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章 装神弄鬼,重返汉城
    当我缓步从轰塌了的寨门之前走过之时,无数的人跪倒在地,一脸敬畏地看着我

    我能够感受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那种情绪,就好像是在仰望天上的神灵。

    事实上,当刚才的穷奇王显露出一如远古前辈的恐怖身躯时,这些人的心头,估计已经是充满了绝望的情绪。

    他们甚至都已经在等待着死亡的来临,然而当我将其击败的时候,他们在如释重负的情况下,却也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东西。

    那个穷奇王有多强,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够感受得到。

    但我,或者说我头顶上的海棠花有多强呢?

    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说清楚。

    但是海棠花上面散发出来的气息,但凡是生灵,都能够感受得到其中蕴含的浓郁神威。

    那种气息,让人又惊又畏,又感觉膝盖发软。

    我走到了佗鹊二老的跟前,将两人扶了起来,苦笑着说道:“他们胡乱起哄,你们二老年纪这么大了,身上还有伤,在这里做干嘛?”

    两人被我扶起来,小心翼翼地打量了我一会儿,方才笑道:“控制不住。”

    我扶起佗鹊二老,却并没有管其他人。

    因为这二位是我的朋友,至于别人,除了少数几个,大部分都是墙头草而已,对于这种人,最好的对待方式,就是将他震住,不给好脸色,让他们懂得畏惧。

    我扶起了佗鹊二老,与两人通行,一直回到了之前的那个小屋里。

    一路走过来,不断有人在我的不远处跪倒在地。

    这等待遇,远远不是我之前在这儿当城主,又或者之前赶走佛爷堂之时所能比的。

    他们仿佛将自己扔进了尘埃之中,仰望头顶的星空。

    以及,神。

    关上大门之后,一切的喧嚣与浮躁都消失一空,佗鹊二老看着面色平静的我,舔了舔嘴唇,然后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憋着不说话。

    我忍不住笑了,说两位,咱们认识也有不少年头了,有必要这么闹心么?

    佗老笑了,对我说道:“小言子,你刚才弄出来的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说什么东西?

    鹊老指着我的脑瓜顶儿,说就是那一朵巨大的红花,足足有一亩地大,而且还将那穷奇王给吞进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笑了,说你们觉得是什么?

    佗老摸着胸口,说我活到这个岁数,甚至在年少时还见过真龙,但说句实话,这东西我还真的是头一次见,直到现在,我都还感觉到自己的小心脏在扑腾、扑腾地跳着呢

    鹊老点头,说对,我也是,你坦白跟我们讲,那到底是什么?

    我依旧不回答,而是又反问道:“你们想是什么呢?”

    两人抬起头来,异口同声地说道:“神?”

    我点头,说对,你们猜得没错。

    两人下意识地往后面退了两步,然后盯着我的眼睛,好一会儿,然后说道:“你是认真的?”

    我说对。

    他们指着我,说那东西如果是神,那你是什么?

    我苦笑一声,没有想解释太多,就说:“我啊?我就是一个侍从而已。”

    两人肃然起敬,说原来是神使。

    如此表明了身份,两人对我说道:“小言、啊不,神使,原本我们也只是妄想,现如今还真的求你,安族长太惨了,你若是能够救她脱离苦海的话,我们两个当真是感激不尽。”

    我苦笑,说那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我能有什么办法让她迷途知返?

    说句实话,我对安也挺无语的,没事儿找了一个男人,却识人不明,最终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反而还给轩辕野给拿了去。

    我对她的不自爱,心里多少也有一些疙瘩在。

    听到我的话语,两人人老成精,自然能够感觉得出我的情绪在,佗老立刻开口说道:“这件事情,你还真的怪不了安,之前的时候且不说,后来怀了孕,包括生下小公子之后,她一直励精图治,对华族的复兴和崛起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我说既然如此,那她为何又委身于轩辕野那个家伙呢?按照她的本事,就算是打不赢敌人,远走高飞,那也不是什么难事啊?

    佗老说道:“她当然想走,当轩辕野那畜生扣着小公子,她倘若是远走高飞,那小公子怎么办?”

    我对于安肚子里面的那个孽种也挺没好感的,说然后呢,她为了自己的儿子,就选择委身于轩辕野了?

