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故人成囚,白虎换主
    小雨清晨,凝重的夜刚刚随着雾气飘散,太阳从东边升了起来,朝阳照在了大地之上,吱呀一声,城门大开,从里面走来了一队人马来。

    我认真打量,却是几个雄壮无比的披甲战士,押着一群衣衫褴褛的男人。

    这些男人手中拿着落后的农具,被一根长绳捆着双手,连成一串,然后被人用皮鞭抽打着,显然是要奔赴某一处工地,或者农场。

    他们疲惫、麻木,面无人色,每迈动一步路,都显得那么艰难。

    他们濒临于崩溃的边缘,下一秒仿佛就要倒下。

    然而终究还是没有倒。

    我在这一群活死人之中,瞧见了几个熟悉的身影,比如龙云,比如龙八斤,还有牛二和且介。

    这些人当初曾经与我并肩而战,后来成为了安最为倚重的左膀右臂。

    龙云的地位最高,甚至能够成为统军的大将。

    而此刻,他们都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被披甲人手中的鞭子不断鞭策,一脸麻木地往前缓步行走着。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他们将会是华族各个机构里新生力量的代表,再过十几二十年,他们就能够成为这个荒域最大族群之中的长老,用自己的经验,来引导这个族群走向另外的辉煌。

    但现在,他们却都是阶下囚,过着有一天没一天的日子。

    汉城外围很远的地方,有岗哨,有巡逻的部队,还有关卡,总之远比之前的时候,防范要严格许多,基本上想要潜入其中,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所以这一路往外走,几个披甲人的状态都比较轻松,除了挥着鞭子鞭挞队伍里面行走比较慢、或者说是看不顺眼的人之外,说说笑笑,倒也没有太多的警觉性。

    当离开城门一两百米的时候,突然间有一个披甲人的脚步停了下来。

    与他一起停下的,还有脑袋。

    被金属头盔包裹得紧紧的脑袋,在这一刻,陡然间滑落了下来,那断口处有碗口大的疤,朝着上面喷出了炽热的鲜血去。

    一丈,还是两丈?

    所有人都在看着那喷泉一般的鲜血,无论是披甲人同伴,还是那些原本都已经变得麻木的囚犯们。

    每一个人,在这一刻,都呆住了。

    怎么回事?

    几乎每一个人都在找寻答案,搞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什么都没有瞧见的情况下,试图从别人的脸上发现自己所想要的答案。

    就在这个时候,半空之中,陡然有一把长剑探出,在另外一个披甲人的脖子上微微一划。

    因为实在是太快了,更多的人,只能够瞧见一道白光浮现。

    紧接着,又一个人头腾然而起。

    啊

    终于弄清楚了缘由的众人都为之震惊,而瞧见身边同伴又一次变成了无头喷泉的披甲人,顿时就发出了骇人的惨叫声来。

    随后,这惨叫声嘎然而止。

    惨叫声没有了,随之而来的,是嗤嗤的喷泉声,不过人体的血液到底还是极为有限的,所以这样的景观,并不能够持续多久。

    哐啷

    最后一个披甲人的头盔跌落而下,露出了一张惊讶无比的年轻人面孔来。

    四个披甲人之中,唯有这一个是没有甩着手中的鞭子耀武扬威的,他守着自己的本分押送囚犯,没有大声喝骂,也没有推推搡搡,从始至终,一直都很客气,仿佛不像是什么恶人。

    所以他得以存留。

    而这个时候,当第三具满是铁甲的尸体倒落在地的时候,我浮现了,冲着人群之中的龙云几人点了点头。

    我平静地说道:“辛苦各位,我回来了。”

    “陆”

    眼神里原本有几分孔洞的龙云瞧见了我,眼眶之中,顿时就涌现出了一大片的泪水来。

    他在那一瞬间,哽咽得几乎说不了话。

    那个原本意气风发的汉子,咬着牙,眼泪如同珠子一般滴落而下,到了最后,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对着我喊道:“你你怎么才来啊?呜呜”

    其余几个人也是哭得稀里哗啦,原本空洞无神的双眼,顿时就有了神光来。

    瞧见龙云几个那悲戚的模样,再加上旁边一群不明所以的囚犯,我的心有点儿难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就在这时,那个被我放过的漏网之鱼大叫了一声,也不敢冲上来与我交手,而是丢下了手中的长枪,朝着远处敞开的城门狂奔而去。

    龙八斤瞧见,大声喊道:“别让他回去通风报信”

