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八章 穷奇王强大,陆言很狡猾
    我大笑。

    我笑的,是内心的恐惧、自卑和脆弱,是我这些年来一直保持的谨小慎微,是太多让人诟病的乌龟做派。

    此时此刻,身边几乎可以算是没有一个战友的我,就要将曾经包裹着我的所有自卑,全部都给扔下,用自己的拳头给荒域无数的人证明一点,那就是我废言、啊不,陆言在此时此刻,终于站起来了。

    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我的心了无牵挂。

    唰!

    我将止戈剑从乾坤囊中抹出,又将其从那极品雷击木剑鞘之中缓缓拔出。

    龙骨材质的剑刃与极品雷击木的剑鞘缓缓摩擦,蓝色的电芒在其中不断跳跃,带着兹兹的声音。

    这一切,我做得十分缓慢,丝毫不顾及面前这宛如地火山崩一般凶猛的敌人。

    我做得很有仪式感,并不是为了装逼。

    我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沉静。

    吼、吼、吼……

    就在我旁若无人地盯着那带着电光的长剑之时,对面的人群突然间发出了一阵巨大的吼声来,在十几个强大而又彪悍的首领簇拥下,那位穷奇王骑着身下的追云凶豹,越众而出,将手中的蛇形长枪高高举了起来,引得身后无数人的欢呼和怒吼。

    那些人,有随着穷奇王一起镇守空间通道的骑兵,也有许多从小香港仓皇逃离的黑袍人。

    他们曾经跟随着梼杌王在此驻扎,小香港是他们作威作福的地盘。

    此刻居然被我“鸠占鹊巢”,心中自然愤怒满满。

    被人群簇拥着,穷奇王来到了我的十米之外,手中的蛇形长枪斜斜指天,背后的火焰长翼无意识地摇动着,配合着他骑在凶豹之上的英姿,真的能够给人与一种强烈无比的压迫感。

    我身后那些群情激奋的人群,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气势顿时就弱到了极点。

    威势积重难返,这些人到底还是心怀畏惧。

    坐在巨大如象的凶豹之上,那个身披金甲的男人大声喝道:“陆言,你到底是怎么来到的这个世界?”

    相比于我攻占了小香港这件事情,更让穷奇王为之恐惧的,应该就是我的突然出现。

    小佛爷应该是早有定计,将荒域封锁,成为了他的私家花园,结果花园之中突然闯进来一个不速之客,这叫看门的守卫如何不惊慌呢?

    面对着这提问,我抬起了头来,看着对方。

    骑在追云凶豹身上的穷奇王,足足有四五米高,站在我的面前,宛如一座山,甚至都将远处的风景给阻挡住了。

    我站在他的面前,如同对抗风车的唐吉可德,要多可笑,就有多可笑。

    然而在修行者的世界,从来都不是以身高、体型来论成败的。

    我微微一笑,扬起了手中的剑,对他说道:“想要知道?来、来、来,打败了我,我会给你所有的答案……”

    “放肆!”

    穷奇王身后的一众悍将怒声呵斥,而正主穷奇王则哈哈大笑起来。

    他认真地打量着我,然后说道:“陆言,你别以为打败了梼杌王那个废物,就能够在我的面前耀武扬威,当初我们拜师于先生帐下,梼杌王虽然天赋异禀,但却是最不上进的一个,要不然怎么会是由他来镇守临湖一族,在这儿享福,而我们则是镇守各个要道呢?”

    哦?

    我眉头一抬,平静地看着对方,然后微微一欠身,真诚地说道:“谢谢提醒,不过恕在下冒昧,因为在我看来,在场的各位,都是垃圾。”

    呃……

    因为文化背景的差异,穷奇王并没有找到我这句话的共鸣感,反而是一阵无尽的羞辱感,迅速蔓延全身。

    他的脸一红,就像着火了一般。

    而下一秒,他真的就像着火了一般,整个人都化作了一大团艳红跳跃的火焰来,而他身后的三四百人,也愤怒地发出了吼声,将手中的兵刃往地上猛然一顿,整个土地都在颤抖。

    被激怒得如同愤怒公牛的穷奇王怒吼一声,终于不再想着与我交流,而是策着身下的追云凶豹,朝着我愤怒冲来。

    那凶豹身型巨大,而他手中的蛇形长枪更是硕长,陡然加速的瞬间,就到了我的跟前。

    即便是巨大而魁梧,但穷奇王的手段并不粗糙。

    他的长枪,最尖锐的那一端,十分精确地指向了我的咽喉处,而且不断嗡嗡作响,在高速之中调整角度,随时在我躲避的时候调整角度,务必将我给一枪挑中,高高抛起,借以斩杀。

    这位穷奇王果然厉害,当他发动的一瞬间,整个空间都充满了四面八方而来的压力。

    那压力让我行动滞涩,跳脱不得。

    从某种角度来讲,这位穷奇王并没有说错,他与梼杌王完全没有可比性。

    一个是王者,一个是白银。

    难怪荒域最重要的通道出口处,会由他来坐镇,因为就算是来一个两个的天下十大,恐怕也休想在他面前占到什么便宜。

    甚至都有可能直接变成穷奇王扬名立万的资本。

    更何况他的身边,还有那么多次一级的顶尖强者,而这些强者,都是曾经跟随过小佛爷和王秋水,接受那个怪物训导的人。

    小佛爷教人的本事,到底有没有本世纪最大的修行者教育家南海剑魔强,这个无人得知,但从之前与我们交手过的轩辕野,以及白狼王、青鹿王身上,我们却能够感受得到那种化腐朽为神奇的金手指本事。