    听到我话语里面的不屑,佗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再多语。

    反倒是鹊老,他对我说道:“你现在没有能够为人父母,所以对于那种难以割舍的感情是体会不到的,这个我理解,但不能因为她的妥协,而轻视于她”

    说这句话的时候,鹊老特别的严肃,这与他刚才在得知我是所谓“神使”之时的表情,截然不同。

    很显然,他对安这个族长有着很强的认同感。

    他甚至会因为我对安的轻视而愤怒。

    我在感受到了鹊老的情绪时,莫名地就是一阵难过,深吸了一口气,脑子里回想起了许多的事情。

    我与安交往的一幕一幕,又都一点点地浮现在了脑海之中来。

    许久之后,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说句实话,这件事情,终归到底还是要怪在我的头上我其实能够明白安对我的那种朦胧好感和爱意,如果我能够接受她的话,她就不会被感情骗子给欺骗,也不会经受那样的情伤,更不会诞下那么一个孩子来。

    如果我能够给她些许的心灵慰籍,最终也不会走到现在的境地。

    她在失去了爷爷之后,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可以依赖和寄托的人,而现在的那个小孩儿,就是她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恋。

    当世间的任何事物变成唯一的时候,那么人也就会因此而变得偏执。

    所以仔细想一想,安现在的状态,也就可以理解了。

    我想明白了这一点,对着两人说道:“好,给我一点儿时间,我清理了小香港的这些周边之后,立刻出发,前往汉城。”

    听到我的承诺,两人显得十分激动,紧紧地拉着我的手,半天都没有说话。

    当天我显露出了十一个化身来,开始朝着不同的方向追了出去。

    至于我的本尊,这守在临湖一族之中坐镇,每当找到了敌人的时候,我便主动出击,利用地遁术的位移优势,找到敌人,然后将其消灭了去。

    一直到了晚上,基本上逃走的那一大波人,都所剩无几了。

    如此休息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小香港几乎所有的人都挤到了我那小屋的跟前来,伏地叩拜。

    他们拜的,是聚血蛊小红,只不过我也是受拜者之一。

    当瞧见无数人都在呼喊着我名字的时候,我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挥了挥手,在引发了无数疯狂叫声的同时,我宣布了一件事情。

    小香港,现如今成为了我庇护的所在。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头顶上,那朵鲜艳欲滴的海棠花,也陡然开放。

    几乎在这两天的时间内,小香港的所有人,不管是什么族群,都开始产生出了对于海棠花的信仰。

    那种信仰是原始的,也是疯狂的,无数人都恨不得扑倒在我的脚钱,给我舔鞋。

    我在这样的气氛之下,宣布了小香港将由佗老和鹊老代管的决定。

    然后我宣布了部分的管理官员。

    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而这些人员的产生,必然会伴随着另外一些人的不满,然而在这样疯狂的情绪下,反对声被直接淹没了去,没有人胆敢说出任何不同的意见。

    我借着势,将小香港收入麾下之后,并没有去空间通道那里排查,而是开始朝着华族汉城进发。

    一路上的时间里,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使用地遁术。

    只不过这地遁术多多少少还会有一些约束,特别是在那十万大山之中,更是如此,所以我走走停停,十分正常。

    而在这期间,我也尝试着使用大虚空术,穿梭两界。

    随着对于这手段的日渐熟练,我也渐渐地能够掌握到了其中的规律尽管空间通道在临湖一族的附近,但并不代表两界的节点就只在那里。

    当整体的境界升高之后,世界在于我的眼里,就已经与原来的情况有所不同了。

    两点之间,可以穿梭任何的地方。

    唯一的不方便,就是需要找到一定的地点,再一次回来的时候,一般都离得比较近。

    我曾经回过三次去,与杂毛小道、屈胖三见面。

    在第三次的时候,只剩下了屈胖三,至于杂毛小道,他有急事赶往泰山去了,因为我们在那边留下的眼线,已经察觉到了一些情况,希望我们能够赶过去瞧一眼。

    所以杂毛小道离开了,剩下一个屈胖三在这儿呼呼大睡。

    如此又过了两天,我终于来到了一处宽敞的麦田之中,然后看到了远处的大邑。

    华族以及坚实的汉城城墙,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决定缓步前往。

    汉城既望,血战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