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青蒙古剑,拔掉无情
    呃

    听到小男孩强作镇定,装作小大人的模样在给我论功封赏,我忍不住生出了几分控制不住的笑意,不过回头一想,他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接受的就是这样的教育,说出这样的话儿来,也并不算奇怪。

    我认真地打量着这个小男孩,发现他长得跟安很像,大大的眼睛,饱满的嘴唇,很是秀气。

    唉

    我叹了一声气,没有回答他的话语,而是伸出手来,将他的胳膊给抓住,然后朝前一跃。

    我跃下了城头,几步前行,来到了龙云等人跟前。

    我把这孩子交给了龙云之后,走到了小红的下方,看向了那个趴倒在地的身影。

    这是一个女人。

    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个前凸后翘,身材异常火爆的年轻女子,一身紧紧包裹的青黑色皮衣,青黛色的长发将脸给遮挡住,让人看不到具体的模样,但若隐若现之间,却又有几分说不出来的韵味。

    美。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美丽,圣洁而又不可侵犯,然而她那身材,又有一种勾引人犯罪的冲动。

    我走到了跟前来,用止戈剑将她的头发拨开去。

    一抹如炼乳一般雪白的肤色从黑色长发之中蔓延而来,当她整个人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那明眸皓目、各个部位都精致得如同画上天仙一般的模样,还是让我有点儿心跳加速。

    虫虫在我心中,已经是足够的美丽,简直就是女性的极致,然而我面前的这个女人,却与虫虫一般,春兰秋菊,很难去评判一个高下。

    她处于昏迷之中,一动也不动。

    我看着她,然后缓缓地抬起头来,看向了天空之上。

    小红开始迅速枯萎,然后化作一道红光,落到了我的头上,最终消末于无形之间。

    没有那条蛟龙的身影。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更多的信息涌进了我的心头来。

    随后我知道,原来轩辕野那家伙是抽取了那条蛟龙的力量,化身血遁,直接突破了虚空与现实的距离,重伤逃遁而走。

    这家伙到底还是一个枭雄,关键时候的取舍,还真的是让人为之敬畏。

    他对别人狠,对自己凶。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目光落到了十几米外的地方去。

    在那里,一片焦土之中,躺着一把剑。

    一把青铜古剑。

    我收了止戈剑,缓缓地伸出了手,朝着那把剑微微抓去,隔着十几米的距离,那剑的剑身开始嗡嗡作响,过了几秒钟,陡然抬起,然后朝着我这儿飞掠而来。

    当剑柄入手的那一瞬间,一股力量化作了针锥,朝着我的右手掌心处恶狠狠地扎了过来。

    这是原来主人的意识存留在作祟。

    顶级的法器,都是需要炼化的,越是强的法器,需要炼化的时间越久,禁制也就越多,并不是随随便便捡起来就能够使用的。

    如果不是自己的试用者,它甚至会反噬。

    我感受着青铜古剑之上那磅礴的力量,它对于我的掌控仿佛非常的抗拒,力量如同针锥,不断地刺向了我的掌心,并且随着我的经脉,往心脏处沿袭而去。

    如果是稍微差一点儿的人物,说不定就会因为这力量而惨死。

    但我却不会。

    尽管半边的身子都变得有一些酥麻僵硬,但我却从那青铜古剑的剑身之上,感受到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来。

    这种熟悉感很微弱,仿佛只是记忆深处的一点儿意识,但却让我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我将其紧紧抓着,然后拿在手中打量。

    它看着仿佛青铜古剑,上面锈迹斑斑,但仔细打量,里面的材质并非青铜,也非其它我所认识的金属,而是透着一种仙家气息。

    我用左手,在剑脊之上轻轻地一弹,一股清脆悦耳的声音,从剑身之上传递而来,在我的脑海中不断回响。

    叮

    一阵清脆的响声,就仿佛掠过星空的流星一样,一下子就将沉寂许久的记忆,一下子就浮现出了水面来。

    我举起了这把剑,看向了初升的太阳。

    在阳光的照耀下,它散发出了青蒙蒙的光辉,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

    是啊,我怎么会忘记它了呢?

