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七章 心之所往,面无恐惧
    两边关于时间的流逝并不一样,在荒域之中一夜过去,然而当我回返九丈崖的时候,却才过了几个小时。

    过去容易,过来有点难。

    我在静室之中酝酿了许久,方才得以回返,当我重新出现在九丈崖上,海风从远处徐徐吹来,拍打在了我的脸上时,屈胖三和杂毛小道闻讯而来,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屈胖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又杀人了?”

    我哭笑不得,说你这是什么狗鼻子?

    杂毛小道问我,说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怎么会过了这么久?

    我跟杂毛小道确定了时间之后,将前往荒域之中发生的事情,跟两人重复起来。

    落日一族和嵩阳一族与小佛爷达成协议了?

    轩辕野回归?

    听到一个又一个极为劲爆的消息,两人都有点儿猝不及防,再听到我从离蛮那里听来的信息,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离蛮所说的不是虚言,那么此刻的佛爷堂,在经过荒域时间几十年的蜕变之后,还真的是比以前的邪灵教更加强大,在那么多的人数基础之前,定然也培养出许许多多的高手和死士,一旦他将这些人带出来,必然会变得极为恐怖。

    而且鉴于他和大荒山两族的合作,生死符的获取,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听完了我的述说,两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又过了一会儿,杂毛小道方才深吸了一口气,对我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得提前有所防范了。”

    我说这是自然,不过荒域该怎么处理?

    啊?

    屈胖三在旁边问道:“你能够带人过去么?”

    我回忆起穿行两域的具体细节,摇了摇头,说恐怕不行至少现在的我,还不能够做到如左哥一样的纯熟,也只能够凭借着自己的意念控制进出,没办法带人。

    屈胖三说这是正常,而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想办法打通通道了,而如果通道依旧被堵,恐怕只有你能够在此孤军奋战了。

    我说那怎么行?

    屈胖三拍了一下我的腰,说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现在的你,其实很强了,而且小佛爷既然过这边来,留在荒域的人应该并不多,你应该是能够应付的对了,你只能够到小香港,还是说,你可以从这里直接前往汉城去?

    我摇头,说我回来的时候,就在想这个问题,所以特地尝试了一下,却发现我只能够回到这里,至于其他的地方,实在是太模糊了,没办法前往。

    屈胖三沉吟了一会儿,说恐怕也只是因为你还不算熟悉的缘故,后面境界提升了,也许能够办得到。

    我再一次问道:“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杂毛小道问我,说应该是,你想怎么办?

    我吸了吸气,说蚩老爷子离开的时候,我曾经答应过他,帮忙照顾好安,现如今安身处险境,委身于轩辕野,无论如何,我都得将她给救出来。

    杂毛小道说这个没问题,但只能你单枪匹马去做,你准备好以一己之力,对抗留守荒域的佛爷堂高手,乃至整个荒域世界了么?

    我点头,说我准备好了,不管如何,我都得履行自己当初的诺言。

    是的,我准备好了。

    一个男人,承诺就如同性命一样,我不愿意食言而肥。

    杂毛小道对我说道:“我们这几日,会留在这里,随时等待你的回来,而如果有什么特殊的事情需要离开,也会留一人在这里等你,随时把消息传递给你,所以你放心地去,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回来,知道么?”

    我与两人商量妥当之后,重新回返了荒域去。

    有了升级版的大虚空术,一来一回,显得十分轻松,而且一回生二回熟,渐渐地就没有了陌生感。

    当我再一次重返静室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喧闹的喊杀声。

    推门而出,我瞧见门外站着一堆人,其中就有一脸惶急的佗鹊二老,两人瞧见从门中走出来的我,都不由得一愣。

    别人不敢多问,与我关系匪浅的鹊老却毫无顾忌,说道:“你去哪里了?”

    我不做隐瞒,开口说道:“我回去了一趟。”

    啊?

    鹊老好一会儿方才反应过来,说你回九州了?

    九州,是荒域对于我们世界的称呼,也是对于故土的一种怀念。

    我点头,说对,是的,这边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鹊老说道:“轩辕野在不远处的林子里留下了一支部队,领头的叫做穷奇王,得知小香港光复之后率队前来征讨,我们的人不是他们对手,只有在外面虚张声势,你若是不来,只怕小香港又要沦陷了”

    穷奇?