    他说着话儿,旁边的人却都是一阵哄笑。

    城门楼子上面,也有执勤的人,将这边的一幕都看在了眼里,就算没有逃走的这年轻人,上面也肯定是有所警觉的。

    所以谈不上什么通风报信。

    龙云抹去眼泪,说道:“算了,小裤子这人挺不错的,咱们这些天,要不是他在旁边帮忙劝着,那帮畜生能够活生生地把人打死”

    龙八斤有些嘴硬,说哼,谁知道他们是不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几人说着话,我将刚才杀人的止戈剑往前轻轻一挥。

    那一根连着二十几个人的粗大绳子,在一瞬间断开,所有人被绑起来的手都得以松开,脚下的束缚也都不在。

    仅仅只是一剑,飘然一剑。

    我帮众人解绑之后,朝着龙云等人一拱手,说抱歉,我来得晚了一些。

    龙云这个时候的精神恢复一些,冲着我深深一躬,然后说道:“多谢救命之恩。”

    我说何以至此?

    龙云感叹,说唉,谁承想到事情会变成这般模样?说到底,还是我们太大意了,觉得有大荒山三族的庇护,华族定当万年无忧,却不曾想祸起萧墙,突然而至,让人根本无法提防

    他说着话,牛二却站出来,朝着我施了一礼,然后焦急地说道:“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陆先生,我们先杀出去再说吧?”

    他这么一说,立刻得到了一阵附和声。

    众人都有点儿急了,而这个时候,那边的城门打开,源源不断地有人冲了出来。

    而城门楼子上面,也在几个呼吸之间,出现了许多的人。

    这些人弯弓搭箭,全部都朝着这边瞄准。

    瞧见那些挥舞长刀的彪悍狼骑兵,还有身披重甲,手持长锐的重步兵源源不断地从城门涌出,朝着这边蜂拥而来,龙云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晚了,完了。”

    他们都是一帮长期以来营养不良、疲惫不堪的囚犯,就算是此刻恢复了自由,又如何能够跑得过这帮骑着巨狼的敌人呢?

    龙云走上前来,一把抓着我的手,对我焦急地说道:“陆先生,你走吧,别管我们。”

    他的头脑十分清醒,知道逃脱无果的情况下,还是希望我能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别管我们,我们本来就是必死之人,只不过是苟延残喘到今日而已,你离开这里,有朝一日,帮忙救出安族长和小公子,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说着话,他却是跪倒在地,与我送别。

    他这边一跪,其余的人也都纷纷跪了下来,请求我离开。

    也有人希望我能够救出安,救出小公子。

    瞧见这些心存死志的男人,我想明白了,这帮家伙,显然都是支持安的那些人。

    正是如此,他们才遭受到了这样的待遇。

    跪拜之后,龙云站了起来,揉了揉削瘦异常的胳膊,然后对我焦急地说道:“您轻快走,我们帮你拖住这些狗杂种”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笑了。

    走上前去,我扶着龙云,然后说道:“你放心,我这次过来,就是受佗鹊二老的委托来救人的,不救到人,我不会离开。”

    啊?

    听到我的话语,又望着已然涌到了跟前的一众敌人,龙云有点儿惊讶,小心翼翼、又满怀期待地说道:“你们来了多少人?”

    我笑了笑,说就来了我一个。

    龙云舔了舔嘴唇,有点儿无语,反倒是龙八斤那小子百无禁忌,毫不犹豫地出口说道:“就您一个人,不是过来找死么?您还是走吧,别在这里葬送了性命”

    哦?

    我听完他的话语,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说你觉得,我过来是送死的?

    龙八斤被我盯了一眼,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去,嘀咕着说道:“我可没有这么说”

    我没有解释太多,因为敌人已经冲到了跟前来,所以简单说道:“放心,一切有我呢,你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

    说完这话儿,一个骑着巨大白虎的身影闯入了我的眼帘之中。

    那头白虎我认识,因为它最早的主人曾经是我,后来经由我手,转送于安。

    白虎祥瑞,虽然算不得什么异兽,但胜在威风,所以这些年来,安即便是不骑了,也一直养着,视作珍物,没想到此时此刻,却是被另外的男人骑在了胯下,摆弄威风。

    当然,那个男人,对我来说,也并不是什么陌生人。

    我看着那位骑在白虎身上,身穿着一身黄色丝绸,头顶明珠冠的霸气男子,微微一笑,然后说道:“轩辕兄,多日不见。”

    男人沉坐于虎身之上,平静地说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与穷奇王一样,他们关心的,是同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