    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经视它为自己这一辈子的挚爱,我每一日都抱着它,挥剑、收剑、劈砍我甚至连睡觉都与它一起,形影不离,如同自己的爱人一般。

    面对着无数的敌人,它在我的手中,就如同全世界都站在我的身后。

    世间万物,莫过于一剑斩之。

    它,便是那一把剑。

    青蒙剑。

    记忆从脑海的深处纷纷涌现出来,那种熟悉的剑感让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紧接着这一把满是斑斑锈迹的古剑,也在这一刻开始疯狂的颤抖。

    在那宛如振动棒频率的颤抖之中,它身上的锈迹开始掉落,露出了那一抹蒙蒙清光来。

    我紧握着手中的剑,熟悉的剑感让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激动。

    紧接着,我抓着这把长剑,往前轻轻一挥。

    唰!

    一道破空之声陡然而出,落到了远处去。

    我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用了什么力量,就感觉到那一剑逼发出来的剑气,如同旋风一般落向前方,却有一道长达十数丈的剑痕,出现在了大火掠过的荒野之中。

    长剑而往,所向披靡。

    是的,它正是当年一剑神王所用的专属佩剑,当年我曾经花费心思去找寻此物而不得,却不曾想在转角处遇见了爱。

    仔细回想起来,小佛爷作为武陵王的转世,自然是知道许多秘辛之事,再加上他的龙象黄金鼠,这把青蒙剑落在了他的手中,并不算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宝剑赠英雄,轩辕野作为他的麾下大将,得以赏赐,这也是很正常的。

    只可惜,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它终究还是落到了我的手中。

    终于,剑不再震动了,而是如同妆容精致的新娘子一般,一动也不动,我打量着它,一剑神王的记忆也消失了去,心中莫名多出了几分惆怅来。

    收剑,我走到了那个躺倒在地的女孩跟前,半蹲下了身子。

    一直紧紧闭着双眼的她琼鼻微微一皱,然后睁开了眼睛来。

    我与她对视,看着她那漆黑如星辰的双眼。

    对方在愣了几秒钟之后,下意识地手撑着泥地,准备爬起来,然而下一秒,她终究还是瘫软了下去。

    她一部分精力被轩辕野逃跑时消耗,而另外一部分,则被聚血蛊小红给吸收。

    此时此刻的她,身上几乎没有什么力量,如同最平常的女孩子。

    虚弱之中的女孩儿咬着牙,对我说道:“你这混蛋,有本事杀了我”

    她大概是怕我对她动手动脚,所以显得特别决绝。

    我看着她那恨意盎然的双眼,居然没有几分想要亵渎的心思,也没有要劝对方回头的想法,拔出了止戈剑来。

    我将长剑高高举起来。

    女子看着剑尖之上的太阳,毅然地闭上了双眼。

    就在我准备将剑落下的时候,却听到有人说道:“且慢。”

    如果是别人,我完全不会理会这样的话语,然而当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回过了头去。

    远处有一人,白衣赤足,身上散发着五彩光芒,由远而近,宛如一道幻影。

    瞧见那人,我将止戈剑收起,双手抱拳,躬身行礼。

    我客气地说道:“嫂子。”

    来人不是别个,却是曾经救过我一条性命的白衣大士小观音。

    这世间谁的面子我都可以不给,但救过我命的人,我不得不重视,更何况她除了是我的救命恩人之外,还是王明的眷侣。

    小观音几个闪身,却是来到了我的跟前来。

    她看着地上的那女子,好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这孽龙与我,有一些因果,虽然误入歧途,成为了旁人的帮凶,不过经过此劫,想必也足以醒悟,你若是不介意的话,且让我来调教她,可好?”

    我拱手,说行,您决定。

    小观音走到了那女子跟前来,对着她说道:“痴女,你刚才也看到了,那个男人,并非你的命中注定,你又何必专情于他,一条道走到黑呢?”

    女子先前对待我的时候,一副慷慨赴死的决然,然而瞧见小观音,眼泪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她哭着说道:“大千世界,真龙稀少无比,我已然渡过三次天劫,皆以失败告终,如果再去渡劫,只怕就会灰飞烟灭,若是不能够与真龙双修,命也不会久矣,我能怎么办?”

    小观音说道:“那你觉得那人是你的良人?”

    女子说道:“至少他身具龙魂”

    小观音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然后说道:“你且跟着我吧,这件事情,我来帮你解决,如何?”

    女子从地上爬起来,半跪在地上,郑重其事地叩了下去:“敢不从命?”

    小观音伸手,在女子的额头上轻轻一点。

    女子浑身一颤,却是化作了一条三寸小蛇蛟,落到了小观音手上去。

    弄完这些,小观音回过头来,看着我,然后指着远处的汉城,对我说道:“需要我帮你解决这里的冲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