    时至如今,我终于又要与小佛爷隔空对弈了。

    我浑身的皮肤,还有一种莫名的痛痒。

    剥皮。

    曾经的我是那么的痛苦,而我却能够在痛苦之中,开出了一朵花来。

    铛!

    我没有遁入虚空,而是将止戈剑猛然挥起,重重地一下斩在了对方的长枪之上。

    穷奇王手中的蛇形长枪,就仿佛山崩地裂一般,带着一种恐怖的势能,尽管被我一剑劈偏了去,整个人却带着那追云凶豹猛然冲向了我。

    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我足尖一蹬,腾空而起,以一个十分奇妙的姿势,攀上了那头疯狂前奔的座骑之上。

    身材小巧,也有好处,那就是灵活。

    在高速奔腾的猎豹身上,我挤入了穷奇王的怀中,拔剑而向,与他近身相搏。

    哈、哈、哈……

    穷奇王看穿了我的意图,却发出了大笑之声,身上的火焰陡然间变得炙热,似乎想要将我给一起点燃。

    在感受到了那恐怖的热力之后,我才发现这家伙厉害的,并非之后杀人的功夫。

    作为天赋,这种从身体里发出来的炙热之火,才是我为之头疼的。

    我一个翻身,在火焰将我包裹之前,遁入了虚空。

    此时此刻,我可以大胆海口,若论灵敏,这世上我若自称第二,没人胆敢称为第一。

    铛、铛、铛、铛……

    一瞬之间,我出手五六剑,分别从不同的角度突袭而来,面对着我的频频攻击,这位穷奇王的处理远比梼杌王要细腻无数倍,虽然每一次都险象环生,都却都还是滴水不漏地封住了我所有的进攻,没有让我占上一点儿便宜。

    好强。

    只有真正与这位穷奇王交上手,方才让人感觉到他身上那独特的气息。

    他就好像一个严谨无比的战术大师,仿佛能够预料到我所有的进攻角度,又或者他之前摆出来的每一处破绽,都不过是引诱我出手的陷阱而已。

    从某一方面上来说,此时此刻的穷奇王,已经是铁板一块,无可攻击。

    在平常的状态,我若是想要破开这个乌龟壳,就不得不需要漫长的时间来与此人磨,而这个过程,很有可能需要几个小时,甚至几天的时间。

    但我并不愿意这么做。

    就在众人都在为穷奇王的强大为之欢呼的时候,变故陡然出现。

    那列阵得整整齐齐的狼骑兵突然间一顿,紧接着人头腾然而飞,鲜血将周边的土地和人群撒了一片。

    紧接着,在另外一边,又有人遭殃,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失去性命。

    啊……

    瞧见我在缠斗无果的瞬间,就转变了攻击的方向,朝着自己的手下痛下杀手,那位穷奇王愤怒不休,举着手中的蛇形长枪,怒声吼道:“你个乌龟王八蛋,有本事就过来与我当面对抗,这般偷偷摸摸,算甚么本事?”

    在他的叫骂声中,原本列阵整齐的狼骑兵终于崩溃了。

    面对着神出鬼没、每一次出现都有一人甚至三两人死去的我,一开始他们还试图抵抗,然而在几十个人倒下之后,终于选择了四散而逃。

    原本雄壮无比的大部队,在很短的时间内一哄而散。

    在混乱之中,各人的想法都不一样,有人想要建功立业,抓着手中的长刀就奋力往前冲锋,而有人则为了保命,吓得扭身回头,想要逃回自己的归路,更有人漫无目的,为的只是躲避那神出鬼没的止戈剑。

    大乱。

    任凭着穷奇王的侮辱和叫骂,我完全没有理会,将他身边的那些侍从斩杀大半,又驱散了大部队之后,某时某刻,陡然间,一剑袭来。

    长剑斩在了对方的蛇形长枪之上。

    咚的一声,长枪应声而断。

    看到大家的留言,很感动,一个请假条居然有那么多的留言,居然还看不到几个骂我的,你们到底是不是假的啊?

    嗯嗯,你们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一届读者,没有之一。

    谢谢,昨天实在不行,喝多了酒,早上挣扎着爬起来,忍着头疼,得把今天的两章写完,这几天人在北京,挺忙的,至于忙什么事情,不敢说,但肯定是好事,说多了,就怕有眼红的人给你弄黄了,总之一句话,欠下的债,我回去慢慢还,我们都是老朋友,不存在食言而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