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龙蛊相斗,爱与不爱
    云层之上,探出了一只爪子来,无边龙威轰然而下,碾压到了下方的人群之中。

    几乎所有人,都跪倒在了地上,包括那些骑着马的铁甲人,也都翻身下马,与身下的骏马一起,跪倒下去。

    能够承担着这种威压的人不多,就连远处土台上的龙云等人,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恐惧跪下。

    有的人,甚至直接五体投地,趴在了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苍茫大地,我所见到的人里面,只有两个屹然而立。

    一个是我,而另外一个,则是轩辕野。

    两个宿敌。

    显露异象之后,轩辕野的脸上金光大放,露出了冷冷的笑容来,斜斜地蔑视着我,就仿佛在说我是真龙天子,而你,又是什么呢?

    面对着那种让人连呼吸都困难的威压,我提着手中的剑,开始缓步向前走着。

    对我来说,威压就是威压,即便它如同实质,也是如此。

    这世界上的太多不可能,都是用来被打破的。

    瞧见我居然毫无畏惧地再一次冲将上前来,轩辕野终于为之一愣,随即拔出了青铜古剑,也朝着我冲来。

    那云层之上的生物,一直都没有显化真身,但给了我巨大的压力。

    我再一次地与轩辕野交战,巨大的撞击力使得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往后滑落而去,而当我想要再一次地遁入虚空,施展诡异变数的时候,却感觉到虚空之中,仿佛有某一物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我,只要我一跃而入,它就会冲上前来,将我给扯成碎片去。

    这种感觉,并非是我不能遁入其中,而是等待着我进来。

    对于虚空,随着我领悟得越多,心中就越发地敬畏,因为里面充满了太多的变数,让人不敢妄动。

    我不确定那种危险是否能够真的伤到我,但不敢去冒险。

    所以犹豫了半秒钟,终究还是没有胆敢入内。

    虚空被锁,我不得不正面与轩辕野斗争,但对我来说,只要头顶上的那生物不落下来,我就不会对轩辕野有太多的畏惧。

    这家伙或许很强,甚至比之前的穷奇王还要强上许多,但那又如何?

    我终究不再是往日的陆言。

    而且华族是小佛爷计划里面的重中之重,我必须拿下这里,将他计划里面的这一环给破坏掉,让他没办法继续下去。

    尽管我不清楚他最终的计划,但他想要将荒域作为自己后花园的想法,在我面前,将会成为镜花水月。

    铛、铛、铛、铛

    两人越战越勇,到了后来,周遭的人都站立不住,纷纷退守到了城墙之后去,害怕被这样的动荡给波及到。

    而龙云等人,也趁着这功夫,躲到了远处的小林子里去。

    战斗还在持续,因为顾忌着云层之上的那生物,所以我一直没有使出全力,总是留着几分力量,免得被打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随着激斗的持续,轩辕野终于还是有点儿浮躁了。

    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的整体实力,已经远远不是他所能够及得上的了。

    无论是一剑斩,还是清池宫十三剑招,又或者我种种关于激斗之时的手段和素质,在总体的方面,都已经远远超出了轩辕野,而对方倘若不是特殊的血脉和手中那古怪的青铜古剑,只怕早就撑不住了。

