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九章 你强任你强,我有聚血蛊
    与人交手,是需要讲究策略的。

    如果与一个气势最盛、完全没有任何紧张的对手为敌,对方那进退自如、攻守之势转换得流畅无比的状态,只会让你束手无策,甚至会被对方磨到心浮气躁,最终败下阵来。

    当然,这些情况,我都没有。

    在与屈胖三厮混多年之后,我对于进攻暂时受阻之后的策略,就只有一个。

    田忌赛马。

    既然啃不动你穷奇王,那我为什么不趁乱拿下你那看似雄壮威武、实际上一戳即破的战阵呢?

    我若是不杀出一片天来,又如何能够对得起屈胖三对我的称呼“人头狗”呢?

    是狗我也认,只要是能够得到胜利。

    随着身边人的仓皇逃离,原本携着巨大威势而来、信心满满的穷奇王,在身边剩不下大猫小猫三两只的情况下,终于陷入了极度的恼怒和痛苦之中。

    有的时候,情绪能够让人在逆境之中翻转,气势如龙。

    有的时候,情绪只能够让人心浮意乱,迅速落败。

    穷奇王虽然是一个顶尖的强者,但在生死之间的交战中,显然还是有一些稚嫩。

    他没有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正如同没有藏住自己的破绽一般。

    而这一次的破绽,显然不是他精心准备出来的陷阱。

    铛!

    一声炸响,被我一剑斩击中破绽,进而断裂的蛇形长枪跌落的一瞬间,我再一次出剑,斩向了对方。

    这一次,远比之前任何一次的进攻,要更加犀利。

    一道凌厉无比的剑光,在一瞬之间,冲向了穷奇王,它一开始并不算强,宛如一道清风,然而到了后来,却在陡然之间迅速膨胀。

    唰

    穷奇王感受到了那强烈的杀意,下意识地跳下了追云凶豹,试图避开这一剑。

    然而两者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即便是用尽了全力,他也没有能够避开,左手在那恐怖的剑光之中,与身体分离,金色的血液喷射而出,而身下的追云凶豹,也在同一时刻,化作了两半,伴随着一阵沉闷的嘶吼,轰然倒地。

    啊!

    跌落倒地的穷奇王在血泊之中猛然一滚,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怒吼声来。

    痛,这是他唯一的感觉,然而我却没有给他太多的缓冲时间,止戈剑猛然一抖,长剑如龙,朝着他杀去。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在这样的情况下,给对手任何的可趁之机,这都是对自己性命极度的不负责任。

    唰、唰、唰

    两人相近,一阵疾拼,失去了左臂和蛇形长枪的穷奇王仅仅凭着半截短枪杆子,与我缠斗,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我展现出了自己最为畅快淋漓的剑法,各种手段,拈手及来,对穷奇王展开了最为猛烈的压制。

    用了有聚血蛊的我,在力量上,已经不怯于任何人了。

    在这样的前提之下,穷奇王终于从云层之上跌落下来,被我按在地上一阵摩擦,在最后的一刻,他被我一剑刺中了胸口,轰然倒下。

    我拔出长剑,在他的身上擦拭了一下鲜血,然后回剑入鞘,转身离开。

    我朝着小香港走去。

    走了十步,远处城楼上观战的人群开始发出了惊恐的大叫声来,随后我听到鹊老在朝着我拼命挥舞双手,大声叫道:“后面,后面”

    吼

    我听到一声响彻天地的叫声,回头一看,却见那穷奇王的身体里,冒出了一大股的黑烟来。

    黑烟在迅速扩张,将穷奇王给紧紧包裹住,过了几秒钟,从那黑烟之中,走出了一个宛如重型卡车一般庞大的异兽来。

    此物有着一身雪白的毛发,额头长有两只淡金色的龙角,嘴巴是鹰喙的样子,面容如猛虎,有一对黑色的羽翼,陡然张开,足足有数十米的宽度。

    它出现的一瞬间,整个天空都是乌云密布,紧接着电闪雷鸣,狂风吹动,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而那畜生猛然一抖身,整个空间的炁场瞬间爆炸,一股狂烈无比的疾风从它身上吹了出来,朝着四面八方扩展而去。

    周遭的尸体纷纷飞起,那些无主的巨狼给直接吹到了天上去。

    就连小香港的城墙和门楼,都在一瞬间陡然轰塌。

    这样的气势,简直可以吞没一切。

    然而在了超越十二级的狂风之中,却还有一个人稳稳站在了原地。

    我抱着剑,眯眼打量前方。

    穷奇王就是穷奇王,此刻我面前的这一头异兽,想必就是远古四凶之一的穷奇神兽。

    与被他诟病过的梼杌王不同,这家伙在被我一剑斩断心脉之后,居然还能够重新站起来,并且还表现出了如此恐怖的力量来。

    这种力量,已经超越了常人的范畴,就算是最顶尖的修行者,只怕也难以招架。

    我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小佛爷恐怖的破坏力。

    穷奇王,并非是他手里唯一的牌。

    那个男人,必然还有更多的准备,而这准备,如果展露到了外面的世界去,那将会是一场灾难。

    哈、哈、哈

    一阵充满了魔性的笑声在半空中炸响,那头宛如天神一般的远古神兽发出了畅快无比的笑声,然后说道:“卑微的凡人,你觉得你真的能够杀了我,杀掉一个至高无上的远古神兽么?”

