深吸了一口气,往后退了回去。

    而我也没有给大家太多的时间,而是一步走到了那小男孩的跟前来,半蹲在了他的面前,对他说道:“这些叔叔阿姨刚刚帮你赶走了大坏蛋,你怎么能够杀了他们呢?”

    小男孩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望着旁边一个矮个儿老头一样。

    那个老头不敢与他对视,下意识地藏入了人群之中。

    没有人搭腔,小男孩自作主张地说道:“我是华族未来的族长,我拥有一切的生杀大权,任何人不合我的心意,我就要杀了他,这是天命”

    听到这个幼稚的小男孩说出这么一番让人心中发冷的话语来,我不由得长长叹了一口气。

    小孩儿,被人教坏了啊。

    或许这也跟他从小的生活环境有关系吧,主要是身边有着太多的人娇惯着他,让他生出了这种一切都以自我为中心的认知来。

    只不过,他对这个残酷的世界,终究还是需要有一定的认识才行。

    在他不知道的世界里,弱肉强食,才是最根本的东西。

    天命所归那一套,完全就是愚民的手段而已,是统治者编撰出来奴驭他人的,如果自己都信了,那事儿可就有点儿可笑了。

    啪

    我没有等他说完,直接一巴掌呼了下去,将小男孩给打得直接懵掉了。

    他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愣了半天都没有说话。

    他怎么敢打我?

    这估计就是他心头的想法,而在下一刻,我已然消失不见,紧接着出现的时候,已经将青蒙剑刺进了那个矮个儿长老的胸口处。

    一直过了十几秒钟,众人方才发现自己身边的同伴被杀,而且还是一点儿招呼都不打的动手。

    他们吓得纷纷后退,不敢靠近我这边。

    唯独有三两个一看就知道修为不错的长老,对于我的举动很是愤怒,下意识地将兵刃拔了出来。

    至于那个矮个子长老,则是捂住了胸口,难以置信地看着我。

    他不明白,为什么我什么话都不说,就动手杀人呢?

    到底为什么?

    在众人为之侧目的情况下,我再一次地出现在了小男孩的跟前,摸着他毛茸茸的脑袋,然后温和地说道:“对了,我忘记一件事情了,你叫什么名字?”

    啊?

    小男孩被我刚刚抓剑的手给抚摸着,感受着我身上散发出来那犹如实质一般的杀气,吓得浑身都在颤抖,牙齿打架,咯、咯、咯、咯。

    我瞧见他没有回答我,不由得加重了语气,又问了一遍:“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给我吓得有点儿瘫软了,要不是被我抓着,几乎都如同一滩软泥一般滑落下去,不过他还是回答了我的话语:“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

    我有点意外,这世间怎么还会有人不知道自己叫做什么名字呢?

    就在这个时候,自觉与我有几分交情的龙云站了出来,对我说道:“小公子自出生之后,就一直没有名字,安族长叫他小宝,我们称之为小公子,外族人称他为少族长”

    说到这里,他欲言又止,仿佛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完一样。

    我瞧见他那眼神,立刻就明了。

    估计安希望让我来帮她取一个名字,只不过这么久,我一直都没有回来。

    我看着这个天老大、我老二的小男孩,对他说道:“这样吧,你以后就叫做狗剩。”

    啊?

    听到我的话语,小男孩顿时就不乐意了,怒气冲冲地说道:“我堂堂一个少族长,怎么能够叫做狗剩呢?

    我盯着他,然后拔出了手中的剑来。

    我将剑放在了小男孩的肩上,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可以救你,也可以杀你,小孩,这个世界上,不是人人都想当你爹,没有人会愿意惯着你,你应该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好,说完这些,让我们来做一个选择题吧,你要么叫做狗剩,要么我杀了你,让你重新投胎,下一世,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可好?”

    啊?

    小男孩听到我冰冷的话语,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

    这两日来,我的手下不知道死了多少人,那种死气已经浓郁到是个生灵,都能够感受得到的地步,而他一个小孩子,最是敏感的时候,与我一对视,顿时就吓得浑身直哆嗦。

    几秒钟之后,他哭着说道:“好,好,我以后就叫做狗剩。”

    我笑了笑,然后拍着他的肩膀,对不远处义愤填膺的一众长老团说道:“我说的话,谁赞同,谁反对?”

    华族之中,不是没有硬骨头,不过大部分的硬骨头都被铲除异己了去,剩下来的这帮人,都是人老成精的角色,被我杀气腾腾地一瞪眼,顿时就低下了头去。

    我走到了人群之前来,将那把青蒙剑插在了厚厚的青砖石上,然后看着众人。

    我目光从每一个人的头上掠过,然后说道:“这把剑,在这两天之内,杀了不下于五百人,谁若不信,我不在乎多杀几人;各位或许觉得我在侮辱你们,但我想说的一点,是我没有时间与耐心,跟你们扯太多,我可能要回去,跟轩辕野背后的小佛爷交手,但现在我可以随时都能够回来,谁若是有什么小心思,当面可以说,但背地来,我觉得你们会后悔的。”

    如此生硬而冰冷的威胁,让那些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恐惧来。

    这与他们认识的“陆先生”,截然不同。

    但没有人胆敢站出来否定我的话语,也没有人怀疑我话语里面的真实性。

    昨天的事情,他们几乎每一个人都历历在目。

    当时的气氛,几乎沉重得能够凝下水来,除了呼吸和心跳声,没有一个人胆敢吭声。

    我让这样的气氛持续了好一会儿,然后对龙云说道:“带着狗剩下去,让他好好休息,小孩子,别搀和这些有的没的,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龙云拱手,说我知道了。

    龙云带着安的儿子离开,而其余人则陆陆续续与我拱手告辞。

    弄完这些,我回过头来,对小观音拱手说道:“嫂子,不好意思哈,这帮人,实在是欠敲打。”

    小观音笑了,说你跟我道什么歉呢?

    大家都是明白人,点到为止,我与几人交谈起来,才得知张大明白和楚楚,都是小观音从另外一处地方叫过来的,包括那些独目小精灵。

    对于小佛爷的计划,小观音也知道一些,这是她特地弄过来帮忙镇守华族的底牌。

    如此寒暄一番,突然间那张大明白开口说道:“你,真的可以在荒域和九州之间,自由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