    但别看着轩辕野岌岌可危的样子,但他其实一直都在给我下套。

    他等待着我全力一击的那一瞬间,使出杀手锏来。

    双方都在等待对方露出破绽,好在一瞬之间,将战局敲定,但又都小心翼翼地对抗着,不敢露出半分的懈怠。

    如果是一般人,面对着这样的情形,恐怕早就崩溃了,但我却不一样。

    我有着足够的信心。

    反而是轩辕野,在众目睽睽之下,先是被我扔出了穷奇王的尸体,又一剑将金乌鸦刺成重伤,并且将其给逼走,此刻又在与我的对抗中处于颓势,这让他感觉到了说不出来的压力。

    这种压力不是龙威这种无形无色、却犹如实质的威压,而是心灵之上的气势。

    如此又战了一会儿,轩辕野终于忍不住了。

    青铜古剑在那一刹那,迸发出了青蒙蒙的光辉来,而与此同时,云层之上,有一道青黑色的修长身影,往下陡然而落。

    如此一落,便如同苍天直坠,万物垮塌。

    整个天空,都在为之颤抖。

    下一秒,一条全身青黑色的真龙从云层之上扑落而来,落到了我的上空,而与此同时,轩辕野也是腾空而起,融于夜色之中去。

    真龙一击。

    我感受到了极为强大的压迫力,在这样的挤压之下,无论是走是逃,都没有任何的胜算,唯一的希望,就在于聚血蛊小红了。

    事情最终的结果,终究还不是由我来决定。

    那么

    我将止戈剑往空中一抛,双手结印,然后将意识沉落到了心神深处去。

    下一秒,我的头顶上,也有光华涌现。

    一大朵的海棠花浮现于我的头骨之上,那光华流彩,荡漾而出,见风就涨,到了后来,却是化作了一大片的祥云,足足有一亩地的面积,将那坠龙之势给承托住。

    轰

    真龙直坠,与海棠花重重撞击在了一起,在发出了巨大的轰然之声后,那真龙陡然一翻转,却是想要重新回到九天之上去,却有无数的长须浮现而起,在巨大的花瓣之中不断穿梭着,将它死死地给缠住了去。

    如此纠缠翻转,各种响声从头顶之上传来。

    旁人打量,只能够通过缝隙看到几分影子,然而我却能够通过与聚血蛊小红的意识牵连,瞧见更多的东西。

    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这是一条真龙,但随后我方才发现,它仅仅只是一只蛟龙。

    蛟龙和真龙,欠的是天劫历炼。

    别看两者的体型外貌有许多相同之处,但终归而言,还是有着云泥之别。

    如果能够渡过雷劫,显化真龙,那么这玩意儿就已经不再属于这世间的存在,只不过是一种投影,又或者力量的具体显化,就如同凝聚神格一般。

    但如果只是蛟龙的话,还是有许多的可趁之机。

    此时此刻的景象,好作一比,叫做“红被翻浪”,那叫做一个汹涌如潮。

    别以为聚血蛊现如今凝聚神格,就能够对一切事物造成碾压的状态,事实上,即便是神,也有乏力的时候,要不然“瘟疫与恐惧之神”,就不会落到身死神消的地步了。

    力量,终究还是有一个度的。

    那近乎于真龙的蛟龙在不断翻腾着,它所表现出来的韧劲和反抗意志,让人着实有一点儿惊叹。

    聚血蛊小红却显得很有毅力,不管它如何反抗,那些触须都死死地将其缠住。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人出现在了城头之上,冲着我大声喊道:“陆言,你放开轩辕族长,若是不放,那我就杀了这个小逼崽子!”

    听到这话儿,我闻声望去,却瞧见了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

    而那个男人的手里,有一个三岁大的小男孩。

    那小男孩虎头虎脑的,一对眼睛晶晶亮,显得很跳脱,只是此刻被人挟持住,匕首比着脖子,挣扎不动,显得很难过。

    那个金丝眼镜我认识。

    他就是佛爷堂的幕后bss,秋水先生。

    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会出现在这里我还以为他会随着小佛爷离开了,没想到他居然坐镇于此处,协助,或者说是监督轩辕野统管华族。

    化身为巨大海棠花的小红还在与那头近乎于真龙的蛟龙斗争,而我的注意力则转移了过来。

    我看着秋水先生,然后说道:“哦,你这是在威胁我?”

    秋水先生冷声笑道:“你可以这么认为。”

    我指着那孩子,说他就是安的儿子?

    秋水先生说对。

    我耸了耸肩膀,说秋水先生,传闻中你运筹帷幄,智近乎妖,不过我有点儿不太确信,你会不会是脑子不太好,记错了一件事情那小孩,他可是白狼王的野种,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

    听到我的话,秋水先生为之一愣,不过他随即笑了起来,说陆言果然不愧是陆言,真的有急智。

    我眯着眼睛,说此话怎讲?

    秋水先生说道:“这小屁孩子是安的性命宝贝,他若是死了,你如何去面对安?”

    我有些奇怪,说我为何要去面对安?

    秋水先生有点儿着急了,憋红了脸,说你对于安,心中难道没有一点儿愧疚么?

    我眯着眼睛,说道:“愧疚?我有什么好愧疚的?”

    秋水先生阴沉着脸,一字一句地说道:“安一直爱着你,即便当初白狼王骗了她的身子,那也是因为白狼王长得像你,所以才把他当做寄托而已;所以说倘若不是你,她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而现如今这小屁孩子若是死了,她这悲剧的一生,也就随之结束了你,真的忍心让她这般凄惨地离开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