    它的大嘴之中,满是密布的利齿,而在张口之间,还有缕缕的火焰飘落而下,将身下的土地点燃,化作一片火海。

    别的不说,这头畜生的威势,足以让人为之畏惧。

    我的余光之中,瞧见小香港的人群里,已经逃走了一大半。

    那些人仓皇而走,不知道躲到了那个角落,只有坨鹊二老、离蛮等人死死抱着废墟的石块,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在那里支撑。

    而即便如此,他们的眼中,也流露出了几分绝望来。

    这样的对手,怎么可能战胜?

    对于他们的想法,我能够感同身受,因为曾几何时,我也是一样的弱者心态。

    但现在却不同了。

    面对着这样的敌人,我显得很平静,狂风吹拂之下,我如同一根钉子似的,站在了原地,纹丝不动。

    呼啦啦

    穷奇王黑翼一展,整个人都腾身而上,飞到了几十米、上百米的高空之上,从天空上俯瞰着我,宛如天神俯瞰卑微的苍生一般,随后发出了夜枭一般的笑声,无边的烈焰从我的头顶上落了下来,宛如天火。

    我抱剑而立,当那火焰即将要吞没于我的时候,止戈剑的剑鞘之上,激发出了一大股的光华来。

    雷光如罩,将我给紧紧护住,没有任何的缝隙可钻。

    恐怖的火焰并没有能够将我烧成焦炭,反而是我身边的一大片土地,化作焦土。

    瞧见火焰无效,那穷奇神兽一声怒吼,从天空之上,陡然往下扑落而来。

    这一招,很像功夫里面的“如来神掌”。

    借天势。

    就在穷奇神兽宛如坠天之势,朝着我猛然砸落而来的时候,我却直接盘腿而坐,没有做任何的抵抗。

    是放弃了么?

    许多人的心头,估计都已经浮现出了这样的想法。

    而那穷奇神兽,只怕也是如此。

    然而就在两者即将撞击到一起的时候,我的头上,却突然间浮现出一道红光,紧接着一朵艳丽夺目的海棠花,在我的头顶上绽放。

    那一朵花,腾然而起,见风就长,连绵而开,却有上百米的体态。

    巨大的花瓣张开,将那穷奇王陡然包裹住,让它深陷于花海之中。

    而这个时候的我,则缓缓地吐出一口气,重新站了出来。

    我神情复杂地看着头上的海棠花。

    这是聚血蛊在成神之后的第一次进食,之前的梼杌王虽然也号称四凶,但并没有突破一定的境界,连自己的血脉都无法激发,使得连真身都无法显露出来,所以开始变得挑食的聚血蛊小红并没有进食的欲望。

    但是这位穷奇王却并不同。

    因为它足够努力,以至于在最后的时刻,显化出了远古神兽的真身来。

    这才是小红能够认可的食物。

    吼、吼、吼

    绚丽的花瓣之中,传来了穷奇神兽的声声厉吼,一开始还中气十足,充满了昂扬的斗志,里面更是一片翻滚,仿佛随时都要脱困而出。

    然而过了一会儿之后,里面的声声哀鸣变得越发低落,到了最后,悄然无声。

    这样的过程,仅仅只是过了十几分钟而已。

    我一直在仰头望着,心中不悲不喜。

    在某一时刻,我为那个不知道苦修多年的穷奇王有着几分怜悯,因为能够走到今天这样的境地,他不知道浮出了多少远远超出别人的努力。

    至少相对于梼杌王,他要勤奋许多。

    然而这一切,在这里终究还是结束了,因为他选错了对手,也看轻了敌人。

    在腾身于空的那一刻,他倘若展翅而飞,扶摇万里,我未必能够拿他如何,而此时此刻,他的结局和悲剧,都不过是自己的选择。

    怪不得别人。

    轰

    又过了一会儿,一具白骨从海棠花中跌落而下,那朵巨大的海棠从我的头顶上缓缓落下,化作虚无,而我缓步走回了小香港,瞧见眼前尽是那跪倒在地、虔诚无比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