    四凶之一啊

    史记五帝本纪中的记述是:帝鸿氏之不才子“浑敦”、少皞氏之不才子“穷奇”、颛顼氏之不才子“梼杌”、缙云氏之不才子“饕餮”,合称“四凶”。

    先前我在进入小香港的时候,斩杀了一个家伙,叫做梼杌王,没想到居然又冒出了一个穷奇王来。

    从当前的速度来看,不难猜测,这位穷奇王应该就是佛爷堂留守在入口处的伏兵。

    如果通道没有被封,我们过来,最先遇到的,应该就是那一位。

    倘若是没有与那位梼杌王交过手,只怕我也不会多想。

    但此时此刻,我有八成的把握,确定那个所谓的穷奇王,应该就是古代四凶之一的洪荒凶兽。

    天知道小佛爷到底是怎么找到这些家伙,并且将这些骄傲凶悍的家伙,招纳于麾下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人来了么?”

    鹊老说在外面了,不过有点儿害怕埋伏,没有敢进来,我们的人在虚张声势,不过也拖延不了多少时间。

    我点头,说好,随我去看一看。

    这话儿一说出来,周遭众人皆是一阵欢呼不已。

    在经历过了轩辕野佛爷堂让人窒息的强权统治之后,几乎是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期待着一个强有力的人物能够站起来,领导着他们去对抗轩辕野以及他背后的佛爷堂。

    荒域之人,天生擅长修行,在加上这里的灵气充裕,修行者的比例并不在少数。

    但凡修行者,总是有所傲骨的,事态若是公平,那也罢了,如果处处都有欺压,换了谁,都会在心底里生出反抗的冲动。

    而我,则是他们所期待的那个人。

    对于这件事情,我并不介意,甚至在此之前,我的种种行为,都是为了对自己的造势。

    我要让荒域的所有人都知道,除了佛爷堂,他们还有另外的一个选择。

    那就是无为而治的我。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我沿着长街,朝着外面走去。

    一路上,街边站满了许许多多的的人,每一个人的双眼,都看着我,发出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在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拯救世界的英雄。

    这种场面,与昨日我孤独一人的情形截然不同,让我赶到了几分说不出来的兴奋。

    不管如何,就算是这样的感觉,都让我不愿意放弃荒域。

    吱呀

    小香港的寨门给缓慢打开,我从洞开的大门之中缓步走出,瞧见了远处的敌人。

    在一百好几十个零散黑衣人的正中,有一支全身黑衣,骑着巨狼的骑兵部队,这些人的人数足有两百余人,个个精锐,气势如虹,显露出了极为彪悍的修为和瘆人的杀气,而领头的十来人更是凶狠,他们与身边的狼骑兵有所不同,有人骑着野牛,有人坐着猛虎,有人骑着满是烟云的雄狮,还有人什么都没有骑,驻足而立。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那人身高两丈有余,体态魁梧,宛如一座小山那般,想必没有太多座骑,能够扛得动他。

    围堵在小香港跟前的敌人,总共加起来,差不多有近四百多人。

    这样的兵力,除了几个大的部族,对于其他的小部族来说,几乎能够直接横扫而去。

    而我走出来之后,注意力却全部都给其中的一个人说吸引住。

    我死死地盯着他。

    那是一个身高约有一丈的大个子,骑着一头追云凶豹,手提长枪,浑身都被一种漆黑发亮的甲壳包裹,那种甲壳并非金属,却透露出了一种坚不可摧的韧劲来,让人敬畏。

    而他最特别的,还是身后有一对火焰般的翅膀,形状不定,前一刻宛如灰烬般消失,下一秒又栩栩如生地浮现出来。

    这是一个很强的人,甚至远比与我交过手的梼杌王要强上许多。

    即便是此刻的我,对上他,也未必有太多的信心。

    当这样的念头从心头浮现出来的时候,突然间,把我自己都给吓了一跳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人怎么会给我这么大的强迫之感?

    不过很快我就回过神来,知道这个家伙,应该就是我需要面对的敌首,穷奇王。

    这个家伙能够被小佛爷委以重任,留守在空间通道附近,必然是有着足够的实力,而他,应该就是我在荒域纵横施展的第一个敌手。

    也是当前最大的敌人。

    想到这里,我突然笑了起来。

    对啊,如果我连这一位都为之畏惧,心生颓意的话,那我还有什么资格,去面对轩辕野,去战胜荒域的无数高手呢?

    战吧!